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零七章 魏王的想法

第一百零七章 魏王的想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泗州水坝连着半个月加紧急修,已经完成了大半,再有五六天便可以完成使用。窦士海对此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据他所知,附近几个州的水坝进度远没有泗州这边的快。而且泗州城的水坝相对来说更大、更长。

    “唉!自己辛苦一下,终日亲自监工,只要将水坝修好了,保证南来五六个州的粮食顺利运送到开封,也是大功一件,应该可以抵消泗州粮食没有收够的过失了。”窦士海站在水坝旁边临时搭建的凉棚中,喃喃自语。这十多天下来,他可是瘦了、黑了,对于知府大老爷来说,真的是难能可贵。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辆马车从泗州城方向,匆匆忙忙的向他所在疾驰赶来,走得近了,他便认出这辆马车是亲家王洪涛的马车。

    “亲家公!什么事这么急?”王洪涛一下车,小步急走到凉棚中,窦士海便起身问道。

    王洪涛阴沉着脸,没有说话,而是向两边看了几眼,窦士海见此,便对守在两边的几名府吏说道:“你们几个去水坝那里去看着点。”

    待几名府吏走了之后,王洪涛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窦士海闻言,不由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神色变幻不定,皱眉沉思。

    “亲家公!你确定是祥符伯的人?”半响之后,窦士海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恢复平静,沉声问道。

    “大人!虽然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我们泗州附近寻常时候能够纵马的武士是极为少见的,更不用说十五名,虽然人数与你所说对不上,可是有这个能力和动机打我们主意的,也就祥符伯了。”王洪涛眯着眼说道。

    “我听吴冈说,那叶尘是想在附近游山玩水,只是………是叶尘在普照王寺游玩时无意中发现了囤积粮食的地方,还是那祥符伯提前得到消息,直接奔着普照王寺而去………这一点很重要。若只是巧合被祥符伯碰上,我大可现在出面,一句话应该就能将此事接手过来,由我亲自审案。可若不是巧合,是叶尘提前得到了消息,那此事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窦士海目光闪动,沉声说道。

    王洪涛闻言,脸色一变,说道:“大人的意思是说那祥符伯是冲着我们囤积粮食之事而来。”

    窦士海眉头一皱,说道:“亲家公!你慌什么,这只是一个可能,并且从我得到的消息,以及昨日发生在城内那起针对祥符伯的刺杀事件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大。不过,真实情况如何,此事还要去见了那叶尘再说。”

    ………

    ………

    楚州城,王鑫和胡正一没有住在客栈,当然也不会搬到府衙后院知府府邸中和魏王赵德昭住在一起。而是住进了驿站。

    此时,王鑫和胡正一正坐在驿站中特意被他们隔离出来的一座院子中,脸色阴沉的看着手中刚刚严刑逼供出来的供纸,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些小鱼供出来的事情都指向楚州大粮绅黄东明,可是这些人只是知道黄东明囤积粮食,根本不知道黄东明的粮食藏在那里,更不知道黄东明是否与楚州知府郑成效有勾结。”王鑫有些丧气的说道。

    “可惜这黄东明身上竟然还有一个从九品的酒税使的官身,否则将其抓过来,拷问一番,定能够让其说出一切。”胡正一一脸的不甘。

    “时间不多了,魏王殿下已经派人催问过好几次。”王鑫眉头紧皱,心中恼恨不已。

    “要不我们直接偷偷将那黄东明粮铺的大掌柜抓过来。”胡正一说道。

    “哼!现在已经迟了,你忘了昨天烤问黄东明粮铺的前台掌柜,那老头说过,黄东明手下两个大掌柜和大管家,在我们来楚州前一天,都突然请假去外地省亲去了。”王鑫头疼的说道。

    “唉!实在不行,只能担点风险,将那黄东明给抓来,就算事后因此事被弹劾罢官,但只要扳倒了楚州知府郑成效,并通过他牵扯到赵相公,府尹大人那里很快就会让我们官复原职,且定会更胜过往。另外,也好给魏王殿下这里有个交待。”胡正一咬牙说道。

    王鑫目光闪动,脸色变幻不定,显然正在衡量得失,做出决定。

    便在这时,有随从来报,说祥符伯两名护卫带着祥符伯的腰牌来求见。二人互视一眼,脸有疑惑,但还是让人进来。

    听了叶尘派来护卫所说之后,王鑫和胡正一当即便跳了起来,欣喜若狂,
风是叶的涟漪小说5200
犹如打了鸡血一样,稍一商量,二人便兵分两路,王鑫去见魏王赵德昭。胡正一带人急赶泗州普照王寺。

    ………

    ………

    楚州知府府邸中,魏王赵德昭见了王鑫,不等后者开口,便率先发问:“王大人!可有查出当地粮绅囤积粮食,以谋私利的证据。”赵德昭语气有些不善,七天前,他答应替王鑫和胡正一二人顶着政事堂的责令,让二人可以严刑逼供,可是如今近七天过去,依然没有进展,这怎能不让他心生不满。

    王鑫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些日子在赵德昭面前姿态放得很底,言行举止甚为恭敬。就算如今事情有了进展,但那也是叶尘的功劳,不过不管是谁找到了证据,最终主持审查案件,完成那杀一儆百之事的,终是他们开封府。赵匡胤让开封府派人,并指明是推官,便是赋予了其查办筹集运送粮食中不法之事的权力。否则,赵德昭也没那么大的胆子放权给王鑫和胡正一,让二人严刑逼供,并且还将随自己而来的三百禁军侍卫中的一百人派给了胡正一和王鑫,用于方便查案办事。

    当然,至于王鑫和胡正一秉持着赵光义的私心,想趁机将赵普一系的地方知府拿下一个,甚至趁机将赵普拉下水的谋划,时至今日赵德昭心中也已经明白。但为了自己第一次差遣负责的筹集粮食大事能够顺利完成,赵德昭也不得不装作看不见。不过,在心底深处,赵德昭自然还是更加亲近提议给他封王的赵普,对于与他有着更深一层终极矛盾的赵光义,不管怎么说,他永远不可能会和其走到一起去。

    王鑫立即把叶尘在泗州的发现说了出来。

    赵德昭听了虽然大感意外,但还是极为欣喜,且心中忍不住感慨最终还是叶尘办成了此事。

    便在这时,赵德昭的侍从进来说皇甫同和李佑二人求见。这二人刚才收到密报,说王鑫一脸振奋之色的来找魏王,猜想王鑫找到了一些证据,心中担忧,便主动来看看。

    赵德昭不方便将赵普的人堵在门外,以免让赵普误以为他和开封府的人走得太近,所以不顾王鑫的不满,还是让二人进来。

    在皇甫同和李佑询问下,王鑫自然冷脸相顾,不会吭声。可是赵德昭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却是将事情又简单说了一遍。

    王鑫自然很不满,但面对魏王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事已至此,两边早已撕破了脸皮,有赵德昭一心要杀一儆百,从而震慑各州县官、商,以顺利完成筹集粮食之事。王鑫也不怕皇甫同和李佑还能够改变赵德昭的心意。

    另外,远在一百里外的泗州,胡正一已经去了,皇甫同和李佑就算想通风报信给窦士海,却也来不及了。或许赵德昭也是想到这一点,所以才说了出来。

    王鑫暗自一思索,便已经明白赵德昭的心意,这位魏王殿下是想给赵普示好。无非就是说,该通的消息也给你们通了,该给的方便也给了,若赵普的人再被拉下水,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皇甫同和李佑二人脸色略显僵硬的恭喜过魏王之后,互视一眼,皇甫同向魏王拱手赞道:“祥符伯干的好呀,如今这些罪证只要查实,不怕泗州囤积粮食的粮绅不乖乖就范,依在下看来,此事可以交给泗州知府窦士海,由其主持,全力侦破此案。”

    王鑫豁然变色,双眼如刀一般,盯着皇甫同,寒声说道:“皇甫先生,你别忘了,此次南下,陛下钦差行文中写的很清楚,有关筹集粮食中的不法案件,都可由我和胡正一具体查办。”

    李佑冷笑道:“我等自开封来,若无本地主官协从,如何办案?”

    他们是赵普的心腹谋士,很清楚窦士海乃是赵普大力举荐的官员,若是窦士海倒了,赵光义定会安排人借此参劾赵普,所以他们必须要尽力维护窦士海。

    王鑫冷哼一声,说道:“李先生此言差矣,王爷在此地人地两生,这也不妨。我开封府在地方办案,自有程序,因为事涉官员,自然要将泗州的观察使、监察使找来,他们如今正在附近县、镇督察购粮事宜。可紧急召回,由他们与胡正一共同查办此案,而魏王千岁总掌全局。”

    宋朝的官相对于其他朝代来说,是比较能够纳入体制的,不管是地方主官还是朝廷派出的钦差,寻常情况下是没有绝对的专断之权的。

    ps: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