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恶战(二)

第一百四十七章 恶战(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司洛意右手袖中陡然滑出一柄长剑,划过一道残影,向上直刺而去。

    锵!

    两剑尖精准无比碰到一起,白沧海闷哼一声,一击未果,翻身落在叶尘身前。脚下一蹬,和冲过来的司洛意又战到了一起。

    白沧海知道对手的恐怖,甚至他知道这是他出道以来最为最艰难、最危险的一战,一出手就已尽了全力。

    剑庄快剑,名满天下,九九八十一式连环快剑,一剑比一剑狠。他一出手间,就已刺出四九三十六剑,正是剑庄快剑中的第一环“乱弦式”。因为他使出这三十六剑时,对方必定要以剑相格。

    双剑相击,声如乱弦,所以这一环快剑,也就叫做“乱弦式”。

    司洛意神色略有凝重,但依然游刃有余。

    白沧海神色平静如冰面,又是六六三十六剑刺出,用的竟是剑庄快剑中最后一环“断弦式”。这正是剑庄快剑中的精粹,剑光闪动间,隐隐有箭矢离弦的战阵杀伐声。

    白沧海少年时一人生活在独岛上,与野兽抢食,本就杀戮甚重,被白辰傲带到剑庄,教养做人、练剑,过了七年平静生活,但这一年多外出历练,出剑必杀人,剑下无一活口,可谓是身经百战。此时连环快剑九九八十一式,通常只要用出前三十六招,对方就已毙命在他的剑下。若是用到这最后一环,对手一定太强,所以这一环剑法,招招都是不惜与敌同归于尽的杀手。

    也正因为此,每一剑刺出,都丝毫不留余地,也绝不留余力。司洛意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他带来的天一道五大恶道会在四五息时间内全部死去。

    因为这三十六剑刺出后,就已弦断声绝,人剑俱亡。

    此剑法与白沧海性格极为契合。由他施展凭空又增加了一成威力。

    叶尘看得出来,白沧海剑法不比司洛意差,甚至出剑还要比司洛快上一筹,但他内力修为显然与司洛意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且身法也不如司洛意快。所以,白沧海从最开始便隐隐落在了下风。而叶尘不会任何身法,这样的战斗他都插不上手,箭矢没法瞄准,拳头打不上人。

    “我的力气已经不小了,现在差的就是武技和身法。武技暂且不论,若是有一个高明的身法,或者步法,实力应该会大涨。”叶尘手中硬弓始终保持箭矢上弦且满弓的状态,只要司洛意的身形有一刹那间停顿,或者说有一丝机会,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箭射出。

    剑气纵横,白沧海转眼间已刺出三十六剑,每一剑刺出,都像是勇士杀敌,勇无反顾,其悲壮惨烈,绝没有任何一种剑法能比得上。

    可是这三十六剑刺出后,又像是石沉大海,没有了消息。等到这时,人纵然还没有死,剑式却已断绝,貌似白沧海已经也已经招式用尽。

    谁知白沧海这一招发出后,剑式忽然一变,轻飘飘一剑刺了出去。这一剑无迹可寻,没有任何招式的痕迹,因为这是白沧海这一年历练的成果,是由他自创的一式剑法。

    刚才的剑气和杀气俱重,就像是满天乌云密布,这一剑刺出,忽然间就已将满天乌云都拨开了,现出了阳光。

    并不是那种温暖煦和的阳光,而是流金铄石的烈日,其红如血的夕阳。

    刚才白沧海施展出那种悲壮惨烈的剑法,司洛意虽然重视,但竟似完全没有看在眼里。

    可是这一剑挥出,他居然失声而呼,道:“好………好剑法。”

    这四个字说出口,白沧海又刺出四剑,每一剑都仿佛有无穷变化,却又完全没有变化,仿佛飘忽,其实沉厚,仿佛轻灵,其实毒辣。

    司洛意首次没有正面相击,身形飘忽间,没有还击,没有招架。

    他一边躲闪,一边在看。

    可是这四剑并没有伤及他的毫发。白沧海很奇怪,明明这一剑已对准刺入他的胸膛,却偏偏只是贴着他的胸膛擦过,明明这一剑已将洞穿他的咽喉,却偏偏刺了个空。

    每一剑刺出的方式和变化,仿佛都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白沧海的剑势忽然慢了,很慢。一剑挥出,不着边际,不成章法。可是这一剑却像是画龙的眼,虽然空,却是所有转变的枢纽。无论对方怎么动,只要动一动,下面的一剑就可以制他的死命。

    司洛意神色终于变得凝重一片,他鬼魅一般的身法首次收敛,一动不敢动,因为他知道,他若是再继续依仗高超身法对敌,下一刻他的咽喉便会被刺穿。


龙城传奇之安国盛世帖吧
   不过,他人虽不移动,但手中的剑动了,他右手持剑上举,向空中一引,一道电光在剑上一闪而逝,化为笨拙而迟钝的一剑,迎向白沧海的剑。

    白沧海的剑刺过来忽然化作了一片花雨。

    满天的剑花,满天的剑雨,这样的剑式,再高超的身法都是无用。

    忽然他的剑又化作一道匹练般的飞虹。

    七色飞虹,七剑,多彩多姿,千变万化,但下一刻却忽然消失一空。

    白沧海的动作忽然停顿,满头冷汗,雨点般落了下来。

    嗤!

    白沧海拿剑的右胳膊中了一剑,伤口很深,若是寻常人恐怕已经本能的松开剑,司洛意趁势便会要了对手的命,但白沧海只是眉头皱了皱,以一记同归于尽的招数逼开司洛意,退到了两步外,司洛意正想趁胜追击,一举将白沧海斩杀。

    电光火石间,叶尘手中的箭已经射来。司洛意怒哼声中,手中剑光闪动,一剑将叶尘的箭劈成两半。白沧海已经趁势退到了叶尘前面。

    司洛意正准备再行出手,忽然感觉到有股逼人的杀气,针尖股剌入他的背脊。

    只有真正想杀人,而且有把握能杀人的高手,才会带来这种杀气。

    现在无疑已有这么样一个人到了他背后,他甚至已可感觉到自己脖子后有根肌肉突然僵硬。

    可是他没有回头。现在他虽然只不过是随随便便的站着,他的手足四肢,和全身肌肉都是完全平衡协调的,绝没有一点缺陷和破绽。

    只要一回头,就绝对无法再保持这种状况,纵然只不过是一刹那间的疏忽,也足以致命。他绝不能给对方这种机会。

    对方却一直在等着这种机会,赌坊里每个人都已感觉这种逼人杀机,每个人呼吸都已几乎停顿,额上都冒出了汗。

    叶尘看着司洛意身后俊俏和尚的眉眼,想起了和自己同吃、同住、同行的美艳妇人,心想两人果然是同一个人,不光是长得像是同一个人,心计手段,对时机的把握更像是同一个人。叶尘可以发誓,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心计手段可如上官冰云这般恐怖。

    在普照王寺,上官冰云孤身一人,巧用普照王寺庙五百多和尚,伤、困玉道香,缠住李君浩及他护卫,隐藏在寻常普照王寺普通和尚之中,突然暴起将他掳走。要知道司洛意用尽了手段,三番五次都未能碰到叶尘一下,反而两次受伤。可上官冰云出手一次便掳走了叶尘。

    十多日前,江淮帮高手尽出,在帮主展熊武带领下,明明联手之下,一击便可将上官冰云重伤甚至击杀,但硬是被其抓住一切优势和机会,巧心布置、引导,反而将江淮帮除展熊武之外,二十多名高手逐一杀死。

    一个多月前,上官冰云北上路过扬州,住了一晚上,随手布置一番,差点让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庄换了主人。实事上,若不是叶尘的出现,当代剑主已经成为废人,剑庄已经换了主人,翻了天。

    而眼前上官冰云再一次出现,便让实力甚至比她还要高上一筹的司洛意陷入生死被动状态。

    叶尘一想起上官冰云这样的人会是自己的敌人,便感觉不寒而栗。所以,他今天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将他或者她杀死。

    为什么说是她或者他,因为叶尘到现在还是有些疑惑,上官冰云到底男不是女?

    叶尘敢保证眼前这个和尚虽然俊俏,但怎么看都是一个男的,因为他有喉结,没有胸。而当初那个美艳妇人他同样可以发誓,绝对是一个女人,因为当时的她同样拥有着一切女人该有的体征特点。

    上官冰云当然是从之前白子轩进来的那个房顶洞口飘下来的。否则,即使她身法犹如鬼魅,想突然出现在司洛意身后并将后者锁定,同样没有那么容易。

    “没想到两个最强大的敌人竟然都来了,还好两人本身也是敌人。”叶尘心中暗自庆幸。

    “司洛意和上官冰云都已经来了,她应该也来了。”叶尘鼻子微微耸动,闻到了一种很熟悉的淡淡香味。身体异变以来,不光是他的听觉和视觉远超常人想像,他的嗅觉同样让人难以置信。至少此间除了他没有人能够闻到这种淡不可察的香味。

    闻到了这股香味,所以叶尘毫不犹豫将手中的箭射了出去。

    他这个时候射的当然是司洛意,也只能是司洛意。

    ps:今天突然暴涨,心情大好,所以加班加点,再写上一更。以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