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十二章 此行会很有趣

第九十二章 此行会很有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色沉沉,已经很晚。

    但祥符伯府依然灯火通明,麻刚子忙着为叶尘明日一早南下挑选护卫和仆人。挑选中的护卫则连夜进行准备,比如麻刚子将特意从军中弄来的硬弓强弩配发给他们。

    虽然明日要早起,这会也不早了,可是叶尘没有急着去休息,他仔细的将整个计划又反复看了几遍,将其中每一个环节和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应对方案都了然于胸,又在心中反复推敲,进一步进行了完善。

    一直侯在门口,自视为叶尘贴身丫鬟的喻清妍也倔强的不去休息,叶尘说了几次,见没有用,便由她去了。实事上,自叶尘从美人楼回来之后,喻清妍便一脸的不高兴,直到叶尘答应她去洗了一个澡,将自己洗干净了才恢复正常。

    喻清妍时不时的给叶尘添水倒茶。没事干的时候,便站在叶尘眼角余光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看着叶尘发怔,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但偶尔变得羞红一片的脸颊和眸中漾起的一抹温柔,惹人遐想不已。

    这时,叶尘扭着头,揉了揉发酸的肩周,眼角余光刚好与正在偷窥他,且俏脸绯红的喻清妍对视上,后者犹如受惊的兔子,轻声惊呼了一下,便赶紧低下头,再也不敢看叶尘,而原本只是脸颊绯红,此时连晶莹的耳朵和白皙如玉的脖颈,都已嫣红片片。

    可是,叶尘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他脑海中正在进行着大量思考推断,心神压根就不在这里。

    因为玉道香劫出了喻清妍,且还杀了教坊司四名官吏,这件重罪压在身上的缘故,叶尘对此次筹集粮食一事非常上心,只想着让自己多立一些功劳,身份地位进一步提升,特别是在天子眼中的份量是越重越好。

    这样一来,就算有朝一日,喻清妍的事情暴露,一是不至于惹来杀身之祸;二是也不会使自己在大宋的身份地位一下子被打落凡尘;三是尽可能保下喻清妍,且最好给她求个赦免。

    另外,比起大宋君臣处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叶尘自己自然要更加相信两个多月后黄河决堤,开封附近一百多万百姓受灾的事情。就算如今有所提防,提前加高河堤,但因为时间太过紧迫,叶尘不认为以现在筑河堤的手段和速度,两个多月时间能够挡得住号称数百年以来最大的一次黄河决堤。最有可能的结果便是,原本决堤的白马县河堤因为大强度加高加固,从而没有决堤,可其它地方的河堤呢?多半会出现决堤情况。

    即使朝廷下了通令,让黄河沿岸州、县都加高加固河堤。可叶尘相信,不管后世,还是当世,甚至任何一个时代,贪官污吏从来不缺。而无能贪官也是不少的。

    所以,就算是冲着到时候少死一些人,叶尘也要对筹粮一事竭尽全力。到时候就算开封下辖各县没有决堤,运到其它地方救灾也是好的。

    ………

    ………

    第二日,凌晨。

    叶尘远行,祥符伯府上下都早早起来,麻刚子带着挑选出的十五名护卫和府中精通账务的喻文,早早便在外厅中相候。

    叶尘昨晚只睡了三个时辰,便不得不起床。

    在喻清妍的服侍下,和早早跑来等在餐厅里面的水儿吃过了早饭,便要出门,结果被鼓了好大勇气才开口的喻清妍给叫住了。

    “爵爷!此番远行江淮,一去两个月,旅途劳顿,妾身昨日连夜赶工,亲手为大人做了一件腰带,手工拙劣,却是妾身的一番心意,请阿郎笑纳。临行赠君腰带,愿君此行千里,一帆风顺。”喻清妍不敢正视叶尘,红着脸,低着头轻轻低语。

    叶尘心中生出一丝异样情愫,略一犹豫之后,便将那条没有镶嵌什么贵重玉石宝珠的腰带接在手中,看着这个倔强却又温柔善良的美丽女子,同样轻声说道:“多谢小姐礼物,小姐也要保重。”

    旁边水儿张着小嘴,小脸上流露出自己好东西被人惦记上的警惕,心中嘀咕道:“怎么又多了一个。等我将玉姐姐教的功夫修炼大成,叶哥哥肯定会喜欢上我的。”

    叶尘在众人簇拥之下,骑着马行向汴河码头。而玉道香自昨晚与叶尘分开之后,便消失不见。叶尘对此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玉道香应该会出现。比如遇到不能力敌的天一道高手,或者解决不了的困难。

    汴河南下码头,停着一艘大船。

    大船很华丽,但不是巨大的御舟楼船,因为那样的船太大了,运河河道太窄,一旦遇到水深不够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搁浅。

    
宝典笔趣阁
再说,此番奉旨南下的大批官员,已经于昨天提前出发,在魏王赵德昭身边随行的人并不多,用不着那样的大船来摆排场。

    码头上来了许多朝廷的文武官员,只因上此次赴江淮代天子巡狩的是魏王赵德昭。

    赵普亲自来相送,但赵光义在所有人意料之中的没有来。

    不过有当朝首辅宰相出动,除了赵光义的心腹死党之外,其他官员自然不甘落后,加上今天不是朝会之期,所以整个码头上人头济济,帽翅如林,俱是朝中百官。

    叶尘一行十七人在半路上,先后遇到了等候多时的罗耀顺、王超和贾宪这三名叶尘为数不多的好友。罗耀顺和王超自然是来相送叶尘的,但贾宪却是被叶尘从国子监要过来,随自己南下帮助筹粮的。

    贾宪因为在晋阳城下失盐一事,在回到开封后便被罢免了三司管勾的差遣,又回到了国子监。这还是因为叶尘在晋阳城时在赵匡胤面前求过情,所以贾宪才没有彻底被罢免官职,而是调回国子监担任国子监博士。

    因为贾宪精通粮草筹集计算之事,且又是叶尘可信之人,所以才被他通过魏王那里,将贾宪临时借调了过来。这对贾宪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他虽然不知此次筹粮真正原因,但也能够看出此事在天子心中的重要性,差事只要做好了,很有可能重回三司。

    叶尘在开封的另一名亲近之人曹彬,既是叶尘的长辈,也是好友。但昨日已经亲率五万厢军前往白马县,与于越泽急招的劳役,轰轰烈烈的展开了筑堤之事,所以没有来送叶尘。

    “好了,你们就送到这儿吧。此次南下,不管事成与否,最多三个月,小弟就会再次回开封,到时候再与两位哥哥痛饮。”叶尘勒马停下,对着王超、罗耀顺笑道。

    三人脸上自然不会出现离别的哀戚之色,都极为洒脱。

    “叶哥儿!为兄等你再立大功,凯旋归来。”罗耀顺笑着说道,但双眸中有着对叶尘此行任务的担忧。

    “叶哥儿!前些日子欲对你不利的贼人一直没有落网,一定要注意自己安危。还有,等你从江淮回来了,我再娶七娘,为兄的喜事怎么能少得了你喝喜酒。”王超先是郑重提醒,然后认真说道。

    “两位哥哥说的话,小弟记下了。好了!两位哥哥请回!小弟告辞!”叶尘最后微笑抱拳。

    言罢,叶尘带着贾宪、喻文和十五名护卫,转身便向码头踏板行去,船边有军卒警戒,验明了身份,叶尘便登上船去。

    “爵爷可是姗姗来迟啊。”叶尘一登船,便有四人微笑着迎上前来,态度都很亲热。

    这四人叶尘在昨天下午赵德昭召集的集议会上已经见过面。分别是赵普推荐给赵德昭的幕僚李佑和皇甫同,以及南衙开封府两名属官胡正一和王鑫。

    四人对自己的亲热,叶尘自然能够理解,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当今天子眼前的红人,又是实封的开国伯爵,最主要的他还是此次南下副使。

    “两位大人和两位先生都已经到了啊!呵呵………昨晚睡的晚了一些,所以起得迟。”叶尘随口说道。

    皇甫同微笑道:“听说爵爷前几日新纳一妾,乃开封三大魁首之一的琵琶女王,妖娆妩媚,堪称绝代尤物,爵爷将她蓄入私宅,艳福不浅,晚上睡得晚,嘿嘿!也是情理之中嘛!”

    皇甫同这些话对琵琶女王似乎不太恭敬,但是这也正是当世风尚,娶妾娶色,本来就是被视做玩物,许多士子文人赠妾、换妾,或者亲近友人登门作客时还有让妾去侍寝的,前几日叶尘还听说南唐宰相韩载熙每次宴饮之后就常常留宿客人,让自己的侍妾去陪宿。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根本没把这些侍妾当成是自己的女人,而仅仅是一个比丫环侍婢待遇好些的玩物罢了。

    可是叶尘虽也入乡随俗,且那玉道香并不是真的成为自己的小妾,但听了些这话,心中还是有些不快,只是不便表露出来罢了。

    胡正一也不甘示弱,微笑抚须道:“呵呵!如此说来,家有如此尤物当小妾,爵爷晚来一步,那便情有可愿了。”

    对于二人向自己示好,但却没有示到点子上,叶尘微笑不语,心想这赵普和赵光义果然如历史记载一样,二赵之间水火不容,无时无刻都不忘记相斗,如今各自都派了人来,想在筹集粮食这件事上抢些功劳……恐怕还是其次,另有其它见不得人的目的……才是真的。

    “此行应该会有趣的很呢!”

    ps:第二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苦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