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玉道香的杀意

第一百四十一章 玉道香的杀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能够来纵横网站支持正版,给我一份能够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

    李伟业说道:“没错,这应该是北边宋国来的人,说不定就是宋国皇帝派来寻找祥符伯叶尘的高手。在寻找叶尘过程中,顺手将当地弥勒教的势力铲除。看来是泄愤之举。那弥勒教主妖僧楼炎明妖言惑我唐主,又派人劫持叶尘,使得我唐国如今陷入危局。所以这些北边来的贼人既然只是针对弥勒教的人,这样的贼人自不用管他。”

    吴坤表示深以为然。

    与此同时,出了泰州城不远,前往扬州的路上,二十多名骑士,护着一辆马车正行色匆匆的向扬州赶去。

    马车中坐着两名绝色女子,正是玉道香和李思烟。

    李思烟看着这些时日始终脸上冰冷一片的玉道香,小心翼翼的说道:“圣女,如今这附近明面上弥勒教的势力已经铲除,祥符伯又非常人,只要不撞上小明王上官冰云,应该不会有事。所以,圣女不要太过担心。”

    玉道香带着人沿着叶尘所落长江支流,一路寻找到长江附近州县。没有找到叶尘,索性直接带人将所过之处的弥勒教的势力连根拔起。这样一来,就算叶尘行迹出现,弥勒教在附近人手骤减,叶尘被弥勒教的人发现可能性也会降低。

    相对来说,弥勒教虽然发展迅速,教徒众多,但江湖上真正的高手对弥勒教行事方式极为反感,所以教徒大多只是寻常百姓和底层官吏、乡绅。除了大明王楼炎明和小明王上官冰云外,真正的高手并不多。

    “剑庄是不是在扬州城?”玉道香没有理会李思烟的安慰,突然问道。

    李思烟说道:“没错,剑庄的确是在扬州城,并且据属下所知,剑庄在这附近势力庞大,实为扬州的半个主人。这一代剑主白辰傲乃是江湖上超一流高手,就算遇上小明王上官冰云,都有一拼之力。”

    玉道香说道:“我们去找白辰傲,让他发动剑庄的势力,寻找叶尘。”

    李思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圣女,以白辰傲的身份,应该还是听过我们圣堂的存在,以圣女之威,想来他也不敢不给我们帮忙,只是这样行事不符合圣堂行事准则………”

    李思烟碰见玉道香那寒冷的眼神,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心中有些感慨。

    ………

    ………

    铜狮只是外号,他姓方,名子澄。

    方子澄名义上是白家二爷白子堂的属下,但实际上更是剑庄外院八大执事之一,也是白家大爷白子轩派来监管扬州赌坊财务的人。他很清楚在外人面前高人一等,有头有脸的白家二爷白子堂在白家处于何种地位,说难听点比剑主几位亲传弟子都不如。

    虽然五年前,是白子堂自己要求打理赌场的,但在剑庄真正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会去亲自打理生意,这些事情向来都是外院的管事才做的。

    所以,方子澄向来不怎么将白子堂放在眼里,一些吩咐也是爱理不理的。

    屋子里舒服而干净。

    铁拳张虎的手虽然废了,但也还没有完全失去他的利用价值。

    只不过他的手还被包扎着,而且痛得要命。

    铜狮方子澄进来的时候,张虎躺在床上,正想着是不是让人送来一个小妞转移转移注意力。

    听到声音,张虎就知道现在来的一定是铜狮方子澄。敢不敲门就闯进他屋子的,一向只有方子澄一个人。对这一点他心里虽然很不满意,却从未说出来过。他需要方子澄这样一个朋友,尤其是现在更需要,可是方子澄如果死了,他也绝不会掉一滴眼泪。

    方子澄看着这只被白布密密包扎住的手,紧紧皱着眉问:“你伤得很重?”

    张虎苦笑。他伤得当然很重,这只手很可能永远不能用了,可是这一点他必须保守秘密。他知道剑庄绝不会长期养着一个已没有希望的废物。

    方子澄道:“那个何开是用什么打伤你的?”

    张虎道:“就用他的手!”

    他本来想说是被铁器打伤的,但是他不敢说谎,当时在场亲眼目睹这件事的人还有很多。

    方子澄的浓眉皱得更紧。

    他知道张虎的铁掌功夫使得很不错,无论谁要赤手打伤他这只铁掌都很不容易。

    张虎道:“我知道你一定是想来问我,他用的是什么功夫?”

    方子澄承认,他本就不是来探病的。

    张虎道:“只可惜我也不知道他用的是哪一门哪一派的武功。”

    方子澄目中出现怒意,道:“你练武练了二三十年,杀过的人也有不少,在江湖中也混得不错,现在别人把你打得这么惨,你却连别人是用什么
创神纪:女王有毒sodu
功夫打伤你的都不知道。”

    张虎道:“因为他与我对打的一拳只是最为普通的直拳,而拳头中没有丝毫高深内力。”

    方子澄冷笑,忽然抓起了他那只被打伤的手,去解手上包扎着的白布。

    张虎脸色立刻变了:“你想干什么?”

    方子澄道:“我想看看。”

    张虎勉强笑道:“一只手有什么好看的?”

    方子澄道:“有。”

    张虎道:“庄子上的大夫说,他们替我包扎得很好,叫我这两天千万不能去动它。”

    方子澄道:“去他妈的屁!”

    张虎闭上了嘴,因为他手上包扎着的布已完全被解开。

    看见他这只手,方子澄的脸色也变了。这只练过二十年铁掌功夫的手,现在竟已完全被击碎。

    方子澄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是朋友。”

    张虎赔笑道:“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方子澄道:“所以你放心,这件事我绝不会说出去的。”

    张虎笑得很勉强:“什么事?”

    方子澄道:“你这只手已从此废了。”

    张虎的笑容冻结,瞳孔收缩。

    “你确定他拳头中没有内力,只是用肉拳将你打成这样?”方子澄突然又问道。

    张虎垂着头,说道:“我确定。”

    方子澄道:“我就算替你保守这秘密,可是这事迟早会传出去的。”

    张虎垂下头,忽又大声道:“我用另外一只手,还是一样能为剑庄杀人!”

    方子澄冷笑,道:“杀什么样的人?杀比你还没有用的废物?”

    他忽然从身上取出一小袋金子,看也不看,就全都甩给了张虎:“这些金子你迟早总有一天会用得着的,你好好的收着,不要一下子就花光。”

    说完这句话,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张虎愣了半响,忽然大笑:“收着干什么?难道要我用他这点臭钱去做个小本生意?去开个小店卖酸汤面去?”

    他疯狂般大笑,用另一只手抓起钱袋,想用力摔了出去。便最终还是将钱袋小心的压到了枕头下,然后倒在床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

    ………

    睡梦中的叶尘突然睁开眼,看着窗外的影子,说道:“你来的太迟了,就算帮人治病,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要知道我是很忙的。”

    窗外人说道:“抱歉,是来得迟了。你也知道白家的事情我做不了主,而你的身份又不能给任何人说,所以说服大师兄费了一些时间。”

    来的人自然是白沧海,去大宋游历过的他自然知道叶尘以往的事迹,在得知叶尘的身份之后,白辰傲旧毒复发,白家又不可能求到当年给白辰傲下毒的鬼医,来求叶尘给白辰傲治疗本来就在叶尘预料之中。

    “我去给你师傅治疗自是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叶尘说道。

    “什么条件?”白沧海道

    “这一路上,不要让任何人看见我,包括进入剑庄之后。”叶尘说道。

    白沧海略一沉默,道:“除了白子轩之外,没有人会知道你给我师傅治疗。”

    叶尘知道此事很难避开白子轩,而他的计划中也离不开白子轩和白辰傲的配合,犹豫了下,说道:“好!我现在就跟你走。”

    从头到尾,白沧海未提如何酬谢叶尘,而叶尘也没有提任何报酬。但二人都是重情重义之人,这种救命的人情自会放在心中。提出来,反而就掉价了。叶尘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没有提,白沧海则是性格使然,情义只会记在心上,不会轻易诉诸于口。

    在白沧海的帮助下,轻易避开白子堂安插在这座院子外的探子,来到白府,从密道潜入,进入内院剑庄。来到了剑庄最为核心之处,也是剑庄的禁地剑阁。

    走进剑阁一楼的厢房,叶尘见到了白子轩,后者深深看了一眼叶尘,抱拳深深一拜,说道:“多谢小兄弟昨天帮助沧雨看破了白泉的阴谋,让我兄弟二人幸免自相残杀。”

    叶尘抱拳回礼,说道:“白兄客气了,在下也是为了帮助自己。”

    白子轩眸中流露出欣赏之色,帮了白家大忙,却不居功,在这个世上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即使是南唐皇帝李煜也不会这样。

    “今日还要麻烦小兄弟。”白子轩说道。

    叶尘道:“还没看病人的身体,我不敢保证能够将其体内残毒拔出。”

    白子轩脸上满是担忧,叹口气,说道:“只要小兄弟尽力就行。”

    叶尘说道:“白兄放心,在下自会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