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一样的面馆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一样的面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听着旁边韩可儿有些失望的叹息声,心想这样赢的也太慢了一点,待会只要确定点数之后,便全压上就是。反正他也看出来了,就眼前他这点钱,赌场恐怕不会放在眼里。

    接下来,一连三场都是叶尘不能确定的点数,他随意的压了两次大,一次小,结果竟然都输了。好在叶尘每次只押可怜的一个筹码。

    这样一来,相当于将他之前赢的五个筹码又全输了。旁边韩可儿失望紧张的不行。

    接下来又一场开始,一阵细微清脆的骰粒撞击声再次响起,骰盅落在桌面上之后,叶尘便心中长松了口气,若是连着再有九下都不是他能够听得出的结果,他即使每次只压一个筹码,那也输光了。

    叶尘坚定的拿开韩可儿的小手,在后者担忧之极的神色中,毫不犹豫的将九个筹码都压到了大上。

    骰盅抬起。

    三、四、六,大!

    韩可儿一声欢呼,差点没跳起来,她刚才可是担心坏了。

    看着十八个筹码被那荷官用细竹尺推了过来。韩可儿眼睛笑成了两个可爱的小月牙。

    接下来,叶尘有输有赢,一口气玩了两个时辰,近百场。刚开始偶尔还能听到韩可儿清脆的欢呼声,到最后小丫头都已经麻木了。因为不知不觉中,她怀中的筹码已经由黑色变成了黄色,并且足足有两百多个。这代表着两百多贯钱。

    实事上,随着参赌的时间越长,叶尘的赢面肯定更大,赢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这不光是他手中筹码越来越多,更多的是他又记下二十多个新的点数结果声音。加上先前二十多个,已经有四十多个结果能够被被他听出来。

    这时,叶尘发现那秀气的女荷官已经开始频频向自己看来,而旁边已经有两个赌客每每在自己赌注压得较大时,跟着自己压。叶尘知道该是见好就收的时候了。再继续下去,恐怕会招惹来麻烦。

    所以,他果断收起筹码,在那秀气女荷官若有所思的目光下,带着韩可儿离开了。

    …………

    …………

    两人欢欢喜喜的带着两百四十七贯钱从赌场上走出时,天色已经昏暗一片,如扬州这样的大城和开封一样,南唐并没有进行宵禁,所以行人依然不少。

    叶尘领着脸上笑意就没有消失过的韩可儿,在附近找了一间规模档次颇为不错的客栈住了下来,并在客栈中要了五个招牌菜,好吃好喝的吃饱喝足,又舒舒服服的在客栈小二烧好的热水浴盆中洗了个澡,因为叶尘不能说话,所以就比较安静,结果韩可儿竟然在澡盆子里面睡着了。

    叶尘怜惜的将其从浴盆中抱出,用毛巾将其身体擦干,强忍着自己心中欲望,没有动手动脚,将韩可儿轻轻的放在了床上。今天韩可儿实在是累坏了,昨晚被叶尘折腾了半晚上,早上一大早便起来赶了二十多里的路,中午到扬州,简单吃过午饭,又在赌场里面待了四个时辰。可是过程中始终没有叫过一声累。

    一夜无话,第二天两人都睡到自然醒,吃过丰盛的早餐。叶尘便带着韩可儿离开客栈,去寻找住处。

    叶尘知道在扬州还要待不短的时间,最好是能够等嗓子治好才能回大宋。不然以他如今一个哑巴的身份,带着一个弱女子,就算身份不暴露也太危险,更何况还不知道暗中弥勒教、天一道的人有多少蹲守在前往大宋的路口要道、长江码头上,等着他自投罗网。

    并且,他不能长时间的住在客栈,南唐虽然不会像大宋江淮地区那样,大街小巷贴满了自己的画像,可是客栈这种地方人来人往,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碰见这几日从大宋江淮地区过来的人。总之,客栈是最容易暴露自己身份的地方。

    所以,他首先要租一间民房,并且是那种弥勒教和天一道的人短时间内根本想不到的地方住下。然后寻访名医,治自己的嗓子。

    叶尘比划着将自己的意思说明白之后,便带着韩可儿一路打听着路,一边向扬州的贫民区走去。

    以叶尘的身份地位,最让人不会想到的藏身之地,自然就是贫民区。

    扬州城的富饶天下有名,可是贫民区的情况依然让他大吃一惊。开封城内贫民区他曾经路过,因为好奇也是去看过的。可是当他和韩可儿进入那片矮小的坊巷后,却没有想到这里的穷困依然超出了自已的想象。

    在扬州城这样的地方,贫民区百姓过得如此凄惨,由此可看
魔潮起时sodu
出整个南唐平民百姓的日子过得并不怎么样,虽然不至于水生火热,但那也是鱼米之乡,本就不缺粮食的缘故。

    “据说南唐皇帝李煜不懂、不理朝政,沉溺于佛法,导致君臣离心,官员贪污腐败成风,民间不法之事频频,江湖豪强欺压良善百姓随处可见。由此看来多半是真的。”叶尘心中自语。

    眼前的街道本就极为狭窄,又被旁边居民乱搭的篷子占去了大部分的面积,显得更为拥挤,行走在其间还需要不停躲闪着两边突出的木棍,同时还要防备着不被两边那个门中或者篷子中的人们泼出来的脏水洒到身上。

    叶尘带着韩可儿走在其中显得很笨拙,但从他们身边穿过的不少衣衫比他们还要破旧的人们却显得灵活得很,显然是经常在这样的环境道路上通行的缘故。

    时间过得很快,又等了午饭时间,

    这是家很小的面馆,狭窄但却不阴暗,破旧但还算干净。可是这家面馆却是平民区生意最差的一个,只因为他们家的面比别家面馆贵一文钱。

    可叶尘和韩可儿毫不犹豫便选择了这一家,因为这一家是他们一路过来,所见到贫民区饭馆里面最干净、最明亮的一个。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们如今不缺少这点钱。

    因为叶尘始终不能说话,所以两人在一起,始终默默的、静静的。

    面馆三张桌子中唯一一个靠窗户的桌子旁,两个人低着头,慢慢的吃面。

    两个人面前都是一大灌热气腾腾的扬州拉面,刚端上来,汤是原汁,里面还加了四个蛋,两块排骨,看起来滋味就不错,实事上滋味的确不错。叶尘若是知道这家的面比贫民区其它面馆要贵上一文钱,此时多半会感叹果然一文钱一文货。

    就在韩可儿开始吃第二颗蛋,叶尘已经将面吃完,木屋中仅有的一个端面倒水的伙计一个十一二岁,但将自己洗得还相对干净,透着一股机灵劲的小男孩,熟练的拿着一个大茶壶过来给二人添水时,外面突然传来几声喧哗,叶尘隐隐听到有人喊:“就是这间破木屋,挡了我们家的路。”

    然后便传来几声巨响,用旧木板搭拼成的屋顶上,忽然有一大片灰尘掉下来,掉在两人的瓦罐里面。

    紧接着就是“咯吱”一声响,整个屋子突然就塌了。叶尘只来得及将韩可儿和旁边的小男孩同时拉到自己怀中,用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坚硬的自己身体将二人单薄的身子牢牢护住,便被整个破木屋埋在了里面。

    木屋后面相连着的是一个长宽三四丈的简陋小院子,木屋倒塌,顿时惊动了在后院做面的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一老一少,老的看起来六十来岁,头发已经一片灰白,看起来很慈祥。年龄小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少妇,容貌普通,但收拾的很干净,就如已经倒塌的小木屋和那被埋在下面的小男孩一样。

    “虎子!”

    “虎子!”

    两个女人是哭喊着冲出小院的,不是和木屋废墟前三名男子拼命,而是扑进灰尘还没落地的木屋废墟中找他们的儿子、孙子。

    两个女人喊着小男孩的名字冲进废墟灰尖中,便撞上了一个东西,差点跌倒。

    “咦!这小兔崽子还命大,竟然没被砸伤砸死。”

    “这人是什么人,竟然拼着自己的命救下了那小兔崽子。”

    “这破木屋那几片板子虽然不是很重,可也不至于让这人毫发无损啊?”

    将木屋面馆变成废墟的三名罪魁祸首依次说道。

    “这是我舅舅和舅妈,今天刚到我们家来省亲。”叶尘刚刚直起身,正在检查受到不少惊吓的韩可儿有没有受伤时,刚从叶尘怀中钻出去,被娘亲和奶奶拉在自己怀中小男孩突然大声说道。

    叶尘和韩可儿都是一愣,小男孩的娘亲和奶奶也是一愣。

    叶尘转头看了一眼三名一脸意外,眉头皱起的男子,心想这小男孩真聪明,反应也很快。当他看出眼前三名男子都只是贫民区的寻常贫民时,心中便有了一个想法,或许变成这小男孩的舅舅,以这个身份,更容易潜藏在这里。叶尘抬头看了一眼韩可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小院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叶尘醒来短短两天时间,因为韩可儿的用心,她已经能够明白许多叶尘的神色表情和肢体语言所表达的意思。这个时候也明白了,所以她突然说道:“虎子!木屋塌了,晚上舅舅和舅妈还有地方睡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