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叶尘心中的滔天杀机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叶尘心中的滔天杀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寇玉柱和虎子正在门外关面馆的门。  .

    忽然有三个男子走了过来,衣衫虽褴褛,帽子却是歪戴着的,腰带上还插着把小刀。

    三名男子,一个中年,两名青年。其中那名看起来近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在寇家院子门口拦住寇玉柱,一双三角眼上下打量着他,忽然伸出手,道:“拿来。”

    寇玉柱脸色一变,说道:“拿什么?”

    三角眼道:“魏老大说了,从今日开始,贫民区这一片凡是开店做生意的都要交保护费。”

    寇玉柱神色愤怒,但右手一把将正准备说什么的虎子给拨进了院子。强忍者心中怒火,说道:“要多少保护费?”

    三角眼道:“不多,一个月半贯。”

    寇玉柱大怒道:“你们这是明抢,我们小店一个月总共赚的也才半贯钱,全交给你们,我们还怎么活。”

    旁边一名青年,几步跨进小院,指三个女人中间的面盆冷笑道:“一个月只有半贯钱,还能吃得起白面?”

    说着话,他一脚将面盆踢翻在地,三位女子惊叫声中闪到了一边,然后赶紧用双手将面往面盆里面捧。只是地面很脏,甚至还有寇玉柱脚上带回来的一些粪渣。可是虎子娘亲和奶奶连同粪渣和灰土全部捧进了面盆。

    青年大笑,道:“白面掺粪渣,做出来的面,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三角眼道:“这种东西你们也吃?你们究竟是人还是狗?”

    寇玉柱强压下心中的火气,谦卑的说道:“你说我们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只求你能够放过我们,保护费我们会交,以后每个月我会拿出一百文孝敬七爷。”

    三角眼道:“你知道我是谁?”

    寇玉柱摇头。

    三角眼道:“你不知道我,但你知道魏老大。”

    不等寇玉柱说什么,三角眼又道:“可你知道魏老大是谁吗?魏老大是跟着二爷混的。你知道二爷姓什么吗?二爷姓白,就是白家二爷。而你竟然说拿一百文钱孝敬魏老大,魏老大会要你的一百文钱?”

    不等寇玉柱说什么,虎子便站在院子中喊道:“你们不要才好,我们还不想给呢。”

    三角眼大笑,一个眼色,旁边一个青年冷笑着向虎子走去,寇玉柱脸色一变,就要跑过去拦住。

    不料三角眼抬起一脚,踹在寇玉柱肚子上。

    这一脚踢得很重,寇玉柱滚倒在地,痛得抱着肚子,脸色发白,冒着冷汗。

    另一边,青年追着虎子在院子里面乱窜。

    三角眼冷笑着说道:“不给你一点苦头吃,你还不知道天高地厚。”

    青年一把将虎子抓起来,扔到地上,在三个女人哭喊着阻拦下,还想踩几脚虎子。

    三角眼想起此次来的正事,挥手制止了青年,淡淡的说道:“对于你这样不听话的人,魏老大很有兴趣想见一见。喔!你们家两个男人,一大一小,至少得跟着我去一个,是你去,还是那兔崽子去啊?”

    “我跟你们走,你们不许伤害我的家人。”寇玉柱恳求道。

    “好!那就跟我走吧!”三角眼说道。

    “我舅舅回来后,会找你们报仇的。”虎子哭喊道。虎子娘亲和奶奶坐在地上哭喊着,韩可儿站在一边也默默的流着泪。

    ………

    ………

    窄巷中阴暗而潮湿,连月光都照不到这里。

    叶尘摸着黑回到寇家小院所在巷子的时候,在巷口碰见了一个踉踉跄跄,身形看着有些熟悉的人。

    一个血淋淋的人,身上的衣衫已被鲜血染红,脸上的骨头已碎裂。

    “寇大哥。”

    叶尘失声惊呼,冲了过去,寇玉柱也冲了过来,两个人互相拥抱。

    寇玉柱道:“你的嗓子治好了,可以说话了。”

    他自己的伤更重,但是他好像并不在乎,在第一时间关心的却是叶尘。

    叶尘眉头紧蹙,说道:“我的事回头再说,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受伤的?”叶尘简单摸了一下寇玉柱身上,便发现竟然有三条肋骨断了,虽然不致命,但伤势已经很重了。

    寇玉柱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叶尘见此,只能皱着眉头扶着寇玉柱向家中走去。

    二人到来,惊动了本就睡不着的三个女人。虎子娘和奶奶看着寇玉柱,泪眼婆娑。韩可儿走过来,紧紧抓着叶尘胳膊,死活不放手。看着寇玉柱身上的伤,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寇玉柱却还在笑,大声道:
驭房有术全文阅读
“这一点点伤算得了什么?明天早上就会好的!”

    虎子奶奶道:“是他们将你打伤的?”

    寇玉柱看了一眼叶尘,说道:“不是,魏老大叫我过去问了一些话,然后就让我离开,是天在黑,我回来的时候跌了一跤,摔伤的。”

    就算是听到动静从床上爬起来的虎子也应该看得出,寇玉柱身上这绝不是跌伤的。因为就算从七八丈高的山顶上滚跌下来,也绝不会伤得这么重。

    可是虎子奶奶和别的老太婆不同。她看得出这绝不是跌伤的,她比任何人都关心她的儿子。

    然而,她绝不再问,只流着泪说了句:“下次走夜路时,千万要小心些。”然后她就蹒跚着走出去,去找药材和包扎用的东西。

    她是一个本分的女人,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懂得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什么时候不该问。

    虎子他娘就没有这么本分和聪明了,哭着一边将自己男人扶到屋子里面,一边说道:“你说谎,明明是被他们打的。他们既然要每个月半贯的保护费,那我们从明天开始不开面馆了。”

    叶尘心中恍然,原来是本地帮会收保护费的事情,可是这小小面馆一个月总共最多才赚半贯,就算要保护费也不可能会要去,这根本不符合帮会的利益。除非负责收保护费的是个蠢货,可是这可能吗?

    叶尘隐隐感觉此事不简单,联想到之前在巷口寇玉柱看自己的眼神和不说出被打的真相,他感觉此事或许与他有关。他突然想起白天在扬州赌坊自己拒绝加入赌坊,转身离开时,那赌坊的老板白二爷的眼神,那是一种你从我手掌中逃脱不了的眼神。

    “寇大哥!他们是不是冲着我来的?”叶尘脸色有些难看,神色中满是对寇玉柱一家人的歉意和对那些人的杀机。

    韩可儿听得叶尘竟然已经能够说话,发出一声惊喜的呼叫声,但感觉又不合适,赶紧又将自己小嘴捂住。

    寇玉柱面对叶尘的追问,依然没有说话。

    等寇玉柱坐了下来,叶尘又盯着寇玉柱面容,肃然问道:“寇大哥!你到底是被谁打伤的?”

    寇玉柱的笑容有些僵硬,板着脸道:“就算我是被人打伤的,也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管。”

    叶尘脸色更加难看,此事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是因他而起,那些人也是冲着他来的。

    一直站在门边紧紧握着拳头,默默流着泪的虎子说道:“我就知道他们是冲着舅舅来的,睡觉前我跑过去问了,翟家、吴家、李家面馆一个月才收十文钱的保护费。可是我们家却收五百文。他们是故意的。”虎子又将他聪明的的一面体现了出来。

    叶尘的心沉了下去,深吸一口气,对寇玉柱说道:“告诉我,他们都给你说了什么?”

    寇玉柱沉默了半响,说道:“魏老大要让你给白家二爷做事,否则便杀了我们全家。他们让你做的事情肯定是你不愿意的,说不定是让你去送死,所以今晚上我们全家连夜准备搬家,明天一早便离开扬州城。”

    叶尘心中杀机如潮,他对于虎子他娘此时看着他不满的神色很理解,对于虎子抱怨也很理解,对于屋子中虎子奶奶绝望的叹息也很理解,可是他对于在这个面临全家生死的时候,还选择尽可能的顾全他的感受和安危的寇玉柱感到震撼和深深的感动。

    这样的一家子人,他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受自己牵连而悲惨的死去,甚至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就在这时候,他听见了一个人冷冷道:“魏老大说你们可能会连夜搬家逃走,还真是如此。”

    这是傍晚时来的那个三角眼的声音。

    来的还不止他一个人,两个腰里带着刀的年轻小伙子陪着他,一个脸很长,腿也很长的人,手叉着腰,站在他们后面,穿着身发亮的缎子衣服。

    三角眼伸起一根大拇指,指了指后面的这个人,道:“这位就是我们的老大魏老大,这片贫民区都归魏老大管。”

    寇玉柱脸上的肌肉在抽搐,一脸的绝望说道:“你们……又来我们家干什么?”

    三角眼阴森森的笑着,看了一眼叶尘,对寇玉柱说道:“你放心,只要这一位乖乖跟我们去见白二爷,我们是不会为难你们的。”

    叶尘深吸一口气,事到如今,他自然已经猜出那白二爷十有八.九是白家的人,而那扬州赌场也应该算是白家的产业。最主要的是,不知为何,他隐隐感觉这白二爷与刚才自己经历的白家事件有关。

    ps:第二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苦苦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