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朝堂之争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朝堂之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或许是她感觉自己相比叶尘身边其她的女人,既没有过人容貌,也没有其它的本领,特别是寡妇的身份,让她心底深处感到不安甚至自卑,所以才要求这样做的吧!

    “要用这个腰带吗?”韩可儿声音温柔的让叶尘感觉要迷失在其中。但叶尘看见她拿起的这个腰带,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个女人,那个比眼前韩可儿甚至还要可怜,但却骄傲倔强的喻清妍。叶尘想起离开开封时,喻清妍送自己腰带时,神色中的依恋和情愫,以及昨晚上喻清妍强忍着泪水跑出去的情景,心中暗暗自责自己昨晚上的话说得太重了。

    看着叶尘点了点头,韩可儿柔软而修长的手轻轻握住叶尘的大手,让他按着衣角。她站在叶尘的正面,手臂伸到他的背后拉直衣服,把腰带从后面绕过来,这个动作好像是在拦腰拥抱叶尘。

    穿戴好,韩可儿又让叶尘在凳子上坐下,伺候着叶尘用盐水刷了牙,洗了脸,梳了头。

    期间,她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叶尘的脸,眼神专注,表情更加娇羞柔媚。让叶尘生出恨不得将其抱在怀中的想法。

    许久之后,叶尘洗漱完毕,穿戴整齐,长吁一口气从卧房里走了出来。

    ………

    ………

    今日早朝。文武百官真是一团和气。

    魏王赵德昭带着第一批粮食顺利抵京,后续粮食正源源不断输运开封,开封八大官仓日夜都有粮米入项,一处处粮仓像蓄水一般正在储得满满当当,赵匡胤闻讯眉开眼笑。

    而两赵之争虽然没有隐晦,在朝堂之上堪称光明正大,但并无叶尘所预料的当着皇帝的面剑拔弩张、唇枪舌剑的场面。

    赵普一派的人发动了许多官员向官家敬献贺表,只是着重对魏王的功劳大加褒扬而已。

    而赵光义一派的人也早得了赵光义的暗示,以泗州知府窦士海为由头,提议要进一步严查、严办。顺便又着重突出叶尘、罗公明、胡正一、王鑫在此次江淮筹集粮食中在各个方面所立的功勋,自然也就弱化了赵德昭的作用。

    至于魏王赵德昭在江淮泡妞的一些风言风语,赵光义虽然有所安排,但也知道此事不能在朝堂上提出,只能通过其他渠道很巧妙地传进天子耳中。

    整个过程中,赵普和赵光义两个大佬更是不曾亲自出马,派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虾兵蟹将,这一来场面更加无聊,但却又凶险万分。

    叶尘对这种官场暗战把戏毫无兴趣,听得昏昏欲睡。做为当事人之一,皇帝向他问起江淮之行经历时,叶尘便也上前禀奏,如实的诉说同时,顺便将赵德昭和罗公明,甚至胡正一和王鑫都的夸赞了一番。一番话,让赵光义、赵普都很满意,但赵匡胤还没有听到想听的内容,不过也没有继续问下去,显然有些事情是想私下里询问叶尘。

    至于自己的功劳,叶尘心中清楚,皇帝和朝中知道筹粮背后真相的真正重臣也清楚。关键是剩余的这近一个月时间中,黄河流域的降雨量到底能够达到怎么样的程度。

    而皇帝问起赵德昭时,赵德昭对叶尘和罗公明同样是不遗余力的大加褒扬,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对开封府和赵普派去的四人只字未提。这一点,赵德昭已经和赵普沟通过,甚至是后者示意。所以赵普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可是赵光义心中便就不痛快了。不管怎么说,王鑫和胡正一两人算是起了至关重要作用的,甚至王鑫替赵德昭背了黑锅,得罪了人,还被治了罪。

    一番歌功颂德之后,便要论功行赏,这时稳稳当当站在那儿的赵普方始出班,高声奏道:“陛下。魏王德昭年少睿智,机敏干练,此番南狩,已然证明了他的才干。但臣以为,魏王年轻,虽具才干,却乏历练,如今魏王已然成年,陛下应予魏王一些具体的差遣,这对魏王是大有裨益的。”

    “唔,赵卿所言有理…………”赵匡胤自从得知叶尘脱险,粮食又顺利运送回京师的消息之后,这几天心情真的很好,他笑眯眯地抚着胡须问道:“那么,依相公之见,德昭该做些什么差遣合适呢?”

    赵普躬身道:“皇长子贵为王爵,已至人臣之巅,封赏是谈不上的,任何官职,都是为了让魏王能够有所历练,更加不必计较高低。臣以为,虽以魏王之尊,也不必许之以高官。否则就失去了让魏王多加历练的作用了。”

    赵匡胤
王牌探长笔趣阁
微微颔首,表示深以为然道:“那是自然。”

    赵普不动声色地道:“魏王此番南狩,对风土人情、地方百官,已经有所了解。陛下戎马半生,武功卓著,正所谓虎父虎子,是故,臣以为,不如就封魏王为禁军殿前都点检,让魏王在军事方面再有所涉猎学习,成就文武双全的一位贤王,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赵光义听了这话脸上腾地一红,红光刚刚泛上额头,刷地一下整张面皮又白了,紧接着又恢复如常,颜色变幻之快,让一直暗中用眼角余光注意着赵光义的叶尘不禁唬了一跳:“我靠,赵老二这练的什么内功…………”

    难怪赵光义有这样的表情,赵普这番话一出口,朝堂上已经有许多官员露出了诡异的神色,目光在天子、赵普、赵光义三者之间开始逡巡起来。一些新晋的官员不知其中缘故,还不以为然,殿前都点检是禁军殿前司的第二把手,只是从三品的高级武官,上边还有殿帅呢,赵德昭是皇子亲王,何等尊贵的身份,屈尊做个禁军殿前都点检有甚么了不起的?

    可是朝中一些老臣,尤其是大宋立国之初就是朝中官员的人,一听赵普这么一说,登时勾起了他们的回忆,表情可就有点古怪了。要知道,当今天子,在黄袍加身,陈桥兵变之前,所担任官职便是殿前都点检,且因为这个原因,开国十多年来,这个职位一直是空着的。

    若是外人担任这个职位,肯定大有忌讳。可天子的长子赵德昭担任这个职位,反而从某程度上谕示其储君的身份。

    现如今赵普却主动建议让魏王担当这个军职,这是什么意思?这简直是当众给赵光义一记响亮的耳光!

    可是赵普说的冠冕堂皇,赵光义又不便反驳,甚至不方便让自己的人出面反驳。那一来就算赵德昭做不成禁军殿前都点检,也难保不会引起天子对他的警觉,未免得不偿失。赵光义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把恨深深压在心头。

    赵光义没有表态,他这一派的人虽不出面附合,自然也不便出面反对,赵匡胤却似乎完全不曾记起这桩旧事,他缓缓扫视了群臣一眼,捋须沉思片刻,点头道:“好,那朕就封德昭为禁军殿前都点检,让他去学学行伍中的本领吧。”

    赵普听了,嘴角便悄然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这不过是一个试探而已,现在,他自信已经明白了官家的心意,那么他就可以从容布置下一步棋了。

    ………

    ………

    朝会之后,叶尘和东西两府枢密院和政事堂重臣。以及三司正副使,和赵光义被天子留了下来,进入内廷,站在崇政殿的御堂上。

    赵普都知道黄河中上游,河东、关中、关西最近阴雨连天,暴雨频频,赵匡胤又怎么能不知道。

    甚至他这几天已经让河堤司的人进行预测,若是这样的天气再持续上半个月,按照往年河堤加修标准,黄河决堤,大洪灾已成定局。如今因为叶尘的出现,提前知道此事,准备了大批粮食自不用说,动用十数万军民抢修河堤,最终也要比往年更高、更厚、更坚固。才得以在目前为止,黄河始终没有决堤。可若是这样的天气持续超过半个月以上,或者暴雨次数增多,持续的时间增长,以现在的河堤能否保证不决口,没有人敢说。

    另外,让大宋天子和朝堂重臣此时个个一脸忧愁沉重的是,正在白马县主持抢修河堤的治河提举金堤于越泽,今早上刚刚派人递上的一道奏折。

    因为叶尘说的是白马县会决堤,这一个多月以来,主要抢修白马县一段河堤,其它地域河堤虽然也一并加修,但却远比不了白马县。按照于越泽奏章所说,就算白马县不决堤,附近其它几个黄河边上的县也大有可能会决堤。

    “皇弟!开封下辖各县现在还能征调多少劳役?”赵匡胤问道。

    赵光义上前一步,说道:“官家!开封境内劳役已经最大程度征调,家家户户成年男丁都已经去修河堤,此时已经无劳役可调。”

    赵匡胤叹了口气,他对此早有所知,此时只不过是抱着最后一份希望,禁不住又问一句而已。

    “曹卿!厢军还有多少人能用。”赵匡胤又问道。

    曹彬苦笑一声,说道:“官家!厢军已经全部上了河堤。”

    ps:今日第一大更早早送上,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