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一十章 拼杀(下)

第一百一十章 拼杀(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所在中间主房,距离八人距离稍远,十一名护卫射击时,他距离八人还有三十多步,但这点距离对他来说已经够了,且他也做好了射击的准备,他射的是最中间一人。   可就在他松弦的刹那,他听到了一道淡不可察的声响,从身后通往小湖的羊肠小道的后门处传来,所以他陡然调转身形,看都没有看,只是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手中的箭顺势射了出去。

    叶尘的箭射在了小院后门左侧三尺处的墙壁上,但惨叫声几乎就在三菱铁箭入墙的刹那间就传了过来。

    叶尘距离后门两侧的墙十来步距离,距离不远,但从没有人想过叶尘这一箭会直接射穿两尺厚的土石墙,墙后面的人同样没有想过会这样,所以他死在了一只穿墙而过的铁箭上。

    身形已经暴露,且还死了一人,绕到后面,从后山陡坡下爬上来的四人中的另外三人一声爆喝直接翻墙而过,墙头上一蹬,竟然瞬间跨过三丈的距离,直直扑向房顶上叶尘三人而来。

    如此短距离,或者这么短的时间内,若是寻常弓箭手,即使是军中弯弓搭箭速度最快的神箭手,都做不到在三人落在屋顶前再射出一箭,但叶尘可以。

    没有人知道他如今的身体协调性有多变态,反应速度有多快,三人刚刚腾空而起的刹那,叶尘第二箭又射了出去。

    若是在平地上,以这三人的身法实力还能躲开,但在半空中就不一样了,所以又有一人惨叫一声,掉了下去,踢了两下腿,当场死去。叶尘这一箭穿喉而过。

    剩下的两人是十三阎罗中的老大和老三,也是实力最高的两人。特别是那老大几乎就在叶尘射出第二箭的刹那,突然大吼一声,陡然在半空中加速,在刚那名同伴中箭的同时,他已经落在了屋顶上。

    他运气不错,落的地方不是李君浩,而是许方义。后者一双招子很毒,但实力也就相当于十三阎罗中其他人,比大阎罗差了不少,所以没有将这大阎罗逼下去。他手中长剑刺出,那大阎罗手中长刀劈下,刀箭相碰,许方义便一声闷哼,脸色一白,向后跌出两步,而大阎罗却已经站在了许方义刚刚站的地方。

    并且,大阎罗刚一落足,便大吼一声,弹射而起,直劈向还没彻底稳住身形的许方义。另一边,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对铁拳套的李君浩,正准备一拳将三阎罗逼下去,见此不得不放弃了三阎罗,从侧面向大阎罗手中长刀直捣而去。

    叶尘再次射落后院一人之后,便不再理会身后,而是转身看向前方。因为他相信李君浩和许方义能够挡住剩下的两人。

    另外,敌人的凶悍和实力超过叶尘的预料,十一名老兵射出一轮,便被剩下的六人接近,且翻身上了两边厢房顶上,和十一名护卫短兵相接。

    敌人左右屋顶上各是三人,十一名护卫分别是五对三和六对三。

    若不是老兵战场上历练出的配合和同归于尽的凶悍,这会十一名老兵已经出现死伤,就这叶尘看得很清楚,最多再有两三息时间,十一名老兵就会溃败,甚至被敌人全部杀死。

    就在这个时候,叶尘终于腾出手来,铁箭瞄向了前方。

    短兵相接,敌我缠斗一开始,寻常箭手不敢射箭,因为很容易误伤,即使是神箭手因为抓不住那短暂的射箭机会,也不敢松弦。但叶尘可以,他的眼力可以抓住最佳时机,他的果断和心性可以让他在最恰当的时机果断出手。

    李忠年龄有些大了,四十五岁,全力拼杀两三息时间便感觉有些气喘,若不是丰富的厮杀经验和数次同归于尽的招数,以及兄弟们的无间配合。他早就在第一时间被敌人杀死了。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要死了,因为他们五人的战阵被打散了,变成了各自为阵,三名敌人的武艺超出他们不少,没有配合,他们死的很快。

    眼前敌人狞笑着,以手中长枪闪电般向他刺来,李忠没有躲闪,也没有用手中长刀迎上去,而是狂笑声中将自己空着的左胳膊迎着长枪挥了出去,同时右手中的长刀拼着命的向敌人怀中切去。

    这又是同归于尽的打法,用自己的胳膊甚至生命为代价,只为砍中敌人一刀。但他知道,此次成功的希望很渺茫,因为枪比刀长,在他刀劈在敌人身上之前,长枪多半已经刺穿自己胳膊,将自己跳起,然后被
最强天赋树小说5200
长枪顺势贯穿而死。

    电光火石间,一只铁箭擦着李忠的头皮一闪而过。嗤的一声,那只长枪距离李忠胳膊半寸许距离停了下来,然后远离而去。李忠右手的刀也劈了一个空。他定睛一看,那名凶悍的蒙面人咽喉部位的黑色面巾破了一个洞,一根铁箭直直插在了此人咽喉中,脖子后面另一头隐隐还露出半截。

    李忠脸上顿时流露出劫后余生的大喜,正准备转身帮助同伴。但就在这时,又一道破空声响起,不远处另一名蒙面人倒下了,没有响亮的惨叫声,因为又是穿喉而过。

    接下来,对于老兵犹如仙音,对敌人犹如勾魂之音的破空声接连响起两下,正面来攻的八个阎罗顿时只剩下了两个。两人见机不对,顿时疯狂,拼着受伤逼退了缠着他们的几名老兵,从房上跳了下去。但不等房顶上老兵跟着跳下去,或者收刀换弓射击,房屋下陡然传来两声惨叫。房顶上老兵一惊看去,却发现一名绝色女子和一名魁梧大汉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小院外墙壁下。两个蒙面人尸体正倒在他们身前。

    这绝色女子老兵都认识,知道是爵爷小妾身边的女子,晚日在泗州城泗沅客栈后院中驾驭马车的就是他。算是自己人。

    整个过程说来话长,但其实也就两三息时间而已。在这点时间内,叶尘身后许方义和李君浩互换了一下对手,刚刚两位贼人过了四五招而已。

    叶尘眼见那两人跳了下去之后,便不再理会,转身看向身后近在丈许范围内的厮杀。

    十三兄弟,如今就剩下他们两人,大阎罗和三阎罗哪能不知道今天踢到了铁板之上,为兄弟的死很悲愤,但他从未想过要报仇,至少此时不想,而是想着赶紧逃走。

    可惜,李君浩和许方义与他们二人各自刚好实力相当,死缠着他们,一时间根本难以脱身。

    当叶尘手中的宝弓又抬起时,若是没有意外发生,他们二人的命运好似已经注定。

    小院外的李思烟目睹了刚才整场战斗,为叶尘铁箭杀伤力感到心惊,特别是射出第一箭直接穿墙而过,射死一人的场景,即使以她的实力和见识也是心头一跳。她不得不承认,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叶尘的箭已经拥有了杀死她的实力。

    “长老!来人了。”旁边魁梧大汉小声提醒,李思烟看了一眼二十步外矮墙方向,和魁梧大汉一闪身直接进了小院,从旁边的厢房中钻了进去。

    就在李思烟二人刚刚进入小院,一声正气凛然大喝声陡然从小院正门对着的矮墙后传来:“大胆贼人竟然敢在佛门圣地行凶,还好本官刚好来寺中敬佛,来人,给我将贼人拿下。”

    这话是泗州知府窦士海说的,说完便带着三十多名府兵和捕快冲进了小院。房顶上的老兵见是官兵,便没有动。

    砰砰<士海带人刚刚冲进小院的瞬间,两个尸体从他正对着正房顶上落下,砸在了他的脚下。

    窦士海见此一惊,停下步子,抬头看去,脸色一变。身体赶紧向后退了两步,退到了两名捕快身后。然后才看向房顶上那名正提着一把宝弓,以箭瞄着自己的锦袍年轻男子。

    窦士海瞳孔微缩,心想这位应该就是祥符伯叶尘,好强的杀气,这样想着,但面上却是一脸怒意,喝道:“你是何人?胆敢在佛门净地杀人,惊扰佛祖,还敢以箭对着本官。”

    叶尘寒星一般的眸子盯着窦士海看了一眼,已经猜到此人的身份,更是猜到刚才那十三人十有八.九与眼前这位泗州知府脱不开干系。所以心中对其动了杀意,手中铁箭没有收,依然瞄着窦士海,淡淡说道:“你又是何人?来这是做甚?”

    窦士海闻言,不由心中一松,就等着你问这一句话呢,赶紧说道:“本官乃泗州知府窦士海,刚才来到普照王寺来上香,求佛足保佑我泗州水闸早日修建成功,不想突然听到这边传来惨叫声。本官身为泗州主官,自然要带人过来看一看。”

    叶尘微微一笑,说道:“原来是知府窦大人。”

    说着,他手中的宝弓垂了下来,窦士海见此心中一松,拨开两名捕快,正要向前迈出一步。可就在这时,叶尘手中的弓又陡然抬起,手中的箭已经离弦。下一刻,随着窦士海一声惊叫,他头上的官帽却已经飞了出去,随着那一根箭矢掉到了五步外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