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身份暴露

第一百四十四章 身份暴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石和尚犹豫了一下,对叶尘说道:“老大!我过去一下。”自从他输给叶尘之后,便一直叫叶尘为老大。

    “你个蠢货!难道真是傻子不成。还不赶紧滚过来。”方子澄一听石和尚对叶尘的称呼,貌似心中的火气直直上窜。

    叶尘看了一眼石和尚,示意后者乖乖待着,然后对着方子澄说道:“你是谁,竟然敢骂我小弟。”

    石和尚听了叶尘这句话,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被别人家的大孩子打骂,娘亲叉着腰,好像就是这样说的。他心中不由一暖,心想自从俺娘死后,好像就没有人再对俺这么好过。所以,他没有理会方子澄,乖乖的听叶尘的话,待着没有动。

    方子澄目睹此景,貌似是真心给气炸了,喝道:“既然如此,你们俩都去死吧!”

    “住手!方子澄你想干什么?”就在方子澄准备向叶尘和石和尚冲过去时,白子堂从赌坊里面走出,厉声喝道。

    方子澄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不过没有向白子堂行礼,而是有些生冷的说道:“二爷大可放心,我将这小子杀了,然后待会将银鑫赌场的胡三也杀了,这样就不会影响赌坊的生意。”

    白子堂有些心动了,他不是对方子澄所说心动,而是对于何开能够杀了方子澄而感到心动。他知道方子澄厉害,一个人至少能够打五个张虎,但他仔细分析过何开与铁拳张虎和石和尚二人的较量,很清楚方子澄应该不是何开的对手。

    可是这会已经来不及了,就在白子堂犹豫的时候,一行三十多名骑士护着一辆由两匹马拉着,且宽度是寻常马车两倍的马车,来到了扬州赌坊前。

    在车夫和两名护卫的帮助下,一堆肉艰难的从马车中移到了旁边地面上。

    这是一个小胖子,说是小胖子并不是说他不够胖,而是因为他个子不高,大约五尺,可是他身宽已经有四尺了。

    叶尘敢发誓他绝对没见过如此胖的人,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另一名男子身上。

    这名男子是所有护卫下马后,最靠近小胖子的人,三十多岁,脸上麻子很多,耳朵明显比寻常人要大一些。

    叶尘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后者也正好向他看来,两人脸色均是微微一变,然后同时低下头,再抬起头时神色都恢复正常看向对方。只是叶尘眼睛里面有一闪而逝的警告意味,而这个人神色有些复杂。

    “永乐边城唯一的一家赌坊胡麻子赌坊的老板胡麻子,没想到是他,他应该就是胡三。”叶尘心中喃喃,开始担心起来。

    叶尘在永乐边城开的盐铺子对面就是胡麻子赌坊,两个人自然认识。而随着叶尘的事迹广为流传,原本在永乐边城认识叶尘的人大都已经知道如今的大宋祥符伯,就是曾经永乐边城赌坊对面盐铺子的伙计叶哥儿。当然,最近叶尘被弥勒教小明王上官冰云劫持,然后逃脱消失的事情在江淮地区同样广为流传,昔日的胡麻子,如今的胡三自然知道这些事情。

    胡麻子这会虽然神色如常,但心跳却是微微加快,他当然知道找到叶尘的这个消息价值多少钱,不管是卖给弥勒教,还是大宋和南唐官府,或者其他势力,比如扬州的霸主剑庄,想来都能够卖一个让人难以想像的价钱。有了这一笔钱,他就能够完成自己的夙愿。在某个大的州城开一家大赌坊。

    但他同样知道这样做的风险,附近州县七座弥勒寺数百和尚被屠一空,寺庙连同尸体被一把火烧成灰烬,这件事情昨天刚刚传到了扬州。所有人都知道,不管凶手是大宋朝廷的人,还是祥符伯叶尘的护卫,都算是祥符伯叶尘的人。

    “就怕将叶尘卖个好价钱,可这笔钱来不及花,就被人给杀了。”胡麻子心中暗忖道。

    两人神色的变化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因为当银鑫赌场大老板,扬州知府高文波的亲侄子王圣杰出现的时候,往往都很容易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这位就是何开吧!听说扬州赌坊先前对你并不友善,不如加入我们银鑫赌坊,扬州赌坊的所有条件我都给你加倍,并且你的女人和寇家三口我负责帮你从知府衙门里面要出来。”高胖子目光扫过四周,先是面带讥讽的看了一眼白子堂和方子澄,然后突然转头对叶尘说道。

    叶尘知道眼前这个胖子便是银鑫赌场的大老板,扬州知府王博的亲侄子。据说很有几分能力,在王博的
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sodu
支持下,在扬州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混的春风得意。手中更是掌握着扬州近五分之一的店铺。生意做得不可谓不大。

    白子堂顿时神色紧张看着叶尘。方子澄则是一脸杀机看着叶尘,貌似只要叶尘答应了高胖子,他就会立刻动手,将叶尘斩杀。胡麻子站在高胖子一侧,脸上在刹那间闪过一丝怪异之色。

    叶尘的反应,让众人大感意外。他没有理会王胖子,而是对着王胖子旁边的胡麻子说道:“你就是胡三吧!不如跟着我混,我保你比跟着任何一个人都混得好。”

    高胖子脸色顿时异常难看,很少有人如此无视他的存在。白子堂心中松了口气,看着老对头王胖子吃瘪,感觉心中舒爽。石和尚只感觉自己的新老大好有风范,崇拜的不行。

    这句话由叶尘如今明面上的身份何开说出,虽然有些地方不合时宜。但所有人都以为叶尘是针锋相对高胖子的话,故意给胡三说,但实际上是说给高胖子听的。但唯有胡麻子自己知道这是叶尘说给自己听的,这是在暗示他,拉拢他,胁迫他,是隐晦的威逼利诱,目的无非就一个不要泄露叶尘的身份。

    胡三本是大宋洛阳附近的人,只是因为六年前在赌场上,从一位洛阳官宦子弟手中赢了一座府邸,得罪了这名官员,后被这名官员设计,巧取豪夺将他万贯家产全部夺去,甚至因此气死了他本身生病的父亲。胡三一气之下,杀了这位官员儿子进行报复,事发后远逃永乐边城。后来永乐边城被契丹占领之后,他又南下穿过宋国,来到了南唐扬州谋生。

    如今叶尘在暗示他,只要不说出前者的真正身份,就会回报于他,甚至可让其追随于叶尘。相对将叶尘身份消息卖一个好价钱,冒着被事后被报复身死的风险,正确明智的选择不难决定。

    王胖子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叶尘,转头间脸上重新恢复笑嘻嘻的样子,对着白子堂说道:“今日我们银鑫赌坊前来踢场,不知扬州赌坊敢不敢接?”

    白子堂冷笑一声,说道:“废话少说,今日定会让你等狼狈而归。”

    ………

    ………

    青衫人安排好赌坊中的场地,将色子亲自换成昨天交给叶尘用来熟悉的色子。然后便准备出去看看自家二爷和王胖子的交锋。

    可就在这时,赌坊后门一名风尘仆仆,一脸精干机灵之色青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此人名叫辛九,是他的心腹,和他一样,都是先师最为狂热忠实的信徒。

    辛九给青衫人见过礼后,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张画像。

    青衫人神色郑重无比,且又迫不及待的接过了画像,赌坊所赚钱财的多少虽然重要,但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帮先师找到祥符伯叶尘。

    目光落在画像之后,青衫人身体一震,脸色大变,但紧接着便是欣喜若狂。他左右看了几眼十数步外分站四角的几名青衣大汉。示意辛九靠近一点,从怀中拿出一根两寸长,双指宽黝黑之物,交给辛九,压低声音说道:“你以最快的速度去找城防提司吕庆,让他将你带到城墙最高之处,然后将圣教信号放出去,之后在原地等待先师。等先师到来之后,将他带到扬州赌坊。快去,从后门走。”

    辛九听了也是神色一震,已经明白先师找的人就在此处,一脸欣喜的接过黝黑棍棒,郑重无比的放在怀中,快步离去。

    辛九刚走,一群人便从正门走了进来。正是白子堂、方子澄、高胖子等人,以及今天两个主角人物叶尘和胡麻子。青衫人不着痕迹的先是看了一眼叶尘,心中狂跳,但脸上却已经强行恢复如常。

    ………

    ………

    扬州城东有一座占地足在百亩之地的庄园,是扬州最大的府邸,寻常百姓只知道那是扬州最大豪绅白家府邸,因为外院门口有一牌匾,写着白府两字。

    可寻常人进入不了的内院有一个更在的牌匾,写着剑庄四个大字。

    没错,这座庄园便是如今江湖上势力最为强大的三派、两帮、一庄之中的剑庄。江湖上最为顶尖的高手当代剑主白辰傲便居于此地。

    今日,剑庄上下发生了一件大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先是旧毒复发的白辰傲醒了过来,且已经痊愈。然后便是一封信让一年多不露面的白辰傲突然从内院禁地剑阁中走出,不但出了内院,而且直接来到了外院门口,看样子是迎接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