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十四章 秘密交易

第七十四章 秘密交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叶尘知道任志亮肯定还有下文,便打了个呵呵,没有多说。

    果然,任志亮又压低嗓门道:“下官也不瞒着爵爷,喻皓此案背后定有隐情,只不过这隐情是什么下官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所以让喻家小姐脱籍虽然在下官权司范围之内,但下官可不敢做这个主,爵爷可以去求府尹大人。不过,让教坊司对喻清妍特殊照顾,短时间内不让其接客,下官还是可以做到的。”

    叶尘一听,顿时心中一松,心想这任志亮虽然是赵光义的心腹,但人品还是不错的。当然叶尘知道自己身份地位,特别是如今在天子心中的宠信或许才是主要原因。

    另外,他却是一时没有想到,昨晚上自己教训王文山的手段,放在这个时代,在勋贵和官员的圈子里面是如何的疯狂,落在别人眼中又是如何的让人忌惮。而这也是任志亮不想在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上面得罪叶尘的原因之一。

    叶尘一脸感激的拜谢过任志亮,没有说接下来要做什么,便告辞离开。

    真让他去求赵光义,还不如去求赵匡胤,先不说他与赵光义没有任何交情,且对方对他肯定也没有任何好感。最主要的是叶尘知道历史上杯弓蛇影的悬案,虽然不能肯定一定就是赵光义害死了赵匡胤,但叶尘却就是本能的不喜欢赵光义这个人。

    叶尘离开之后,任志亮想了一下,便离开衙门,向赵光义府上走去。

    任志亮是赵光义心腹下属,也是赵府的常客,赵府上下仆人管家都认识他,直接将他放了进去。

    来到赵府候客厅中,任志亮看见面容苍白,神色阴沉的能够滴下墨汁的王悦风,心中便有些纳闷,心想这一位可是府尹大人的老对头赵相公的心腹,怎么会出现在府尹大人的府上。难道是因为昨晚上教坊司的事情?

    任志亮心中一动,隐隐猜到一些王悦风来此的可能。

    这个时候有赵府下人进来,让他前往客厅,他便起身离开了候客厅,向中院客厅走去。

    赵府中院,一间富丽堂皇的客厅之中,赵光义听了任志亮所说之后,皱眉沉思起来。他刚刚接见了王悦风,知道了其来意,并且和王悦风进行一场交易。

    交易的内容是,王悦风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赵普所有秘密告诉他,比如朝堂上有哪些人已经暗中倒向了赵普,哪些人是赵普铁杆心腹,甚至各路、州都有哪些地方官员可能给赵普送过重礼,等等。但赵光义需要给他自杀的儿子报仇,让叶尘身败名裂,且弄死叶尘。

    赵光义很清楚,若是寻常伯爵,即使开国实爵,再加上禁军医院院长一职,以他的势力和能量,有的是手段让其身败名裂,且最后惨死。可这叶尘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不说天子的看重,与曹彬、罗公明的关系。就其本身充满了种种神秘。他至今都记得前几日,那位让他又狠又喜的陈先生给他说过带有警告语气的话:那个叶尘不是普通人,其身份远超你的想象,至于其中具体情况,却不能告知于你。

    这句话中包含着太多让人心惊的信息,也是赵光义不敢轻易答应与王悦风交易,而是让王悦风先下去休息,然后自己在进一步思考盘算的原因之一。

    不想,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任志亮带来了叶尘想要让喻清妍脱离奴籍的消息。

    这是一个给王悦风表态,或者给点甜头,从其嘴中套出一部分赵普秘密的机会。只是和前面所说原因一样,他不能轻易和叶尘翻脸。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昨晚上,隐匿在暗中的玉道香抽空给李思烟下了一道指令,而这道指令很快便通过秘密渠道,呈现在了住在赵光义府上的那位被赵光义尊称为陈先生的谋士面前。

    李思烟虽然没有明说,但陈先生知道这道指令定是出自传说中老祖宗的女儿,那位被圣堂近日封为圣女的女子意思,心中虽然有所不满,但却不敢拒绝,更何况这道指令虽然会让赵光义疑神疑鬼,但总体上应该是不会影响圣堂准备了十数年的大事。

    所以,任志亮刚说完没多久,赵光义还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管家给他送来了一份密函,赵光义皱着眉头,打开密函,看了其中内容,先是一怔,然后微微一笑,这份密函还真来得及时,让他在眼前这件事情上下定了决心。

    
彪悍的人生无弹窗
不过,这份密函所说虽然正合他意,但赵光义心中还是有些恼火,他不喜欢被人指示着做事,就算是做天子的兄长让他做事,他心中深处也多有不爽。他只想着天下唯我独尊。

    “哼!一群见不得光的蠢货,等我得了这天下,一定要将你们一网打尽。大哥这十几年一直想将你们剿灭,可是始终没有做到,这件事就留给我做吧!”赵光义眸中杀机一闪而逝。抬头看了一眼低眉垂眼的任志亮,不容置疑的说道:“你现在就去教坊司,安排那喻清妍接客,逼着她去自杀。”

    “来人,去叫王悦风过来。”赵光义紧接着又对左右说道。

    任志亮不知道赵光义刚才看的那份密函中写着什么,又出自谁的手,竟然让赵光义突然改变了想法。心中虽然不愿意服从赵光义的命令,但却不敢不服从。

    因为他知道,他只要表现出不满,便很有可能从开封推官之首位置上被踢出去。

    不同于大宋后面的开封府尹,赵光义在开封府衙门中拥有着绝对的权力,其中就包括麾下所有官员的任免权,这是赵匡胤给自家弟弟的特权。也正因此,赵光义早已将开封府麾下十七个县大大小小衙门打造成一片铁桶,主要位置已全是他的心腹。小到寻常小吏,大到所有官员,心中也早已树起赵光义说一不二的权威。

    任志亮离开之后,王悦风便走了进来。

    “给王大人看座,上好茶。”赵光义表现的极为客气,就这一点比赵普做得要好。

    “王大人,你所说赵普的秘密到底对本府有没有用,我很怀疑,所以需要验证一下。”赵光义说道。

    王悦风说道:“不知府尹大人如何验证?”

    赵光义说道:“刚好有一个机会,那叶尘想要让喻清妍脱离奴籍,此时已经进宫去找官家求赦令。但本府可以在这之前,让那教坊司逼着喻清妍接客,逼着让其自杀。这样也算是与叶尘彻底翻脸,也是本府对与王大人合作的一点城意。但本府给了城意,王大人总也要给出城意。”

    王悦风犹豫了一下,说道:“好!下官便先透露一些赵普的秘密给府尹大人,以示下官诚意。”

    ………

    ………

    崇政殿门口偏厅中,叶尘坐着等候,有内侍进殿禀报。

    此时,崇政殿内,赵匡胤高坐御座之上,皱眉听着下面几位重臣争执。

    此时不是朝会之时,只是寻常议事,所议的内容是每年秋汛之前的例行治理黄河之事。

    自古以来,黄河多灾,几乎每过一两年,都会发洪水。而洛阳、开封、郑州等地,正是重灾区。大宋建国十数年来,淹死人数上万,淹毁的房屋更是不计其数。除了洛阳、开封这样的大城因为有高大坚固城墙护着,周边不少村镇都有过被水淹的历史。

    参与议事的有四人,分别是首辅宰相赵普,三司正副使楚昭辅和罗公明,以及治河提举于越泽。

    于越泽此人是大宋朝堂上有名的能官,治事之才已经受到包括天子在内朝廷上下的认可。

    黄河之重,有如泰山,黄河水患,自古以来便是中原一带的恶梦。要坐上治理黄河的提举,不论地位、资历都极高。要知道协调沿途州县,从诸路调集物资、劳役,都必须有着能与一路监司主官分庭抗礼的资格,甚至要更高一级,这样才能保证治理黄河过程中,征召劳役、物资时顺利而无所阻碍。所以,于越泽官位已高居从二品,实乃朝廷重臣,与枢密副使和参知政事相比,都差不了多少。

    “陛下!黄河水患主要是因为黄河淤积泥沙之故,趁着干旱水少时节,水面宽度大幅缩小,征调大量劳役,下到干河之中挖走泥沙,并将这些泥沙堆积在河堤之上,此乃治理黄河水患最好的办法。这样河床就不会一年年的抬高。”于越泽说道。

    “陛下!臣以为以此法不堪用?以黄河宽阔、长度,此举要想有效,恐怕要征调数百万劳役,耗费千万贯财力才能见效,而若是劳役人数过少,无疑杯水抽薪,就算有功效,恐怕也收效甚微。所以,臣建议将黄河下游,分成两条,以分河法治理黄河水患。”赵普说着。

    “陛下!臣已经……”于越泽和赵普已经争论好一会,这个时候已经面红耳赤,一点都不给首辅宰相的面子,张口便要反驳。

    ps:今天第二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苦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