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杀人灭口

第一百三十二章 杀人灭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沧海一张脸立刻变得毫无血色,这少女软言温柔,可是说的每句话都是实事。  .  但他能怎么样,他本是荒岛上一名野人少年,是师傅白辰傲将他带到扬州,教他做人,将他抚养长大,传授他剑术。如此再造之恩,他又如何能够对白家的人动手。

    车厢里充满了醉人的香气。青年坐在柔软的位子上,看着自己怀中那猫一样蜷伏的女人。心中充满了生死挣扎般的痛苦。他深爱的这个女人,本来等着自己历练回来之后就要娶她,可是等他历练回来之后,不知为何这个女人就变成了自己师傅的小妾。他痛哭了半晚上,喝了半晚上的酒,最后决定带着这个女人私奔。可是这一切好像就是别人安排好的圈套一般,外面这近五十名剑客好像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

    他虽然醉心于剑术,可是他并不笨,只是不想去深究人心,他现在唯一一点不能确定的就是眼前他依然深爱的女子是不是也参与到了其中,还是她也是受害着,是无辜的女人。

    在青年痛苦探究的目光下,少女眨着眼,眼波流动如春水:“沧雨!不要伤心了,大不了我们一起去死。”

    有了少女这一句话,青年神色好了许多,心头那极致的痛苦便消散了一半。

    这个时节,扬州的雨水本来就多。

    雨水来得很突然,刚开始只是小雨,但很快便变成了中雨。

    忽然间,一个人自中雨中飞奔而来,大叫道:“少主到了,少主到……”

    少主是剑主白辰傲嫡系长子白子轩,今年三十八岁,剑术同样超群,在剑庄能排进前三,准确的说就是第三。第一自然是剑主白辰傲,第二却是白沧海。

    第三的白子轩自然不是第二的白沧海对手,却也差不了多少,在四十多名剑客的配合下,死的自然是白沧海。更何况白沧海心中记得白家的恩德,心有顾及和不忍,从而出不了全力。

    听到他们的少主到了,四十多位剑客同时松了口气。他们都相信他们的少主一定能解决这件事。少主虽然剑术武功没有小师弟强,但处理事情,解决问题的手段却远超小师弟,甚至比剑主白辰傲还要强许多。

    叶尘虽然已经打算近快离开扬州回北宋,但剑庄毕竟与鬼医有关系,若是玉道香或者大宋名医乃至皇宫中的御医都不能彻底治好自己的嗓子,说不定还要回到扬州找鬼医。所以,与鬼医有关的白家、剑庄的事情他还是想多了解一下。

    雨珠如帘。

    八个人撑着油布伞,提着剑从大雨中慢步走来,最前面的一个人一身锦衣,三十多岁样子,方方正正的一张脸,竟然与叶尘曾经见过的扬州赌坊大老板白二爷有四分相似。正是剑主白辰傲嫡系长子白子轩。

    看见了白子轩,所有剑客全都弯身行礼,每个人的神色都很恭谨,每个人都对他十分尊敬。

    每个人都在恭恭敬敬的招呼他:“少主。”

    白子轩从从容容的漫步而来,一张方方正正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单是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修养和镇定,就远超马车中的白沧海。

    大雨如注,泥水满街。白沧海曾经听白辰傲说过,七年前,就是在这样的天气下,他被白辰傲带到了扬州的剑庄。

    “小师弟!还不下车跟师兄回去。”白子轩来到车厢前,语气略显严厉的说道。

    没错!只有严厉,没有丝毫杀气。

    白沧海听了差点哭出来,这样如长兄一般,略显责备的语气,他这七年听得多了,除了师傅白辰傲之外便是大师兄会这样对他。

    在少女怜惜的目光中,白子轩有些哽咽的说道:“大师兄!我………”

    “小师弟!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件事情不怪你,你外出历练这一年,发生了一些事情,回去师兄详细告诉你。”不等白沧海将话说完,白子轩便叹了口气,脸上的严厉变成一脸的温和说道。

    “春柔!我们跟大师兄回去吧!”白沧海转头对车厢中少女说道。

    少女冲着外面的白子轩冷笑一声,说道:“白沧海!你难道是个白痴不成。他都是骗你的,只要你进了剑庄,必定会被轻易围杀,”

    虽然下着大雨,便长街两边屋檐下依然挤满了人,看得出来,扬州百姓已经习惯了江湖的厮杀,甚至当成一种消遣娱乐。叶尘同样更多的是看热闹,同时心中也在猜测白子轩所言真假。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白沧海,你被骗了,白子轩就是一个彻
超神特种兵王帖吧
头彻尾的小人,因为……”

    说到这里,声音突然停顿,就像是突然被快刀刃割断。一个人从人群中冲出来,双睛凸出,瞪着白子轩仿佛想说什么。他连一个字都没有再说出来,人已倒下,后背赫然插着柄长剑,已直没至柄。

    可是另一边的人群中却有人替他说了下去:“因为剑主就是受他暗算,如今重伤垂死,他……”

    说到这里,声音又被割断,又有一个人血淋淋的冲出来倒地而死。

    可是世上居然真有不怕死的人,死并没有吓住他们。

    人群中又有人嘶声大喊:“是他想提前成为剑庄之主,所以给剑主下的毒……”

    这人一面大喊,一面已奔出人群,忽然间,人群中剑光一闪,穿入他的咽喉。

    对面人群中立刻又有人替他接着说了下去:“章春柔也是被他骗进府中,剑主并不知道章春柔与你的关系,所以才会纳其为妾。”

    这次说话的人显然武功较高,已避开了两次暗算,窜上了屋脊,又接着道:“此举是故意挑拨你和剑主之间的关系,就算你这次和章春柔的私奔也是他有意安排,目的是想让你身败名裂,让你在剑庄中失去人心。”

    他一面说,一面向后退,说到“心”时,屋脊后突然有一道剑光飞出,从他的后颈剌入,咽喉穿出,鲜血飞溅出,这人骨碌碌从屋顶上滚了下来,落在街心。

    长街一片死寂。人群早已尖叫着四散而去。

    片刻间就已有四个人血溅长街,已令人心惊胆裂,何况他们死得又如此悲壮,如此惨烈。叶尘目睹整个过程,也是悚然动容。

    白子轩却还是神色不变,冷冷道:“白泉。”

    他身边一个健壮高大的剑客越众而出,躬身道:“在。”

    白子轩道:“去查一查这四个人是谁主使的,竟敢到这里来颠倒黑白,血口喷人,挑拨我和小师弟之间的关系。”

    白泉道:“是。”

    此时白沧海早已从马车中出来,脸色异常难看,淋着雨看着白子轩说道:“他们若真是血口喷人,你何必杀人灭口?”

    白子轩叹了口气,说道:“小师弟!你看见了杀人的是谁?”

    白沧海没有说话,忽然跃起,窜入人群,只见他身形四起四落,突然就有四个人从退到远处的人群中飞出来,“砰”的一声,重重落在街心。

    叶尘看见四人的穿着打扮,却是脸色微变,这四人和昨晚刺杀鬼医的那名剑客一模一样,应该是镇守瘦西湖四处剑阁的剑庄剑客。

    白子轩居然还是神色不变,道:“白泉。”

    白泉道:“在。”

    白子轩道:“你再去查一查,镇守瘦西湖四处剑阁的剑客为什么会突然刺杀刚才那四人。”

    白泉口中道:“是。”但他却连动都不动。

    白子轩瞳孔收缩,深深的看着白泉说道:“你为什么还不去?”

    白泉脸上忽然露出很奇怪的表情,忽然咬了咬牙,大声道:“我用不着去查,因为他们四人是我拿着剑主令牌从瘦西湖请来,提前埋伏在这附近的。”

    白子轩的脸色终于骤然变了,他当然知道白泉这句话中的含义,剑主昏迷之后,剑主的令牌便由他保管。

    白泉大声道:“少主天未亮,便将剑主令牌给我,让我去瘦西湖请四位专司刺杀的剑客藏在人群中,伺机而动。”

    白沧海忽然一把从车厢中拉出章春柔,然后陡然出现在白泉旁边,将其拉起,就好像提着个纸人一样,斜飞四丈,掠上屋顶。正是叶尘藏身在墙角的这个房屋屋顶。叶尘本能的向后退去。

    只听急风骤响,十余道剑光堪堪从他们足底擦过,白沧海出手若是慢了一步,白泉也已被杀了灭口。

    但是这屋上也不安全,他的脚还未站稳,屋脊后又有一道剑光飞出。

    直刺白沧海的咽喉。

    剑光如惊虹,如匹练,刺出这一剑的,无疑是位高手,使用的必定是把好剑。

    现在他们想杀的人,已不是白泉,而是白沧海。

    白沧海就算剑术再高,可是双手各夹着一个人,又能怎么样,只能依靠高妙的身法躲闪。同时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你若是不帮忙,我保证下一刻整个扬州城都会知道你的身份。”

    声音不大,正常情况下,除了白泉和章春柔之外,也就那名正冲着白沧海连连出剑的剑客能够听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