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血拼(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血拼(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跪求诸位看客能够来纵横网站支持正版,给我一份能够写得更好更快的动力。

    叶尘看着妇人被展熊武击退,心想这妇人内功修为应该还不到玉道香、司洛意这个水准,厉害的是她那鬼魅一般的身法,以及手中那丝线的诡异和刚才那种剧毒的恐怖,特别是从最初让青年变成瞎子又没将其杀死开始,整个拼杀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让人心寒的心机和算计。

    叶尘听觉远超常人,他从这三天中路人口中知道了当日掳走自己的那个和尚是弥勒教小明王上官冰云,刚才也听到了那妇人和这些人的对话,如果这妇人真的就是上官冰云,那她最让人恐怖的手段恐怕就不是上面所说的那些,而是犹如集体催眠术一般,让那些普照王寺和尚变成傀儡木偶的惊人手段。

    “或许那就是集体催眠。”叶尘心中如是想到。然后他的衣服便被展熊武手中的剑瞬间搅成粉碎,赤身裸体的被展熊武随手抓起,从大路旁边的陡坡跳了下去。显然展熊武虽然不知道叶尘为什么没有中毒,但也看出了叶尘的衣服上有剧毒。

    妇人一声娇叱,化为一道残影,向两人冲来,但还是慢了那一刹那,眼看着展熊武抱着叶尘落入了陡坡下的河水中。

    河水很是湍急,所以妇人没有丝毫迟疑,也跳入了河水中。

    半炷香之后,展熊武和妇人脸色难看的几乎同时从一里外河面上露出头,两人距离三四丈,各自猛的吸一口气,然后又钻入水中。

    如此这般,两人接连钻出三次,距离最开始下水之处越来越远。但两人始终在一起,且身上各有伤势。

    “臭娘门,我不管你是不是弥勒教的小明王,但你进入了水中,还想杀老子,就没那么容易了。你的身法不是很快吗,有本事在水中还是那样快啊!”展熊武吐出一口血,喝骂道。

    妇人阴沉着脸说道:“你就这样放了他,任其被河水冲走,然后死死的缠着我,就不怕他淹死在这河里面。”

    展熊武冷哼一声,说道:“你我心里面都很清楚祥符伯绝对淹不死。而今天只要是在这水中,你就带不走他,更何况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飘到那去了。所以,我劝你还是上岸离开的好。”

    妇人沉默半响,深深的看着展熊武说道:“有朝一日,我们弥勒教会让江淮帮鸡犬不留。”

    话音一落,她从水中陡然窜出,踩着水面,向展熊武激射而来,展熊武脸色一变,赶紧沉到了水下。

    妇人骂了一声胆小鬼,蜻蜓点水般上了岸。

    展熊武见此,长松了口气,然后不敢耽搁,顺着河水,向下游游了足足半天时间,寻找叶尘,可是直到他实在坚持不住上了岸,都没有找到叶尘。

    ………

    ………

    让胡正一和泗州知府窦士海即刻上京面见天子的旨意,虽然用的是八百里加急,但送到泗州也要至少三天时间。而这三天时间却已经足以让胡正一和王鑫做好多事情。

    胡正一派人将楚州大粮绅大管家连夜押送到楚州,交给了王鑫同时。他亲自带人就在普照王寺地窖内审问泗州王家大管家。

    泗州大粮绅王家大管家终是没有熬过开封府的十大酷刑,全部供了出来。只是他全程参与了粮食的囤积之事,也知道此事有知府大人在背后支持,可他却没有泗州知府窦士海参与此事的直接证据。

    窦士海自然也不会闲着,他连夜派人以王洪涛私自囤积粮食的名义,将王洪涛抓进了知府大牢。

    胡正一派去的人到王家扑了一个空,然后他亲自赶到知府衙门和窦士海要人,结果被告知王洪涛在大牢中畏罪自杀了,自杀时人证、物证都确凿。胡正一一气之下,带人围了王家,大肆搜查,结果从王洪涛卧室的一处暗格中搜查出了一个账簿。

    知府衙门后院,窦士海忐忑不发,正后悔自己一时疏忽大意,没有派人搜查王家的时候,泗州通判李曾雷带着观察衙门的皂隶来了。各地知府与通判的关系一向比较紧张,因为通判负有监督知府的责任,尽管这只是通判的职责,但是却也造成了知府与通判的隔阂。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楚州,知府与通判就是一丘之貉。

    眼见是通判来了,窦士海的心咯噔一声,沉了下去。

    窦士海故作平静的忙起身道:“李通判,何故到衙,怎也不让人通禀一声?来来来,快给李通判看座。”

    李通判板着一张脸向他施礼道:“下官参见知府大人,下官有公务待办,就不坐了。”

    窦士海一呆,问道:“甚
八零新贵小说5200
么公务?”

    陈通判面无表情地道:“开封府胡大人手持钦差大使魏王殿下腰牌,给下官下达了命令,所以下官是奉钦差之命,来请知府大人前去问话!”

    窦士海变色道:“李通判………这是何意?”

    李曾雷皮笑肉不笑地拱手道:“下官也是听命行事,还请知府大人恕罪,最好不要反抗!”

    窦士海脸色惨白一片,被李曾雷带来的皂隶押送着带走了。

    两天后,天子旨意到来,胡正一请示了魏王赵德昭之后,带着泗州囤积粮食一案所有资料证据,直接押送着窦士海前往京师,面见天子。

    ………

    …………

    胡正一派人将楚州大粮绅黄东明的大掌柜押送到楚州,交给王鑫之后。王鑫便带人开始审理。

    这位黄家的大掌柜和泗州王家大管家一样,也没有熬过开封府的十大酷刑,全部供了出来。黄东明得到消息正准备带人逃跑,但却被提前派人盯哨的开封府捕头给抓捕归案。

    随着黄东明落网,楚州官府上下终于坐不住了,不同于泗州,楚州几乎整个官场可是都有参与,包括观察使和通判。

    而这个情况即使是王鑫也没有预料到,更不用说魏王赵德昭压根想都没有想过。

    说起魏王赵德昭,这些时日可是颇有些乐不思蜀。

    赵德昭与楚州知府女儿郑兰儿在某一天,在有心人的安排下,无意之中,在后院中巧遇了。

    当时,赵德昭在后花园中看见郑兰儿翩然回首,赵德昭脚下如踩云朵,魂儿飘飘荡荡,登时就呆在那儿。

    好一个美人儿,白素为下裙,月下为上襦,把个人儿衬得美玉雕琢一般,窄袖短襦、曳地长裙,联珠对孔雀纹锦纹锦的紧身半臂衣,两个联珠恰在娇美的前胸贲起处,在她肩上还披着一件绣着鹧鸪的绿色缦衫,仿佛才从外面回来。

    她的容貌不是那种令人惊艳的美貌,但是很有江南女子的风韵,月眉细细长长,鼻儿小巧,红唇薄薄。俏生生立在那儿,仿佛便是书架上一卷犹自散发着墨香的书卷。

    而郑兰儿回首一看,只见一个盘髻簪发,戴宝珠金冠,穿一袭滚银边的葱白色长袍,袍上绣四爪蟒龙的英俊青年微笑着站在厅口,俏脸顿时一红。

    刹那对视,男女双方都有一种心惊魂飞的感觉。

    在郑成效夫妻有意纵容之下,再加赵德昭在男女之事上面也是一个胆大主儿。而郑兰儿也是倾心于赵德昭。从此,这一对男女便不顾世俗礼仪,偷偷在郑府后院幽会。没过几日功夫便已经如胶似漆。

    所以,当赵德昭看过王鑫从黄东明口中得来的证据之后,大吃一惊同时,心中开始为难起来。因为泗州知府勾结当地大粮绅王洪涛囤积粮食之事,已经证据确凿,达到了杀一儆百的目的。而出于赵普和郑兰儿的原因,他在心底深处是真心不愿意再处置楚州的官员了。

    不过,在陈东阳劝阻之下,赵德昭最终还是匆匆带着陈东阳、皇甫同、李佑等一干人回到了钦差大官船上。

    就在赵德昭正在想着如何替楚州官员开脱,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时。变故终于发生了。

    先是被王鑫派人关在官船上,严密看守的大粮绅黄东明和其大掌柜双双莫名死去,紧接着王鑫带人去寻找囤积粮食的秘密仓库,结果扑了个空,粮食已经被人运走。

    这一下,人证、物证俱失,单凭王鑫之前所拿到的口供远不足以成事,且在皇甫同和李佑背后谋算下,楚州知府终于忍无可忍,联名楚州上下所有官员上书朝廷,弹劾状告开封府王鑫在楚州飞扬跋扈,欺压百姓,肆意严刑逼供,另致一名百姓和一名从九品官绅身死。

    钦差赵德昭大怒,派人将王鑫押送开封,交由朝廷处理。

    至此,表面上看,赵普与赵光义两党之争,在江淮这一战,看似打了个平手。

    而这个时候,从叶尘离开开封至今,已经过去了二十天。

    ………

    ………

    这一天,官船之上,赵德昭、陈东阳、皇甫同、李佑五人正在集议,商议后续之事。

    “江淮各地粮绅和官吏为利所诱,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法勾当。泗州知府窦士海和泗州、楚州两大粮绅此次被绳之以法,肯定是将那些人都震住了,如今只要开封因为缺粮而不禁止提价,他们要么有办法自己运粮去京师大赚一笔,要么只得平价把粮售于官府,仍然控制粮市与朝廷作对的人恐已寥寥无几。”陈东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