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黑骨与棺材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黑骨与棺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竖井一的月票支持。

    叶尘却是被白沧海的神色吓了一跳,双眼充满血丝,脸色苍白,最主要的是眼神深处那难以掩饰的痛苦,让叶尘感到心惊。短短一天多时间,他到底经历了何事,受到怎么样的打击,才能让他这样一个如剑一般锋利,如铁石一般坚强的人变成这般模样。

    叶尘有自己的事情,一直处于赶时间的状态,这个时候却不是喝酒的时候。

    “你先出去,等一下我带你上岛。”小酒馆老板说道。

    叶尘向其微微行了一礼,冲白沧海点了点头,走出了小酒馆。

    咚!

    叶尘刚刚走出小酒馆,便听到一道极为轻微,寻常人甚至根本听不到的重物坠地声音从酒馆里面传来,准确的说是从小酒馆地下传来。叶尘心想这酒馆里面应该有一个地窖或者地下室。刚才或许是小酒馆老板将那百两黄金扔到了里面。

    瘦西湖的湖水绿如蓝。

    只可惜现在已是秋天,湖边已没有垂柳,却有条快船。

    “这条船已经有两个月时间没有用过了,本来以为永远不会再用到,没想到今天又用到了,希望还来得及。”小酒馆老板略微感慨的说道。

    叶尘听了有些疑惑,跟着小酒馆老板上了船。

    船上不知何时准备好了一人份的酒菜饭食。饭菜还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刚摆上去的。小酒馆老板没有离开过叶尘的视线,由此可见这里除了眼前这位相貌特殊的酒馆老板,还另有他人。

    叶尘不认为这饭菜是给自己准备的。所以他没有碰,也没有问。

    水波荡漾,倒映着满天夕阳,瘦西湖边景色美如画。

    船舱里很平静,因为酒馆老板说完之前那句话之后,便闭上了嘴,变得和叶尘一样,不吭一声。

    等船靠近独岛时,夕阳已经淡了,暮色更浓了。

    叶尘回头望向酒馆后面扬州城两条繁华街道,已渐渐的隐没在浓浓的暮色里,就像是一幅已褪了色的图画,且透着一股诡异。

    实事上是叶尘感觉眼前这座独岛有些诡异,面上神色如常,但脑海中开始仔细回忆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不放过任何细节。

    半响之后,叶尘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想起了之前小酒馆老板说的一句话中提到:这艘小船已经两个多月没有用过了。

    叶尘刚才看得很清楚,四周没有再看见其它船,甚至寇玉柱打听到消息中提到,那鬼医所在独岛只有一条船能够上岛,这好像是扬州城某个大人物定下的规矩,无人敢违反,或者说违反的人都已经死了。

    说是独岛,其实准确的说是一座湖中小山,叶尘之前在对面湖岸上远远看见的院子便座落在半山腰上。

    夕阳虽已消失,山坡上的枫叶却还是艳丽的。

    晚风中充满了干燥木叶的清香,和一种从远山传来的芬芳。

    夹道的枫林中,有一条小小的石径。

    叶尘心里忽然有了种他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从未曾有过的恬适和安静。他忽然想到了一首诗:“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爱坐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小酒馆老板跟着叶尘一起下了船,前者小心的提着那些饭菜。那些饭菜果然不是给坐船的人准备的。

    小酒馆老板走得很慢,并且越走越慢,好似脚步的终点有着什么他不愿意看到或者说畏惧的东西。叶尘突然想起,刚才船走得好像也很慢。

    可是走得再慢,总有走完的时候,很快一座宏伟古老,依山而建的宅子,便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小酒馆老板突然说道:“这座宅子据说是在两百年前建立的,至今都没有一点改变。原本有一个很好的名字,叫瘦湖斋。”

    他的声音中也带着些感触:“可是这几年来,真正了解扬州的人都叫他鬼宅。”

    叶尘静静的听着,他一直盼望着旁边这位小酒馆老板能够说话,这样他才能够从中听出一些消息,或者秘密。

    夜色初临,湖的另一边,扬州城街道上隐隐有灯火次第亮起。可是独岛上一片黑暗。好在今晚有大半个月亮,天色又很晴朗,岛上还能视物。

    小酒馆老板深深的叹息了一句,然后带着叶尘走入了院子,进入了其中一间紧靠着山壁的屋子。甚至屋子另一头没有墙壁,是用山壁当成内墙而建。

    叶尘一走到这间屋子前面,就觉得有一种阴森冷飕飕的凉意从背脊上凉了起来,一直凉到脚底。

    叶尘当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打工小子修仙记吧
  他的胆子之大,在后世时,便被他的朋友和同学用“胆大包天”这四个字来形容了。最主要的是他来自后世,相信科学,不相信鬼神,所以这个世界上与鬼神有关的事情他都不怕。

    可是叶尘在小酒馆老板的火折子带领下,走进这间屋子时,他自己居然觉得他的脚心下面好像已经流出了冷汗。

    火折子发出来的光,比烛光还要黯淡,这间屋子在这种火光的照耀下,看起来简直就好像是一个坟墓的内部一样。

    他走进这间屋子时的感觉,就好像走进一座坟墓里一样。

    坟墓里应该是有棺材。

    很快叶尘便会知道,这屋子里面真的有棺材。

    屋子里每样东西,都蒙着块黑巾,显得更阴森冷寂。

    但让叶尘真正心悸的是,正对着门,但却紧贴着山壁,用一大片黑布遮起来的东西,一件长长、方方的东西。黑布很大,甚至将整个地面都盖了起来。

    叶尘心里忽然有了种说不出的寒意,从心头一直冷到足底。他很想开口问一下,可是他说不了话。

    小酒馆老板眼中流露出一丝畏惧,提着饭菜走了上去,脚下好像踩裂了什么东西,发出脆响声。他突然将黑布掀起,露出的果然是口棺材。

    这是一具看起来至少有十数年的陈旧棺材,并且棺材没有盖子。

    棺材没有惊到叶尘,因为他之前已经想到。惊到他的,是棺材旁边,刚刚被黑布遮住,现在暴露在他目光下的十数具骨架。

    没错!是十数具人的骨架,而且还是通体乌黑的骨架。叶尘参加过大宋北伐北汉之战,攻破晋阳城时战场上尸山血海也见过,这些骨架虽然惊到了他,让他心中警惕万分,但却没有吓到他。但紧接着他却脸色一变,变得有些苍白,甚至畏惧。

    因为他从那十数具骨架色泽上看出,这些骨架时间都不是很长,最长的也就一年过一点。并且最主要的,是所有骨架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丝毫腐肉,但却有啃咬过的痕迹。

    难道岛上除了鬼医之外,还有什么食肉动物?

    叶尘心中隐隐猜测。正在这时,那棺材中突然传出一声刺耳、沙哑、难听的笑声。

    这笑声刚开始声音很小,到最后却是越来越大,并且笑声中充满了欣喜若狂之意。

    小酒馆老板听到这声长笑,脸色一变,直接将手中装有饭菜的篮子扔到了棺材中。

    眼看着篮子就要倾斜,将其中饭菜倒出来,突然棺材中伸出了一只手,稳稳的将篮子拖住,然后沉了下去。

    整个过程极快,一闪而没,可是叶尘却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只真正的皮包骨头的手。

    然后,棺材中便传出吃东西的声音,叶尘可以听得出棺材中吃东西的人吃得很快、很急,也很开心。因为期间夹杂着得到满足的感叹声。

    没过多长时间,装有饭菜的篮子便从棺材中扔了出来。然后棺材中便站起来一个人。

    这个人很矮,不到五尺。

    这个人很瘦,瘦到胸腹下塌,四肢细如柴枝,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肌肉与脂肪,嶙峋的骨头外面包着一层薄薄的皮,尤其是深陷的眼窝看上去就像两个黑洞,再加上他的瞳孔竟然是绿色的,甚至隐隐有绿光闪烁,整体给人的感觉恐怖到了极点。

    这个人看起来也很老,老到头发早已落光,牙齿也已经落光。

    这个人身上穿着一件分不清什么料子的衣服,早已破烂如缕,丝丝絮絮般挂在身上。

    除了那些薄紧已经丧失弹性光泽,包着骨头的皮肤,此人与棺材旁边那十数具白骨好像没有什么分别,所以若是将他扔到这些尸骨中,或者他闭上眼睛,一支不动,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个活人。

    棺材里面坐起这么一个似鬼似尸一般的人,这幅画面诡异到了极点,也恐怖到了极致。

    叶尘虽然早有所预料,可依然心神一跳,本能的向后退了三步。他此时若是能够发出声音,肯定禁不住失声惊呼。韩可儿今日若是到来,此时说不定直接吓得昏死过去。

    就在这时,黑暗中,这间屋子唯一的一个窗户忽然闪进来一柄剑,一个人!

    先是一柄剑,然后才是持剑的那个人,剑的冲刺迅急如电,人的动作矫健如鹰。

    这柄剑目标不是叶尘,也不是小酒馆老板,而是棺材中刚刚站起的那个人。

    叶尘早已经猜到棺材中那个人就是鬼医,即使知道对方可能吃了一年多的人肉。但他依然不想让鬼医就这样死去。

    ps: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