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二十章 特殊的承诺方式

第一百二十章 特殊的承诺方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转头看了一眼两百步外夜色下,一户人家露出墙头的几个向这边张望的人影,心中自语道:“这么晚了,想必不会有官府的人来了,这应该是这村子比较偏僻的缘故。”

    叶尘却不知道,如今的南唐朝廷官府大多早已烂透了,城里面的事情都顾不过来,或者说都没人管。如这等偏僻村落,敢去报官,被告人先不说会怎么样,去报官的人,家财一不小心就会就被官府恶吏给榨干。

    叶尘正想着,明早要早些走,然后去最近的城池。忽然有水声自旁边屋中响起,水声哗哗,偶尔叮咚,那是水从小村妇光滑身子上淌落的声音。

    叶尘没有扭头望向旁边屋子窗户,但他知道,如果去看,大概能够看到窗纸上美丽的剪影,那诱人的画面。

    他只是微笑着静静倾听,听的有些入神。心想有这么一个普通、善良、温柔,又似自己姐姐一般的女孩在自己身边也挺好的。

    小村妇洗澡完,从两屋之间内门走到他身后。

    有些湿,又有着淡淡好闻香味的气息,渗进叶尘的鼻端。

    有水珠自小村妇湿漉漉的发间滴落,打了叶尘脖子上,小村妇身上那单薄的衣衫有些湿,便却很热,热得让人动心,心跳加速。

    这种气氛真的很湿,很热。

    叶尘站了起来,刚转过身,小村妇忽然就把他的腰抱住,头放在他的肩膀上,颤着声音说道:“你要了我吧!不然我不敢跟你走。”

    叶尘知道她说的是实话,也是她心中最大的担忧。所以叶尘要替她消除这个最大的担忧,更何况叶尘此时也很想替她消除这个担忧。

    叶尘抬起手,轻轻抚着她湿漉的长发,摸着她温软的背,感觉着怀里小村妇的身躯越来越热。

    “阿郎!我乳名叫可儿,姓名是韩可儿。”小村妇温柔且认真的说道。

    言罢,小村妇偷偷咬了咬下唇,鼓足勇气,抬起头来,紧紧抱着他,右手伸进叶尘的衣间笨拙而颤抖地抚摸着,然后踮起脚尖,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叶尘的唇。

    “我从来就没有成为女人过,我为什么要守妇道。”她呢喃着,有些含混不清的说道。至少叶尘没有听清楚她说了什么。

    叶尘轻轻啜着她的唇瓣,右手自她腰间缓缓上行,隔着微湿的薄薄衣衫抚住那团丰软,将她拦腰抱起,右脚一拨将门关上,向床上走去。

    韩可儿身子娇小,抱起来轻轻巧巧,可是身子很丰润,绝不见骨。

    被叶尘抱在怀中,她身子蜷缩得更小,一颗螓首靠在叶尘胸前,任凭他将自己抱着。只是两人呼吸都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快。

    穷苦人家用不起蜡烛,只有油灯,在房中静静燃烧。

    叶尘不能言语,韩可儿羞涩的不敢言语,一切自然而然的发生。

    不过,当叶尘猛力进入的时候,韩可儿柔软的娇躯一下紧绷。从她喉间传出的一丝满是痛楚的呻吟,叶尘惊讶的发现,身下的小村妇,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叶尘先前还感觉韩可儿对男女之事太过青涩,不论是亲吻,还是承欢,都是被动地等待自己的动作。本来还想着是五六年没有行过房事的原因。可是他没想到,韩可儿却真的是初经人事。

    叶尘不能说话,但眼神中流露出了他的惊疑。

    “奴家被娶进家门,当天洞房时,先夫刚刚脱光了身子,那个东西还没来得及………就突然病发死了……所以……奴家的清白一直还在……”

    叶尘听了,不由在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女人是一个完璧之身,不管怎么说还是让他很开心的。

    “奴家的清白之躯,还望阿郎多多怜惜。”

    韩可儿是初经人事,叶尘一开始并不敢太放纵。但随着兴致逐渐拔高,韩可儿呻.吟越来越大,身体主动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叶尘隔了大半年首次做这种事情,自己也渐渐难以自持,最主要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身体发生变异的原因,持久得让他自己都大吃一惊,结果夺走了韩可儿第一次还不够,接下去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少女刚开始矜持的不敢大声,可不知不觉中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如吟如泣,最后当叶尘释.放时,她却已经承受不住,昏昏睡了过去。

    但叶尘始终保持警惕,他担心村民晚上会来报复,特别是被他折断了胳膊的那丑陋壮汉的家人。

    还好一夜无事,转瞬而过,当透入室内阳
天赋武神sodu
光洒在脸上,叶尘从半醒状态中醒来的时候,韩可儿还贴在他的怀抱中沉沉睡着。

    满头青丝乌云般散乱着,堆在被上、枕上,还有几缕发丝撩着叶尘的脖颈间,让他痒痒的。虽然还残留着昨夜不堪挞伐时的泪痕,但嘴角处动人的淡淡笑意,如白玉般俏脸上的浅浅红晕,有着初承风雨之后的媚态,也有着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安心神态。

    叶尘本想着早点离开,但一想起自己昨晚上的疯狂,心中怜惜旁边的女子,想让她多睡一会。

    叶尘小心的将手臂从韩可儿身下抽走,让她换了个睡姿。轻轻掀开被单,欺霜赛雪的一具动人娇躯让正想起身的叶尘一下停住了动作,挪不开自己的眼睛。映着窗棱透入的朝阳,韩可儿的身子如玉一般剔透,仿佛有着一层光晕,她的面容只能算是中上,但她的皮肤真的很白、很嫩、很光、很滑,为世间极品。

    此时,修长的玉腿交叠,双腿交接处,是一夜疯狂的证明,而在她身下的浅色床单上,又有着红梅点点。

    叶尘将被单盖了回去,动作轻轻,唯恐弄醒了沉睡中的韩可儿。但他起身下床的动作,却还是把她惊醒了过来。

    韩可儿好象是起床时很迷糊的那类人,虽然醒来,但头脑还是昏昏沉沉,眼皮也重如千钧,怎么也睁不开。她吃力的撑起身子,全没在意自己的上半身全暴露在叶尘的眼中。黑如鸦翼一般披散下来的发丝,将玲珑小巧的胸部半遮半掩。比起在昏暗的灯光下,眼前被阳光映照的佳人,更加让叶尘心动十分。

    韩可儿双手撑着床榻,努力的想坐起,但浑身上下传来的酸楚,还有身下私.处的剧烈胀痛,却使得她又栽回了床上。

    叶尘连忙将她扶着坐起,而一跌之后,韩可儿也终于清醒了过来。与背后的男子肌肤相亲,小脸又开始涨红。低头看着自己上身全都暴露在外,啊的一声惊叫,心中羞涩难当,忙扯过被单遮着胸口。

    叶尘做着手势,意思是说,“昨天都看过了,用不着再挡。”

    被叶尘调戏着,韩可儿的脸红得更加厉害,连脖子到胸口,一起都泛着动人的红晕。

    叶尘搂着她,坐得近了,看得也更加清楚。一张小脸谈不上多美,只能算是耐看、秀气,可是却是光洁腻滑。

    她白皙的颈项此时却是殷红色的,细致的锁骨勾勒出完美的线条。胸前两具玉色小丘被被单遮着,但还能从露在外面的部分,看到上面的一朵朵还有如花瓣一般的红痕。叶尘一低头,在光洁的肩头处略重的吻了一下,很快,就是一团动人的红色痕迹泛了起来。

    “阿郎!我们要趁早离开村子。”韩可儿彻底恢复清醒,硬是强撑着下了床,穿好了衣服。还好从小干着农活长大,这五六年更是一个人操持着家里三亩田和一个鱼塘,本身的身体骨子锻炼的极好,否则换做是一些娇生惯养的大家小姐,经过昨晚上鞭挞,这会肯定走不了路的。

    两人动作很迅速,吃了昨晚上便准备好的干粮,喝了几口清水,拿起昨晚上准备好的包裹,迅速的出了门。

    看着韩可儿走路姿势有些不自然,眉眼微蹙,分明在忍受着疼痛。叶尘心中怜惜,知道昨天晚上两个人太疯狂了一些。只是这样的韩可儿跟着他赶路太辛苦,太受罪了。

    正想着,叶尘突然听到一声马嘶声,转头看去,发现那丑陋壮汉家门口拴着一匹矮马,马后面拉着一辆陈旧的马车。

    顺着叶尘的目光看去,韩可儿说道:“宁大刚是车马行的,家里面除了几亩水田,他平时以跑车为生。”宁大刚就是昨天被叶尘废了胳膊的丑陋壮汉,如今一个胳膊废了,这辆马车恐怕已经不能为他们家睁钱,反而养马成为累赘。

    叶尘心中有了一个注意,微微一笑,向宁大刚家走去。

    藏在宁家小院门后面,透过门缝正向这边看着的一家人见叶尘向他们家走来,顿时一脸惊慌。宁大刚的老娘甚至都哭了出来。

    叶尘走到宁家门前时,宁大刚的老娘老爹打开门跑出来,直接哭喊着向叶尘跪了下来,只求着叶尘能够饶过他们家。韩可儿看着不忍,追上来,也低声劝说叶尘。

    叶尘心中感慨,用手指了指马车,然后又指了指韩可儿家。

    韩可儿明白了叶尘的意思,说道:“我家三间房子,还有门前的池塘,山后面三亩水田换你们家的马车。”

    ps:两章深夜送上,小村妇脱光了向诸位看客苦求捧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