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十四章 宏观调控

第八十四章 宏观调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至于当地粮绅、粮商趁机投机囤粮,牟取暴利的手段,臣昨晚找来一些知情人进行了调查询问,其中主要手段是掺杂使假,以次充好,陈粮冒充新粮,粮中掺杂霉粮和沙子,同时他们还买通了小吏,将这些粮食收购入仓,与仓粮一混,再难发现是何人所为,从中大赚其利。这一点臣认为可以指定主事的衙门,职责所在,中间不转手他人,他们就会有所收敛。”

    众人反复听到叶尘提到找来知情人进行调查询问这样的话,赵普、赵光义、罗公明等都深感惭愧,他们身居高位多年,习惯于坐在屋中和一众干吏、幕僚进行商量,却已经没有了找来知情人进行调查询问的意识,特别是在如此时间紧张的情况下。

    实事上,这是一种官场通病,自古以来的当官的时间一长,都会犯这种病,所以才有后世伟人说过的一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用来警示各级当官的。

    “针对这种情况,臣认为,可在粮包上直接注明售粮粮商的藉贯、姓名,如检收掺假便要问罪。这样一来,运送速度不但快了许多,而且仓促之下,他们很难想出其它办法来作弊。”

    “另外,据臣所知,粮商若是要作弊,还可在在支付上动手脚。三司使给臣的资料中提到,转运司、发运司等平素购粮,有以钱易物和以物易物两种方法。以钱易物简单,以物易物就是以官告、度牒等文书。或者矾、茶、香药、盐、布帛、象牙等物品都可以支付粮价,这样,价钱就不易确定,再通过加饶、 虚估、加抬等手段大动手脚……”

    “囤积居奇,是诸种牟利手段中最重要的一种,粮商唯高价是求,若外地价高而本地价低,便想法设法卖到外地。若本地粮荒,官府禁止外运,还要防止他们就此封仓不售,一拖再拖、一等再等,直到粮价暴涨,方才开仓牟取暴利。”

    “可朝廷不是土匪,人家自己的粮食,朝廷又不能上门去抢。针对这种情况,臣认为朝廷对筹集大量粮食一事秘而不宣的做法就不妥当了。朝廷不想公开此事,一是怕引起百姓恐慌,民心浮动。二是担心粮商们囤积居奇,提价惜售。所以,这事完全可以公开,当然为什么要筹集粮食,这原因自然不能如实公布,得想个说得通的理由。”

    赵光义点头称是,插话道:“祥符伯所言甚是,一旦大肆征粮,纵然朝廷不说,百姓、粮商也会猜到几分,到那时谣言频起,只会越传越严重,与其如此,不如把开封府急需大量粮食一事公开与百姓。当然,就如祥符伯如说,是什么原因,到底缺多少粮,这其中……还要进一步谋划。”

    “没错!如此一来,朝廷也可以让地方州县官府知道事态严重,在此当口儿他们就算平时再懈怠,也会打起精神,不敢太过放肆地从中取利或拖延不办。另外,朝廷要下发相关公文,让地方州县以严律重典明确规定,抑制粮价上涨。而京师则从现在起就开始提价,粮价要一涨再涨,这样就会诱引许多有条件自己运输的粮商富绅千方百计地往开封运粮,甚至比官府的漕运还要快、还要用心。莫要小看了他们的能量,据臣所知,为了逐利,那些大粮商一旦行动起来,其能量之大恐怕连朝廷都会大吃一惊。此次开封运粮之事,恐怕他们运来的份额会占相当大的一部分。”罗公明接着郑重说道。

    他所说之语,也是叶尘接下来所说的。在场重臣,无一不是聪明绝顶之辈,经验、经历在许多方面,都远超叶尘,叶尘给他们开了一个思路,将此事摊开且将困难一一说了出来。众人完全可以对症下药,提出不少解决的办法。

    楚昭辅吃惊地道:“现在就要提价?这样一来,京师百姓都要怨声载道了。”

    赵匡胤突然冷笑说道:“相较于两个多月后可能会活生生地饿死他们,现在让他们多花几文钱,还是划算的。”

    叶尘微微一笑,说道:“陛下所言极是,这世间之事就没有完美之说。任何一件事,会有人不满意,这很正常。要知道百姓的眼光在大多时候并不明亮。而什么事都要等到百姓们理解拥护,那什么事都不用做了。该决断时就得决断。唯有如此
位面之时空之匙无弹窗
,才能吸引四方商贾不遗余力地往开封运粮。”

    赵匡胤对于叶尘所说百姓的眼光在大多时候并不明亮这个新奇说法,感到深以为然,赞许的点了点头。

    一直没有说话的吕馀庆突然冷哼一声,说道:“祥符伯所言简直是荒谬之极,照你所说,京城无数人家就要为了买粮破家了。他们既知开封缺粮,疯抢之下,粮价还不知会高到何等地步。老夫记得,小时候中原有一次大旱,颗粒无收,有人用了两锭金元宝才换到两个馒头,甚至以妻女换半升粮食,当时饿死数万人。叶尘你是想要如此惨剧在京师重地出现吗?”

    不等叶尘说什么,赵普看着吕馀庆摇了摇头,赵光义更是嘴角流露出一丝讥笑,罗公明神色不变,只是眸中隐有笑意。赵匡胤眉头微皱,神色中有些失望。

    叶尘将众人神色看在眼中,本来升起来火气,便烟消云散,没有理会吕馀庆,自顾自的说道:“朝廷到底缺多少粮,公告上的措辞自然会考虑周全。大家别忘了,粮商们贩运粮食的同时,朝廷的漕运也在运粮。他们的粮食运到的时候,开封的存粮再加上这段时间朝廷自己运来的粮,那时……朝廷就可以把粮食以平价、甚至比平价还低的价格敞开了向百姓供应,粮商想抬价也没那么容易。到那时候,粮商们还能把粮食放在库房中霉变腐烂么?更何况到了最后时刻,他们若还不识时务,陛下自当以雷霆之势,将他们粮食以平价强行征收,然后再卖给百姓。”

    叶尘虽然故意没有理会吕馀庆的,可这些话却也解释了吕馀庆责难之语。

    吕馀庆闻言,顿时脸色涨得通红,他刚才急着对叶尘发难,考虑问题不周,所说之话太没水平,对于他副相的身份来说,算是丢大人了。他赶紧低着头,掩饰自己的羞怒,只是心中不由自主的对叶尘生出莫名恨意。在他看来,这都是叶尘造成的。

    赵匡胤此时却听得两眼发亮,说道:“民以食为天,叶卿所说之法图的是民之大义,国之大利。依朕来看,对那些囤积居奇、丧尽天良的奸商,这些惩罚还算是轻的。”

    赵普和和赵光义此时却是心中惊叹,叶尘才智高低不说,这份高瞻远瞩的思维,便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拥有。

    叶尘身形挺拔如枪,看着众人的反应,脸上微笑不语,心想这可是后世政府经过多年验证之后的宏观调控中最简单的方法,再说朝廷怎么啦,朝廷就不能坑人了么。

    “地方官府和地方粮绅大户、粮商的问题解决了,只要刚才所说各方面措施落实到位,想来在一个月内就可能筹集到足够的粮食。现在便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那就是如何将粮食在剩下的一个多月中,运到京师。”

    赵匡胤此时,已经心情放松了许多,亲热的说道:“叶卿对运粮一事上,可有良策,之前政事堂、三司使和开封府中都提到很难在一个多月内将粮食运到开封,此事叶卿如何解决?”

    叶尘胸有成竹,此事昨晚上,他已经反复和那漕帮帮主周杰进行过讨论,且受其启发,结合后世的经验,还真想到了一个办法。

    “官家!河运方面的困难,之前赵相公、府尹大人、罗大人都已经提到过。我大宋目前主要还是采用前朝传下来的分段转运法。由于各处河段水位高低不一,如果粮船要一直沿河下来,倾覆入水的概率就太大了,为了减少损失,在唐朝时期人们发明了分段转运法。就是在水位落差大的地方,上下各建一个码头,上游的船到了,在上码头卸货,然后用驴车运到下游码头,再由力夫装上新船,继续行驶,赶到下一个水位落差大的地方照旧施为。”

    “这个方法将河运的风险大大降低了,我大宋自立国以来,就是一直沿袭这种运输方法。平常来说,目前的河道漕运以这种方法,还是能够满足开封的粮食需求的。可是此次因为时间太短,却是明显满足不了了。至于如何加快河运的效率,臣有以下一大十小,总共十一个办法。分别是……………”

    这十一个办法中,十个小办法是叶尘从周杰那里听来的,那周杰不愧是漕帮帮主,实乃此行当之中的大宋第一人,这十个小办法都是出自有因,行之有效的那种。

    ps: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