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渔村小村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渔村小村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到鸬鹚的叫声,一名村妇从房中走了出来,这村妇穿着一身粗糙简陋的素色衣裙,头上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头发也只是随意的扎着。 看得出家境并不太好。

    她五官清秀,再加上皮肤白皙,脸蛋儿光滑,没有任何雀斑之类的痕迹,显得极为耐看和干净,放在开封、金陵,甚至不远处的扬州只能算是中上,但放在这个小村子里,也算是一个美丽少妇了。

    看她眉眼似乎二十出头,可看其眼眸深处的落寞寂寥和痛苦麻木,却像是三十几岁。她让人一看,就感觉是一个经历了刻骨铭心伤心事的女人。

    这座小院有着一圈篱笆围着,只是有些地方已经微斜,院子中不少地方长出了各种杂草,看着有些破落。但三间木屋前和屋中却被收拾的非常干净,就如那妇人给人的感觉。

    妇人从右边厨房里面端出一碗鱼米粥,打开左边那道门,走进了屋中。

    中左木屋中,叶尘昏昏沉沉的正睡着,没有发高烧生病,身上也没有受伤样子,但在叶尘感知中,他的整个身子就像陷在云堆里,忽而被风吹得直上九宵,忽而又快速坠向地面,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浑身无力,十分难受。并且不知为何眼睛就是睁不开。

    他好似陷入了一种半昏迷,半清醒的奇异状态。

    他耳朵的听力依然是那么灵敏,远远的就听见门开了,然后一个勺子之类的东西递到了嘴角,他习惯地张开了嘴,将香甜的鱼米粥咕咚咚地喝了进去,有食物补充,叶尘感觉自己身体明显渐渐恢复。然后一只温温软软的手轻轻覆上了他的额头。

    “看起来像是生病了,可是也没有发烧,脸色也很好,真是奇怪。”她的声音糯糯软软,很是好听。

    小村妇都囔着,手从叶尘额上滑到了脸颊上,停留了一会儿,又滑到他的胸口,轻轻按了按他结实的胸肌,说道:“是个精壮的汉子,长得也俊,怎么就掉到江里面了呢?”叶尘被小明王上官冰云易容的相貌,经过多日河水冲刷,自是恢复了原貌。

    小村妇的目光又移向他的下身,看再那微微隆起的部位,脸渐渐晕红起来,轻轻咬了咬嘴唇,继续开始给叶尘喂鱼粥喝。

    “咳咳咳!”小村妇刚看了一眼叶尘下身,心中有些羞乱,手中的勺子便有些漫不经心,喂食的急了点,稀里糊涂的竟然将意识陷入半昏迷状态,怎么都睁不开眼的叶尘给呛醒了。

    叶尘咳过之后,意识彻底恢复清醒,睁眼向四周看去。

    小村妇眼见叶尘醒了过来,惊喜之余,手指绞着衣裙的下摆,看着有些莫名的紧张。

    叶尘长时间没有睁眼,猛的一睁,感觉一刺眼,又闭了回去,然后又徐徐睁开,眸子漆黑有神,有着一种特别的神韵,好像比掉入河中之前还要晶亮有神。

    妇人紧张的汗水打湿了衣裳,下意识里把领口松了松,说道:“你醒了?”

    叶尘感觉眼前画面由模糊渐趋清晰。他看见一个容颜清秀,年龄好似比他大两三岁,犹如邻家姐姐一般的温柔妇人。看着她身上那件简单的襦裙,看见她紧张的神情,看见她额头一颗晶莹汗珠顺着白皙光洁的脸蛋,滑落到同样白皙的颈间,然后目光顺着这汗珠,看见那颗汗珠滑向她微敞衣领间的两团白皙丰软间。

    因为叶尘的醒来,村妇很是喜悦,然后他忽然注意到叶尘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胸前,微羞侧身,有些慌乱地整理衣衫,避开了他的眼光。

    叶尘微笑看着她,眼神是满是感激。这才发现,比起五天前,他如中风似的歪着头,流着口水,口不能言,现在貌似已经彻底好转,身体已经受自己控制了,能正常动了,虽然感觉很疲惫。

    叶尘静静看着她,半响之后,张开了口,想说句谢谢的话,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叶尘微微一怔,他以为是长时间没有说话的原因,张开口,可是依然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他张着嘴尝试了半天,始终没有丝毫声音传出。

    叶尘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哑巴。并且是那种一点点声音都发不出的哑巴。他知道这定是弥勒教小明王上官冰云让他变成瘫子,现在变好后所留下的后遗症。

    这样想着,叶尘心中微微松了口气,既然是某种秘法的原因,那就应该能够治好,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说不
圣手国医小说5200
定自己就能恢复正常。

    小村妇刚才被叶尘的样子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这时弱弱的说道:“你是个哑巴!”她神色中有着发自真心的疼惜。

    叶尘恢复平静之后,再看向小村妇,神色之中满是由衷的感谢。自从落入河中,半个时辰之后,他就一直处于一种奇异的半清醒状态,虽然犹如昏迷,但身边发生的事情却通过耳朵和身体的部分感知清除的知道。

    如果不是三天前被这位温柔的小村妇从江边救下,不惜顶着村民的异样眼光甚至唾骂,带回家中悉心照顾,他说不定会被歹人在半昏迷中抢走身上衣物,然后又扔回江中,冲入大海都有可能。

    直到现在,他依然不知道这位小村妇究竟是谁,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但在前天和昨天几名站在小院外骂人的村民口中知道,这小村妇是位寡妇。

    小村妇整理好衣襟,缓缓转过身来,从叶尘神色中看出叶尘感激的意思,细声细语的说道:“你不用谢我。”

    然后她看着叶尘清俊的眉眼,微感慌乱,又有些黯然,心想这位年轻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寻常人,既然醒了过来,就应该不会留在村子里面的。

    这样想着,她便问了出来:“你………要走了吗?”

    就在这时,叶尘转身向窗外看去,然后紧接着小院外骤然嘈杂,打破了此间的安宁与暖昧。

    二十多名村民手里拿着钢叉、锄头之类的物事,在两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带领下,围住了小院,然后极其粗暴地推翻了已然有不少地方将斜的篱笆。

    小村妇顺着窗户看去,脸上顿时一片死灰和恐惧。她虽然知道救下叶尘会惹来一些麻烦,一些闲言碎语,甚至一些谩骂和唾弃。但却没想到这些村民会打上门来。想起村中对付不守妇道的女子那残忍的手段,她陷入无边的恐惧,彻底绝望了。

    五年前她被外镇的父亲卖给本就重病的夫家,刚刚嫁入村子,结果当晚上她男人和她行夫妻之事,还未真正开始,她男人一兴奋竟然直接就死了。从此,她就变成了一个寡妇,一个人寂寞孤苦的过了足足五年。也由十七岁少女,变成了二十二岁的妇人。

    她其实知道在自己救下那好看的阿郎,并将其带入家中的那一刻,就已经会有今日的结局。可是不知为何,她就是喜欢他,另外,她已经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就算是死也不想了。所以,她潜意识的忽略了做此事的后果。如今大难临头,她顿时感觉到了让她感到窒息的恐惧。

    她苍白着脸,站在屋子门口,紧张地看着这些村民,颤着声音讨好说道:“吴老爷,孔老爷。您二位有什么吩咐?”

    她说话的对象,是人群前方那两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二位在整个村子拥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

    两位老人没有回答她的话,冷漠厌恶的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弄脏了自家院子的一坨狗屎。

    “不守妇道的贱人。”回答她的是两位老人身后一名长相丑陋的壮汉,他一脸恶狠狠的看着她,像极了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结果始终没有得到,最终却被别人得到之后的气急败坏和恨意。

    小村妇知道这位丑陋壮汉对她觊觎已久,有几次甚至晚上偷偷潜入她的家门,但都被她拿着剪刀,以死要逼着赶了出去。

    丑陋壮汉话音一落,几团稀烂,且有臭味的泥巴便从旁边几名村民手中破碗中飞了出来,狠狠打到她的身上。她这两天刻意穿着的自己那件最干净漂亮的的素裙,顿时污的难看到了极点。

    看着两位老人的神色,村民们的阵势,小村妇知道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拨弄着身上的稀泥,闻着臭气,想着可能发生的事情,恐惧和委屈在心中交织,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看着村民颤声说道:“我没有做坏事,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名丑陋壮汉愤怒看着她,咆哮道:“你把一个外乡男人养在屋子里,行那苟且之事,还敢说没有做坏事。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贱人,简直让全村人蒙羞。”

    小村妇沉默低头,惊慌不知该如何言语,虽然她很想辩解,自己和那个年轻俊俏的男人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她知道,眼前这些村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更重要的是,她自己心中很清楚,自己确实也算是不守妇道了,因为自己确实想和那个年轻俊俏的男人发生一些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