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恶战(三)

第一百四十八章 恶战(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messidxd的月票支持。  .

    当今天下,没有人能够忽视叶尘射出的箭,更何况处在这个状态下的司洛意。

    司洛意一声长啸,身体直直向前激射,主动撞向叶尘的箭。他只能这样,向后是送死,向左向右躲闪同样凶多吉少。

    叶尘射出箭和司洛意向前激射的同时,上官冰云也动了,她手上那透明丝线瞬间变得笔直,竟然长达一丈多长。直直向司洛意的后脑勺激射而去。这是想一击将司洛意杀死。

    司洛意是正面相撞,且特意略向左偏了一丝。

    嗤

    箭射进了司洛意的身体,瞬间直接消失了。连箭尾都消失了。

    当然不是箭真的消失了,而是从司洛意身体上穿了过去。

    白子轩特意给叶尘准备的弓虽然比不赵匡胤赏赐给他的那把五石半的宝弓,但也是难得的好弓,足有四石。叶尘全力之下,若是司洛意以内气防护,这一箭只会入体,且有很大机率射在体内骨胳之上。

    可若被射的人故意不去防御,切有意避开体内骨胳,那么在如此近距离下,如此巨大力道的一根箭矢,必然会直接从他身体上穿过去,且还能伤到后面的人。

    上官冰云没有想到司洛意如此果断,更没想到叶尘的一箭力道如此巨大。还是那句话,没有见识和承受过叶尘箭的人,很难想像叶尘的箭法有多准,力道有多大,速度有多快。

    所以,上官冰云手中刚刚弹得笔直的透明丝线急忙改变方向,精准的点在了速度减半的箭矢上,箭矢直接碎成数截。

    但就在这时,上官冰云却突然脸色微变。

    上官冰云在城墙下和玉道香打了照面,明知道玉道香也追了上来,怎么会没有防备,但她只是见到了玉道香一人,主要防备的也只是玉道香一人。

    一道人影如轻烟一般,从窗户钻了进来,向上官冰云激射而去。这自然是玉道香。

    与此同时,另有一名七尺大汉,从门口冲了进来,脚下一蹬,将自己变成了一杆长枪,双拳在前,直射上官冰云。这名巨汉当然江湖上外功数一数二的是展熊武。

    上官冰云身法很快,若是展熊武一人,连她的衣服都碰不上。可是加上身法不比她慢的玉道香就不一样了,稍一疏忽,被玉道香缠住,被二人联手一击,她便会重伤。

    这还没完,就在玉道香和展熊武冲到上官冰云丈许距离时,一柄剑从房顶上破洞中直刺而下,直直刺向上官冰云脑袋。

    招式和白子轩之前偷袭司洛意的几乎一模一样,都是人剑合一。

    来人正是江湖上第一剑客,当代剑主白辰傲,即使重伤初愈,实力有所打折。但他狠死了上官冰云,不惜丹田受损,身体超出负荷,拼命施展的这一击,却是已经不比全盛时期弱多少。

    上官冰云脸色彻底变了,但依然没有绝望。

    她身后和左边丈许处地板上,各躺着一个人,白子堂和青衫人之前被司洛意一击重创,躺在地上,但却并未死去。

    青衫人手中的剑之前被击飞到了远处,手中没有武器,他选择直接以自己的身体撞向展熊武。砰的一声巨响,青衫人飞了出云,碰在墙上,跌落在地,一动不动,分明已经彻底死去。但他也没有白死,他替先师挡了展熊武一刹那。

    同一时间,白子堂一声厉吼,从地上陡然弹起,同样人剑合一,从侧面刺向自己的父亲白辰傲。

    白辰傲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已经被上官冰云以邪术操控,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自己不想死,也不想杀死自己的儿子。所以就显得相当被动,仓促间手中剑调转方向,迎向儿子,且又收回了一半的力道。两剑相击,白辰傲暗叹一口气,飘向一边,白子堂回落地上,喷出一口热血,但依然没有死去。

    白辰傲恰好退到了受了箭伤的司洛意不远处。司洛意想都没有想一剑便向白辰傲刺去。

    白辰傲仓促间手中宝剑向上急挥,将司洛意的剑勉强格挡而开,但身体却禁不住向后退了两步,距离白子堂不足一丈。

    就在这时,白子堂红着双眼,如疯子一般又从地上弹起来,手中的剑刺向自己的父亲。而这个时候,白辰傲却已经来不及躲闪,更来不及以手中剑去格挡。六七丈外,守在叶尘身前的白子轩一声狂吼,双眼瞬间通红,但他距离太远,根本来不及。


双行贼无弹窗


    嗡………

    最后时刻,叶尘本来准备射向上官冰云的一根箭,陡然转向,射了过来,从白子堂咽喉一穿而过。

    玉道香一人的攻击,上官冰云自然能够接住,两人身法都快如轻烟,身形闪烁间,犹如两个鬼魅一般。瞬息间不知道已经生死相斗了多少回合,其中的凶险外人难知。

    事到如今,叶尘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安全了,但他在韩可儿和寇家四口人已经安全的情况下,自己不但没有藏到安全之处,反而高调代表扬州赌场迎战银鑫赌场挑战,冒着生命危险,引上官冰云到来,岂能无功而返。虽然意外的将司洛意也引了过来。但能够将这两个大敌都杀死,岂不是更好。

    如今叶尘这边,玉道香、展熊武、白辰傲、白沧海、受了重伤的石和尚和方子澄,以及依然没有现身的李思烟带着的二十多名高手。而敌人只有上官冰云和司洛意,且这二人互相之间也是敌人。这个局面下,又身处赌坊之中,只要将几处出口挡住,众人联手杀死二人,可能性至少有八成。叶尘甚至想着鬼医给自己的黑玉小瓶都用不上了。

    “先杀司洛意!”叶尘喝道。由玉道香牢牢缠住上官冰云,先集中其他人联手杀死司洛意,然后再杀死上官冰云,这是最好的战术。

    更何况,司洛意受了重伤,众人联手之下,杀他并不是很困难。

    几乎在叶尘说话的同时,司洛意动了,这种情况下他当然只能跑路了。他选择逃跑的路线是距离他最近的房顶洞口。

    他的身法只有正在酣战的玉道香和上官冰云能比得上,众人虽然反应不慢,但白辰傲和白子轩的剑,展熊武的拳头最终还是慢了一丝,擦着司洛意的脚打到了空处,甚至差点伤到彼此。

    但就在司洛意的脑袋眼看着要伸出房顶洞口时,一道琵琶之音突然从那洞口处传来,司洛意听在耳中,脑袋一痛,提起的一口气便散了一半,身形在半空一滞。他这一滞,便要了他的命。已经举弓瞄准多时的叶尘,果断射出了一箭。

    嗤的一声,箭射在了司洛意的肩膀上,在最后时刻,司洛意硬是躲开了咽喉,但紧接着两把江湖上堪称最快的剑就刺在了他身上,同时江湖上最硬的那个拳头砸在他的身上。

    没有任何悬念,司洛意就这样死了。和他带来的天一道五大恶道一样,全死在了这里。

    事到如今,上官冰云一直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变得越来越凝重,但也仅次而已,这让叶尘心中隐隐感觉还会发生某种变故。

    果然,就在白沧海、白辰傲、展熊武三人加入围攻上官冰云的之中,后者岌岌可危时。突然,惨叫声、拼杀声陡然从外面传来,其中夹杂着李思烟的娇叱声。与此同时,众人也听到了另外一外女人的声音,那是章春柔的声音。

    赌坊内的众人虽然惊怒,可自不会停止,而且攻击越来越疯狂,若不是上官冰云身法着实高超,且手中透明丝线让人防不胜防,这会已经被斩杀。

    就在这时,李思烟带着十来名已经受伤的高手倒退了进来,他们是打不过来敌,被杀了近半,不得不退进来。

    紧随李思烟他们冲进来的是一群剑客,足有六十多名。叶尘心中咯噔一声,暗叫不妙,剑庄百名剑客果然被上官冰云神不和鬼不觉的控制了大半。

    “住手,否则我杀了白子轩。”一道好听的女子声音从人群后面传出,众剑客分开一条道路,一脸柔媚的章春柔拿着一把首放在张子轩的脖子上走了出来。

    白沧海和白辰傲怒吼声中脱离了战场,前者心痛欲绝,后者愤怒无比。

    “春柔!你疯了,放开大师兄!”白沧海感觉心如刀绞,狠死了上官冰云和弥勒教。心中已经暗自发誓,此生定要杀尽弥勒教所有人。

    “你们这些蠢货………”白辰傲看着自己悉心调教的六十多名剑客,却是心中暗自后悔不已,今早白子轩提议将所有剑庄剑客先关起来,等事后再说。可是被醒过来的白辰傲否决了。

    章春柔和六十多名剑客看都没有看白沧海、白辰傲,始终一脸狂热的看着脱离了险境,但情况并不乐观的上官冰云身上。

    这个时候,玉道香和展熊武已经开始拼命,李思烟在旁边开始弹奏琵琶。所有人都知道此时首要之事就是杀死上官冰云。

    叶尘袖中黑玉小瓶悄然打开,一股无色无味的气体从中散发而出,向四周蔓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