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十二章 关我屁事

第八十二章 关我屁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当然,以如今祥符伯小妾的身份,琵琶女王自然不会再进入春风楼。由叶府外院管事喻文出面办成了此事。

    很快琵琶女王丫鬟烟儿便出了春风楼,钻进了祥符伯府的马车。一行人向祥符伯府行去。

    这位叫烟儿的丫鬟自然便是真正的琵琶女王李思烟。

    “属下参见圣女!”李思烟压下心中的不满,低声说道。

    玉道香看出了李思烟心中的不满,冷哼一声,在后者身体一颤之后,说道:“我知道圣堂在图谋大宋江山,但有件事情你却不知道。在我爹爹的眼中,大宋江山,甚至加上契丹、南唐、南汉,整个天下,都比不上叶尘的重要性。”

    李思烟闻言,一脸惊骇欲绝,难以置信。但一想就眼前这位比大长老都尊贵的圣女为了接近叶尘,委身给其当小妾。再加上那南方的太一道也派出司洛意,拼了命的要劫走叶尘。种种事实表明,圣女所说之事很有可能真的,只是其中具体缘由就不是她所能够知道的了。

    过了好半响,李思烟才压下心中的震惊,渐渐恢复平静,只是这个时候心中的不满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是凛然和对叶尘浓浓的好奇。

    玉道香没有理会李思烟心中想法,眼见已经彻底打消后者心中的不满,便开门见山的将叶尘需要帮忙之事说了出来。

    叶尘师傅能够预测到十月份黄河会在白马县决堤,这事自然让李思烟再次大吃一惊,但有了玉道香刚才所说,李思烟心中虽然吃惊,但很快便恢复平静,开始思考如何帮助圣女漂亮的完成此事。尽管她也不怎么相信黄河真的会在十月份大决堤。

    “圣女!此事需要一个人帮忙。”李思烟沉思半响之后,说道。

    “谁?”玉道香眉头微皱,她本想到李思烟自己就可以解决此事,不想此事还要转借他人。

    李思烟看出了玉道香心中的不满,不由心中一凛,赶紧说道:“圣女!此人也是我们圣堂中人,他是垄断汴河水运的漕帮帮主周杰。有此人帮助叶尘出谋划策,且以漕帮之力全力出手,此事便有很大成算。”

    “喔!周杰!那现在便将他叫来。”玉道香当机立断说道。

    喻文按照玉道香的指示,以琵琶女王李思烟的名义,去城西码头附近一座大宅子去请周杰。

    ………

    ………

    李思烟作为真正的琵琶女王,整日与官场中人交往,深谙官场中事。且手中经营着各种生意,其中不乏粮食,所以熟悉粮食交易的各种行道。而垄断汴河水运的漕帮帮主周杰最熟船运水情。再加上熟悉官制的喻清妍在旁边拾遗补缺,完善细节。叶尘这个集思广益的小团体便算是组成了。

    周杰在圣堂中的地位虽然没有李思烟高,但辈分不低,本来对于李思烟叫他过来帮助叶尘还有些不愿意,但见到玉道香,特别是李思烟暗中将玉道香身份透露给他知道之后,便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同时,他这才知道原来前几日在开封城闹得沸沸扬扬,嫁给这位充满神秘色彩的祥符伯的不是他一直嫉妒和觊觎的李思烟,而是圣女。此事让他心神摇撼、大吃一惊的同时,心中重新对叶尘进行认识。

    叶尘不知道这三人之间的真正关系,虽然认出这位名叫烟儿的丫鬟正是几天前在春风楼,和玉道香一起以琵琶之音对付司洛意的那位女子,而周杰也定是因为玉道香的关系,才会出面帮忙。但叶尘依然对二人表现出了足够的客气和感激。

    叶尘让人给每人面前放了一大杯加了冰块的西域葡萄酒。徐徐说道:“今日请你们来,是有件要事要你们出谋划策,小青!你来记录,回头整理成可以让天子看的方案。”

    “是!”喻清妍铺好纸张,注水研墨,然后腕悬狼毫,一双明眸投向叶尘。

    当下,叶尘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所求之事有选择性的说了一遍。

    不论是周杰、还是李思烟,都不是寻常人,且各自在所熟悉的行道中都是顶尖人物,很快便有了不少想法和思路……特别是周杰果然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漕运帮主,说起漕运方面个中内幕头头是道,所说之法、之策,无不是言之有理,行之有效。

    接下来,在叶尘主持引导下,众人陆陆续续又想出许多办法,周杰甚至将自己私下里走私偷税的
龙楼诡墓无弹窗
一些运输法儿都贡献了出来。

    晚上吃过了饭,众人继续思索整理,到了深夜,几个人的脑汁都快耗光了,实在是再想不出多余的东西了,叶尘才让众人去休息。

    周杰连夜回了自已家中,李思烟名义上是玉道香的丫鬟,自然要住在叶府。

    然后,喻清妍和叶尘又用了两个时辰,把这些资料好好梳理总结了一番,以方案报告的行式写了出来。

    ………

    ………

    次日一大早,崇政殿之中。

    大宋天子赵匡胤和一干重臣都心中牵挂着那件有些荒谬,但却至关重要的大事。所以,早早便聚集于此,开始商议。

    说是一干重臣,其实也就赵普、赵光义、楚昭辅、罗公明、叶尘五人,再加上两名昨晚被告知真相的参知政事薛居正、吕馀庆。

    叶尘昨晚睡得晚,早上差点睡过头,来得便有些迟了,来的时候除他之外,其他重臣已经到齐,且开封府、政事堂、三司使三方都各自早早将自己的方案,呈在了上面的御案之上。

    叶尘顶着个黑眼圈、红血丝进来时,赵匡胤还没来。便拖着疲惫一一给几位重臣行礼。

    叶尘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当世还是后世,谦虚多礼,与人为善,平时表现得敬老服先,或许大多时候没有什么好处,便绝对不会有坏处的。

    可是当叶尘给吕馀庆行礼时,后者一声冷哼,脸上一脸厌恶之色,指着叶尘便要说什么,看其神色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可是不等他将话说出口,有小黄门唱喊着说是皇上驾到了,将吕馀庆所要说的话打断了。

    众人给天子见过礼,天子说过平身,众人刚直起腰,吕馀庆便一脸肃然的出班,大声说道:“陛下!圣人有言:子不语怪力乱神。臣从未听过有谁能够真正的提前预知未来,这样荒谬的说法绝对不能相信,且臣弹劾祥符伯叶尘妖言惑众,有居心叵测之嫌疑,请陛下下旨对其进行彻查。”

    叶尘一下子蒙了,不过脸上怒色最终化为苦笑。若是让他站在吕馀庆的角度,肯定也会对此进行怀疑。实事上,在场除吕馀庆之外,大家都对叶尘所说有所怀疑,可是大家都没有吕馀庆这么极端,都想着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再加上昨天刚刚被叶尘手绘世界地图给震住了,所以在昨天议事时才没有说出来。

    吕馀庆和薛居正是昨晚上才被赵普亲自告知此事的,没有经历昨天叶尘手绘地图的经过,甚至吕馀庆因为之前北伐留守开封,对叶尘没有什么接触,只限于从别人口中听到过有关叶尘的种种神奇事迹。自以为是的他,一直认为那些都是以讹传讹,大多都是夸大之词,而叶尘只是一个被天子选中用来宣传自己是真命天子的幸运儿。

    所以,昨晚上吕馀庆听赵普说这事时,当场便大呼此事荒谬,说叶尘妖言惑众。

    叶尘对于吕馀庆怀疑这事的真实情很理解,因为他自己都没有十足把握,可是吕馀庆说他妖言惑众,居心叵测。这话就有些难听了。

    “你说你为了说服天子,给我身上泼脏水,这是那门子道理。”叶尘心中有些不高兴起来。

    后世科学证明,睡眠严重不足,便容易暴躁、冲动、发火。叶尘昨晚上睡的不足两个时辰,听了吕馀庆所说,心头的火气便蹭蹭蹭的直窜。赵匡胤皱着眉,还没有说话,叶尘便忍不住说道:“下官有个问题请教吕相公。”

    吕馀庆眼见天子没有反应,而叶尘站了出来,便有些不耐烦冷哼一声,说道:“祥符伯!你还有什么好问的,老夫听着就是。”

    吕馀庆神色中的不屑和厌恶毫不掩饰,让叶尘不由再次一怔,心想这老头怎么回事,我招你惹你了,真是莫名其妙。他耐着性子,说道:“请问吕相公,下官所说之事若是不会发生,下官会是什么结果?”

    吕馀庆毫不犹豫的说道:“自然不会发生,到时候你定会声败名裂,且还会被朝廷治一个妖言惑众之罪,哼!你的爵位能否保住,还要看陛下的仁慈。”

    叶尘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下官为何冒着声败名裂,被陛下治罪,失去爵位的风险将这个事说出来。这对下官可有半点好处。另外,下官在昨天就已经说过,这是下官师傅的预言,是真是假,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也有所怀疑,你相不相信,关我屁事。”

    ps:第二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苦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