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谁的拳头硬

第一百三十七章 谁的拳头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能够来纵横网站支持正版,给我一份能够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

    叶尘不想让战斗发生在小院子中,担心误伤到韩可儿和寇家三人。他把韩可儿的手从自己胳膊上取下来,对其说道:“可儿!听话,不会有事的。”

    然后,他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群人,身材最高大,衣着最华丽的一人正用左手捏着右拳,斜眼打量着叶尘,道:“你就是二爷想要用的那个小子?”

    叶尘在门外没有看见扬州赌坊大老板白二爷,便知道自己的猜想完全错了,不是他低估了自己在白二爷心中的重要性,而是之前的想法太想当然了,亦或者这其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另外,白二爷身为剑庄白家的人,虽是生意人,但实际上更是江湖人。叶尘虽然还没有深入了解这个时代江湖人,但也知道凡是江湖人大多都爱面子,甚至死要面子,有时候为了一个面子,一个尊严,一个名声,都可以去拼命。那位鬼医能够严格遵守与当代剑主白辰傲的赌誓,不离开瘦西湖独岛半步,一方面虽然有剑庄势力强大的缘故,另一方面也有鬼医生为江湖人注重誓言的原因。

    若白二爷是真正的、纯粹的生意人,此时站在叶尘面前的肯定是面带笑容,一脸和气的白二爷,绝对不是他手下一脸凶恶的高手。

    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已经难以善了,最好白二爷手下所谓高手不要太高,否则叶尘身份更容易暴露不说,也很难保得住韩可儿和寇家三口,以及自己的命。

    不过,叶尘知道,事到如今,却是已经不能退让了。

    这样想着,叶尘往外走了一步,站在门前,随手轻轻的将身后破了一个洞的门拉上,说道:“我就是。”

    这人道:“我就是你们刚说的三个人里面的铁拳张虎。”

    叶尘道:“其实我的外号也叫铁拳。”

    铁拳张虎神色一冷,寒声说道:“二爷虽然用得着你,我暂时不能杀你,但是废了你的手还是可以的。”

    叶尘道:“哦?”

    铁拳张虎道:“听说你很在乎院子里面那些废物的死活,你若敢和我对打一拳,我今天就不动他们。”

    叶尘心想正合我意,说道:“请。”

    小院的门虽然关了,但二人的对话还是传进了小院中,韩可儿手脚冰冷,寇玉柱的脸色变了,反倒是虎子好似对叶尘很有信心,好几次想跑出去看,都被寇玉柱给拉住了。

    他们虽然不是很清楚铁拳张虎到底有多厉害,但刚才木门和土石墙被一拳打出一个洞可是他们亲眼所见。叶尘能够打得过吗?

    寇玉柱认为叶尘肯定打不过,甚至认为叶尘肯定在这一拳之下必死,叶尘一死,他们一家肯定也是死。所以他也准备和叶尘一起死。这样两个人一起去拼命,说不定还能杀两个贼子。

    “去他娘的,死就死吧!”

    寇玉柱忽然冲出去,大吼道:“你有种就先打老子一拳。”他是想给叶尘争取时间,让叶尘去杀其他人。

    铁拳张虎道:“也行。”

    他说打就打,一个直拳打出来,迎面痛击寇玉柱的脸。

    在场每个人都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可碎的却不是寇玉柱的脸。碎的是铁拳张虎的拳头。

    叶尘突然出手,没有任何花哨,一拳打在铁拳张虎的拳头上。

    铁拳张虎跌飞了出去,砸翻了好几个人,整个人抱着骨头碎裂的拳头,像虾米般缩成了一团,痛得满地直滚。所谓十指连心,怎能不痛?

    叶尘很庆幸敌人不是玩身法或者剑法、刀法之类的高手,否则他即使力量再大,骨头肉身再硬,也很难打到敌人身上去。

    铁拳张虎看起来凶名极盛,因为他带来的一群人,此时看着叶尘无不一脸畏惧和难以置信,手中都提着刀,可是没有一个敢上前的。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二话不说扶着铁拳张虎转头跑了。

    ………

    ………

    一座并不在扬州最好路段,但很大、很漂亮的府邸。

    九月份,后园中的枫叶已红了,北方的菊花还没有开,但扬州的菊花却已经灿烂如黄金。

    扬州赌坊的大老板白二爷白子堂,此时背负着双手,站在菊花前,他的身后站着一名穿着青布长衫,看来好像是个落第秀才的中年人。

    白子堂脸色异常难看,说道:“一个月前,先师路过扬州北上,在剑庄住了一晚上,便做了许多事情,给我找来好多帮手。本以为白子轩和白沧海这次死定了,而我一定会成为白家新的主人。可是不曾想这
王牌探长无弹窗
么快最重要的两个帮手,一个被白沧海杀死,一个被他关了起来。”

    青衫男子接口道:“最主要的是,白沧海和白子轩没有反目成仇,他们二人联手,我们只能暂时偃旗息鼓。”

    白子堂说道:“不过,白子轩派来一直盯着我的那三只狗,被那不知从何处来的的小子废了一个,也算是小有收获。”

    青衫人说道:“要不是为了借那小子的手除去这三只狗,我们怎么会犯这么愚蠢错误。”

    白子堂说道:“是啊!三年前,我去金陵,第一次遇到先师,被其点化之后,先师便给我说,在没有成为白家主人之前,让我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商人,为圣教多赚一些钱。所以,我怎么可能会为了所谓江湖尊严,以武力威逼那小子给我们办事。那银鑫赌场当时聘请冯三时,不就是三顾茅庐,送了一座院子,两个美女,然后高价聘请,才让那冯三答应。银鑫赌场老板王胖子可是扬州知府王博的亲侄子。所以说,江湖人大多都是蠢货,剑庄里面的人也是蠢货,听先师的话永远不会错。”

    青衫人说道:“如今张虎已经废了,石和尚和铜狮方子澄是不是还要继续借那小子的手废了他们。”

    白子堂说道:“此事自然是要先问过铁拳张虎才能确定。”

    很快这里来了一群人,白家二爷还在赏花,手上缠着纱布的铁拳张虎就在其中,以往他都站在最前,如今站得最远。

    不管站得近也好,站得远也好,心中在讥讽也好,羡慕也罢,白二爷在赏花的时候,绝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的。

    白子堂弯下腰,仿佛想去嗅嗅花香,却突然出手,用两根于指捏住一只飞虫,然后才慢慢的问道:“你们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所有人都看向铁拳张虎。

    张虎道:“听魏成说,他叫何开,是寇玉柱婆娘的堂哥,来扬州是治嗓子的,如今好像已经治好了。”

    白子堂用两根手指一捏,捏死了那只飞虫,忽然转身,盯着张虎,道:“是你的拳头硬,还是他的?”

    铁拳张虎垂下头,看着那只包着白布的拳头,只有承认:“是他的拳头硬。”

    白子堂道:“那你带着一大群人,为何还要和他拼拳头,难道你真的是蠢货。”

    铁拳张虎惨白的脸已经开始扭曲变形,眸中怒火一闪即逝,转头离去。

    白子堂道:“你以为你现在回到剑庄还有资格成为一等护院。”

    铁拳张虎闻言,身体一震,停了下来,只是身体开始颤抖,是对张虎的怒火和对未来的恐惧让他难以自制。

    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青衫人,忽然躬身道:“他已经尽了力。”

    白子堂很满意青衫人适时插话,因为青衫人每次说话,都能够说到他的心坎上,说到恰到好处,能够将他想说,但不能说的话说出来。这就是一唱一合。

    白子堂又叹了口气,说道:“去账房领两千贯叫他养伤去。”

    青衫人立刻大声道:“二爷叫你到账房去领两千贯,你还不谢恩。”

    张虎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转过身,向白子堂跪下,磕了一个头。他苦练了十八年的手彻底废了,就如白子堂刚才所说,以他如今的实力,都进不了剑庄。他除了用自己的铁拳挣钱之外,再不会其他挣钱的本领,所以这两千贯对他现如今真的很重要。

    白子堂对张虎说道:“有没有看出他用的是哪一门的武功?”

    张虎想了半响,说道:“没有。”

    张虎可能感觉在众人面前这样的回答有些跌份,便又紧接着补充道:“就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和来历,可见这个人必定大有来历。”

    白子堂道:“最近江湖中有没有什么人忽然失踪?”

    旁边青衫男子道:“这一点我也去调查过,最近忽然销声匿迹或者有迹象表明来扬州的武林高手不少,但能够废了张虎的也就那么几个,可这些人都没有何开这么年轻的。”

    白子堂冷笑道:“难道这个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地下长出来的?”

    张虎走了,青衫人悄悄的道:“二爷,我还有几句话要说。”

    白子堂立刻挥手,道:“退下去。”

    所有的人立刻都退了下去。

    庭院寂寂,枫红菊黄,夕阳已下,将白子堂的影子长长的拖在地上。

    “若是能够将头发全剃光就好了。”自从无意中遇见先师之后,白子堂便对自己满头长发厌恶的不行。只想着剃成光头,变成和尚,去侍奉先师。

    ps:第二大更来得有些晚了,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