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零八章 十三阎罗与挂单和尚

第一百零八章 十三阎罗与挂单和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然,若是有官员私下与豪绅勾结,对地方的危害同样不小,但是其运作过程常常也是在暗中进行,仅仅依靠朝廷赋予地方官员的权柄,是不足以让他们成为破家县令,灭门府尹的。

    赵匡胤不允许地方再出现藩镇那样的国中之国,这知府、县令、府尹的约束力也大增,他们是不能像唐朝以前历朝历代的地方官一样,如同百里侯一般为所欲为的,不能因为其官大就什么事都可以插一手,在地方上开一言堂。比如大宋各州、县的通判,在许多事情上对知府和县令就有监督和制约的权力。

    从长远看,或以后世经验来看,这么做其实是一桩好事,官员若拥有太大的自主权,那凡事就只能完全依靠他的个人品性,一旦他的品性欠缺,这地方官权柄太大,对地方的祸害可就难以想象了。

    但是,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因为权柄受束缚的太多,应对突发事件的反应能力和效率就势必会受到影响。

    皇甫同和李佑两人深恐这边事情牵扯泗州和楚州的知府,甚至进一步会牵连到赵普,所以就以制度挤兑魏王。而王鑫和胡正一却将此看成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是不会放手。

    王鑫说完,不等皇甫同和李佑再说什么,紧接着说道:“殿下,此番于各地购运粮草事关重大,临出京时陛下已经许了殿下专断之权。依下官之见,若求妥当,请殿下下令将泗州观察使、监察使找回来,再把泗州通判唤来,由他们四人与我和胡正一一同主持此案。另外,殿下可以同时以六百里快马飞报京师,这样就妥当多了。殿下,事急从权,是不能顾虑太多的,要知道贼人在当地耳目众多,如果消息泄露,他们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就可以把罪证一件件湮灭无痕,那时就糟了。”

    说到最后,王鑫特意看了一眼皇甫同和李佑,眸中嘲讽之色毫不掩饰,谁都能够听得出来,他所说贼人耳目,正是暗指皇甫同和李佑。

    皇甫同和李佑脸色涨红,便要说些什么,王鑫紧接着又说道:“另外,下官还有一个担心,祥符伯就带着十来名护卫,而那些粮绅在本地势力庞大,若是狗急跳墙,对祥符伯不利那就不好了,殿下应该知道陛下对祥符伯的看重。

    赵德昭闻言,不由脸色一变,猛然起身,说道:“好,就依王大人所言,本王即刻便派人召来泗州和楚州观察使、监察使、通判,配合王大人和胡大人一起审案。”

    实事上,赵德昭全力支持王鑫,还有一个心存侥幸的原因,他总想着大肆囤积粮食,谋以私利的只是本地大粮绅,两州的知府最多也只是失察、失职而已。

    但王鑫和胡正一自是经验丰富,知道就算势力再大的粮绅,要想在一州之地大肆囤积粮食,若是没有知府的暗中支持甚至参与,要做成此事,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王鑫和胡正一已经认定了不管是楚州,还是泗州,粮食连规定数额一半都没有筹集到,定是知府与粮绅勾结,谋以私利。

    从楚州知府府邸中出来,王鑫心中暗自发狠:这里是贼人的地盘,这些天查办屡屡失败,就是因为让他们有了准备,可以利用久在地方,势力盘根错节无孔不入的优势从容布置,把人证、物证全都消灭的干干净净,这一遭一定要快刀斩乱麻,在京师赵相公以政事堂中的名义干涉之前,做成铁案。

    ………

    ………

    窦士海带人一路向普照王寺赶去,越是接近便越是发愁。

    他以什么理由去见叶尘?

    别的不说,叶尘只要问他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你来这里干什么?这普照王寺这么大,你怎么找到这片荒废屋舍的?

    窦士海和王洪涛一阵紧急商议,还真想到了一个铤而走险,且一石两鸟的办法。

    王洪涛派人联系上了泗州境内一伙强人,这伙强人在江淮路名气很大,人数不多,就十三人,号称十三阎罗,因为武艺高强,且没有巢穴,官府围剿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王洪涛派人重金聘请他们击杀叶尘一行,若是成功,自然好事,算是杀人灭口,一了百了,反正一直有一伙势力强大的贼人对叶尘不利,此事天下皆知。完全可以将事情推到那伙贼人身上去。就算事后因为是在泗州境内出的事,窦士海可能会受到朝廷的责罚,但比起囤积粮食的事情败露,那又算得了什么。

  
网游之星剑传奇全文阅读
  而若是十三阎罗刺杀不成功,但引起的动静肯定不小,结果惊动了泗州知府,带人来抓捕十三阎罗,从而遇到了祥符伯,自然而然知道了囤积粮食一事,顺便从叶尘手中将囤积粮食的证人、证物给接手过去。这样的理由和过程也是说得通的。

    ………

    ………

    普照王寺的老主持慧明大师年龄大了,这几年早已将各项事务交给他的师弟慧能,自己只是一心潜修佛法。慧能刚好相反,无心念经,更不喜读研佛法,心思全放在了给寺中增加用度和庙产上面。

    对于今天中午来到寺中挂单的那名颇有些高僧气质的和尚,慧能充满厌恶,因为挂单不同于香客,不给一分钱不说,吃住用度还要耗费普照王寺的。

    但与慧能相反,老主持慧明很喜欢这位挂单和尚,听到弟子照光说有高僧来寺之后,便请到后殿和其一起交流佛法,很快就被这位挂单和尚高妙的佛法造诣所震慑,大喜大惊之后,召集全寺和尚集中到讲经殿,听这挂单和尚说法讲经。

    慧能虽然不喜欢听这和尚讲经,但向来尊敬师兄,不想违背师兄的意思,便也坐在一旁无精打采的听讲。

    好在没过多久,看门的小沙弥来汇报,说门外来了十三个骑着俊马的香客,想要进寺参观和休息,并且给了两百贯的布施。

    慧能一听,便起身和听得渐渐入迷的师兄说了一声,趁机离开了讲经殿,亲自来到了寺门外,迎接这一行香客。

    来的十三人骑的都是高头大马,一身的短衣劲装,没有主仆之分,一看就是江湖中人。这样的组合来游览寺庙和游山玩水很少见。

    “大师!我等对贵寺向往敬仰已久,今日路过泗州,刚好过来游览一番。这是二百贯功德钱,还请大师笑纳。我等也只是在寺中稍作休息,不超过半天时间,不过想好好参观一下这已经有两三百年的古寺,还望大师能够行个方便。”十三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人,也就四十岁左右的一名中年汉子双手合十,主动行礼说道。

    这十三人出手虽然没有昨晚和今早两波客人阔气,但也还不错,一出手就是两百贯,并且言明最多半天时间。至于提出参观寺庙的条件,这再正常不过,来的香客那有不参观寺庙的。这样的好事,慧能自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当即道了声佛号,收了钱,热情的将十三人带了进来,并安排了休息的地方。

    这十三人休息的小院子隔壁院子中,钱宁冷汗淋淋,一脸恐慌的跪在玉道香身前。旁边李思烟脸色也有些难看,同样有些恐慌的站在玉道香面前。

    “圣女!本来属下和钱宁已经按照您的意思,找到了替罪鬼,并且收买了几个和尚,设下了陷阱,就要引导祥符伯身边姓许的,怀疑到那替罪鬼身上。可是不料那老主持突然召集全寺中所有和尚,去听外来的一位挂单和尚讲经。所以,此事就给耽误了。”李思烟说道。

    玉道香脸色不渝,心想以后还是少做些故意给叶尘添麻烦的事,否则一不小心如今天这样被叶尘怀疑,那就得不偿失了。李思烟和钱宁所说都是实事,最主要的是最开始的计划也是经过她同意的,出现纰漏,她也不好怪罪眼前这二位近日对她惟命是从,又尽心尽力给她办事的人。

    另外,李思烟所说外来挂单和尚引起了她的警觉,因为昨日刚得到消息,南唐弥勒教教主大明王楼炎明出关了,而且南唐佛宗大师,弥勒教的第一大敌,南唐国师法眼禅师连同另外五名南唐佛宗大师一起被杀了。

    这个消息意味着弥勒教小明王上官冰云可以离开金陵,可以北上,来到大宋境内。

    另外,弥勒教自成立以来,向来睚眦必报,叶尘一句话便断绝了他们五石散的大半销路,损失不可谓不惨重。这个仇以弥勒教行事习惯,肯定是要报的。更何况。叶尘本身的神奇事迹,足以引起这个时代所有高人的兴趣和觊觎,玉道香不相信,弥勒教大小明王会对叶尘无动于衷。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里出现了一位挂单和尚。若只是寻常和尚也就算了,可是这挂单和尚一出手就震住了普照王寺的老主持,大宋有名的高僧大德慧明老和尚。能做到这件事的和尚,在世间本就是屈指可数,怎么会如此巧合的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此处。

    ps:两更深夜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