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夜好热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夜好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为感谢带雨梨花1957、lomoly、书友18451838等近十名热心读者在月初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今天依然三大更送上。

    得知叶尘已经回来,赵德昭便派陈东阳亲自来慰问叶尘,还带来了不少上好补药。叶尘有些过意不去,想了一下,当晚便去拜会了赵德昭,并让李君浩带人送了一车冰块给赵德昭,算是回礼。

    魏王府中,在主人的热情待客下,与赵德昭推杯换盏,当叶尘回到家中时,已经快三更了。今晚他喝的虽不算多,但回来时吹了一阵夜风,酒意也有些上头了,不过还是能走得稳路,不至于摇摇晃晃的要人扶。

    进了家门,叶尘让护卫去休息。他本人则是直接走进后院,却看着自己的房间正亮着灯。

    都这时候了,谁还在里面?叶尘头中醺醺,一时之间,什么都想不起来的。

    掀帘进屋,只见韩可儿正半趴在桌上做着海棠春睡。想不到都这时候了,她还在房中等着。叶尘放轻了脚步,静静的走了进去,在桌边坐了下来,看着两尺开外,枕着手臂沉睡中的一张如花俏脸。

    韩可儿容色秀丽,身材高挑窈窕,今天她稍稍画了点妆,不过不是石灰抹墙一般的浓妆,只是略略描了眉,抹了口红,并没有像开封的妓.女那样擦着厚粉。但就是这么一点改变,就让她显得眉目如画。

    不知是在梦里想起了什么,韩可儿殷红厚实的小嘴微抿着,修长的双眉也紧皱,显得很伤心的样子,眼角处还带着泪,闪着晕黄的灯光。

    叶尘看得怜惜不已。韩可儿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子,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她是一个受命运折磨的好女孩。

    叶尘伸手想拭去她眼角上的泪迹,不料韩可儿被他的动作一下惊醒了。她猛的坐直了身子,眼睛睁了开来。几缕散开来的发丝调皮的贴在她的脸颊上,旁边还有着被压后的红痕,可见她睡得已经有了不短的时间。

    睁开的大眼睛中有着几许茫然,但眨了几眨之后,韩可儿终于发现坐在眼前、微笑着的叶尘。一喜之下猛的起身。结果啊的一声短促惊叫,身子控制不住的后仰。却不想她本是坐着,两腿别在桌下,这一动,桌子和人都是摇摇欲坠。

    叶尘微微笑着,不慌不忙的伸出双手,一手扶住桌子,一手则顺势搂住了她的纤腰。

    一只坚定有力的大手扶在背上,掌心的热力,透过薄薄的纱衣传到肌肤上,韩可儿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上都烧了起来,殷红如血,身体内的力气瞬间被抽干,软在了叶尘的怀中。

    看着她羞涩样儿,叶尘怦然心动。手上微一用力,把她快要栽倒的身子,托回椅子上坐好。再抓住圆润细腻的手腕,将她扯了过来。

    温香软玉入怀,便带来一阵幽幽淡淡的兰麝甜香。市面中的香粉本是俗味,叶尘一直不喜欢,甚至前些日子,还想着后面有时间,捣鼓出香水出来售卖,定是能够大赚一笔。但此时混上韩可儿自身与生俱来的淡淡身体幽香,却犹如春日百花丛中的芬芳,让叶尘为之迷醉。

    叶尘坐着,韩可儿被拉过来时却顺势站起。晕晕的灯光照不透穿在身上的薄纱凉衫,玲珑浮凸的两团软.肉因为主人的紧张而急促起伏,就在叶尘的正前方勾住了他的双眼。

    韩可儿身材高挑修长,只比身高六尺的叶尘矮了大半个头去,相比起她的高挑身材,韩可儿的胸口就显得有些单薄,不过如果对比起纤细的腰肢,这一点点缺憾就立刻让人忽视掉了。

    视线向下,叶尘张开双手将韩可儿的腰肢环住。被宽宽的腰带勒住的腰身,大约只有一尺五六。韩可儿的小腰宛如柔柳一般纤细,可谓是盈盈可握,双手一圈,露在外面的腰身就只剩几寸。但韩可儿的窈窕并不是那等如干柴般的瘦削,反而不失丰腴,叶尘手指过处,都是充满弹力的触感。

    被叶尘摩挲着腰间最敏感的位置,韩可儿的身子不安的扭动着,紧咬着下唇,忍耐着腰间传来的一阵阵的瘙痒,呼吸略微加粗,期待着他的进一步的动作。叶尘也没有让她失望,顺势将她抱起,倒在了旁边床榻之上,很快醉人的呻.吟声便响了起来。

    …………

    …………

    “我……我和小墨先去准备水。”被白沧海带着欲望的双眼灼着肌肤,孙雪莹最终还是又有些胆怯了,急急地说了一句,忙跑了出去。

    叶尘亲自给白沧海安排的院子是府中最
篮球之娱乐帝王全文阅读
好的几处院子之一,房间中的浴室很大,足有百来平方米。甚至还有一个小小浴池,汉人好洁,特别是高官贵族,尤其是到了夏秋天,基本上天天洗澡。

    浴室中一扇宽大的屏风当中拦着,小浴池就放在屏风之后,几面小凳,一张小几放在小浴池边上。

    白沧海走进浴室,隔着个屏风,听着韩可儿指示着早就等在这里的小墨,哗啦声响中,不断将热水倒进小浴池中。很快浴室中顿时雾气弥漫。然后在热水中又放了一些冷水,韩可儿这边正试着浴池中的温度。小墨却已经跑过去叫白沧海去了。

    白沧海三两下脱光了衣服,在两女捂着脸轻轻的惊叫声中坐进了小浴池中。温热的水漫了上来,浸泡着全身,舒缓着他多日的劳累。

    白沧海头仰靠着小浴池边缘,闭着眼睛。黑暗中,能听到屏风后面传来的细细碎碎的脱衣声。应该是解开衣带,紧接着木屐声响起,幽幽的兰麝香又传入鼻中。

    白沧海睁开眼睛。此时的孙雪莹,已经将外面的褙子和褶裙都脱了去,只留了下面的一件藕色罗衫和薄纱亵裤。罗衫袖口用条丝带束好,罗袜和绣鞋也一并脱了,白生生的小脚套在一对木屐上,羞红着脸怯怯的绕过屏风走了过来。

    孙雪莹的高挑身材,有一多半是缘于修长笔直的双腿,穿着褶裙时尚不觉得,但现在只套了一条薄纱亵裤,骄人的身姿便展露无遗,让白沧海看得两眼放光。浴室中,只点着一盏油灯,朦朦胧胧的光晕,却给她染上了一层神秘的美。

    小墨同样穿着一条薄纱亵裤,身材娇小玲珑,可身材却极为火爆,该大的不小,该翘的一点都不平。再配以她那张娃娃脸,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在白沧海肆无忌惮的目光下,孙雪莹的动作变得很僵硬,拿着用来擦背的丝瓜囊子的手越来越没了气力。最后嘤咛一声,手脚酸软,再也擦不下去。反倒是小墨要好得多,红着脸认真的给白沧海擦拭着。

    一位美人在耳畔娇.喘吁吁,白沧海欲.火烧得更加猛烈。他行事向来直接,从水中站起身,一把将孙雪莹搂了过来。一手将她小巧可爱的下巴强抬起,就低头直接亲了下去。少女的唇瓣柔嫩,如水一般。但白沧海心火正盛,并不满足于四唇触碰,舌头撬开牙关,直接探了进去。

    孙雪莹只是想着今晚伺候白沧海沐浴,最多也是亲近亲近,却没想到直接就步入深吻环节。

    怀中少女的应对极为生涩,当白沧海舌头进去的时候,迷离的双眼顿时惊得瞪大,浑身剧震,原本扶着白沧海肩头的双手,也用力推拒起来。可白沧海的双臂如铁铸一般,纹丝不动,让人窒息的长吻让孙雪莹的挣扎越来越弱,手脚软软的,很快就瘫了下去。

    白沧海的嘴离开了甜美的朱唇,从圆润的耳珠开始,一路向下,一寸寸的吻下去,从脖颈,到肩头,一直吻到细致的锁骨上。

    孙雪莹努力的想保持着一丝清醒,但仍被白沧海这名过来人弄得昏昏沉沉。隐隐的感觉着一只大手从衣襟中探了进去,隔着肚兜,揉捏着自己的胸口。

    而另一只大手在摩挲着大腿,被水湿透了的亵裤仿佛成了第二层皮肤,直接将掌心处的滚热传入她心底。那只手越来越放纵,从大腿摸索到臀上,火热的感觉也从腿上渐渐上移,一点点的又探到了腰间。

    此时,小墨早已捂着脸跑了出去。

    极度的刺激,弄得孙雪莹全身紧张,仰着脖子直哆嗦。忽而她惊醒了过来,用力抓住白沧海正在解开亵裤裤带的手,哀求道:“阿郎,不要在这里!”

    盈盈眼波中,尽是祈求,白沧海也不想在这里草率行事,要知道按理说他要娶了孙雪莹之后,才能行此事。只是白沧海行事大多时候不顾世俗礼节,而孙雪莹一颗少女晶心早已着落在白沧海身上,和自己心爱的男人行男女之事,且被挑拨的欲罢不能,她在心底深处也是心甘情愿的。

    白沧海一步跨出浴池,拿着挂在屏风上的手巾擦着身上的水珠。

    “阿郎,不洗了吗?”孙雪莹疑惑的问着。她背靠着墙,湿透的胸口透着底下的桃红色小衣,勉强站直了发软的修长双腿,

    “已经洗好了!”白沧海几下擦干了水,套上了一件外袍。将自己和孙雪莹的衣服一块儿拿了,返身就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向外走。

    ps:今日第一更深夜早早送上,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纵横网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