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集体催眠术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集体催眠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的铁箭刚才已经全部射出,这一箭用的是寻常竹杆铁头的箭氏,并且在刚才宝弓落下的那瞬间,弓弦已经回落大半,所以力道很小。最主要的是他选择的角度很妙,刚好将窦士海的官帽射穿带走,又不会伤到窦士海。

    窦士海此时却已经脸色惨白一片,额头上布满了细密汗珠。刚才那一刹那,他以为自己已经要死了。身边的捕快和府兵在第一时间又将他牢牢护了起来,且手中兵器出鞘,做好了战斗拼杀准备。而叶尘的十一名护卫眼见自家爵爷动手,手中的箭已经举起,瞄准了院中的人,只等叶尘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将手中的箭射出。

    “哎呀!不好意思,窦大人!刚才本伯手中的弓一时失手,惊吓了窦大人,还请见谅。”叶尘将手中的宝弓交给旁边许方义,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窦士海不愧是一州知府,深吸一口气,渐渐恢复如常,甚至脸上不见一丝尴尬,说道:“阁下自称本伯………请问阁下到底是何人。再不说明身份,就不要怪本官下令将你捉拿归案。”

    叶尘微微一笑,向窦士海微微抱拳,说道:“在下叶尘,见过窦大人。”

    窦士海顿时身体微震,一脸大吃一惊,失声说道:“阁下是………祥符伯。下官窦士海拜见爵爷。”

    叶尘心中感慨,眼前这位演技已经达到影帝级别,若不是他来泗州之前,李君浩和玉道香的人都已经查到泗州知府勾结当地粮绅私自囤积粮食的事情。还真有可能被其所骗。

    这个时候,李君浩和许方义已经从房顶上跳下,有意无意的坐在了那地窖所在屋舍门口。而张君阳也从地窖中走了出来,地窖里面这会还有五名五花大绑,塞着嘴巴的证人。

    “真没想到爵爷昨天在泗州城泗沅客栈遭刺之后,今日又在这普照王寺遇到歹人,真是万幸,这是下官的失职。”这般说着,窦士海却已经深深的弯下腰,向叶尘再次拜了下去,脸上满是惭愧之色。

    窦士海姿态放得很低,以他一方大员的身份来说,虽然品职比叶尘低了一些,但能够做到这一步,也足可看出此人能屈能伸的一面。这在最重风骨,最重面子的文人士大夫来说,是极为少见的。

    “哼!果然是做贼心虚啊!”叶尘心中自语,但嘴上却道:“窦大人何出此言,是在下来到泗州,将这些贼人引了过来,给知府大人添了麻烦才是。”

    窦士海闻言,不由心中一松,心想只要这位将这些已经死去的十三阎罗当成是一直对其不利的那帮贼人同伙就好。只是刚才叶尘那一箭真的是失手?

    窦士海心中又沉了下去,但脸上却已经变得义愤填膺状,对左右喝道:“来人,搜查屋舍,看还有没有贼人潜藏。”

    左右捕快和府兵答应一声,便要散开。叶尘心中冷哼一声,说道:“且慢!本伯家眷在这屋舍之中,却是不方便让外人进入。另外,除了逃走的贼人,此处的贼人已经被本伯带人杀完,这里已经没有贼人了。”

    叶尘说着话,便看了一眼之前李思烟进入的那间屋舍,等他话音一落,窦士海一脸不相信,正准备说什么时,屋舍中传出李思烟的声音:“爵爷!外面是哪位大人来临,妾身刚才受到了惊吓,不便见客。”

    窦士海脸上顿时流露出讪讪之色,下令让捕快和府兵停了下来。

    叶尘此时却一脸惭愧,邀请窦士海坐在了小院中的石桌旁边的石凳上,自己也坐了下来,说道:“窦大人可能也有所耳闻,本伯在开封时,便被一伙贼人盯上,有好几次出手对本伯不利,至今贼人都没有落网。却是没想到这伙贼人贼心不死,竟然一路跟到泗州,接二连三的再次对本伯不利。”

    叶尘不理会窦士海双眸深处急切和阴沉之色,继续说道:“窦大人有所不知啊!在下昨晚听说普照王寺乃我大宋五大名刹之一,今日便带人来游玩。因为一直有歹人对本伯不利,所以本伯每到一个地方,便会让护卫仔细排查落脚附近的环境,以防有贼人潜藏。不料护卫在排查到这座院子时,遇到几名歹人,二话不说,看见本伯护卫便杀。还好本伯护卫实力不弱,反过来将那些贼人给全杀了。本伯感觉事有蹊跷便亲自带人来到这里,结果刚刚到来,又是十三名贼人出现,这不本伯带人一直厮杀到刚才,窦
网游之拾荒笔趣阁
大人出现之前,才将他们给杀了。”

    窦士海一脸后怕之色,说道:“真是万幸,否则爵爷若是在泗州出了事,下官怎么给圣上交代。”

    这样说着,窦士海心想难道真是巧合?叶尘他们还没有发现地窖的存在?更没有发现地窖中的粮食?

    “爵爷身份既然已经暴露,恐怕还会有贼人前来,所以下官恳请爵爷即刻离开普照王寺,回泗州城暂住一段时间,由下官尽地主之谊的同时,也确保爵爷的安危。”窦士海试探的说道。

    叶尘略一沉思,认真的说道:“窦大人言之有理,等本伯刚刚追贼人而去的四名护卫回来之后,本伯便跟窦大人前往泗州住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叶尘突然看了一眼李思烟所在的厢房,故意压低声音,两眼放光,一脸色色的说道:“窦大人,本伯可是听说江淮出美女,而江淮美女尽出泗州啊!哈哈哈………到了泗州怎么着都要享受一下泗州美女的温柔滋味,才算是不虚此行啊!”

    窦士海听了上一句时,目光快速扫过院中叶尘的护卫,发现数量上与他从吴冈那里听到的还真是刚好少了四名,而尸体中也没有护卫,心想难道真是追敌去了。紧接着叶尘一番举止,让他心中略微一松,顺着叶尘话题,并且也有意压低声音,笑着说道:“爵爷既然有此雅兴,下官自然会安排泗州最漂亮、最温柔、最懂风情的女子好好伺候爵爷。等爵爷离开泗州的时候,下官再送一对美女给爵爷。保证让爵爷满意。”

    说到这里,窦士海突然想起之前听到叶尘在京师的那两件流传甚广的风流韵事。先是给开封三大花魁之一琵琶女王赎身,纳为小妾,两天之后又在教坊司为了一位犯官之女的开.苞之权,将那御史王悦风的儿子扒光了丢在了街上,结果当晚这位御史儿子便自杀了。

    由此来看这位还真是风流成性,极好女色。没看南下江淮办差,连家眷都带着,喔!这位家眷应该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琵琶女王。

    窦士海脑海中念头百转,不知不觉中又相信了几分叶尘出现在这里乃是巧合。既然要等属下回来,那就等一会吧!

    “那位逃走的贼子已经受了伤,等本伯四名护卫将那贼人抓来之后,本伯要当面向这伙人问一下背后指使人。”叶尘狠狠的说道。

    窦士海微微松了口气,心想不管那所贼子能不能抓回来,天黑之前总会见分晓,到时候总是要离开这里的。而在这之前,我就耗在这里,一直和叶尘在一起。还有,不管怎么耗时间,终归要吃晚饭,晚上要回城休息吧!

    这样想着,窦士海面上却不动声色,且嘴上说道:“这伙贼人真是该死。”

    ………

    ………

    普照王寺,讲经殿。

    藏身在殿外那棵大树上的玉道香已经观察了那挂单和尚好半响,虽然怀疑其是弥勒教的小明王上官冰云,但眼前的一幕却是越来越让她看不明白,眼前这和尚真的只是一直在讲佛经要义。虽然那数百听讲的和尚神色举止越来越统一,统一到同一刻他们的面部表情都极为相似的程度。

    叶尘若是在此,看见眼前一幕,再仔细观察那数百和尚这会几乎模一样的神色举止,说不定反而会大吃一惊,因为眼前这一幕和后世科幻悬疑电影中集体催眠术太像了。眼前这数百普照王寺的和尚太像是被集体催眠了。

    胡正一的到来,比叶尘预料中还要快。

    看着一名身着绿袍官服的官员带着二十多名开封府捕快和一百多名禁军将士突然到来,泗州知府窦士海脸色一变,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窦士海压下心中的不安,主动上前自报家门,和胡正一互相见过礼,正准备询问一下胡正一的来意。不料叶尘抢在前面说道:“胡大人,这些贼子都是与在京师刺杀在下的贼人是一伙的,现在便交给你们开封府了,希望你们能够早日找到欲对在下不利的贼子。”

    叶尘说的很诚恳,胡正一接的也很郑重,他说道:“爵爷放心,下官一定将此事做好,给爵爷一个交待。”

    窦士海听得越加纳闷,这些贼子?叶尘不是说人全部杀了吧,他暗中也示意自己的人看过,这座小院中并没有俘虏。即使是叶尘家眷所在的那间厢房中也没有。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