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十九章 发财要叫上兄弟

第八十九章 发财要叫上兄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在路上爱上雨、纵横style、久伴暖你心、剑无双双、陈帝安等热心读者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但让南帮最近财源广进的还是新开的七家冰店。几日工夫,便赚取了近万贯巨财。光是以开封三十六家正店为首的数百家各种服务行业店铺,所订购的冰块,就已经足以让南帮赚了个盆满钵盈,更不用说开封上千家大大小小的高官勋贵和更多的大小豪商。说是日金斗金一点都不为过。

    不过,这个生意很受季节影响,且配方和制作方法太过简单,又有大利润存在,觊觎的人太多。即使李君浩办事再慎密,所选派的人再可靠,但也瞒得了一年、三年,却瞒不五年、十年。叶尘相信,用不了多久,定会有其他人也做冰块生意。

    所以,叶尘还要想一些生财之道,毕竟府上住了一两百人,全靠他一个人的俸禄和那一千亩土地收租。温饱可以,但小康有些勉强,更不用说配得上伯爵身份的体面生活。只是如今就要南下筹粮,此事只能回来再说了。

    李君浩今日听说了叶尘明天要南下,一是前来为叶尘汇报一下冰店的进展收入情况;二是想着叶尘前些日子一直遭受贼人惦记,而叶尘对自己和南帮都有大恩,便想带几个武艺高强的兄弟给叶尘此次南下当护卫。

    对于李君浩的仗义和知恩图报,叶尘很满意,虽然距离将其彻底收服还差一些,但目前效果也是一样的。

    因为有玉道香的存在,最后叶尘没有让李君浩给自己当保镖,而是让其带着几个人骑马先行南下江淮,沿途考察风土人情,特别是对州县官员和地方豪绅粮商暗中进行了解。南帮能够在永乐边城这样虎狼之地成为三大霸主之一,可见不管是李君浩,还是其麾下之人,都有着丰富的处事经验和强悍的办事能力。担任这样的任务正是再合适不过了。

    叶尘今日可谓是忙得要死,就没有闲过一刻。这不,刚刚送走李君浩,早已等候好一会的罗耀顺、王超、曹玮三人便冲了进来。

    三人得知叶尘明天一大早便要到江淮筹集粮食,此去两三个月,时间可不短。所以,便联络好来为叶尘饯行,只是叶尘之前在忙正事,三人就在客厅等待。除了王超,另两个二世祖却是已经快要等的不耐烦了。

    这会饭点已过,再说四人都已经用过晚饭,怎么饯行三人却已经想好,自然是要前往烟花粉红之地了。

    地方是罗耀顺选的,名字俗不可耐美人楼。但却是开封最大红灯区安乐巷最火最大的四楼之一。

    这会刚到戌时,正是夜生活最为活跃的时候。

    美人楼的楼上楼下灯火辉煌,人头涌涌,人未到脂粉香气随风迎客,三人的几名护卫吆喝一声清开一条路。四位大爷领着一群护卫,大摇大晃的走进美人楼,自然惊动了不少人,曹玮和罗耀顺一看就知道是此处常客,没看一路上不少姑娘都眼睛发亮,或幽怨、或抛媚眼,或投怀送抱的?

    古往今来只要是青楼就一定会有一位识情知趣的老鸨子,果不其然,刚进门槛,一个糯软诱人的声音就先传了过来。

    “哎呀呀呀呀,我说今天喜鹊怎么叫个不停,原来是曹衙内和罗衙内到了,两位衙内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我那几位女儿可是天天以泪洗面啊。”

    罗耀顺笑的极其嚣张,伸手就搂住飘过来说话的美丽少妇,年纪也不大也就二十来岁,面目也就算清秀,抵挡着罗耀顺的咸猪手,眼睛骨碌碌的在叶尘和王超人身上打量个不停。

    “看什么看,和本少爷同来的还能是普通人,找几个黄花闺女,再把婷婷给本公子叫来,酒菜招呼周到,打赏少不了你的。”

    说完,一枚金元宝就飞进妇人深深的乳沟不见了。

    王超口水都流出来了,进了楼眼睛都不会眨了,他虽然以前也和同僚来过安乐巷寻欢作乐过,但如美人楼这样的高端地方,却是第一次来。原因无他,只因为囊中羞涩啊!没看罗耀顺随手赏钱便是价值一百贯的金元宝。

    其实这美人楼,人如其名,的确个个算得上是美人,至少叶尘这一路过来,就没有看见姿色差的,有几位甚至已经不比喻清妍差了。不过王超貌似是一个纯粹的食肉动物,看女人根本不看脸,这一路进来只看胸部。

    老鸨子眼见王超老是盯着他胸脯看,故意挺挺胸让那一对凶器更显雄伟犀利。王超
此情无计无弹窗
眼睛直勾勾的,恨不得要扑过去。

    曹玮连忙拉住,骂道:“别给哥几个丢人,别美女还没看到就先折在老鸨子手上。”

    王超为人豪爽,且烟花之地来得并不少,却是没有丝毫尴尬。

    “哈哈哈……王超你既然想看,那兄弟就帮你一把。”罗耀顺一脸贼笑,说着右手飞快伸出,抓向老鸨胸口,看其动作,是想将这少妇单薄的衣服给直接拉扯开。

    老鸨子一扭身,却是恰好将罗耀顺的手闪过,动作极为娴熟,显然平时常练。

    “四位公子请随奴家到楼上雅间。”

    长长的裙裾拖在地上,见不到腿脚,只觉得她是在地板上漂。待到上楼梯,腰胯扭动的似有韵律,宛如舞蹈一般,罗耀顺总是用手去抓,却总是抓不着,让叶尘隐隐觉得这老鸨恐怕不简单。王超盯着圆圆的臀部不眨眼,曹玮似乎对上了年纪女人已经不感兴趣,眼睛却在其她女人身上。

    至于叶尘吗,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小儿科,前世在仓井某人,苍井某人等老师的谆谆教诲之下,早对一般俗物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不就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吗,王超和罗耀顺这两小子也太丢人了。

    家中有玉道香、喻清妍这样的美人,寻常女子,却已经被叶尘看不上眼。特别是玉道香,至今为止,叶尘在当世还没见过有女子比她美的。前几天无意中听到后蜀降君妃子花蕊夫人的绝世艳名,或许只有她才能和玉道香有得一比。

    如今乍入花丛,叶尘好奇心更重,却并没有多少兴致,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这个时代可没有避孕套这种可以避免传染性病的东西,所以叶尘打死都不愿意在外面去寻找妓.女的。即使他如今在这方面的名声因为玉道香和喻清妍之事,传遍了整个开封内外。

    百十平米的宽大雅间,地上铺着精美的西域羊毛地毯,墙上挂着织花壁毯,踩在地毯上能没脚踝,绵软轻柔的如处云端,让人有沉入温柔乡不再醒来的欲望。

    坐在绵软的案几后,看着案几上几种精美的点心,叶尘觉得自己府上厨子就做不出来。葡萄、香瓜、苹果等各种香甜的水果摆满了整个案几。秀娘轻施一礼:“今日奴家新收的女儿七娘新出行,还请四位公子捧场,奴家感激不尽。”

    罗耀顺笑着接话:“我和曹衙内你是认得的,这位威武雄壮的是王将军,而这位进来便一幅眼高于顶的家伙,自然是我们大名鼎鼎的叶伯了。”

    绣娘闻言并没有多少真正的惊讶,显然之前对叶尘身份早已猜测,否则这一路上他也不会十分心思有七分注意力都放在叶尘身上。叶尘如今在民间,特别是在开封烟花行道可是名人,没见过他的人,没有不对他好奇的。

    大大方方的重新见礼之后,绣娘半跪在地毯上,拾起桌上的金杵敲响矮几上的金钟,随着钟声袅袅,内壁上的几幅仕女图顷刻间翻转,几位怀抱乐器的乐女鱼贯而出,边走边轻轻弹奏乐器。待至案几前已成前四后五的舞阵,琵琶作裂帛一声,乐声大作,众舞娘或作飞天状,或单腿站立,嫩白的足腕绑着白色的银铃,一抬腿,一移步铃声清脆,竟然穿透叮咚作响的琵琶声平地里生出几分活泼,随着敲手鼓的舞娘开始旋转,铃声愈发的激烈,间杂琵琶的长滑音,宛如急风吹过檐角,惹得铃铛乱响,又仿佛急切盼望归人的怨妇的杂乱心思。

    四位色狼仿佛已经忘记来此的目的,满眼只见长裾飘飘,彩衣飞舞,嫩藕般的手臂急促的拨动各种乐器。古代的热舞自有后世艳舞无法比拟的地方,叶尘看的也是目驰神炫。

    鼓声骤歇,似急雨远去万物重归寂静。九位舞娘拜伏于地,旁边放着各自的乐器,只有背部起伏不定,刚才的舞蹈是极费体力的。

    曹玮和罗耀顺看得高兴,两人随手又各扔出一个金元宝。叶尘自然也不能免俗,前面出门时,喻文也塞给他一个钱袋子,里面同样是金元宝。王超则略有些心疼的扔出一块不大的银元宝。叶尘心中算了一下,这已经是王超一个月的俸禄了。

    “下次有发财的生意,应该将王超叫上,发财的机会,自然要叫上兄弟不是,更何况还是生死兄弟。”叶尘心中暗自想道。

    ………

    ………

    绣娘从雅间出来,快步走到二楼角一个僻静房间中,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面容表情,轻轻敲了几声,里面传出一声清冷声音,不是李思烟,还能是谁。

    ps:今日两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