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给上官冰云布下的陷阱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给上官冰云布下的陷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大灰熊0123’和‘colorsync’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各地官府、江湖帮派,独行高手,乃至大宋和大辽、祥符国这当世三个大国朝廷,以及圣堂都派了不少高手,动员各地官府,甚至军队寻找这个价值至少三百万两银子的吴越王小世子。

    这件事情上官冰云自然知道,而且她还知道绑架吴越王世子的势力就是楼炎明的欢喜教,她甚至还知道楼炎明已经与吴越王派去的三位剑奴进行了一次交易,但是最后三位剑奴身上一百万两银票被楼炎明所拿,可是楼炎明卑鄙无耻的并没有遵守江湖道义而放人。

    显然眼下的情况是这位魔奴竟然从欢喜教手中将这吴越王小世子偷了出来,而段思岳一路找来,是想将这天下间除了大宋太子、大辽小皇帝和祥符国皇长子之外最值钱的小孩抢回去。

    上官冰云的主要任务是找到水儿,并且将水儿带回祥符国皇帝陛下面前。但若是能够顺便将与陛下交情很好的吴越王的宝贝儿子给救到手,那她绝不会错过。

    自从给叶尘办事以来,上官冰云的运气便很不错,这一次也不例外。

    她竟然很快就在这名魔奴卧室一角发现这口箱子,箱子里果然是一个粉雕玉琢,四岁的漂亮小男孩。她毫不犹豫的把这口箱子偷走了,连箱子带吴越王世子一起偷走了。

    上官冰云本来是看不到这口箱子的,魔奴姑娘却是无意中帮了她这个忙。

    中原客栈,独立跨院的主卧室中,魔奴姑娘忽然改变了一种方法来对付段思岳。她脸上之前妩媚诱惑迷人之色瞬间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说的不错,这小孩的确很值钱。”她抚摸着自己耳边被打肿的脸,“如果你再碰我一下,等你找到这小孩时,他很可能已经变成不值钱的二十多斤的一堆死肉。”

    段思岳冷冷的看着她,但她的眼色比他更冷。

    “如果你杀了我,那么我可以保证,你找到的一定是一具尸体。”

    看到段思岳脸上的表情,上官冰云就知道这魔奴姑娘的方法用对了。

    对付段思岳这种男人,哀求欺骗诱惑反抗都没有用的,你一定要先抓住他的弱点,才能够幸免于难,甚至占据上风。

    这个不知道是谁训练培养出的魔奴竟然仿佛天生就有种能够了解男人的本能,就好像野兽对猎人的反应一样——敏锐、果断。这种能力天下间无数的漂亮女人穷极一生之力也做不到。

    段思岳的态度果然在瞬间便发生了改变:“这个小孩子若是死了无论对谁都不会有什么好处的。”他微笑着说道,“你将这小孩子交出来,我保证不再动你。”

    说着话,段思岳的微笑忽然变得说不出的邪恶,忽然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那时候我就会要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魔奴不是笨蛋,也不是那种一看见美男子就会着迷的小姑娘,更何况段思岳虽然长得很俊,可是年龄的确是不小了。这样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头就凭这一句话,她就会带他去找那箱子。

    只有她才知道箱子在哪里,这是她唯一可以对付段思岳或者从其手中逃生的利器。她当然还需要更可靠的保证,还要提出很多条件来,等段思岳完全答应了之后才会带其去。

    然而,实事却又让上官冰云大吃一惊,那魔奴姑娘没有再提出任何条件,而且什么保证都没有,听到这句话,她真的好像一个很单纯小姑娘一样,就像是着了迷一样。

    不过,就在魔奴姑娘穿衣服的时候,上官冰云便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要把段思岳骗出去而已。

    她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心机把段思岳骗出去,显然是因为她不愿意让他再留在这间房里?

    段思岳和魔奴姑娘走出去的时候,甚至连房门都没有关好。

    看着二人走出去,上官冰云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那箱子及小孩一定就在这间房里面。”

    这间卧室不大,箱子虽然藏得很隐蔽,里面的小孩子也用一种特殊的药物处于很健康的睡眠状态,但依然需要一个通风很好,不能太闷的地方才行。所以上官冰云很快便找到了箱子————就在床后面,一张有四根本柱的大床,挂著雪白的帐纱,床后面还有两尺空地,除了摆一个金漆马桶,紧挨着的地
捡个绝色美女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
方刚好还可以摆得下一口大樟木箱。

    箱子里面空间很大,还铺着柔软的皮毛,甚至还有一个可爱的小枕头,一个四岁小孩放在里面,犹如躺在一个小房间中。

    一转眼之后,这口箱子和上官冰云都已经不在这房间里。

    上官冰云走到那里,她属下便有一批影卫以各种身份跟随或者潜伏。比如当她来到这中原客栈没多久,这里便来了一个押镖的队伍,带头的镖师是钟三河所装扮,上官冰云将偷来的箱子,连同吴越王世子交给了钟三河,并且着令其安排人以最快的速度将吴越王世子送到吴越王手中。

    然后上官冰云又返回去寻找那魔奴姑娘和段思岳。但不等她找到二人的行踪,钟三河等人所在跨院中一支祥符国独有的烟花响箭冲天而起,上官冰云脸色一变,全力施展身法向钟三河等人所在跨院而去。

    上官冰云回来的时候,这个跨院里已经只剩下一个活人。地上有三十多具尸体,大多数致命伤口都在心口,他们的心都被掏了出来,这些人全是上官冰云麾下的影卫。一直跟在上官冰云身边的有一百名影卫,除去死在这里的之外,还有六十多人不见了,上官冰云很清楚她带来的这一百名影卫的实力,特别是钟三河带领的从特种大大队和安全部聚集而来九名一流高手,即使是面对魔尊崔熙,围攻之下,也有与其抗衡甚至伤到后者的实力。

    上官冰云脸色大变中,目光如电看过地上尸体,发现死去的影卫中并没有那九名一流高手中的任何一人,然后她便从这里留下的标记暗语中,以及现场情景大体推断出了这里刚才发生了何事————魔尊崔熙悄无声息的潜入这里,对影卫进行了偷袭,猝不及防之下,三十多名影卫被杀,但很快钟三河等人反应过来,对崔熙进行围攻,后者不敌之下逃走,钟三河给上官冰云发出信号之后,便带人追了上去。

    一直以来,上官冰云寻找崔熙和水儿的踪迹,便是因为叶尘此次交到她手中的高手实力足以对付击杀崔熙,甚至面对楼炎明也不用怕。

    上官冰云瞬间心中有了一个让她脸色异常难看的猜测,但不等她细细推衍这个推测,当她走进这个跨院主卧的时候,脸色却是大变。因为她看见一个绝对不应该此时出现在这里的人。

    她之前交给钟三河的箱子还在这里,且箱子上坐着一个人。

    当上官冰云看见此人那身金色的蛟龙袍的时候,一颗心就已经沉了下去。她心中的不安进一步得到了验证,她终于发现她一直处于一个很大的阴谋之中。

    箱子上的人当然是段思岳。而段思岳却好像很高兴见到她。

    “上官冰云,你果然来了。” 他微笑道:“教主和魔尊二人一起谋划此事,若是还不能将你拿下,这天下间难道真的只有叶尘才能将你擒获?”

    听了这句话,上官冰云的心沉到了谷底,因为从这句话中所表达出的信息,她瞬间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很多真相,比如魔尊崔熙和欢喜教主楼炎明已经联手,且这二人联手的目标竟然是她上官冰云。而且她这些天一直在魔尊崔熙或者楼炎明的监视跟踪之下。而这二人一直没有对自己动手,便是因为自己身边一直有那一百影卫的存在,即使是楼炎明和崔熙,再加上段思岳三人联手,面对身边随时有一百影卫,且可很快召集五百影卫的上官冰云也没有胜算。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将上官冰云身边的影卫引开。

    “如此说来,之前你与那魔奴演了一出戏让我看。”生死危急时刻,上官冰云脸上却已经恢复平静。

    “没错!”段思岳没有任何犹豫的便承认了。

    “作画的吕秀才和春水院的唐姗姗也都在演戏?”上官冰云继续问道,神色平静的好像和人聊家常。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唱戏已经练了足足二十多次,若是还不能骗过你,那叶尘又怎么会收服得了你。”

    上官冰云怔了一下,皱眉说道:“那个小孩当然不是真正的吴越王世子?”

    “这次你错了,为了让你能够上当,那是真的吴越王世子,但那又怎么样呢?吴越王世子最终还是回到本教手中。”说着这句话,他拍了拍他屁股下面的大箱子。

    上官冰云突然叹了口气,说道:“可是你虽然厉害,但还是杀不了我,更抓不住我。”

    “是吗!”段思岳冷笑一声,便要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