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的身份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的身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虎子娘亲和奶奶依然在发愣的时候,虎子眼睛一亮,又说道:“有!我们家有三间房子,我和奶奶睡一间,娘亲和爹爹睡一间。还有一间,今晚上舅舅和舅妈睡。可是他们三个坏人砸坏了我们家的面馆,舅舅要替我们报仇。”

    叶尘不由得再次暗赞这小男孩的聪慧。他记得先前刚进面馆时,韩可儿就问了一句话:“我们真的要在这个地方租个房子住下吗?”

    叶尘自然不能回话,但却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一幕显然落在了小男孩眼中。而这也是此时这小男孩想借叶尘的势,对付眼前三名恶客的起因。当然,整个木屋砸在叶尘身上,可叶尘却跟个没事人似的,这才是小男孩敢借叶尘之势,且对其很有信心的主要原因。

    在此事上,叶尘和这名叫虎子的小男孩达成了一种另人惊讶的默契。

    在虎子的娘亲和奶奶欲言又止的目光中,叶尘走到了三名恶客眼前。

    “虎子舅舅是吧!虎子他爹来都没用,更何况是你。哼!寇家的面馆地段本来就好,现在竟然又传出消息说要降价,这还让不让我们三家面馆做生意了。所以这间破屋被砸是活该。”三人也看出叶尘不好惹,在旁边越来越多左邻右舍围观之下,其中看起来相对显得稳重一些的那名中年男子色厉内荏的讲起理来。

    他做事稳重,可另外两名男子却正是年轻气盛,其中一名身体最为强壮的青年便吼着说道:“翟叔!你跟他废话什么,我们三家既然已经说好了,难道还怕他们寇家不成。今天就砸了他们家面馆了,怎么着?”

    另外一名青年也跟着嚷道:“就是砸就砸了,怎么着?”

    两个年轻人嚣张吼叫着的同时,一人一拳向叶尘脸上砸去,另一人一脚狠狠的向叶尘肚子上踹了过来。

    叶尘很随意的同时挥出两拳,分别撞向那一拳一脚。

    砰砰!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然后那两个年轻人便跌飞了出去,而叶尘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上半身都没有丝毫摇晃。

    全场顿时寂静一片,叶尘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那两个年轻人跌飞的实在是太远了一些,竟然飞出去足足四五丈。

    剩下的那名中年男子二话不说,一脸惊恐的转头就跑。

    两个青年惨叫声中想爬起来,可是又跌倒了,直到两个女人哭喊着从旁边不远处的两个面馆中冲出来,将两个青年扶了回去。

    所有人看着叶尘隐隐都有些畏惧,叶尘很清晰的听到了他们小声的议论。

    “原来虎子舅舅是一位武功高手。”

    “翟家、吴家、李家这下踢到铁板子上了。”

    “活该他们倒霉,人家寇家面馆又干净,味道又好,之前贵了一文钱,大家舍不得那一文钱,所以这附近平时忙着做工赚钱养家,没有时间做饭的人才去他们三家面馆,如今寇家面馆一降价,自然大多都会去寇家面馆。”

    “唉!这几年,扬州城帮会越来越多了,这些个游侠儿、武功高手也越来越多了,这些人仗着自己厉害,总是欺负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本来有官府欺压也就算了,现在又多了帮会,这日子过得越来越苦了。”

    “可不是吗!我听说有几个帮会要来我们这一片收保护费了。”

    “狗日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官府那些人真的就一点不管吗?”

    “管什么?皇帝老子一天忙着念佛写诗,都不上朝,下面当官的跟放了羊似的,谁管事。我听说北面宋国官府对这些个游侠儿和武功高手管得严,下手狠,而我们南唐国官府不去管他们,所以这几年,这些个练武的游侠儿和武功高手,才纷纷向我们南唐国来。还不是我们南唐国百姓好欺负,没有人替我们做主。”

    “就是!我记得虎子家是从西北关中迁过来的,所以我估计虎子舅舅也是宋国人,应该也是这个原因才来到扬州的。”

    后面的议论叶尘没有听到,因为他和韩可儿已经被虎子娘亲和奶奶请进了家门。

    租房子的过程很顺利,一方面因为叶尘房租给的不少。另一方面叶尘刚才替他们家出了头,报了仇不说,更是一举解决了后顾之忧。木屋砸了不算什么,木板还在,等晚上在外面做工的虎子他爹回来,大半天就能够将新的面馆建好。再说,叶尘如今乃是虎子舅舅的身份,就算做给外人看,寇家
极品飞仙最新章节
也要让叶尘和韩可儿住一段时间。

    不过,还需要虎子他爹最终拍板。但不论是虎子,还是虎子娘亲和奶奶都信誓旦旦的说虎子他爹肯定会同意的。

    短暂的接触,叶尘便能够看得出寇家一家老小,都是善良淳朴的寻常穷苦百姓。反倒是虎子聪明伶俐的不像是一个十二三岁孩子,且叶尘从言语之间发现,这小子竟然读过书。

    事情刚刚说完,小院门口外便冲进来一名中年男子,虎子听见声响,喊了一声爹爹便迎了上去。

    “虎子!太好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狗日的李家、翟家、吴家,我这就去找他们算账去。”中年男子看见虎子没事,先是长松了口气,然后便又要冲出门去。

    他听到消息,说这片除他家之外的另外三家面馆联合起来,要拆他家的面馆。大惊失色同时,便和干活的地方告了假,不顾一切的往回跑。刚在外面看到木屋塌了,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平时就在里面一边充当伙计给客人端面、倒水,一边读书写字的。

    虎子他爹爹名字叫寇玉柱。

    寇玉柱自然没有冲出去,被虎子拉住的同时,虎子娘亲和奶奶便喊了回来。并且虎子邀功似的,三言两语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寇玉柱显然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一听顿时大吃一惊,三步并两步的冲向右边屋子。

    叶尘和韩可儿正在收拾租的一间屋子,外面动静二人自己也听得一清二楚,知道这家男主人进来了,便停了下来,转头看去。

    寇玉柱对叶尘那是真心的感激。因为叶尘刚才所帮的忙太大了,不光是救了他唯一的儿子,而且直接给了他们家能够将面馆开下去的一个机会,要知道这个机会将是他们家生存下去的机会。光凭他那低贱、辛苦,但薪水少得可怜的活计,根本养不活一家人。没有面馆的进项收入,他们一年都吃不了一块肉,最多只能勉强保持温饱度日。

    寇玉柱高大、强壮、结实,笑的时候就露出满口白牙。不知道是因为知道了叶尘是个哑巴,还是感谢的话他压根就不会说,只是拉着叶尘的手嘿嘿傻笑,但神色中的感激之情却是分外明显。

    叶尘感觉一股臭味扑鼻,但强忍者没有皱起眉头,因为这臭味来自寇玉柱,他甚至在寇玉柱的脚上还看见了粪汁。

    “虎子他爹!你不要拉着小弟了,看你挑了一天粪,身上臭死了,赶紧去换了衣服,洗干净了再进屋子。”虎子娘适时出现,捏着鼻子,将寇玉柱拉了出去。就这一会儿,叶尘好像已经真的成为了虎子舅舅,至少虎子和他娘,从称呼上已经是这样了。叶尘在这个世上没有亲人,一个聪明伶俐的小男孩喊自己的舅舅,一位淳朴能干的少妇叫自己弟弟,不由莫名的感觉心中温暖。

    实事上,最高兴的是韩可儿,这会早已笑颜如花,如一只小鸟似的,一边哼着叶尘从未听过的小曲,一边跳来跳去的整理房间。她这般开心,自然是因为虎子喊她舅妈,虎子他娘和寇玉柱喊她弟妹的缘故。

    木屋的地基还在,木板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损坏,叶尘帮着寇玉柱一会儿功夫就将与其说是简陋木屋,还不如说是一个木屋棚子,给重新搭建了起来。

    寇玉柱的工作和这处贫民区近半的成年男子一样,都是挑粪。说具体点就是将这座城中人们排泄出的屎尿挑到车上,然后拉到城外去。这放在古代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工作,并且所需人数不少,从寇玉柱话语中叶尘推算了下,如扬州这样的城市,挑粪的人已经近万。

    并且,就如叶尘在开封时听到有关行会那样,扬州同样有一个粪行,统管着扬州城所有挑粪的人,甚至没有粪行的同意,像寇玉柱这样的穷苦百姓,如挑粪这个的工作都会失去。

    他们回到小院子时,虎子娘和奶奶正在煮饭。没有厨房,锅灶就在小院一角,上面也搭着几片木板子。

    寇玉柱道:“我娘会煮一手好菜。”

    叶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已经看见锅里用菜和糙米煮成的浓粥,并且已嗅到了香气。

    虎子奶奶笑了,满满的给叶尘添了一大碗,叶尘没有客气,接过来就吃,当然也没法说“谢”字。

    寇玉柱、虎子、虎子娘和奶奶顿时眼中都露出满意之色。

    ps:苦苦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