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鬼医

第一百二十六章 鬼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能够来纵横网站支持正版,给我一份能够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

    寇玉柱道:“刚弟妹说你不能说话是嗓子出了问题,不是天生的哑巴。这次来扬州是治嗓子的,我刚才想了一下,扬州家喻户晓的名医有三个,不过我听说他们的诊金可不少。上个月粪行的冯老大受了伤,去找其中一位名医医治,光是进门费就是十贯,治好了,又付了两百贯。”

    叶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韩可儿本分的要命,一般情况下,若非必要,即使叶尘不能说话,韩可儿也乖巧的很少替叶尘说话。对此叶尘也很无奈。

    ………

    ………

    天还没有亮,叶尘便听见寇玉柱早早起来出了门,叶尘想着寇玉柱的工作,心中恍然,挑大粪的自然是要趁着天还没亮,行人或者说贵人们没有起床时去做。

    叶尘不想耽误时间,身上又有着几百贯钱,所以一大早,便去找寇玉柱口中扬州城的三大名医,可是一圈下来,结果让他很失望,甚至有些慌乱起来。这三位所谓名医,对他的嗓子束手无策,根本没有一点办法。

    不过,也不是白跑一躺,至少从三人口中知道了另一位名医的存在。

    这位名医无人知其姓名,只知其外号鬼医,住在扬州城瘦西湖中独岛之上,性格偏激,不喜见外人,甚至有传言说欲见此人,必先上缴百两黄金。至于鬼医会不会给你看病,全凭其喜好。他若是愿意,诊金不收一文,都会全力给你医治。若是不愿意,就算是拿出黄金万两,钱财十万贯,都是无用。

    据说南唐前任皇后大周后当年重病垂死之时,南唐皇帝李煜派人去请鬼医给大周后看病,来人上了扬州瘦西湖独岛上时,看见的只是鬼医没有呼吸,冰冷僵硬的尸体,最后自然大周后病死了,可是没过几年,鬼医又出现了,还是住在那瘦西湖独岛之上。

    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个鬼医显然是扬州城内唯一可能治好叶尘嗓子的人,可是叶尘没有百两黄金,就没有面见鬼医的条件。

    “现在的市价是一两黄金大约相当于百贯,那百两黄金就是一万贯。”

    “看来还得去赌场走上一遭。”叶尘心里喃喃自语。

    ………

    ………

    扬州赌坊扬州城最大的赌坊,叶尘不知道赌坊是什么背景,但叶尘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一家,只因为这一家最大,最能输得起。并且听起来最是正规。更何况他自认为赢钱的手段不算是任何玩老千的行为。

    扬州赌坊规模比叶尘前天去的那家平安赌坊大了四五倍左右,但里面的布局和运营模式却是大同小异。

    清丽女荷官职业性的露出微笑,看了一眼这名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但身前筹码越来越多的奇怪赌客,再次缓缓的抬起骰盅。

    一,二,三。小!

    价值一千贯的筹码被女荷官用细竹板推了过来,加上原本一千五百贯筹码,已经有两千五百贯。就算是在扬州赌坊里也极为少见,特别是在大厅中。如此多的筹码,看上去颇为令人动心。这些钱赌场自然能够输得起,可是避免不了的,是不知不觉中这张赌桌周围围上不少人。

    考虑到今天可能会有一定风险,叶尘并没有带韩可儿来。

    此时,叶尘忽然后悔没有一刚开始便选择进入包厢或者雅间中进行开赌。不管怎么说,就目前的处境来看,他需要低调,而不是张扬。

    他想进包厢,可是他说不了话,并且他也不想让赌场的人知道他是一个哑巴。毕竟谁都知道哑巴总是好欺负一些。

    随着摇骰声不停响起,黑色骰盅在那清丽女荷官手中不停落下拿起,叶尘面前赌桌上的筹码也越来越多,途中女荷官替他换了几个大筹码,却依然止不住筹码越堆越高,渐渐要变成一座小山。

    玩骰盅比大小,连续十三把,七把赢,六把输,赢的时候投注几乎都是全力施为,而输的六把都是小小押注。这个时候,叶尘眼前筹码已经价值七千多贯,距离他的目标一万多贯已经不远了。即便是在扬州赌坊这等见惯赌海血雨腥风的地方,看起来如此好运气之人依然是极少能看到。

    极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反常,所谓反常之事必有妖。不论赌场方面荷官,还是旁边共同参赌与围观的人都有不少开始怀疑叶尘出老千。可是赌场有赌场的规矩,即使明知对方出老千,只要看不破
修神邪尊吧
,找不出证据,在一定范围内也只能认了。不过,赢得钱若是超过某个度,那赌场肯定会有所动作,特别是赌场也为此损失了一大批钱的时候,那就不得不有所反应了。

    叶尘所在赌桌旁围的人越来越多,紧挨着叶尘身旁的人却是越来越少,赌客们难以压抑眼眸里的狂热神色,却不愿意离这个沉默得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青年太近,以免让赌场方面不悦。

    可是,这个时候,早已经没有赌客还敢和叶尘对赌大小,从第七把开始,便有很多赌客抱着各式各样的心态跟着叶尘押注,从而赌场的损失也越来越大。

    女荷官依旧清丽温婉,可是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极为勉强,在叶尘又一次性赢了两千贯后,这位女荷官向诸位赌客告了声歉,便称累退了下去,赌场方面很快便来了位中年男子替换她。赌桌旁的不少客人们都知道这是赌场方面觉得这名青年的运气或者是赌术有些难以应付,所以换了高人出场,有资深老赌客更是认出这名中年男子是扬州赌坊的镇场高手,惊讶地轻呼出声。

    看到这名中年男子出马,又听着身周赌客们的议论,之前一直跟着叶尘押注的大部分人都决定暂时不跟,观望一局再说。

    叶尘已经想好了,既然今天已经被人所注意,那索性就一次性将所需钱财赢个够,除了一百两黄金给那位鬼医见面费之外,另外至少还得尽量多准备一些,万一那鬼医多要诊金呢!更何况,还要准备一些北上回开封的路费不是。

    他来之前已经让寇玉柱帮打听过了,这家扬州赌场只要赢得钱不超过五万贯,而赌场方面又找不出其有出老千的证据,那赌场为了信誉和名声都不会和赌客翻脸。所以赌场方面或许会不高兴,但是否会找他麻烦,叶尘对此不是太过担心。

    赌场能够找出叶尘出老千的证据?自然是不可能的。

    赌场方面能作弊吗?寻常小赌场当然会。可是扬州赌场乃是扬州最大的赌场,不到万不得已境地,断然不会动用那些手段,来毁自己的名声。所以他们……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尘赢下去。

    中年荷官上场后,叶尘又连续赢了四局。围在他身后黑压压的赌客人群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取出筹码,重新开始跟风。如此一来,赌场方面的银子输的更快更多了,中年荷官自信的神色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色和难看。这样下去,他在赌场行道上多年建立起来的威望名声就会受到影响,甚至在扬州赌场中的地位都因此而跌落。这绝对是他所不能允许的,所以他准备动用自己的杀手锏。

    骰子清脆撞击骰盅壁的声音渐渐消失,他缓缓挪开盖在骰盅上的手,看了一眼刚被翻转过来的沙漏,没有去看赌桌旁别的客人,直接望着叶尘微笑说道:“客人,麻烦您下注离手。”

    因为有充足的时间,特别是叶尘之前有所准备,所以如今色子的所有不同结果的声音,都已经被叶尘记住了。包括最为少见的豹子。

    叶尘没有犹豫多长时间,因为他已经将这一局看做是他在扬州赌场中的最后一局。实事上,这一局足以让他将需要的钱一下子赢够。

    他从椅中站起身来,将众目睽睽之下,拿出价值三千贯的筹码,推到了离押注的三个区域中最小的那个。

    赌桌周围黑压压的人群骤然发出一声惊呼,寂静了半天的赌客们再也无法压抑住心头的震惊。

    “豹子!”

    “豹子!他竟然是押豹子!”

    “他……是不是刚才赢多了,担心赌场方面找他麻烦,所以故意输些回去?”

    “应该是这样的。”

    惊呼声起,赌客们开始震惊地议论起来,而桌后那位中年男子虽然掩饰的很好,但叶尘依然察觉到了那一刹那间,中年男子身体的微震和眸中深处一闪即逝的震惊。

    中年男子在替换女荷官之前,已经在旁边暗中观察了半天,一直没看出叶尘是如何出老千的,基本上可以确定叶尘没有作弊,或者说他的作弊方式已经超出了寻常意义上的出老千。

    他对自己二十多年的眼光很有信心,如今亲自上场,特别是施展出自己的杀手锏之后,更是确定了一件事情:眼前这位始终没有吭过声的青年在骰盅落定之后,便知道了其中的结果。当然不是他眼睛能够看透骰盅,因为他终于发现,叶尘在整个过程中很少盯着骰盅看,甚至每一次都习惯性的略偏着头。

    ps:苦苦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