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七十三章 死仇

第七十三章 死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热心读者冰寒915百度、忙忙碌碌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另外一个名叫李佑的幕僚,小心的看了一眼赵普,说道:“相公!学生认为,这件事情纯属王悦风之子王文山严重失德,所以祥符伯才出手惩治。当然手段的确太过狠毒,只是单从王文山所做的事情来看,也太过无耻。大家可以想一下,那王文山跟喻清妍有婚约,喻家出了事,喻清妍沦落到教坊司,这一两个月,也不见王家或者王文山想办法搭救。当然,因为朝廷的法度规定,想将喻清妍从教坊司赎身要天子同意才行。可是,作为王家来说,完全可以都出点钱打点一下,让喻清妍过的好一点。若是正人君子,或者明事理之人,那也要花些钱,或者找关系,给教坊司打声招呼,让那喻清妍成为只卖艺不卖身的乐妓也行啊!可惜,那王悦风父子不但什么都没有做,而且王文山一听说喻清妍要被开.苞了,就拿着一千多贯巨款,堂而皇之的跑到教坊司,去拍那开.苞之权。且为此,还与李继勋的儿子、祥符伯争风吃醋,如此无耻行径,细想起来,真是可恶的另人发指。相公身为读圣贤之书的文官之首,负有教化百官和万民之责,自然不能为如此无耻卑鄙的小人去出头,这传出去定会对相公名声有损。所以,以学生看来,待会若是那王悦风求到府上,还是不要见的好。”

    赵普脸上的满意之色,早已被其他幕僚看在眼中,到这个时候那还不明白赵普意思,纷纷表示同意李佑所说。并各自换着话儿,又将李佑所说的意思说了一遍。且都表示明日便在士林中将这些话传出去。

    这时,有仆人来报,说台长侍御史王悦风求见。赵普叹了口气,说道:“不是老夫不想帮王家,是那王文山所做之事的确太过可恶。给王悦风说,老夫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王悦风身体有些踉跄的从宰相府门房候客室中走出,脸上充满无尽的怨气和无奈,以及失望。被家仆扶着上了马车,浑浑噩噩的回到府中。王悦风刚刚下车,便听府中后院方向传出一声哀嚎和数声尖叫。不由心中咯噔一声,一股浓浓的不祥笼罩心头。

    王悦风甩开仆人相扶的胳膊,不顾胸口疼痛便向府中冲了进去。一口气跑到后院,只见儿子王文山的房间外围着一群丫鬟家丁。里面他的夫人正在哀嚎:“我的儿啊!你怎么就忍心丢下娘亲走了呢?”

    王悦风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个踉跄,差点没有跌倒。强大的意志和最后一点希望支撑着他冲进了独子的房间中。

    入目所见,夫人披头散发跨坐在地上,儿子被抱在夫人的怀中,脖子上有着深深的青紫色勒痕,一动不动。

    王悦风最后一点希望和意志瞬间奔溃。

    “叶尘小儿,我王悦风和你不死不休。噗嗤………”王悦风喊出一句话,然后喷出一口热血,昏了过去。

    七名小妾一阵手忙脚乱,命下人将王悦风抬到自己房间中,还好之前王夫人做主没有让请来的那名薛大夫回去,且还熬好了药,本来是想着等王悦风回来喝的。此时将这位薛大夫再次叫来,只见他拿出一根银针,扎在王悦风鼻孔下面迎香穴上,轻轻的捻转了两下,王悦风轻轻咳了一声,醒了过来。

    “几位夫人将这药给王大人喝了,然后便让其休息,后面几天多做一些大补之物,给王大人食用,便可恢复。”薛大夫说完,便告辞走了出去,甚至连夜离开了王家。他已经听说了,王家惨事是因那位神医爵爷而起,他这些天正想着进入那禁军医院呢?可不想得罪医院的院长。刚才做的那些事情,已经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医德了。

    大夫走后,王悦风的几位夫人将熬好的药给王悦风喝了,王悦风气色看起来稍微好了一点。只是神色看起来极为痛苦之外,面容一片扭曲,双眸中更是充满让人心惊的怨毒。

    “叶尘小儿,我王悦风与你不死不休。还有赵普老贼,你既然如此薄情寡义,那就不要怪我王悦风翻脸不认人。这朝堂上,除了你,可还是人拥有替我报仇的能力。”王悦风脸上满是疯狂之色,低声喃喃说道。

    ………

    ………

    喻清妍睡着睡着,忽地感觉似乎身边有人,这几天她时时警惕。对此最是敏感,虽然意识刚刚苏醒,仍是
科学家的空间塔帖吧
激灵一下,霍地睁开眼睛,一迎上那对发亮幽深地眸子,她骇得瑟缩了一下,定睛一看,这才看清是叶尘,不禁有些窘迫地将被子拉到了下巴上。

    叶尘刚才也是爬在床边上睡着了,他是被喻清妍醒来的动静给惊醒的。此时看着喻清妍有些羞红的脸颊,微微一笑,直起腰来,说道:“看你睡的正香,我不忍叫你,自己也休息了一会。”

    喻清妍一想自己和眼前青年男子如此近距离睡了半夜,便愈加害羞,不敢与叶尘对视,带着些窘意,说道:“叫爵爷笑话了,妾身实在太过疲倦……还劳烦爵爷守了妾身一宿。”

    叶尘升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说道:“喻小姐不要客气,反正我半夜离去也不方便的。嗯……现在天已经亮了,我现在便去见开封府任推官,然后便进宫去,如果诸事顺利,晚上便派人来接你,若是没有求来天子的赦令,至少会让你转成乐妓,然后我会找机会再向天子求得赦令。”

    喻清妍一脸感激的说道:“妾身明白………无论结局如何,妾身对爵爷的恩德感激不尽。”

    叶尘心中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

    开封府推官衙门,任志亮正在皱眉沉思,一想起那刺客高超的身手,特别是如鬼魅一般的身法,便感觉头疼。最近这些天,因为叶尘引起的刺杀案,没少被赵光义责骂,可以说焦头烂额。

    任志亮能够在京师重地稳坐正六品的开封府推官之首,不光是身为赵光义心腹的因素,更多的则是因为自身是一名能官干吏,办案推理方面在开封鲜有人及,在治事办事方面也是能手。否则,也不可能兼管着开封户籍。

    “唉!都怪那叶尘招惹来刺客也就算了,还不愿意配合开封府办案。”任志亮心中对叶尘多多少少有些怨恨。

    就在这时,有小吏来报,祥府县伯叶尘求见。

    “说曹操,曹操就到!”任志亮一边心中想道,一边叫人将叶尘请进来。

    任志亮官品要比叶尘低,更不用说叶尘身上还有一个开国伯的实邑爵位,而且这位开国伯做事好像有些疯狂,没看昨晚上一位拥有大好前途的士子衙内已经被他废了,王文山上吊自杀的事情还没有传出来,否则更让他在心中对叶尘多多少少生出一些忌惮。

    所以,他虽然心中对叶尘不喜,但面上礼节还是不敢太过分的,眼见叶尘进来,便赶紧站起声,随意的拱了了拱手,笑道:“爵爷,怎地有空来这里?”

    对于任志亮没有迎出门外,且敷衍了事的行礼,叶尘丝毫不以为意,且主动拱手行礼,说道:“任大人,在下可是特意来找你的。”

    任志亮眼见叶尘客气的回以大礼,心中不喜顿时消散不少,赶紧又重新郑重的回了一礼,一边请叶尘落坐,一边让人上茶,但口中依然忍不住略带调侃的说道:“爵爷有何事找下官?莫非是答应了以自己为饵,抓那刺客。”

    叶尘脸露尴尬之色,故意装作没有听见任志亮话语中的讽刺,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站在对方角度上讲,是自己给人家添麻烦了。

    接下来,叶尘便将想让喻清妍脱离教坊司官妓户籍的事情,原原本本对任志亮说了一遍。

    任志亮一听,便心中恍然,昨晚上的事情传开之后,不少人都说是叶尘和王文山为争喻清妍开.苞之权而起,也有一少部分人认为叶尘看不惯王文山的卑鄙行径,所以才对其狠辣出手。现在看来,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叶尘明显是冲着喻清妍这个人去的。想起三天前叶尘才刚刚将那琵琶女王赎身弄到府中,不想现在又打这喻清妍的主意,这位还真是风流成性啊!

    叶尘对任志亮没有丝毫隐瞒,既然这事儿是自己求人,遮遮掩掩反而让对方心中不喜,更何况此事背后牵扯太多,语焉不详还可能让人误会。

    任志亮听他说完,笑道:“爵爷却是个好人,那喻清妍算是难得的佳人,爵爷对其动了恻隐之心也属正常。想来那喻清妍跳出苦海之后,定会对爵爷死心塌地,以身相许的!”

    说叶尘动了恻隐之心没错,但暗示叶尘对人家姑娘动了觊觎之心,叶尘还真没有想那么多,只不过眼下却是没有解释的必要。并且,有这样误会也更能解释叶尘插手此事的动机,至少在天子那里不会被扯到政治问题上去。

    ps: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苦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