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十五章 勾心斗角

第八十五章 勾心斗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目前本书月票榜第十三名,虽然没有进前十,但为感谢书友22860147、书友17933914等十数名热心读者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利用中午时间加更一章,以感谢大家的支持。

    比如,在漕运时,要如行军打仗赏罚分明,提前完成运输的要给予一定的奖励,反之迟到的的要惩罚。赏罚分明,船工、纤手们才不会拖延公事。

    另外,船只种类众多,但在不同河段,因为河水的宽、深、急、缓等情况不同,所适合航行的船只也不同。而现今实际情况,有的船只船体极大,但是并不适合运粮,可许多漕运衙门为了省钱,依然用这样的船只勉强对付着。如这些船只,此次自然要换成适宜装粮河运的船,且数量还要尽可能的增多。

    至于那个大的方法,却是叶尘自己想出来的,思路和灵感来自于昨天讨论修建水库治理黄河水患之事。简单的说就是在河堤上修好堰坝水闸,然后不要随便放水浇地什么的,在运粮食过程中,若河水中水位变浅了,打开水闸,再放些水进来,那水位就会上来。

    叶尘想到的办法其实在后世很常用,也很常见。说简单点就是在水位落差大的地方建两道水闸,水位先与上流水位平齐,待船驶入闸口后关闭上游闸门,打开下游闸门,水缓缓放出,让水位与下游平齐,这样船只就能平稳安全地驶出去。

    这个办法,比起分段转运法不知道要节省多少时间和人力。

    叶尘将周杰所说十个小办法说出,众人只是不住点头,深感叶尘在一天之间,便调查咨询了这么多的有效之法,实属不易。实事上,叶尘也直接说了此法是和漕帮的帮主周杰那里打听到的。他却是没有注意到他提到漕帮时,赵匡胤眸中那一闪而逝的寒光。

    而当叶尘将水闸的办法提出时,昨天听了修建水库的诸多功用的几人没有什么意外,反而还有疑惑。但其他几人闻言不由得瞠目结舌,大呼此法的绝妙同时,也为叶尘奇思妙想感慨不已。

    叶尘听着众人的称赞,脸上有些发烧,不管是水库修建,还是这水闸的方法实属他从后世所学啊!

    这时,罗公明皱眉想了一下,说道:“水闸之法的确玄妙,可以想见,此法一经推广,定会极大的提高河运的效率和速度,单是此法,祥符伯便算是又立了大功。”

    除了吕馀庆脸色越加难看之外,众人纷纷称是,赵匡胤也深以为然,此事显而易见,并不难理解和推断。

    但不等众人说什么,罗公明话风一转,紧接着说道:“可是这水闸的修建,不同河域宽窄不同,但最少也有数丈,建造一座这样的水闸,快则三四个月,慢则也需要数年时间,此次筹集粮食,时间却已经来不及了。”

    大殿中陡然一静,罗公明是这方面的行家,他说需要这么长时间修建水闸,那定是真的来不及了。

    赵匡胤眉头又紧蹙了起来。众人看向叶尘。

    此事昨晚上叶尘也已经想到,也有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罗大人所言有理,臣昨晚上也问过那周杰,运河最宽虽然不超不过十丈,但建一座可以用上数年的水闸短时间内的确来不及。可我们若是只建立一座只用一个多月的简陋水闸,今日便下急诏,给地方官府说清楚,想来用上一个月的时间足以将这水闸修好。所以,此事要尽快给各路、州官府下通文,应该当成首要之事落实才行,让各路发运司、转运司、籴便司征购粮食的同时就得日夜赶工修建。”

    “没错!各处河道同时进行,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够了,如果此事可行,而粮食征购也顺畅,八月初期就可以开始采用新法儿运粮,粮船直驶开封,中间不做装卸,运输速度要快上三分之一,在剩下一个多月时间中,不分昼夜,调度有序,不出意外,足以将六百万石粮食运到京师。”罗公明暗自算了一下,说道。

    赵匡胤这才长松了口气,众人也为叶尘的变通称赞不已。

    “官家!臣还有最后一个建议。”叶尘说道。

    赵匡胤此时心情很好,叶尘所说方案,有理有据,最大的特点就是按照购粮、运粮的整个步骤,经过的环节,涉及的官员和各色人员,逐个列出可能会出现的问题,然后又一一提出了解决的办法。并且也得到了诸位大臣的认可,不出意外,应该可以完成此次筹集粮食一事。

    赵匡胤说道:“叶卿但说无妨。”

    叶尘说道:“此次筹集粮食牵扯太多,涉及朝廷和地方官府方方面
官场特种兵无弹窗
面,需要宰执大人、枢密院、三司使、开封府,以及地方官府、发运司、转运司、籴便司等通力合作。御使台、各路各道的观察、监察使全力督促,方有希望得以贯彻执行。若是臣师傅预言是真,那也实关国家根本,所以得委派身份地位能够压得住各路、州地方官员的重臣担当钦差,前往江淮各地,就近指挥、督促、监察筹措粮食。”

    赵普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身体微震,不等赵匡胤说什么,他抢先一步出班说道:“陛下!祥符伯所言有理,政事堂、三司使、开封府,以及地方官府、发运司、转运司、籴便司等通力合作,以行购粮、运粮之举。台院、殿院、察院的各位御史,乃至各路各道的观察使、监察使全力督促。各府、州、军、监、县最高长官亲自主持,筑造堰坝水闸。各个环节不出一点纰漏的话,臣以为,筹集粮食一事必可完成。”

    “喔?”赵匡胤素来倚重赵普,听他如此肯定叶尘的计划,不由喜上眉梢。

    “但是!就如祥符伯所说,此事需要派遣一位得力之人执王命节钺亲赴江淮,手操刑杀大权,如陛下亲临般就近指挥,方能保证切实执行,无虞失控。”赵普紧接着说道。

    赵光义闻言,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他本以为赵普会如昨天一样,全力挤兑让他去负责此事,但最后并没有推荐他,且还给负责此事之人如此大的权力。他有些动心了,因为他可趁机做不少平时想做,一直没做成的事情。可这种事情,他却不能自己主动毛遂自荐。

    罗公明和楚昭辅也是脸色微微一变,赶紧低下头去,显然想到一些事情,不想掺合进去。而吕馀庆则是目光扫过赵普和赵光义,最后集中在叶尘身上,脸上却是挂着冷笑。心想此事果然还另有目的。

    赵光义心中电光火石般一转念,却突地长揖说道:“臣!附议。臣有本奏!”

    “皇弟有何话说?”

    听了赵普的禀奏。正自考虑应该派谁去的赵匡胤连忙抬头问道。

    赵光义说道:“祥符伯和赵相公所言有理,但此事关乎社稷兴亡,要想让各司各地的官员不遗余力,实是一桩难事。可如此重责、如此重权,实不宜交予普通朝臣,此例一开,后患无穷……”

    赵匡胤瞳孔微缩,眸中寒光一闪而逝,说道:“那依皇弟来看,有何两全之策?”

    赵光义心中暗骂一声,可惜在场之人竟然没有一人属于他的人,否则完全可以替他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但此时只能说道:“此事臣弟还没想好。”

    这时,赵普躬身长揖,沉声说道:“臣举荐一人,可担此任。”

    “是谁?”

    “皇长子德昭。”

    赵匡胤眉梢攸地一挑,轻轻“喔”了一声,目光在几位重臣身上一扫,默然不语。

    赵光义眼皮子微微跳跃,心中恨不得将赵普千刀万剐,连忙收慑心神,上前奏道:“官家,此事兹事体大,关乎社稷存亡,这人选不可不慎。德昭他长成于宫闱之中,不知地方民间之事,从不曾担负过如此重任,如此重要之事,万一有个闪失,于国是一桩大难,与皇长子……也未免德行有亏啊,官家尚请三思。”

    “这……”赵匡胤抚须沉吟起来,他虽然知道赵光义所言是有私心,可是他自己心中也知道,他这个儿子虽然为人还算勤勉,但做事并不算太过稳重,若派他这个差使,相信他应该会全力施为。然而,他这个开国皇帝正当春秋鼎胜,凡事亲力亲为,还从来没让这个儿子代为做过什么事情,真要出了什么岔子。不但误了朝廷大事,儿子的声誉也不免大受影响,这样的重担压到他的肩上,他能办得了吗?

    “可是德昭确实长大了,该是安排一些事情历练的时候了。”赵匡胤想起前几天在御花园和自己儿子的争执对话。

    赵普一见赵匡胤迟疑,连忙再进一言道:“官家,臣举荐皇长子,原因有三。其一,官家坐镇中枢,臣要处理朝政,而开封府要承上启下,放眼整个朝廷,除了皇长子,再无合适人选择。其二,皇长子德昭乃官家长子,代天子巡狩,再合适不过了。也唯有以皇子之尊代行皇命,才有足够的威严,令各路官吏勤勉做事。其三,皇长子已到弱冠之年,正是年青有为的时候,理应出来为江山社稷尽自己的本份,并且锻炼皇长子的能力。至于府尹大人的顾虑,呵呵………”

    ps:新的一月,大家都有免费月票,九孔拜托诸位能够将月票投给本书,九孔感激不尽。另求红票,求收藏,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