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十六章 两王

第八十六章 两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书友7943864、霹雳寂寞侯百度、书中帝皇等热心读者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真的,非常感谢。

    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说到这里,赵普瞟了赵光义一眼,说道:“其实以皇子之尊,此番赴江淮督运粮草,行的是皇权,代表的是天子,取的是皇长子贵重的身份。唯有以皇长子之尊,才能威压百官,具体诸般事宜,各有职司衙门,祥符伯的方案中已经说的十分明白,并不需要皇长子亲力亲为,皇长子代天子巡狩,自然也要有伴驾之人,臣以为可让三司副使罗公明、祥符伯叶尘陪同皇长子同行,则无此顾虑了。”

    赵匡胤听了双眉一展,略一沉思之后,说道:“赵卿思虑周详,这样处置倒也不错。”

    赵光义目光一闪,知道此事难以再改变天子心意,连忙拱手低头道:“赵相公安排如此妥当,臣弟疑虑顿去。若依此行事,臣弟……也赞成德昭代陛下巡狩江淮各地,督促粮运。”

    “呵呵呵……皇弟也赞成赵卿所言么?”赵匡胤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赵光义,龙颜大悦,抚须微笑起来。楚昭辅、罗公明一见尘埃落定,连忙一拥而上,表示同意。

    叶尘见此,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此事他也有参与,成功自然又是大功一件,可若是失败,恐怕后果堪忧啊!另外,他离开开封,那南方的天一道派出的高手,要将他掳走之意,恐怕会更加肆无忌惮。

    待众人说完,赵普又慢吞吞地又道:“陛下,皇长子是陛下之子,并非朝廷的官职爵位。代天子巡狩,未免名不正而言不顺,皇长子已经行过冠礼,却仍无一个正式的身份,臣为宰执,不敢不问。何况皇长子此番又身负重任,故而……”

    赵普又是一个长揖,慢慢弯下了腰去,沉声道:“臣,赵普,恭请陛下。封皇长子德昭……王爵!”

    此言一出,对赵光义来说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封王?大宋刚刚立国十来年,只有皇帝、皇后,还不曾封过王爵。他赵光义凭什么能使那么多的朝臣对他言听计从?他是皇弟,又掌有开封府大权固然是一方面。但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同时自唐末以来,王朝更迭太过频繁,许多皇帝为了江山永固,宁可兄终弟及,甚至传位于养子,也不把皇位传给少不更事的亲生幼子,也就是说他赵光义未必没有当皇帝的可能。

    可是,赵匡胤这江山竟然坐稳了,一晃儿十年过去了,赵氏江山越来越稳固,已有一统中原之势,而天子仍当鼎胜之年,以他的身子骨儿,再活个十年貌似也不成问题,那时候皇子该有多大了?还需要他这个的皇弟来继承皇帝宝座么?

    今日天子若封皇长子为王,无疑于向天下传达了一个信号储君已定!

    而用不了几年,皇长子的威望权柄就能与他分庭抗礼,原本依附于他的许多官员,恐怕就会弃他而去。

    赵光义心中对赵普杀机如潮,心中暗道:“赵普这个老不死的,果然狡猾如狐,拖到我表态同意之后,才说出这番话来。早知如此,无论如何我也要反对才是。如今……如今自然不能出尔反尔,更何况皇子封王,天经地义,我又有什么措辞可以搪塞!哼!大不了答应了那伙人的那些要求,想来这天下最后还是我的。大哥!你可不要逼我啊!”

    “皇长子德昭已然二十岁,成人数年,请陛下赐封其王爵之位!”赵普一字一顿,将袍襟一掀,竟然郑重地跪了下去。

    赵匡胤对于赵普今日的趁机提议很满意,故作沉吟片刻,欣然说道:“皇长子德昭,德行无亏,今已至及冠之年,朕封其为……魏王!”

    “德昭终于封王了。”赵光义心有不甘,甚至有些失魂落魄,不自觉地抬起头来,恰好碰见皇兄赵匡胤向他投来若有深意的一瞥。

    赵光义心中一凛,赶紧俯下身去,就听赵匡胤缓缓说道:“皇弟光义,人品贵重,办事勤勉,开封日见富庶繁荣,皇弟光义功不可没,今加封……晋王。”

    赵光义身子一震,心中有一刹那,生出一丝愧疚,有些讶然抬起头来,却见自家大哥再没有看他一眼,只向内侍都知吩咐道:“王继恩!拟旨。”

    赵普没想到皇帝居然将赵光义一并封王。今天之前,大宋还没一个王爷,这下子突然就出现了两个,赵普一时也有些乱了手脚,心中只能安慰:“官家这是为了安抚他而已?”

    这般思量,他已
精灵世纪:GOsodu
经率先向赵光义拱手贺喜,口称千岁。

    皇子成年,循皇家旧例,是要住在宫外的。即便是封了皇太子,也只能在禁宫中单独辟一个宫殿群落居住,一般被称为东宫。

    东宫不能与大内后宫混淆,不过他们的住处距皇宫并不远,而且紧挨着大内。从天波门出去,过了金水桥不远就是这位皇长子的住处了。

    赵德昭受封魏王的口谕风一般传出宫去,赵德昭正在府中抄写经义,接了圣谕便入宫叩谢皇恩。他匆匆赶到崇政殿时,王继恩拿了盖好国玺的玉轴圣旨,当下便宣布圣旨,赵光义、赵德昭叔侄跪倒谢恩,两人便成了一等王爵晋王和魏王。

    “众卿!且回去,按照叶尘所说方案,三司使、开封府、中书省各自尽快做出准备,给江淮各路、州、县下发文书。至于为何筹集大量粮食,就以北伐之时,京师粮库全部损耗完为理由,就按照叶尘所说,贴出公告,示于百姓。罗公明、叶尘!你二人做好出行准备。另外,政事堂和开封府再各选两名得力人手,一同辅佐德昭南下。”赵匡胤肃然说道。

    “臣等遵命!”罗公明和叶尘、赵普、赵光义出班拜倒,恭敬称是。

    众官员纷纷行礼,然后趋身退下,赵德昭向官家恭敬礼罢,起身便拦住叶尘去路,温文尔雅地向他一揖,叶尘一见魏王向他行礼,慌忙还礼,赵德昭温和地道:“祥符伯还请稍候,这自江淮筹集粮食的办法是祥符伯的主意,本王骤承大任,还有些事情想要请教祥符伯。”

    “叶尘见过魏王爷,恭喜千岁千千岁,这请教二字可不敢当,叶尘在外恭候殿下便是。”

    赵德昭一笑点头,便随在退朝返回大内的父皇后面急急去了。叶尘吁了口气,刚刚直起腰来,有意放慢脚步落在后面的赵光义便沉着脸踱到了他的面前,叶尘赶紧又弯下腰去,拱手说道:“叶尘见过晋王爷,恭喜千岁千千岁……”

    赵光义冷冷看了一眼叶尘,说道:“叶尘,孤王问你!教坊司喻清妍是不是你让人劫走的?”

    叶尘心中一跳,但面上却是一脸愕然。

    赵光义见他一脸错愕不似作伪,眯眼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尘,冷哼一声转头离去。

    赵光义对叶尘极为恼火,此次赵德昭能够封王,虽然是赵普提议,但起因却是叶尘提出的方案所致。要知道,赵光义本是开封府尹,虽无王爵,但身份地位,特别是权力,比寻常王爵还要尊贵,而赵德昭原本只是皇子身份。现如今两个都封了王,这个王爵对赵光义来说助益不大,但是对赵德昭来说却是意义重大,甚至隐隐代表其储君的身份。这样一来,赵德昭在朝廷中的影响肯定会日渐提升。

    赵光义一时对付不了赵普,自然恼恨于叶尘。

    叶尘看着赵光义的背影,心中暗暗叫苦,心想这关我屁事,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赵德昭单另拜谢了自家老子,又回到崇政殿,见叶尘还老老实实在殿侧等着,便连忙脚步加快迎了上去,笑道:“祥符伯久等了。”

    叶尘赶紧躬身行礼,说道:“殿下客气了。”

    “祥符伯!本王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出京都的差遣。关于此次运粮之事,有许多事还不甚明了,有些事情还要向祥符伯请教一二。”

    叶尘前日进宫和赵德昭相处愉快,彼此还算熟悉,又互有好感,自然欣然答应,说道:“殿下客气了,下官自当遵命!”

    “祥符伯,请!”赵德昭丝毫不以自己身份自矜,笑吟吟地挽住叶尘的胳膊,便要与他把臂登车,叶尘推脱了两句,见赵德昭乃是真心实意的,便不再客气,坦然随他上了车,这让崇政殿外几名小黄门目瞪口呆,心想不愧是高人弟子,这份气度和胆识,不是寻常大臣所能够拥有的。

    马车中很宽敞,甚至其中也有一个小茶几,叶尘和赵德昭坐在茶几两边,车马便向金水桥上驶去。

    赵德昭一路听完叶尘讲解筹粮、运粮计划,心悦诚服地道:“祥符伯不愧是高人弟子,此番南巡筹粮,祥符伯能别出机抒,妙想奇思。本王实在是钦佩不已。”

    “哪里哪里,殿下过奖了!”

    …………………

    …………………

    ps:新的一月,诸位都有免费月票,苦求诸位看客能够将月票投给本书。另外,本书月票榜目前第十四名,九孔很想进前十名,恳求诸位有条件的能够捧个场,九孔真的感激不尽,一定会加班加点,为诸位加更,以感谢大家的。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