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师兄弟之间的信任

第一百三十四章 师兄弟之间的信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章春柔身体一震,霍然转身,说道:“什么机会?”

    白泉道:“你真没有猜出这个名叫何开的青年真正身份?”

    章春柔道:“之前白沧海将我救走时,我心思有些不定,他当时说的话,我并没有听清。”

    白泉想起此女刚才的确一直心神恍惚,便说道:“他姓叶,箭术比寻常意义的神箭手还要强,最主要的是他很怕别人知道他的身份。”

    章春柔眼睛一亮,说道:“我明白了,我待会就去将他抓住,交给先师,换白沧海一条命。”

    白泉道:“此子能够从先师手中逃脱,你以为就凭你能够抓住他。”

    章春柔眉头一皱,说道:“你和我联手。”

    白泉道:“你和我联手都不够,此事干系实在是太过重大,若是让此子从我们眼前逃脱,我们不但没有功劳,以先师的做事习惯,我们必定死得很惨。不过,还好你我上面还有个白二爷,我们三人一起联手,因为是我们发现了叶尘,所以将叶尘弄到手,功劳大头在我们两个身上。可若是让叶尘逃走,主要责任就会落在白二爷身上。所以………”

    “所以我们要将此事告诉白二爷,由他………他们又回来了。”章春柔话没说完,突然透过窗户看见白沧海和叶尘返回,便闭嘴不说了。

    “我想了一下,这个小酒馆中也不安全,将春柔你留在这里我不放心,另外,你和白泉还要跟着我当证人,我要当着剑庄所有人揭发白子轩的罪孽。所以,你们跟着我一起去。”白沧海站在酒馆门口说道。

    白泉和章春柔心中疑惑,但却不动声色,点头称是。

    ………

    ………

    黄昏,雨停。

    夕阳下现出一弯彩虹,在暴雨之后,看来更是说不出的宁静美丽。

    故老相传,彩虹出现时,总会为人间带来幸福和平。可是夕阳为什么仍然红如血?

    剑庄。

    白子轩眉头紧紧蹙着,心中的不安达到了极致。他本以为由他和小师弟联手,再加上自己谋算,以及剑庄中忠于自己的大部分剑手,应该能够度过此次隐藏在暗处敌人针对剑庄的阴谋,唯一担心的就是父亲的毒伤能不能挺得过去。

    可是他没想到,对手的手段和狠辣远超他的预料,甚至让小师弟都对他产生怀疑,与他反目成仇。

    “少主!小师弟来了。”一名剑客进屋说道。

    白子轩深吸一口气,向院外快步走去。

    白子轩来到外院门口时,已经有近百名剑庄弟子和护院得到消息,汇聚了过来。

    白沧海在剑庄一直是一个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人。就如之前,不让他走时,他拼着命偏要走。你想不到他会来的时候,他却偏偏又来了。

    白沧海的发髻早已乱了,被大雨淋湿的衣裳还没有干,看来显得狼狈而疲倦。可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头发和衣服,也没有人觉得他狼狈疲倦,因为这个人就是白沧海。

    白泉是个魁伟健壮的年轻人,浓眉大眼,英气勃发,可是站在这个人身后,就是像皓月下的秋萤,阳光下的烛火。因为这个人就是白沧海。

    叶尘自然不会跟他们一起来,他如今狠不得所有人都看不见自己,又怎么会现身于众目睽睽之下。但除了白沧海之外,又有两个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不看着这两个人死去,又怎么放心离去。所以他还是来了。

    白家大院对面四十多步外有一家茶楼,叶尘就在茶楼二楼的一个包厢里面。坐在窗户边上,看着对面白家大门,手里面没有茶杯,只有一把箭已上弦的硬弓。

    白子轩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章春柔和白泉,然后便一直看着白沧海,看着他走过来,看着他走到面前,神色复杂的说道:“小师弟!你回来了。”

    白沧海道:“你应该知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白子轩道:“因为你一定听了很多话。”

    白沧海道:“是。”

    白子轩道:“是非曲直,你当然一定已分得很清楚。”

    白沧海道:“是。”

    白子轩道:“你掌中无剑?”

    白沧海道:“是。”

    白子轩道:“剑在你心里?”

    白沧海道:“心中是不是有剑,至少你总该看得出。”

    白子轩盯着他,缓缓道:“心中若有剑,杀气在眉睫。”

    白沧海道:“是。”

    白子轩道:“你的掌中无剑,心中亦无剑,你的剑在哪里?”

    白沧海道:“在你手里。”

    白子轩笑了,道:“我的剑就是你的剑?”

    白沧海道:“是。”
帝少的独宠娇妻小说5200


    白子轩忽然拔剑。

    剑的形状朴实,但懂剑的人却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柄宝剑。

    这一剑并没有刺向白沧海。每个人都看见剑光一闪,仿佛已脱手而出,可是剑仍在白子轩手里,只不过剑锋已倒转,对着他自己。

    他用两根手指捏着剑尖,慢慢的将剑柄送了过去,送向白沧海。

    每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掌心都捏了把冷汗。他这么做简直是在自杀。只要白沧海的手握住剑柄向前一送,有谁能闪避,有谁能挡得住?白子轩的一波心腹喊叫着已经冲了过来。

    白沧海盯着白子轩,终于慢慢的伸出手握剑。白子轩的手指放松,手垂落。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眼睛里都带着很奇怪的表情,然后会心一笑,那是一种兄弟之间的信任。

    忽然间,剑光又一闪,轻云如春风吹过大地,迅急如闪,凌空下击。没有人能避开这一剑,白子轩也没有闪避。可是这一剑并没有刺向他,剑光一闪,忽然已到了白泉的咽喉。白泉的脸色变了,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只有白子轩仍然声色不动,但没有人知道他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这惊人的变化早就在他意料之中,可是他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白泉的喉结上下滚动,过了很久,才能发得出声音。

    声音嘶哑而颤抖:“小师弟,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沧海道:“我差点就被你骗了,还好今天听你说话的人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了不起的人。”

    白泉道:“是他告诉了你。”

    白沧海道:“是的,所以我欠他一条命,我们白家都欠他一条命。”

    白泉道:“他当然是了不起的人,可是他告诉了你什么?”

    白沧海道:“你编了个很好的故事,也演了很动人的一出戏,戏里的每个角色都配合得很好,情节也很紧凑,我已经彻底相信你。只可惜这个世上,总有一些了不起的人能够看出你所编造故事的漏洞。”

    白泉道:“漏洞?什么漏洞?”

    白沧海道:“剑主旧毒复发三天之后,大师兄就将那四个人逐出了剑庄?再命你去暗中追杀?”

    白泉道:“不错。”

    白沧海道:“可是你不忍下手,只拿了四件血衣回去交差?”

    白泉道:“不错。”

    白沧海道:“大师兄就相信了你?”

    白泉道:“我和他一起长大,是他的书童,他一向相信我。”

    白沧海道:“可是被你杀了的那四个人,今天却忽然复活了,大师兄亲眼看见了他们,居然还同样相信你,还叫你去追查他们的来历。谁都知道,剑庄上下,大师兄是最聪明的一个人。难道他会犯这样的错误。”

    白泉说不出话了,满头汗落如雨。

    白子轩叹了口气:“只是我不明白,让我和小师弟反目成仇,自相残杀,对你有什么好处。或者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白泉惨笑一声,没有说话。

    白沧海手中的剑忽然又动了,剑光闪过,从白泉的脖子旁飞过,刺入了白泉的咽喉。

    白子轩说道:“小师弟为什么杀了他?我还想从他嘴中拷问一些事情。”

    白沧海说道:“因为他可能还知道另外一个人的秘密,而我已经答应这个人不能让他活着。”

    白子轩有些可惜的说道:“既然答应了别人,那自然要说话算数。只是你有没有答应他将这女人也杀了?”

    白沧海神色中流露出刻骨铭心的痛苦,转身看着脸色惨淡的章春柔说道:“他是这样要求的,可是我没有答应他,不管怎么说她是我的女人。”

    白子轩叹了口气,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女人很危险?比白泉还要危险。”

    白沧海没有说话,只是神色越加痛苦。

    白子轩摇了摇头,说道:“既然这样,小师弟!你将你的女人看好,不要让他离开你的院子,除了你之外,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她,特别是男人。”

    ………

    ………

    初秋。

    天高气爽。可惜,世上并没有绝对的事,所以天高气爽的秋日,也并不一定是天高气爽的。

    扬州贫民区,寇家。

    韩可儿有些心不在焉的和虎子奶奶、娘亲三人,坐在院中,一边唠家常,一边准备明天面馆做面所需要的食材,时不时的看一下小院门口,想着那个让她感到踏实的身影怎么还不回来。

    她虽然相信叶尘肯定不会丢下她而去,但心中还是禁不住有些害怕,甚至恐惧。

    ps: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苦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