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太一五恶道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太一五恶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这并非是信口胡说,他所说的正是后世医疗早已应证明,毒素进入血液所产生的一系列症状。要彻底排除毒素最好、最快的方法,便是换血。

    而输血、换血也正是叶尘唯一擅长远超当世医术的手段。

    以剑庄的底蕴,白子轩亲自操办,很容易找来了叶尘所需要的一切东西,包括剑庄水牢里面关押的十个囚犯。

    事至此时,白子轩自然已经知道了叶尘的身份。

    ………

    ………

    扬州赌坊今天不接外客,准确的说只接一个客人,那就是银鑫赌场的胡三。

    对于未能将韩可儿和寇家三口从官府手中要出来,白子堂和青衫人本来还有些意外,但得知是银鑫赌场大老板,知府大人亲侄子王胖子在其中捣鬼之后,他们虽然心中感到恼火,但却也释然,只是在叶尘面前都感觉很没面子。

    被减免了五千贯的赌债,又得到了五个如花似玉且床上功夫很强的少女,以石和尚超过寻常人不少的体制,折腾了一晚上,不免感觉到有些疲惫,但却很满足。

    ………

    ………

    叶尘在天亮离开剑庄前,将自己目前的处境告诉了白子轩和白沧海,并且将白子轩弟弟白子堂很有可能已经被上官冰云控制的推断告诉了二人,然后三人为此密谋了半个时辰。

    然后,叶尘才被白沧海护送回了白子堂送给他的那座宅子中。

    叶尘补了一觉,中午时才被石和尚叫醒。因为下午未时正是银鑫赌场和扬州赌场定下踢场的时间。

    石和尚是一个很直接很务实的人,叶尘对他好,他今日便跟着叶尘鞍前马后的很是热情。中午早早给叶尘准备好了马匹,两人在门口酒楼吃过午饭,便骑马向扬州赌坊赶去。

    ………

    ………

    早市开始的时候,在扬州便是茶馆最热闹的时候,茶馆里也正是扬州白家的外围势力最活跃的地方。那其中绝大多数人甚至连白家大门都没有进过,更不用说白辰傲本人的面他们几乎全都未见过,可是他们每个人都肯为白家卖命。这就是白家能够成为扬州霸主的底蕴。

    所以,即使今天秋雨潇潇。当一大清早白家院子中传出命令,一层层传达下去的时候,有成千上万,各行各业的人动了起来,睁大眼睛,时刻注意着一切进入扬州的可疑人员。

    直到午时一刻,秋雨渐小,道路上的行人略有增多,南城门口却有六骑急驰而入。

    马快,人的动作更快。

    马蹄未停,六个人已纵身下马,钉子般钉在地上,下盘稳如泰山。

    六名道士是骑快马来的,看他们脸上的风尘倦色,无疑是赶了夜路。江南秋雨秋风令人愁。在这种天气里,如果没有急事,谁也不会连夜赶路的。

    这是六名道士,其中带头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道袍,一双细眼内精芒闪闪略带紫芒的大胖子,他手中一直把玩着一枚玉佩,上面隐隐写着一个叶字。若是叶尘和韩可儿见了,必定可以认出,这枚玉佩正是当日在韩可儿所在村子,叶尘拿出来送给当时想要欺负韩可儿的那群村民中带头两个老头的那枚玉佩。

    当时,那是叶尘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

    六名道士所进城门,正是叶尘当日领着韩可儿进扬州城时的那个城门。

    刚进城门旁边,叶尘和韩可儿当日去过的那个茶水摊子还在。且因为白家传出话来,要盯着一切可疑人员,所以今日这个茶摊子上的人比平日还要格外的多。

    这六名道士马停落地的地方,正是这个茶摊。

    来到茶摊之前,其中一名身穿绿色道袍的道士兀鹰般的目光在人群中一扫,唰的一下,打开了一张画像,上面画着一男一女,男的俊,女的俏,不是叶尘和韩可儿,还能有谁。

    他问道:“你们有谁可见过这二人?”

    一听见这句话,茶摊子上至少有八个人跳了起来。

    绿袍道士说道:“你们都见过?”

    这处城门一带帮派老大叫狠手,曾经在剑庄练过三年剑法。

    今日一早接到剑庄命令,他一大早便亲自带人守在这里。他立刻反问道:“你找他们干什么?”

    绿袍道士笑了,他的五名同伴,除了带着那名大胖道士之外,都笑了。

    “你想死吗?”绿袍道士说道。

    狠手一愣,他能够当上这片地域老大,就是因为他做事和自己的名号一样,除了武功不弱之外,便
恐怖广播无弹窗
就是出手够狠。所以他二话不说,抽出腰上的剑便刺了出去。

    这一剑的力量不弱,速度也很快,已经有了江湖上三流剑客的实力,他刺的是绿袍道士的胸膛,不是咽喉,因胸膛的目标更大,更不易闪避。可是绿袍道士闪开了。

    茶摊上没有人看见绿袍道士出手,只看见狠手的脸突然变了,不但脸色改变,眼鼻五官的位置也已改变,变得丑恶而扭曲,然后鲜血就从他七窍中同时流出。

    茶摊子上立刻散出一阵臭气,两个人红着脸蹲下,裤裆已湿透。

    可是没有人笑他们,因为每个人都已几乎被吓破了胆。且没有人敢跑,因为六名道士的眼神中清晰的传达出一种意思,谁跑谁就和狠手一个下场。

    杀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这种杀人的方式。看这绿袍道士以欣赏自己作品的目光看着狠手的脑袋,所有人突然有一种感觉。对这名绿袍道士来说,杀人已不仅是杀人。而是一种艺术,一种享受。

    直到狠手的身子完全冰冷,绿袍道士还紧贴在他腋下,享受着狠手逐渐死亡的滋味。

    如果你也能感觉到紧贴在你身上的一个人身子逐渐冰冷僵硬时,你才会了解到那是种什么样的滋味。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领头的大胖道士皱起眉头感觉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绿袍道士才忽然抬头,对茶摊人其他人说道:“我再问一遍,谁见过他们二人?”

    茶馆老板的衣服已被冷汗湿透,他只想着赶紧让眼前这六名道士离开,所以他声音颤抖的说道:“四日前,他们两个在这里喝过茶,然后就去了对面的平安赌坊。后面去那里,小人就不知道了。”

    六名道士离开了,半炷香之后,对面赌坊中传来两声惨叫,一片惊叫。先是六名道士出来离去,向扬州赌坊方向骑马快奔而去。然后便是一群人一脸惊慌的冲出了平安赌坊,最后两具尸体被抬了出来。

    扬州排第二的赌坊银鑫赌坊,今日去踢排第一的赌坊扬州赌坊的场子。这样的消息同为赌坊的平发赌坊自然听说了,且还知道扬州赌坊请的人名叫何开,就是当日在他们在赌坊赌过钱的那一对青年男女。

    这个消息如今自然已经被六名道士得知。

    城门口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很快消息便送到了白子轩的手中。

    不同于司洛意在天一道中的地位超然,寻常江湖人甚至很少听说,天一道五大恶道在江湖上极为有名,白子轩得知五人样貌体型之后,便已猜到五人身份。

    他还知道,五人其实本来不是道士,只不过都因为拥有强大的仇家,所以投靠给天一道,受陈景元庇护,成为天道护法,或者说打手之类的身份存在。

    绿鬼,关中刀客,使刀,好杀人,身长六尺,终年着绿衣。使缅刀,可作腰带。先前在茶摊子上出手的正是他。

    剑郎,本为中原豪门,因家族得罪大宋天子弟弟晋王赵光义,被灭族,独活其一人,苦练剑法,一心想要报仇。

    黑蛇,机智善变,身长六尺三寸。流浪江湖,好酒色。

    刺客,年纪最长,络腮胡子,早年即为刺客,曾刺杀北方契丹皇族,被契丹武士满世界追杀,杀人无算。

    铁汉,九尺大汉,使大斧,粗鲁健壮,性如烈火。

    “通知小师弟!天一道司洛意带着天一五大恶道来了。让他小心应对。”白子轩很想让白沧海撤回来,但他知道白沧海是绝对不会听他的,更何况他和白沧海既然已经答应了叶尘,即使如今有意外出现,那也经坚持下去,即使拼上性命。

    ………

    ………

    叶尘和石和尚来到扬州赌坊时,首先看到的便是身形魁梧,身高足有近八尺,如铁塔一般的铜狮方子澄。

    “石头!过来。”方子澄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尘,对石和尚喊道。

    石和尚同样只是外号,他姓石,名头,叫石头。

    石和尚一直对方子澄有些畏惧,但也仅此而已。方子澄平时并未对他有过一次的照顾,甚至经常出言讥讽他笨。可是方子澄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石和尚和铁拳张虎这两名剑庄的一等护院,是他领着来白家二爷白子堂麾下照看赌场的,那这二人就应该是自己的小弟,虽然他平时大多时候懒得理会二人。不过,若是在今早之前,他看见石和尚跟着叶尘后面,肯定感觉火大,当场就会暴起杀人。但接到少主传信之后,他如今也只是做做样子,给一些人看看而已。

    ps:第三大更送上,只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