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奇怪青年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奇怪青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热心读者书友31377484的慷慨捧场。

    宁大刚的老娘老爹不哭了,只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叶尘懒得和他们纠缠,上去解开马绳,示意韩可儿上了车,自己则坐在了车夫的位置。

    在宁大刚爹娘变得欣喜的目光中,有些破旧的马车徐徐行出了村子。不能发出声音,驾驭马车的确有些吃力,不过这种南方矮马比较温顺,虽然速度慢了些,但驾驭起来倒也容易。

    不知道是叶尘昨天的狠辣震慑了村民,还是他的神色气质看起来不是寻常人的缘故,二人就此离开村子,虽然远远的有村民指指点点,但始终没有村民前来拦截或者报复,也没有官差前来问案。这让叶尘微松了口气。

    在叶尘的比划要求下,两人出了村子,顺着大路,一路向东,向附近最大的城市扬州城而去。

    韩可儿昨晚上实在太过疲惫,没过多久,就在马车上沉沉睡去。叶尘又出不了声,所以一路上除了车轮声外,安静的让叶尘感觉有些不适应。

    叶尘打了个呵欠,将两条长腿在车夫位置上尽量伸直,他昨晚上也没有睡好。

    这种安静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清风中传来一道人的脚步声,引起了叶尘的兴趣。

    这声音虽然比马蹄声轻得多,甚至比寻常人脚步声还要轻很多,但这声音无论多么轻微,都难以逃得过叶尘的耳朵。叶尘发现这一次醒来之后,除了虽然暂时说不了话,但是眼力、听觉、嗅觉好像又有所提升,除了看得更清晰,听得更清晰之外,也听得、看得更远、闻得更远。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叶尘立刻就见到了走在前面的那道的人影。

    这人走得不快不慢,但肯定要比马车慢,不过却绝不停顿,虽然听到了车响马嘶声,可却没有回头。

    叶尘看着这个人的背影,便感觉他很特殊,因为他的背脊挺得太笔直了,自穿越到这个时代之后,叶尘便从未见过有人的背脊能够挺的如此笔直。笔直得就像一柄剑一样。

    光是看其背影,叶尘便莫名的感觉他的人就像是铁打的,冰雪、严寒、疲倦、劳累、饥饿,都不能令他屈服。

    马车赶到前面时,叶尘才瞧见他的脸。

    他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眉很浓,是剑眉。眼睛很大,亮如灿星。薄薄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缝,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脸看来棱角分明。

    这并不是叶尘平生所见到最英俊的一张脸,甚至连前五名都排不上。可却有种足够吸引人的莫名魅力。

    青年很随意的看了叶尘一眼,很随意的移开了目光,但紧接着又移了回来,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若不是青年神色始终不变,甚至心跳呼吸都没有变化,叶尘真怀疑是不是青年认出了他。

    然后,这青年便再没有看他一眼,脚步更没有停下来,甚至步伐节奏都没有过丝毫变化。

    叶尘注意到了青年腰边的剑柄,猜想青年是一名江湖剑客。想起前一段时间听李君浩说起,因为大宋对江湖人物管控极严,只要有违法乱纪之事,官府必定穷究不舍,所以大宋不少江湖人物都前往南唐,导致南唐江湖人物、帮派、势力泛滥。

    显然,出现这种情况,根本原因是南唐对于这些江湖人物的管控力度远远无法和大宋相比。

    叶尘心中想起韩非子在五蠹中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句话,不由心想,中国自古以来,文人们总是靠笔杆子扰乱法制,侠客们总是用暴力触犯律例。这的确是实事,叶尘也很反感这些文人和侠客,在他看来,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应该是高于一切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路边出现一家小饭馆。因为前后十数里地都没有饭馆,所以这家本就不大的饭馆,客人不少,更是显得分外拥挤,很是热闹。

    小饭馆门前堆着十几辆用草席盖着的空镖车,最前端斜插着一面蓝色镶金边的镖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使人几乎分辨不出用黑线绣在上面的是老虎,还是狮子。

    不用进去,就知道饭馆里面已经人满了,因为单是押镖的镖师就已经坐满,不过饭馆门口搭着一个很大的凉棚,下面放着十来张桌子,能坐下的人反而比饭馆里面多好几倍。叶尘将睡得迷迷糊糊的韩可儿叫醒,在凉棚下找了张角落里的桌子,也没有要热菜,一方面因为人太多,要等好长时
超级影视系统txt下载
间。另一方面他们囊中羞涩,这一顿饭若是放开吃,下一顿就没得吃了。

    韩可儿这些年所有积蓄只有九百多文,才将近一贯钱而已一贯等于一千文,如今就在叶尘的身上。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韩可儿固执的认为所有钱一定要让叶尘带在身上。

    两个人要了两大碗茶水,一盘糕点,简单的吃了起来。

    然后,叶尘就看到三个人从饭馆里面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听嘴里面的意思是嫌里面太闷太热,移到了外面凉棚子下面。三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很大,正在谈论着那些“刀头舐血”的江湖勾当,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就是“黑虎镖局”的大镖头。

    叶尘突然想起一事,脸色一变,赶紧低下头去,镖局走南闯北给人押镖,说不定这什么黑虎镖局就是从江淮那边来的,见过自己的画像。

    幸好这三人好像自视甚高,在这种乡下小饭馆,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人,他们的酒菜上得很快,三个人大口吃着菜,大口喝起酒来。

    可是酒菜并不能塞住他们的嘴,喝了几杯酒之后,其中那名被称为李镖头的壮汉更是豪气如云,大声地笑道:“老二,你还记得那天咱们在荆州遇见荆州四豹的事么?”

    另一人笑道:“俺怎么不记得?那天荆州四豹竟敢来动大哥保的那批红货,四个人耀武扬威,还说什么只要你们在地上爬一圈,咱们兄弟立刻放你过山,否则咱们非但要留下你的红货,还要留下你的脑袋。”

    第三人也大笑道:“谁知他们的刀还未砍下,大哥的剑已刺穿了他们的喉咙。”

    第二人道:“不是我刘老三吹牛,若论掌力之雄厚,自然得数咱们的总镖头的铁掌,但若论剑法之快,当今天下只怕再也没有人比得上咱们大哥杜成武了!”

    名叫杜成武的镖头举杯大笑,第三人较为老成一些,左右看了几眼,小声说道:“旁边扬州城里面就是名震江湖的剑庄,剑法一道,杜大哥当然厉害,不过还是低调一些,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人一看杜成武脸色不渝,心中暗骂一声蠢货,但嘴里面赶紧补充道:“听说剑庄白家继剑主白辰傲之后,又出了一名剑道天才,年龄不过二十五六,这一年游历天下,一共挑战天下四十五个有名剑客,竟然无一人是其对手,并且全部被他给杀了。”

    另一名镖师来了兴趣,接口道:“说起此人,我倒是知道一些,名叫白沧海,但实际上并非白家人,据说是七年前,白辰傲在海外一处荒岛上带回来的。那处荒岛据说面积不小,岛上虎、豹、熊这些凶猛野兽不少,可上面就白沧海一个人,日日和野兽争食,活得跟野人似的。此子被白辰傲带回扬州剑庄,并收为弟子,传授剑术,不料此子在剑术一道天资高绝,七年之后今天,剑庄上下除了剑主白辰傲,就已经无人是其对手。”

    “哼!我看不是那野人小子有多厉害,而是白家一代不如一代,白辰傲几个儿子都快四十岁了吧!竟然连外来一个野小子都打不过,我看这剑庄白家除了白辰傲已经无人了。”杜成武先是飞快的用眼睛扫过四周,发现除了一位带刀的刀客之外,并没有什么带剑的江湖人物,然后才大声说道。

    那位刀客发出一声嗤笑,但并没有说话。杜成武三人不知是没有听见,还是不想生事,装作没有听见。

    叶尘听了三位镖师的对话,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先前在路上遇见的那位让他感觉很奇特的跨剑青年。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得一道轻轻的脚步声,转头向来路看去,一道人影不快不慢的向这边走来,脸上冷硬的就像是一把剑,依然没有丝毫表情。

    “谁说白家无人了。”青年的声音突然远远传来。

    凉棚下所有人转头看去,杜成武和两位镖头更是脸色一变,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没敢接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青年身上,但他神色和步伐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青年的动作看起来十分缓慢,但实际上一点都不慢,只不过他的每一个动作,从走路到抬腿跨过凉棚挡子,永远都用得是最省力的节奏和轨迹。

    他走进凉棚,先是很随意的看了一眼叶尘和韩可儿,最后缓缓走到杜成武三人面前!

    凉棚里面顿时静得落针可闻,杜成武虽想装作没有看到这青年,却实在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