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白二爷

第一百二十七章 白二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人类要了解身边事物的真实情景,无非看、听、闻、触这四个基本手段。 闻和触在赌色子上可排除在外,那么除了看之外,自然就剩下听了。

    这位从未出声的青年竟然和银鑫赌场昨日高价聘请的那位一样,能够听出色子的结果。

    得出上面这样的结论,中年男子不由心中一凛,再看向叶尘时,神色中隐隐有了一丝灼热。

    因为他想起了昨天发生在扬州赌场界的一件事情:扬州赌坊的老对头,扬州城诸多赌场中排在第二位的银鑫赌场昨天高价聘请了一位高手,此人名叫胡三,据说耳朵天生异于常人,能够听出色子的结果。最主要的是,紧接着银鑫赌场那边便放出风声,要让胡三来扬州赌场这边踢场子。

    赌场之间踢场子自然不是动刀、动武,自有其规矩。简单来说,就是派出赌道高手,到对方场子来赌钱,以赌场根本发现不了的作弊出老千手段,大量赢取赌场的钱,致使赌场不得不关门。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扬州赌场方面便陷入一片阴云之中,可这种踢场子根本躲都躲不了。若是寻常赌场派出高手,以扬州赌场的势力,自然有的是办法让这样的踢场提前夭折。可是银鑫赌场背后的势力不比扬州赌场弱。在这种情况下,扬州赌场只能一切按照规矩办事。当然扬州赌场也可以宣布暂停营业之类的。可是这本身就是认输的表现,并且总不能一直关门吧!

    半响之后,中年男子看着沉默如金石一般的叶尘,和声说道:“客人,您确定?”

    叶尘点了点头。

    押豹子赢得当然多,除了正常赢的之外,赌场方面还要单另拿出一倍钱给赢家。只是豹子的概率实在太小,这一局哪怕是最大胆的赌客也没有人敢跟着叶尘下注。众人注视间,中年男子手掌放在骰盅上却迟迟没有揭开,仿佛骰盅像座山一般沉重,忽然他抬起头来看着叶尘,长长叹了口气,但脸上却是有着欣喜,说道:“阁下!白二爷有请。”

    不管怎么说,万贯钱财虽然不少,但比起眼前这位青年帮助扬州赌场顺利度过眼前的困局,就不算是什么事了。而自己只要能够将眼前这位青年引荐给白二爷,就算是大功一件。否则他怎么敢替白二爷做主邀请叶尘。

    中年男子始终不揭开骰盅,叶尘便知道骰盅下的豹子不是偶然为之,而是眼前中年男子摇出来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中年男子刚刚说的话。

    叶尘眉头深深的皱起,心想难道寇玉柱打听到的消息有误?一万五千贯的钱赌场便已经输不起?可惜他不能说话,否则可以旁敲侧击一番。或者直接说这一局就算了,然后转头走人。

    叶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赌桌,中年男子颇为热亲客气地伸出右手,在前方替他带路。中年男子的态度让叶尘心中隐隐恍然猜测的同时,也是心中一松。

    穿过一个走廊,最里头有一扇门,叶尘被引至此处,中年男子让其稍等,自己进去通报。

    没过多久,中年男子和一位身材微胖,年龄看起来有四十来岁,眸中蕴含有惊喜之色的男子从门中走出。

    “这位是我们赌坊的大老板白二爷。”中年男子说道。

    叶尘仔细打量了几眼扬州赌坊的大老板白二爷,点了点头。

    叶尘看起来如此倨傲,使得中年男子和白二爷眼眉头微皱,但很快又恢复一片热情,将叶尘引起了包厢。

    叶尘越加痛恨自己不能说话,否则那有眼前这般麻烦。

    门后面一间装饰豪华的包厢,房门一关,走廊中一头赌场中嘈杂的声音顿时消失不见。

    引着叶尘坐下,中年荷官站到了一旁,白二爷凝视着叶尘,缓缓道:“如今世道真的变了,这几年不少江湖好手纷纷来到南唐厮混也就算了,这几天各方势力都派人来扬州找那位祥符伯也不算什么。可是,如阁下和胡三这样稀罕人物竟然来到赌场赢钱,这种事情也算是百年一见了。”

    白二爷眼见叶尘依然不说话,心想传言中真正的异人性格都有些古怪,看来这是真的。还是这青年是个……哑巴?

    “阁下屈身来到我扬州赌坊赢钱,自然是急着用钱。”

    叶尘点了点头。

    “但来到赌场赢钱,毕竟有失阁下身份。”

    “我现在给阁下一个即可得到大批钱,又不失身份的机会。不知阁下愿不愿意?”

    叶尘心中叹了口气,先是摇了摇头。

    大老板上上微微有些意
鸳鸯神剑笔趣阁
外,心想难道真是个哑巴,他这样想着,又说道:“阁下可是不能说话?”

    叶尘点了点头。

    大老板和中年荷官互视一眼,心想原来还真是一个哑巴,怪不得始终不吭声。

    “在下想和阁下做一个交易,阁下若是同意,只要点头就行。”

    叶尘点了点头。

    “阁下或许是缺钱,所以才屈尊来到赌场赢钱,可这毕竟有失阁下身份。”

    “我现在给阁下一个即可得到大批钱,又不失身份的机会。不知阁下愿不愿意?”白二爷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叶尘心中叹了口气,心想果然是赌场想招揽自己,他摇了摇头。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白二爷和中年荷官顿时脸色变得很难看。

    叶尘自己拉开门,门外两名青衣大汉将他堵在了门口。但却看着叶尘身后的白二爷。

    “阁下回去好好想一想,若是改变想法了,可随时来到赌坊找在下。”白二爷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淡淡说道。以他在扬州的身份,若不是眼前刚好急难之事需要这哑巴青年,他又怎会对其如此客气。不过,怒火已生,对待哑巴青年的态度自然会发生转变。

    叶尘没有任何反应,两名大汉闪开身子,让叶尘走了过去。

    中年荷官之前带着叶尘进入包厢时,便已经吩咐人将叶尘的所有筹码加上最后一把赢的筹码,换成了钱,等着叶尘去拿。

    叶尘来到柜台,柜台后的青衣掌柜看了一眼跟着叶尘出来找中年荷官,说道:“钱币已经在后院装在了运货马车上,阁下只要支付运费,便可让本坊的人帮阁下运回家中。不过本坊有金银,阁下若是愿意,我们可换成金银方便随身携带。”

    叶尘心中又开始恨自己不会说话,没有做过哑巴的人,就不知道这个时候叶尘心中的郁闷和急切。

    还好,旁边中年荷官很有眼色,并且也已经知道叶尘是个哑巴,所以帮叶尘解了围。

    “阁下是要钱币?”

    叶尘摇头。

    “要银子。”

    叶尘再摇头。

    “准备一百五十两黄金,和五千贯的钱币,让这位小哥儿带走。”中年男子最后说道。

    叶尘一边一脸谢意的向中年荷官点了点头,一边心想一定要尽快将嗓子治好,这种不能说话的感觉太难受了。

    包厢中,白二爷对着身前一名穿着青布长衫,看来好像是个落第秀才的男子说道:“查清楚他的一切,特别是他在乎的一切,包括人和物。”

    ……………

    ……………

    叶尘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治好自己的嗓子,所以他离开赌坊,便直接去了瘦西湖。

    不过,他已经想好了,若是嗓子短时间内治不好,便立即想办法回大宋,回开封。他隐隐感觉赌坊的那个大老板白二爷不是好善于的人,十有八.九不会就此对他放手,他不是就怕了对方,只是若发生冲突就很容易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从而更容易暴露他的身份。

    瘦西湖中只有一座岛,以叶尘不凡的眼力,隐隐可以看见岛上有一座院落,建筑古老而宏大。

    叶尘这会所在湖的这一边岸上,有一家小酒馆,名字也叫渡船酒家。

    叶尘走进渡船酒家的时候,小小酒馆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一身劲装的青年男子,大醉如泥,爬在酒馆中唯一的一张桌子上,桌子上放着一把剑。另外还有一个没有醉的人,正在看着他摇头叹息。

    因为人爬着,叶尘看不清楚,但那把剑被他认出来了,此人竟然是白沧海。

    没有醉的人是小酒馆的老板,身材有些矮小,面容头形却是极为奇特,叶尘看见此人第一眼,便想到了两种动物老鼠和蝙蝠。因为这个人面相长得太像老鼠或者蝙蝠了。若不是叶尘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妖怪,还以为这个人是一个老鼠妖或者蝙蝠妖呢!

    此人等了半天见叶尘不说话,便皱着眉头说道:“你是哑巴啊!来这里干什么,也不吭声。”

    叶尘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拿出装着一百两黄金的袋子,放在了小酒馆占了一半空间的柜台上。

    小酒馆老板见此,微微一怔,神色怪异的看了一眼叶尘,说道:“还真是个哑巴。”

    白沧海被惊醒,抬头看了一眼叶尘,说道:“原来是你,来!我请你喝酒。”

    ps:第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