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百零五章 普照王寺

第一百零五章 普照王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叶尘之前听了小墨的描述,推测出储藏在普照王寺某个地窖中的粮食至少已经超过十万石,本来还在疑惑那么多粮食藏在普照王寺,光是运输、搬运引起的动静,都应该会被寺中所有和尚察觉到才对。

    要知道,普照王寺和尚可不少,至少也要好几百,所谓人多口杂,在如此情况下囤积粮食的事情又怎么瞒得了世人?

    另外,之前几名看守粮食的贼人追杀孙家四人时,引起动静应该也不小,寺庙中的和尚也应该察觉,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按理说会出面阻止才对。可是这些貌似都没有发生。

    “难道寺庙中的数百和尚和囤积粮食的贼人都是一伙,或者全部被书买了?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叶尘看着从寺庙大门走出的几名迎接自己的和尚,心中越发疑惑。这些和尚分明就跟没事人一样。

    来迎接叶尘一行的是一名身披黄色袈裟,面容枯瘦,颇有些苦行僧气质的僧人,看起来地位不低,也不是叶尘最为讨厌的那种吃得肥肥的,油光满面的和尚。

    “贫僧照光,见过施主。”枯瘦僧人面无表情双手合十,向叶尘率先行礼。

    叶尘虽然不信佛,但人前说人话,佛前装佛样的本事还是有的。

    学着枯瘦僧人的样子,合十双手见礼道:“我等来到普照王寺礼佛,顺便游览附近山水,还望贵寺行个方便。”

    枯瘦僧人说道:“出家人自然大开方便之门。施主请进。”

    枯瘦僧人肃手请叶尘进寺,且陪伴在侧,给叶尘讲解寺中各处佛像的由来和相应的佛经故事。叶尘一边敷衍着枯瘦僧人,一边看了一眼许方义,后者微微点了点头,叶尘心中松了口气。然后便和枯瘦僧人向寺庙中走去,看似认真的听着,其实主要是在欣赏寺庙的风光。

    普照王寺的山门殿兼作天王殿,正门上额“普照王寺”三字,字体古风流溢。殿内供有一位叶尘不认识的佛祖像,背面为护法韦驮,两旁分立持国、增长、广目、多闻四大天王。

    过了天王殿,只见庭院开阔,古木参天,香烟缭绕。西有百年桧柏,东有百年银杏,中有铜鼎三尊,从这三座重达千斤,且明显上了年头的大鼎可以看出,当年普照王寺顶盛时期是多么昌盛。

    走过一条花岗岩铺就的通道,就到了大雄宝殿。大雄宝殿为唐朝时建筑,面阔足有六间,前后回廊,檐高五重,漏空花脊。屋脊高处嵌有宝镜,阳面写“国泰民安”,阴面写有“风调雨顺”。

    大雄宝殿内法相庄严,经幢肃穆,法器俱全。正中坐于莲花高台之上的释迦牟尼大佛,被尊称为“大雄”大佛两侧是他的十大弟子中的迦叶和阿难,东首坐着药师佛,西首坐着阿弥陀佛。佛坛背后是“海岛观音”泥塑群像,两边是十八罗汉像。殿堂佛像全部重新装修,金光焕彩,法相庄严。

    枯瘦和尚或许是从叶尘看见佛像时的神色表情看出叶尘非信佛之人,刚开始的热情顿时荡然无存,甚至都懒得介绍,很快便找了一个借口让叶尘自便,然后带着几个小和尚离开了。

    叶尘对此自然丝毫不介意,心中有事,也没有兴趣现在便游览庞大的寺庙群,示意许方义带路,七拐八拐的走了半炷香时间,且除了刚开始遇到两三个和尚,有些人迹活动屋舍之外,后面所看见房屋,都是荒芜一片,野草丛生,蛛网弥漫,明显多年没有住过人的样子。这也算多多少少解释了叶尘之前心中的疑惑。

    叶尘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进入普照王寺没多久,寺外来了一位和尚,这位和尚长皮肤白皙细嫩,容貌更是英俊无比,说是漂亮都不为过,乍一看二十多岁,但若是仔细打量,便会发现他神色之中有着一股醉人的沧桑之感,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年龄。这和尚个子不高,五尺三寸一米七左右,左手拿着一个法.轮,右手捏着一个盘珠,脸上有着让人心生向往的神圣庄严之色,高僧大德的气度彰显无疑。

    这名和尚轻易慑服了普照王寺看门和尚,殷勤的将其领入寺中,给其办理了挂单手续,让其入住普照王寺。甚至都没有惊动寺中长老、方丈。

    普照王寺寺庙群最深处,一座大殿从不对外开放,乃是寺中身份最高,辈分最老的几位和尚住宿修行之处。

    此时,之前将叶尘迎进来的那位枯瘦和尚,双手合十站在两位老和尚面前,低声说道:“师
不二大道txt下载
傅、师叔!那位刚来的施主一行,这会去往北片无人居住区了,看方向是直直前往前些日子借于王员外存放东西的院子去了。”

    这两位老和尚年龄大的白须白眉,看起来已经有八九十岁的样子,小的黑须黑发,但也有五六十岁。都身披千佛袈裟,明显是普照王寺地位最高两人。

    “阿弥托佛!善哉善哉!贫僧早就知道这样不妥,虽说不知道他们借用我们的地方藏了什么,但那王员外老衲也是见过的,分明就是大奸大恶之人,所行之事多半是违背国法之事。”白须白眉老和尚苦着脸说道。

    “师兄!那些屋舍废弃多年,放着也是放着,两个半月的使用期限就能换来一万贯的香火钱,这样的机会怎么能放过。自前年寺里面的田地被水冲毁大半之后,寺中各项用度一日不如一日,即使香火钱有所增加,但依然入不敷出。这一万贯的钱刚好用来再置办五百亩肥田,同时还可缓解一下今年的用度。”

    “至于那王员外,当时收他们的钱时,我就给他们说过了,不管他们要做什么事情,活动范围都仅限于那座院子以北。寺中弟子我也下过禁令,不允许去北片荒废的屋舍。所以,不管他们做什么事情,想来都不会牵连到我们。所以师兄你就不要担心了。反而中午时分前殿着火的事情,我认为应该好好查一查。”黑发黑须和尚一脸不以为然说道。

    “师叔!中午前殿突然着火,此事来得蹊跷,后面又有弟子听到北片荒废屋舍有女子尖叫声传来,弟子总感觉此事互有关联。”枯瘦和尚突然插口说道。

    黑须和尚一声冷哼,说道:“照光!你这是质疑师叔的决定吗?你记住你的事情是安排好所有施舍了香火钱,借宿于本寺的客人,其他事情就不用你管了。现在住在寺中的两波客人施舍的香火钱可不少,昨天来的两位女客,带着三名护卫,只有五个人,一出手就是一千贯。刚来的这波十多个人给的也不少,足有五百贯,而且我看他们也不会住太久时间。所以,住宿方面你一定要安排好。特别是素斋一定要做好了,只要本寺的素斋之名传出去,便会有越来越多的贵客来到寺中吃食,本寺的香火钱还能少得了。”

    ………

    ………

    普照王寺东面一片供外客住宿的几座院落,靠最东面的一座最为幽静的小院中,玉道香和李思烟正品尝着寺中精心烹制的素斋,下面五步外,钱宁正恭敬的站着汇报事情。

    “圣女!长老!目前一切都按照计划展开,看守囤积粮食地下室的王家和黄家之人,已经被祥符伯他们控制住,并且还杀了一人。选中的那一家人死了一对老两口,那家的小姐和丫鬟被祥符伯他们收留。那位被我们收买给一家四口带路的和尚,刚刚去后山打水时,失足调到水潭中淹死了。放火的是我从开封带来的一名属下,中午便已经随香客回到了泗州,继续监视着泗州知府的动静。”钱宁快速且清楚的说道。

    玉道香听了之后,眉头微皱,转头看了一眼钱宁,说道:“这中间巧合太多,那两位女子若是死了也就算了,如今被叶尘他们收留,叶尘肯定从其口中知道了有和尚带他们前往地窖的事情。这样一来,多半就会怀疑有人故意将他引到囤积粮食之地。而知道他行踪的就是我们,所以叶尘恐怕已经开始怀疑我们。”

    钱宁这时已经脸色发白,额头汗水密布,这的确是计划中出现的一个漏洞。不过玉道香看起来心情不错,没有说什么怪罪的话,而是略一沉思之后,目光扫过李思烟和钱宁,说道:“这件事情你们俩去安排,从寺中的和尚中找一个合适替罪鬼,装作是这个和尚无意中发现了王、黄两家囤积大批粮食之事,出于某个目的,故意趁寺中着火时,将外人引到囤积粮食之地,想借外人之力曝光此事。”

    李思烟和钱宁恭敬称是。

    ………

    ………

    叶尘一行来到了一座很不起眼的小院子。

    小院子看起来近日内被简单打扫收拾了一下,也能够看出近些日子有活动住宿的痕迹。

    叶尘在小院子中见到了李君浩和十娃,以及地上绑着手脚,塞住嘴巴的两个人。这两个人明显不同于之前追杀孙雪莹和小墨的四名大汉,年龄四十多岁,一身打扮和神色气质一看就是大世家的管家或者大掌柜之类的人。

    ps:求各种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