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楼炎明死了?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楼炎明死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然而,不等他话音落下,人影闪过,上官冰云身子已经如轻烟一般从卧室中飘出去,连一点准备的动作都没有,就已到了窗外的院子里。

    但是等他落到地上时,忽然发现段思岳的人也已经在院子里。一代江湖传奇,拥有超一流高手的山岳上人段思岳竟然不但拳头厉害,而且身法同样不弱。

    上官冰云笑了,笑的很迷人,她的微笑不管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都很有吸引力。

    就在她开始微笑的时候.她右手一弹,一道流光飞出,她的身子也跟着弹射而起,以左掌反切段思岳的咽喉,而右手一弹之后,瞬间握拳猛击上官冰云的软肋。

    这三招都是致命的杀手,几乎都是在同一刹那间发动的。

    一个人只有在对付自己势难两立的强敌时,出手才会如此狠毒。上官冰云此时对付的敌人不就是如此,更何况上官冰云绝不相信楼炎明和崔熙设下如此大的圈套要对付自己,到了最后时刻却只有段思岳一个人。段思岳当然厉害,但是她上官冰云是当今天下唯一一个差点杀死叶尘的人,也正是那一次她太过激动,在法场上眼看着叶尘中了绝难救活的剧毒,得意忘形,结果被叶尘发现,当场陷入白沧海和当时华夏卫府高手围困之中,从而被活捉。

    所以说,当今天下,上官冰云虽然不是最厉害的人,但却是最难缠的人。她甚至比崔熙和楼炎明、李明轩还要难缠。因此当胡三光和白沧海都救不回水儿的时候,叶尘毫不犹豫的将此事交给了她。

    总之,上官冰云担心除了段思岳之外,还有高手在四周,甚至楼炎明就在附近。所以,她要尽快摆脱段思岳,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段思岳身体已经倒了下去,却没有完全倒在地上。就在他背脊离地还有三寸的时候,他的身子已贴地窜出。

    那道细如发丝,硬如钢铁,快如闪电的流光打空了,上官冰云的拳掌双杀手也打空了。

    可是段思岳这一窜出也快要一头撞在墙上。

    中原客栈虽然不小,但独立的跨院的院子并不大,后面就是一道墙,他的去势又太急,段思岳在江湖上以拳法出名,如今看来身法也很不错,但从未听说过练过油头贯顶那一类死功夫,并且以段思岳的身份也不可能修炼这样的功夫,所以这一头若是真的撞到墙上,也不是好玩的。

    但是段思岳并没有真的撞上去。就在最后时刻,他的身体里就好像有某种机关一样,可以随时发动,把他的身子突然弹了起来,并且竟然在瞬间头脚掉了个方向,双脚猛的在那墙上一踢,双手握拳,犹如炮弹一般砸向上官冰云。

    上官冰云看得很真切,段思岳的双手在握拳的瞬间竟然比寻常人的拳头大了三四圈不止,并且给她的感觉不是一个人冲向她,而是整个座山笼罩了她,向她砸来。她当然不会一击就被段思岳击伤击败,即使后者已经全力出手。但是她知道,只要接了这次之后,她在短时间内就再难摆脱段思岳的纠缠。

    上官冰云突然做了一个让所有此刻看着她的人大吃一惊的事情,她忽然变得面如死灰,并以最快的速度解开了她腰带上的环扣,从腰带里拔出一柄银光闪闪的软剑。

    银光闪闪,这柄剑已毒蛇般噬向咽喉。上官冰云自已的咽喉。

    段思岳脸色大变,暗中一直看着这一切的某个人同样脸色一变。

    上官冰云当然知道崔熙和楼炎明费了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和代价,甚至将价值至少三百万两银子的吴越王世子都拿出来充当客串小角色来对付自己,这一切当然并不是为了杀她,而是为了活捉她。活捉她自然是为了对付皇帝陛下。整个天下,恐怕也只有叶尘才会让崔熙和楼炎明联手,且费尽心力的对付他。

    然而,如今上官冰云要自杀,那岂不是崔熙和楼炎明的做的所有事情全部白费了。

    可惜在暗中一直注视着上官冰云的那个人比上官冰云和段思岳加起来都要厉害不少,这个人当然是楼炎明,他本来是想观察一会上官冰云的一切,以近一步找出破去上官冰云身上黑血蛊母的办法,但此时不得不提前动手。

    只听“嗤”的一声响,上官冰云的这条手臂就软了下去。急风破空声响起,已经有一粒佛珠打在她拿剑这条手臂的关节上。楼炎明既然已经出现,段思岳便恭敬的向楼炎明行了礼,然后站在了一边。

    “她的那些影卫赶来了不少,你去将他们拦住,不要让他们来到这里。”楼炎明对段思岳说道。后者恭敬答应
都市模拟人生笔趣阁
一声便飞身离去。

    然后上官冰云就听见楼炎明问她:“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死?”

    “因为我绝对不愿意让任何人伤害到陛下。”上官冰云的声音异常冷漠,她没有问楼炎明怎么会也在这里的废话,且说得话自有一种天生的理所当然。

    楼炎明深深的盯着上官冰云,说道:“如果我一定要你活下去呢?”

    上官冰云冷笑:“楼炎明,我知道你是半步先天绝世高手,只不过你要是真的以为你能够掌控我的生死,那你就错了。”她厉声说道,“比如我自己想死的这件事你就办不到。”

    她的右臂已经不能动了,可是她还有另外一只手,这只手里居然也有件致命的武器。

    一根三寸三分长的毒针。

    她的左手握紧时,这根毒针就从他无名指上戴著的一个玉扳指戒指里弹了出来,就像是撩人蜂的毒刺。

    “楼炎明,你既然也学会了救人,那就去救别人吧,我们再见了。”

    话音未落,她的手一抬起,这根毒刺就已到了她的眉心前三分处。可是到了这里之后,她的手就再也没法子移动半分。

    因为她的这只手的脉门忽然被楼炎明给扣住了。是被一种极巧妙的方法扣住的。

    上官冰云吃惊地看著楼炎明,全身都已弓弦般绷紧,厉声问:“你即使阻止得了我一时,也不可能一直阻止得了我去死。”

    楼炎明神色复杂的看着上官冰云,突然神色变得极为温和,微微一笑,犹如一个父亲面对自己女儿的时候,温柔的说道:“我能够阻止你一时,便能够阻止你一世。”

    上官冰云愣了刹那,又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一定不让我死?”

    “是的,我绝对不让你死。”楼炎明斩钉截铁的说道。

    上官冰云忽然叹了口气,用一种非常奇怪的声调说道:“那么你自己大概就快要死了。”

    就在她开始叹气的时候,就忽然有股轻烟随着她的叹息声从她嘴里喷了出来,喷在了楼炎明的脸上。

    楼炎明的瞳孔立刻收缩,脸上的肌肉也开始痉挛扭曲。他看着上官冰云,好像还想说什么,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上官冰云冷冷的看着他的手松开,冷冷的看着他倒下去,脸上全无表情。“我并没有要你来救我,这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她冷冷的说,“所以这算是你心甘情愿的要被我杀了。”

    ………

    ………

    尖啸声冲天而起,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烟花,然后与段思岳拼命的十数名影卫便突然退走。

    段思岳愣了一下,并没有追上去,也没有回上官冰云和楼炎明所在的院子,因为在他看来上官冰云肯定是从楼炎明手中逃不走。而他还要去看着那个至少价值三百万两银子的四岁小男孩。

    应天府最大的青楼春水院中最大的一个独立小院之中,应天府城花魁唐姗姗今天谢绝了一切客人,只陪着一个男人。事实上她的这个客人并不能算是男人,因为他只是一个四岁小男孩。

    “属下拜见尊者。”唐姗姗对着钻窗而入的段思岳恭敬一礼,柔柔的说道。

    “那钱家的小娃娃呢?”段思岳问道。

    “尊者放心!妾身刚才让他吃了一些东西,然后又让他睡了。”唐姗姗指了指旁边的箱子,这个箱子和上官冰云所在那个院子里的箱子大小材质都一样。

    “咦!这里还有一个这样的箱子啊!”屋外突然传来声音。段思岳和唐姗姗却是脸色大变。

    来人手里却托著一个特大号的樟木箱子,和两人脚边的箱子一几乎一模一样。并且看样子份量还很不轻。

    段思岳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上官冰云,眸中满是惊疑不定之色:“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手中箱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上官冰云微微一笑,说道:“我这箱子里面和你们身边的箱子一样,都装着一个人。不过你们里面装着一个小孩,我的这个里面装着一个老秃驴而已。”

    段思岳瞳孔收缩,忍不住再次问道:“你手中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人?”

    “当然是你们的教主楼炎明。”

    段思岳怔了半响,突然长笑一声,像看着疯子一样看着上官冰云,说道:“你是不是说,箱子里装的这个人是我们教主?是不是我们的教主已经被你装在这口箱子里了?”

    今晚上依然只有两更,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