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剑庄与私奔

第一百三十一章 剑庄与私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五道与咽喉嗓子有关的穴位分别被鬼医所点之后,五道热力汇聚于叶尘咽喉处,叶尘只感觉嗓子一阵瘙痒,然后禁不住一声咳嗽,竟然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呻吟。

    “我的嗓子………”叶尘张口将自己心中猜测说了出来,一出口,便发现自己嗓子竟然能够说话了。

    “我的嗓子真的好了。”叶尘欣喜若狂,又说道。

    “哼!只是暂时的,你可维持三天,三天之后,你又会变成哑巴。”鬼医适时说道。

    叶尘脸色微变,说道:“前辈到底如何才能给晚辈治好嗓子?”

    “刚才前辈也已经试过了,晚辈的血肉是吃不得的,如今前辈或许可以和晚辈好好谈谈了。”

    “正如晚辈之前所说,只要前辈治好晚辈的嗓子,晚辈可以冒险潜水过湖,给前辈送来食物,并且事后保证给前辈打造一双假腿脚,让前辈拥有基本的行走之力。”叶尘一口气说道。

    不知道是被叶尘的话说服了,还是鬼医心中另有打算,总之他最后答应了叶尘所说的交易:叶尘给他送来足够三个月食用的食物,他给叶尘彻底治好嗓子,然后叶尘再给他打造一双假的腿脚。

    叶尘离开院子,来到岸边,那小酒馆老板正坐在船头望月。

    直到叶尘上了小船,小酒馆老板才转身看了一眼。

    “你知不知道扬州城是谁说了算?”小酒馆老板一边松开绑绳,一边划船,一边说道。

    不等叶尘点头,或者摇头,小酒馆老板又接着说道:“二十年前,扬州附近长江沿岸十八寨的水盗群起,气焰最盛时多达上千人,扬州附近百姓深受其害,南唐官府派出大军数次围剿,都是无功而返。忽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人一剑,独闯贼盗山寨,以一柄铁剑,刺杀了十八寨的大大小小四十多个头领,水盗发生内乱,官兵趁机围剿,才彻底将这伙贼人围剿。这个人就是剑庄庄主,一代剑主白辰傲。”

    前几年,白天是南唐国设在扬州的知府说了算,晚上是剑庄说了算。而现在晚上依然是剑庄说了算,但白天在有些时候也已经变成剑庄说了算。”

    叶尘突然想起,近十天前在泗州时听李君浩说过:江湖之上有太平教、太一道、弥勒教这些擅于谋国的超级势力。而在江湖中还有一些顶极势力,这些势力的实力极为强大,乃是盘踞一方的霸主。这样的势力在江湖上有七个,有着一姓,一庄、两帮、三派之称。

    其中这一庄便是指剑庄,当时叶尘对此不是很感兴趣,便没有问这些势力都在何处盘踞。现在看来,这剑庄便是扬州的霸主。他想起之前刺杀鬼医的那名剑客,虽然被叶尘和鬼医联手杀死,但实力分明是和李君浩一个水准级别的。此人应该就是出自剑庄。而刚才鬼医口中那姓白的恶贼,很有可能就是剑庄的重要人物,且最有可能的就是当代剑主白辰傲。

    叶尘正想着回去之后,好好收集打听一下剑庄的信息资料。那小酒馆老板又突然说道:“所以,剑庄才可以在瘦西湖四角盖四个剑楼,将瘦西湖直接封禁。”

    “一年多前,鬼医前辈与白辰傲持续了七年的打赌终于有了结果,鬼医前辈输了,并被逼供着发下毒誓,白辰傲不死,鬼医前辈便不得离开独岛,并定下求医者拿出百两黄金才能上岛求医,且唯有求医者上岛时,才能提供一顿饭菜给鬼医前辈的要求。同时,当有求医者上岛时,瘦西湖四角的剑楼上便可派出一名剑庄中非白姓剑客刺杀鬼医前辈。”

    “其实,剑庄已经大不如从前,特别是白家本身一代不如一代,除了当代剑主白辰傲之外,白家再没有出现什么高手了。反而是白辰傲有一名叫白沧海的亲传弟子很不错,在剑术一道天赋异秉,二十出头,实力却已经直逼白辰傲。好在白沧海也被白辰傲赐以白姓,而鬼医前辈与白辰傲之间的打赌只有非白姓的剑庄弟子才能上独岛,否则若是白沧海出手,鬼医前辈恐怕已经被刺杀了。另外,如今南唐国朝廷势弱,当地官府无能,不能压制剑庄,所以才让其成为扬州的半个主人。”

    “原来如此。”叶尘心中喃喃自语。

    ………

    ………

    叶尘离开瘦西湖的时候,已经天蒙蒙亮。

    刚才听了小酒馆老板所说的话,知道了鬼医的敌人在扬州势力如此强大,而扬州赌坊大老板白二爷显然也是白家之人,
修真归来sodu
且此人看自己那种誓不罢休的眼神让他心中一直有阴影。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有了路费。所以叶尘决定,即刻离开扬州,北上回大宋。

    叶尘这样想着,突然看见一辆大车从前面的街角转过来,用两匹马拉着的大车,崭新的黑漆车厢,擦得比镜子还亮,窗口还斜插着一面小红旗。红旗上面写着天下镖局四个字。十来名骑着高头大马的带刀武士护着这辆马车。

    趁着路上没有行人,踪迹不容易暴露,一大早赶路,正是镖局押镖的习惯。

    叶尘看着眼前一幕,突然眼睛一亮,或许可以雇一队镖师护送自己和韩可儿回大宋,只要过了长江,回到大宋境内,联系上当地官府,有当地禁军护着,自己基本上就安全了。

    这天下镖局叶尘在永乐边城时就听过的,口碑很不错,生意做得很大,天南地北,除了北方契丹之外,南方诸国他们都可来往。甚至各地大州、路都有他们的分局。只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总镖头是谁,总镖局在何处。颇有些神秘。

    “这天下镖局倒是一个好的选择。”叶尘心中暗忖。

    就在这时,叶尘耳中突然传来一片嗡鸣声和破空声,那是弓弦松开和箭矢离弦的声音。

    下一刻,天下镖局的二十多名武士同时跃起,堪堪避开了箭矢,而那马车壁不知是何种材料打造,箭矢碰到上面,未能突进丝毫,全部反弹落在了地上。只是可惜了二十多匹好马,全部被当场射死,哀鸣声中倒了一地。

    一轮箭矢之后,便有近五十名剑客从旁边两排民房中激射而出,随手扔下手中硬弓和箭囊,手中剑光闪动,直直杀向刚刚落地的二十多名镖师。很快两方杀做一团。那辆马车上赶车的车夫见机快,一刀砍断了拉车的两匹马缰绳,所以马死前的挣扎没有使得马车倾翻,只是倾斜着落在了地上,叶尘刚才隐隐听到一声女子惊呼从中传出,但始终不见里面的人出来。

    “如此多的剑手,恐怕只有剑庄才有如此手笔。”叶尘喃喃自语。他发现这些人手中的硬弓很不错,虽然无法和他的那把宝弓相比,但也要比寻常军队中制式硬弓要好得多。所以,他趁着没人注意,悄悄的跑过去,就近拿起一把硬功和一个箭囊,然后快速的藏在一处墙角后面,继续看热闹。

    战斗结束的很快,二十多名天下镖局的镖师全死了,剑客只死了两人。另有七名受伤。

    七十多人的拼杀,动静不小,附近百姓纷纷被惊动,就这一会儿,街道两边已经围了上百人。里面还有几个捕快,但只是看热闹,没有丝毫上前阻止,或者回去搬救兵的意思。显然这样的场景,在扬州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百姓颇有些习以为常。

    此时,所有的剑客都提着剑围住了那辆马车,可一时没有人冲上去。

    半响之后,一名剑客说道:“小师弟!我们不想与你为敌,你还是跟着我们回去见少主吧!”

    车窗里一个人探出头来,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只见剑眉星目,神情俊朗,特别是一双剑眉下眼睛中拥有着剑一般的目光。但神色间却又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痛苦和悲伤。

    “你们留不住我,我也不杀伤到你们,所以你们回去吧!我死都不会跟着你们回去的。”车中青年,众剑客口中的小师弟说道。

    “是他!”叶尘视力非凡,所以即使隔了百步距离,也看得真切,车中青年正是与他有过两面之缘,昨晚上在瘦西湖岸边小酒馆中还看到的白沧海。

    车厢里还有个猫一样蜷伏着的女人,眯着双新月般的迷人眼睛爬在青年肩膀上看了一眼外面众剑客,忽然吃吃的笑道:“你个笨蛋,还不出去将他们全杀了,待会白子轩来了,我们还能私奔得了。”

    她的声音就像她的人一样娇弱而柔媚,但落在白沧海耳中,却带着猫爪般的刺。车外众剑客听了,更是脸色微变,有不少人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白沧海痛苦的说道:“你明知道我是不可能杀他们的?”

    猫一样的少女又吃吃的笑道:“你不杀他们,他们又挡着我们的去路,等白子轩来了,我们想走都走不了,我们被抓回去,你肯定会被他们害死,而我则继续给白辰傲那个老王八当小妾,然后等他死了,说不定还会给白子轩当女人,被他们玩来玩去。这样你就满意了吗?”

    ps:第四大更送上,只求捧场,求月票,苦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