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八十章 画皮

第八十章 画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热心读者竖井一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赵光义立即反驳道:“官家!赵相公此乃推托之言,先不说中枢有除宰相之外还有两名参知政事,赵相公离开两个月完全不影响正常运行,更何况事有大小、轻重之分,宰相身为百官之长,此事赵相公当仁不让。”

    “府尹大人此言差矣。臣以为……”

    “都给朕住口!”

    “陛下!”一见赵匡胤震怒,唇枪舌剑的二赵和几个看热闹的大臣齐刷刷地弯下腰去,称呼也改了最正式的陛下敬谓,而不是官家。

    “你们……”

    赵匡胤怒不可遏地指着众臣怒斥道:“这么都是我大宋朝廷重臣,竟然想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出来。遇到大事,也只会互相推诿扯皮吗?”

    “陛下息怒,臣等知罪!”

    “筹集粮食一事,乃是三司使所负责之事,当由三司使负责!”

    赵匡胤此言一出,赵光义和赵普立即松了口气,楚昭辅也顾不得会触怒赵匡胤了,“卟嗵”一声就跪下了,扯开喉咙刚要诉苦,赵匡胤又道:“事关开封百万民众,开封府南衙亦当鼎力支持。”

    赵光义张口欲言,但不等他说什么,赵匡胤继续说道:“赵普是朕的宰相,百官之首,此等大事赵普也要全力配合。所有衙门都要通力合作,务必要度过难关”

    众人心中感叹,这一下一个都跑不了了。

    赵匡胤训斥完,神色渐渐恢复平静,一声冷哼,喝道:“赵普、开封府南衙、三司使………嗯!还有叶尘!朕给你们一天时间,你们四方各拿出一个解决此事的方案出来,现在先退下!明日一早再议此事!你们记着,此事干系重大,万万不得泄露出去。”

    “臣!遵旨!”众人躬身应答,然后向殿外退去。

    叶尘一听自己也要拿出个方案,一边跟着众人往外走去,一边不由心中叫苦。

    走到崇政殿门口,这才想起今天进宫的本意,只是这会这样的情况下喻清妍之事已经不适合向天子提出。

    “唉!前面卖力的提出修建水库之法和画出地图讨好天子,都算是白整了。早知道这黄河决堤之事明天再说出就是,也不差这一天。”叶尘心中喃喃。

    “看来只能等明天再找机会替喻清妍向皇帝求个赦免了。不过,还好开封府推官任志亮已经答应要照顾喻清妍,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事,赦免脱籍一事迟上几天也不打紧。

    ………

    ………

    叶尘出了宫,刚回到家中,罗公明便派人送了一份厚厚的资料过来。

    这份资料极为详尽,包含有关漕运的所有详尽资料,河道、河工情况;平日间每日可以起运的粮食数量;开封每日耗费的米粮;江淮地区一年粮食的产量;以及刚才朝中大臣讨论时想出的种种方法汇总。

    显然罗公明将这些资料送来,是想帮叶尘用来筹谋运粮方案的。

    叶尘之前在皇宫之中就筹集运送粮食一事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是因为他对有关此事的信息资料知道的极少,无从说起。此时仔细看过罗公明送来的资料之后,结合他所掌握的后世知识,心中便有了一些想法。

    他先让仆人找来几张大纸,然后开始画图。

    半炷香之后,一张包含京西北路、京西南路、荆湖北路、淮南东路、京东东路与开封城的水陆交通图,被他画了出来。

    不管是为了明天能够顺利的向皇帝给喻清妍求得赦免,还是为了不要让开封城三个月后的惨剧发生,叶尘都要全力帮助大宋解决此事。并且他也想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解决赵匡胤、赵普、赵光义这些牛人,都解决不了的事情。

    他已经看过了朝中大臣所能想得出的一切解决办法,虽说自己心中也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只不过还需要他进一步推理和完善。

    要知道,千里迢迢从江淮之地购粮、运粮,绝不是灵机一动,纸上谈兵就能解决的,这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的细节问题。比如对大宋朝廷的办事效率,牵扯到的衙门机构运作能力,地方州县官员筹措能力,漕运的运输能力,等等各个方面。

    叶尘看着资料,对着地图,开始就自己心中的想法进行推理论证。可是半个时辰之后,叶尘便一脸颓然的停了下来。

    罗公明送来的资料虽然详细,但依然远远不够。叶尘对于地方官制运行、粮商地主,船运河工等涉及到
道门振兴系统小说5200
的事情没有丝毫切身实践经验,他现在推理拿出的办法只能是纸上谈兵。

    叶尘皱眉沉思半响之后,想起后世军队中的参谋制度和凡是遇有大事,众人集中在一起开会推演的推理预案的做事方法。不由心中感慨,现在最需要,也是当务之急的是,找到一些在完成此事上面可能会涉及到的各方面行家能手,集中到一起开会商议,集思广益,共同推演论证。这样才能够拿出可行的方案办法出来。

    正当叶尘想着是不是前往罗府或者三司使,找罗公明一行人一起商量此事,共同拿出一个方案时。外面传来了玉道香与麻刚子的对话声。

    玉道香想进来,但被麻刚子拦了下来。

    叶尘隐隐听到喻清妍三个字,心中顿时出现不好的预感,喊了一声让玉道香进来。

    “什么!你把喻清妍从教坊司中劫了出来,现在就在府上。”叶尘大吃一惊,看着玉道香厉声喝道。

    “叶郎!你错怪妾身了。妾身是将喻妹妹救了出来,而不是劫了出来。叶郎早上刚刚进了皇城没多久,妾身又进不了皇城,闲着无聊,便去教坊司去看喻妹妹,结果刚好撞上教坊司逼喻妹妹接客,而喻妹妹拿着剪刀就要寻短见。当时情况紧急,所以妾身便将喻妹妹给救出来了。”玉道香脸上布满了幽怨之色,一双诱人的美眸中隐隐有着水花。

    叶尘一听玉道香所言,再加上看着其神色表情,心中的气顿时荡然无存,甚至不知不觉中对玉道香充满了愧疚之感。

    可接下来,叶尘想到一事,脸色微变,说道:“可有人看见你的身影?进入府中时可有人发现?”

    玉道香破涕为笑,犹如一夺盛开的水仙花,天地顿时失色,叶尘都不由自主的心神一阵恍惚。

    “叶郎放心,那个想要欺辱喻妹妹的嫖客,以及无意中看见我们身影的三名教坊司小吏和那管事太监,都已经被妾身给杀了。出了教坊司后,妾身和喻妹妹便化妆打扮成一对厨娘从后门进入了府中,不会被任何人知道是妾身将喻妹妹救出的。”玉道香邀功似的柔柔说道,语气中有着一种轻描淡写和对生命的漠然。

    只是,叶尘听了之后,犹如五雷轰顶,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栽倒。

    劫走朝廷钦犯不说,杀了教坊司的管事太监和三名小吏,这和杀了朝廷命官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以赵匡胤的强势,此事已经捅了天了,而如今喻清妍就在自家府上,玉道香又算是自己的人,那自己岂不是相当于主谋,此事若是暴露,轻者降职、降爵,重者下狱都有可能。

    想必这个时候,整个开封府已经全城搜索,而自己今早刚刚拜托那开封府推官任志亮照顾玉道香,所以自己定是最大的嫌疑犯。恐怕开封府的人很快就要找到府上了。

    叶尘自然不能单凭玉道香的只言片语,便相信了此事整个过程。他跟着玉道香,来到后院一间厢房,看见了喻清妍。喻叶、喻文也在这里。

    “多谢爵爷舍命相救!”喻清妍一看见叶尘,便感激涕零对着叶尘跪倒在地。旁边喻叶少喻文同样如此。

    叶尘见此!心中暗叹一口气,事已至此,自己能够做出将喻清妍交出或者杀之灭口、毁尸灭迹的事情?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眼下关口,叶尘只能想着如何将此事弄圆满。

    询问过喻清妍整个过程之后,叶尘心中对玉道香的怀疑释然。可是对任志亮答应自己的事情,又出尔反尔感到疑惑和恼火。要不是教坊司非逼着喻清妍接客,事情怎么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府中可有地窖密室之类的地方,开封府的人恐怕很快就要来搜索。”叶尘深吸一口气,让三人起来。压下心中郁闷,肃然说道。

    “嘻嘻!叶郎请看!”玉道香嫣然一笑,对着喻清妍示意。

    叶尘见此,向喻清妍看去,只见后者脸上闪过一丝羞红,从袖子中小心的拿出一张薄到极致的面皮,小心的贴在自己脸上,照着镜子小心铺展。

    四五息之后,喻清妍转过头向叶尘看来时,叶尘顿时目瞪口呆。喻清妍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站在其五六尺外,根本看不出喻清妍脸上贴着一张面皮。

    叶尘眼睛一亮,心中生出浓浓的好奇,不由自主的走进两步,伸出手向喻清妍面容摸去,喻清妍身体一颤,但却没有躲闪,感觉到叶尘手指的温度和痒痒的触感,特别是一股好闻的男人阳刚之气扑面而来,让她心跳陡然加速,脖颈耳根处更是嫣红片片,神色娇羞,不敢再看叶尘,而是轻轻颤抖着看向别处。

    ps:第二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苦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