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血毒

第一百四十二章 血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整个过程中白沧海没有说一句话,这很符合他不喜欢说废话的性格。 可是白子轩既没有问叶尘名字、身份,也没有称呼叶尘如今明面上的身份何开,这就值得玩味了。叶尘估计这位白家少主或许已经对他的真实身份有所猜测。

    叶尘如今在民间虽然被传成了绝世神医,但实际上也只是掌握有远超这个时代一千多年的医理,在后世父母熏陶和影响下,掌握和看了一些经过后世科学临床验证的医书。在具体治病救人方面,他在大多数时候,还不如这个时代的名医。否则,他自己的嗓子也不会去求鬼医了。

    他今天来,主要目的并非是要治好剑主白辰傲,而是要让白沧海和白子轩明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让他们明白这一切都是弥勒教小明王上官冰云在捣鬼。从而使二人,乃至二人背后的剑庄,成为自己的帮手。当然,要是能够顺便治好白辰傲,那最好不过了。

    不过,对于中毒,叶尘还真深有了解。且在后世时看过不少这方面的医疗书籍。

    叶尘对于何谓中毒再清楚不过了。

    后世医疗早有证明和定性,当外界某化学物质进入人体后,与人体组织发生反应,引起人体发生暂时或持久性损害的过程称为中毒。

    凡能引起中毒的物质统称为毒物,包括化学性毒物和生物性毒物两大类,前者为化学物质如药物、工业毒物、军用毒物等,后者又分为动物性毒物蛇毒、河豚毒等和植物性毒物如苦杏仁、毒蘑菇等,此外还可从不同的角度对毒物进行分类。

    实事上,毒物的概念是相对的,某物质是否有毒与它进入体内的剂量有关,有的物质小剂量时是药物,在大剂量是就是毒物了。例如,水是我们不能缺少的营养物质,但大量的水短时间进入体内就可以导致水中毒。

    毒物进入体内后是否发生中毒,取决于多种因素,如毒物的毒性、性状、进入体内的量和时间、患者的个体差异如对毒物的敏感性以及耐受性等。

    所以,叶尘对所谓一年多前中的毒,一年后旧毒复发从未相信过。

    叶尘没有急着去看病人,而是问道:“白兄!白剑主是何时中的毒?中的又是何种毒?”

    白子轩说道:“一年前中的毒,下毒的人是鬼医,所中之毒不知。”

    叶尘继续问道:“这一年中,在此次旧毒复发之前,是否有过毒发?”

    白子轩略一沉思,说道:“在此次旧毒复发之前,从未有过复发。”

    叶尘眉头微皱,问道:“所谓旧毒复发………这个说法是谁告诉你的?”

    白子轩若有所思,说道:“是我父亲本人昏迷前告诉我,说是一年前中了鬼医的毒,复发了。”

    叶尘问道:“那一年之前白剑主是否真的中过鬼医之毒?”

    白子轩半陷入沉思,白沧海突然说道:“没有,师傅一年前与鬼医打赌,整个过程中我全程参与,师傅知道鬼医之毒的厉害诡异,所以一直很警惕,并没有中鬼医之毒。”

    白子轩身体一震,说道:“难道我父亲不是一年前旧毒复发,而是新近被人下的毒。可是父亲昏迷之前,亲口给我说是旧毒复发。”

    叶尘说道:“据我所知,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毒药进入人体,一年多时间内人体没有任何不适,而一年多后突然发生所谓旧毒复发的事情。所以,白剑主此次中毒绝对不是什么旧毒复发,而是被人新近下的毒。至于白剑主昏迷前亲口说是一年前鬼医之毒旧毒复发,此事另有蹊跷。”

    白子轩急声问道:“什么蹊跷?”

    叶尘眸中精光闪动,说道:“一个月前,剑庄来了一个和尚,并且住了一晚上。是否有此事?”

    白子轩说道:“的确有此事,并且身份来历极高,当时父亲亲自到门口相迎。”

    “那白兄可知那和尚是何人?”叶尘说道。

    白子轩摇了摇头,说道:“不知?”

    叶尘说道:“那和尚是不是看起来极为俊俏?”

    白子轩身体一震,说道:“的确如此。”

    叶尘说道:“那就对了,这和尚便是弥勒教小明王上官冰云。”

    白子轩说道:“你是说我父亲之毒是上官冰云所为?”

    叶尘说道:“即使不是她亲手所为,也绝对与他大有干系。并且,那和尚若是上官冰云,白泉和章春柔二人所为,以及白剑主为何会说自己是旧毒复发的事情,便能够说得通。”

    白子轩和白沧海同
最强武者笔趣阁
时急声问道:“此话怎讲?”

    叶尘说道:“沧雨兄刚从北边来,想必应该听说了一些上官冰云掳走祥符伯叶尘的经过?”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包括泗州知府窦士海带来的数十名厢军、捕快,这些消息早已从他们口中广为流传。

    白沧海看了一眼叶尘,说道:“没错!据我听到的消息,那普照王寺的和尚被上官冰云以秘法所操控,明明不会武功,但却犹如傀儡一般,不顾身死去拦截祥符伯的护卫,而上官冰云隐藏在这些和尚中间,骤然发难,所以才将叶尘掳走。”

    不等叶尘说什么,白子轩抢着说道:“我明白了,白泉、章春柔就是被上官冰去邪术所控,否则白泉和我从小长大,亲如兄弟,怎么可能做出背叛我,背叛剑庄的事情。而章春柔当时也突然来到剑庄,说要见我父亲,应该也被那秃驴操控。”

    白沧海眸中杀机滔天,寒声说道:“此生不杀此秃驴,誓不为人。”

    白子轩紧接着又流露出疑惑之色,说道:“难道我父亲突然要纳章春柔为妾,以及中毒之后又说自己是旧毒复发,也是被那秃驴邪术所控制?若是这样,他完全可以控制我父亲为其所用,又何必要下毒。”

    叶尘说道:“据我所知,上官冰云的邪术并非什么人都能够控制,只要意志强大的人,就很难被她的邪术所控制,寻常练武之人,一般实力越高,意志便越强大。白剑主实力高深,显然上官冰云并不能如控制白泉和章春柔那般完全操控得了白剑主。可是她却可以让白剑主产生一些错误的判断,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

    白子轩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我想起来了,父亲昏迷之前,突然抓住我的手,说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剑阁。然后就昏迷了过去。难道那个时候,父亲是清醒的。”

    白沧海深吸一口气说道:“现在看来,昨天早上在街上,众目睽睽之下师傅身边四位贴身仆人,冒死说的那些污蔑大师兄的话,也是因为四人已经和白泉一样被那秃驴以邪术所控制。”

    白子轩突然脸色一变,说道:“那岂不是说剑庄上下,很有可能还有人已经被上官冰云控制。”

    叶尘心中松了口气,心想这二位总算彻底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经过。点头道:“正是如此,这也是在下先前来的时候,再三叮嘱沧雨兄不要让剑庄任何人看见我的原因。在下还要提醒二位,看守章春柔的人务必要派遣没有和上官冰云接触过的人。”实事上,叶尘最为担忧的事情就是章奉柔逃走,此女若逃走,那就意味着叶尘的身份已经暴露。若不是白沧海对其用情极深,最好的选择是将此女杀了,一了百了。

    白子轩若有深意的说道:“此事小兄弟放心,在下也考虑到有可能会存在内奸的问题,所以看守章奉柔的人是从之前从未与人接触过的七个剑奴。他们绝对没有和上官冰云接触过,另外,剑庄上下,除了小师弟,以及我和二弟之外,没有人是七个剑奴剑奴的对手。”

    叶尘说道:“那就好。嗯………事情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弄清楚了,现在可以给白剑主诊断治疗了。”

    叶尘他们刚才说话是在外间,跨过一道门,内间床上便放着昏迷不醒的当代剑主白辰傲。

    叶尘不知道原本的白辰傲是何等样子,但现在躺在床上的老人却是眼圈发黑,皮肤变黄,甚至发锈,脸上布满了粉刺,毛孔粗大的肉眼都能够看得见,另外,他脸一靠近白辰傲面孔,便感觉到一股让人作呕的口臭扑鼻而来。

    叶尘略一沉思,眼睛一亮,心想不会这么巧吧!刚好在自己擅长,或者说能够施展的领域。他心中已经有了判断,但还需要进一步确定,他转头问白子轩:“白剑主脸上这些黄褐斑、老年斑,是不是在中毒昏迷之后才出现的?”

    白子轩精神一振,说道:“的确如此。我父亲可有救了?”

    叶尘松了口气,由衷的欣喜道:“应该可以。”

    白子轩和白沧海同时长松一口气,前者欣喜问道:“不知我父亲中何毒?”

    叶尘说道:“白剑主中了何毒,具体在下不知,但在下已经可以确定的是,这种毒药进入了白剑主血液之中,且已经变成了血毒。而这也是白剑主只是昏迷,却未死云的原因。二位请看,凡是血毒随血液流到皮肤上的毛细血管时,就会使肌肤迅速变得粗糙、晦暗、无光,严重者短时间内便出现黄褐斑、老年斑,此外,血毒还会使人皮肤的毛孔变粗、出现口臭等现象。”

    ps:两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苦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