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十八章 楚州官场

第九十八章 楚州官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吃吃”地轻笑着,花蕊夫人抽离了赵匡胤的身子,仍然像只猫儿似的跪伏在那儿,赵匡胤的手探到了她的颈后,摸到了肚兜细细的系绳,那儿只打了一个活结儿,手指轻轻一扯,绳头松开,花蕊夫人鸳鸯戏水的肚兜落下,一双嫩如豆腐、尖翘如笋的玉.乳便跃入了他的眼帘。

    花蕊夫人嫣然一笑,俯身相就,小嘴像鸟儿一般啄吻着赵匡胤的胸膛,那一团盈软便结结实实地塞入了赵匡胤的掌中。赵匡胤把玩着那一团暖玉,另一只手在她身上轻轻摸索,花蕊夫人轻轻蠕动着娇躯,很巧妙地配合着赵匡胤将她的亵衣一件件解下,直到那娇小玲珑的身子光溜溜地呈现在赵匡胤面前。

    腿子又白又嫩,股间一线酥红,肌肤光滑白皙,充满了紧致的弹性。赵匡胤有些不耐于这样浅尝辄止的爱抚了,他拉过一个枕头垫高了脑袋,在花蕊夫人臀部轻轻一拍,花蕊夫人便会意地扭转娇躯,将一轮盈盈明月供他赏玩,巧妙的唇舌自他胸膛、小腹一路向下,忽然之间,一口紧凑、一痕湿润、一片火热、一舌灵巧,便把赵匡胤送入了销魂境界……

    袅袅兮丽人,素颜兮倾城。一个时辰过去,赵匡胤和花蕊夫人仍在抵死缠绵,一室春光。

    已不知梅开几度,凭着花蕊夫人自幼习就的一身媚功,香舌红唇、青葱玉手,诸般武艺都用上,每次都可轻易让赵匡胤重振雄风,然后再让他兴尽驰泄,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看似如一瘫烂泥的花蕊夫人终于弃械投降,放弃了抵抗。

    ………

    ………

    眼看着距离楚州越来越近,赵德昭却是有些患得患失,陈东阳看在眼中,故意不点破,也不开导,只想着赵德昭自己能够想通此事。

    这一天,赵德昭终于忍不住问道:“陈伯!如今楚州知府一众官吏恐怕多半已经知情王鑫、胡正一他们要对楚州开刀,若是楚州知府与粮绅有勾结,肯定全力防范,销毁证据,作为地头蛇,这楚州恐怕已经被其打造成铁桶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够做好那杀一儆百之事?”

    “殿下!只要有人替殿下做出了杀一儆百的目标,至于如何做成此事,自有人和殿下一样急,甚至比殿下还要急。这些日子,老夫仔细看过南衙王鑫和胡正一带着二十多名干吏,无一不是开封府精兵干将。而王鑫和胡正一更是查案破案的高手,有他们冲锋在前,殿下不用担心。”陈东阳说道。

    赵德昭一想,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心中不由松了口气。想起前几天皇甫同和李佑提起淮南风土人情时,说过淮南女子的身段窈窕、纤秀婉媚,较之北方美人儿另具一番韵味,不由心头发热。

    ………

    ………

    赵德昭来到楚州,以旅途劳累为借口,停驻休息,住进了楚州知府的府邸之中,楚州知府郑成效便带着自家家眷住进了衙门对面一座宅院之中。而在这之前,王鑫和胡正一却已经带人坐着小船,消失不见。

    此时,这座宅院客厅之中,分宾主坐了七人。主座上坐着知府郑成效,左右两边分别坐着知府之后最大的三名属官。分别是掌兵事的节判节度判官于吉安,掌刑名的节推节度推官黄亿鑫和掌大小庶务的知录知录事参军曹坤。另外三人却是一幅员外乡绅打扮,年龄均在四五十岁之间的男子。

    “罗公明号称政坛不倒翁,自然不会做那得罪赵相公的蠢事。而那祥符伯叶尘倒也知趣,听说是游山玩水去了。”黄亿鑫讥笑着说道。

    “哼!那叶尘好大的名声,什么高人弟子,毒盐变好盐,一语道破晋阳城、救名将杨继业,料敌制胜于契丹铁骑,抽血续命仙术。我看都是世间愚民俗子谣传。”曹坤说道,脸上满是讥讽意味。

    “曹大人这些话可就过了,那叶尘所立功劳早已由朝廷通报全国,以天子和朝廷诸公的英明神武,叶尘所做之事又怎么可能做得了假。且刚刚在我楚州建立的军民两用医院,包括已经下发的伤员治疗条例和医疗环境卫生管理规定都是叶尘之功,医院设计之合理,那伤员治疗条例和医疗环境卫生管理规定构思之巧妙,世所罕见。先不说战时对军队士气和伤卒的作用,就是平时为百姓看病也带来很大的便利,且各州从医院中所赚取的税收就不是小数目,按照目前盈利之数,已经相当于我们楚州二十分之一税收,要知道这可不是动用干吏从那些不情愿的刁民手中抢来的
天命神相sodu
税钱,这些钱来之容易堪比盐税啊!所以,此子当有大才。”于吉安说道,脸上佩服之色毫不掩饰,他本想与叶尘结交一番,但不曾想叶尘已经不在船上。此事让他颇为遗憾。

    “于大人言之有理,这叶尘乃是天子面前的红人,据我所知,赵相公与晋王也做了不少事拉拢他。”郑成效说道。

    言毕,他目光扫过众人,不等众人再说什么,神色一肃,说道:“好了!叶尘之事不用再提了,当前对我们来说,真正有威胁的是开封府那群隐在暗中的饿狗。诸位按照计划和分工,事情都做的怎么样了?”

    众人心中一凛,那三位员外打扮的豪商更是纷纷站起,率先汇报起来。

    “大人放心!囤积粮食的库房都在乡下最为隐秘之处,绝对不会被人发现。”一名豪商说道,其他两名豪商纷纷附和称是。

    “大人!州府库房中各个账簿上漏洞都已经补全,不会被人看出任何问题。参与此事的相关人员都已经于昨日远离他乡,三个月内不会再回来。”曹坤郑重说道。

    ………

    ………

    泗州城前,叶尘骑在马上望着眼前这座远比开封小得多的城池,眼中充满了期待,带着人牵着马向城门走去。

    叶尘记得,按照原本历史,北宋朝廷在今年大洪灾之后,担忧黄河决堤,采纳赵普的提议,耗费大量人力,使得黄河分流,夺淮而去。给淮海地区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是泗州城最终覆灭的主要原因之一。根治办法只能是让它回归故道,流入渤海。可是朝廷为京城着想,提出“蓄清刷黄济运”的治河方案,即修筑大堤,抬高淮河水位,让淮河清水从清口处倒灌黄河,冲刷黄河带入大运河的泥沙,从而保证漕运畅通,即让南方的钱粮能及时运到京城。大堤修好,洪泽湖形成,三千多平方公里土地葬身水底,泗州城比洪泽湖湖底还低,势如危卵,只要遇上特大降雨,便随时可覆灭。实事上果然如此。于清朝康熙十九年,遭到灭顶之灾,被黄河夺淮的滚滚狂涛淹没在洪泽湖底。

    叶尘在后世时参观过泗州古城,并且当时还从解说的导游口中了解到,泗州城遗址是中国惟一的一个灾难性且保存完好的古城遗址,也是世界上罕见的具有独特风格的文化遗产。它保存了中古时代城市完整的形态和结构,其文化价值和历史意义极为重大。叶尘穿越前仅仅对其百分之一的地域进行了考古试发掘,取得的成果已经给学术界带来了巨大的震撼。甚至泗州古城有潜力做成国家级大遗址公园,可以独立申遗,必将产生重大的影响。

    而这正是叶尘如此上心这泗州城的原因之一。

    随着接近城墙,进入城中,所见所闻,叶尘脸上满是不虚此行之感。

    泗州城面临淮水,距盱山二里,为夯土建筑,城池周长十一里,城墙高约两丈七尺,环城皆水,将整个泗州城完全圈在当中。城墙上共开有五处城门,其中四处为正常陆门,进出城池均需通过吊桥,而另外一处却是水道之门,进出只能通过船只。

    叶尘在进城之前,给李君浩低声说了几句,李君浩便带着两名属下,离开队伍向城东而去。

    城东正是洪泽湖所在,洪泽湖附近运河的水闸修建之事非同小可,这里的地形,叶尘已经水利图上看过,因为水面落差较大,所以在泗州城一南一北,各有两处大码头,南来货物在南码头卸货,通过驴车骡车,或是穿城而过的小船载运到北码头,再装乘大船起运,如此一来耗时太久,而附近诸州县邑都要通过泗州这个重要的漕运关口向开封运粮的,因此这里便被此次筹集运粮列为修建堰坝水闸,调节水流水位的一个重要工程。

    事关泗州以南各州县粮食的运输,虽然有罗公明、贾宪督查水闸的修建,但叶尘既然来到了泗州,对于泗州水闸的修建情况,还是想在第一时间了解一下。若是泗州知府愚蠢的连水闸的修建都懈怠,那叶尘不介意帮助王鑫和胡正一将这泗州知府拿下,即使为此得罪了赵普,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泗州是水陆要冲,商贾云集,所以城内相当的繁华。一进入城中,寺、庙、塔、楼、观、庵、祠、坛等优美的建筑处处可见,城内河沟交纵。舟楫通行,沟渠之上尽是桥梁,在叶尘看来,仿佛就是东方小型的威尼斯。

    ps:花蕊夫人向诸位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