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价值三百万两银子的小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价值三百万两银子的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但是上官冰云很有自信,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以这个魔奴的实力是绝对不会发现她的。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还是经常会发生一些上官冰云完全预料之外的事情。

    中原客栈不愧是应天府中最大的客栈之一,这种独立的跨院的设备非常好,尤其是跨院中的主卧之中,除了器用更精美外,竟然还有一面祥符国出产的玻璃境子,并且还是有半个人身高的穿衣镜,据上官冰云所知,这一面普通穿衣境在宋国至少能够卖到一百两银子的高价,而成本却连一钱银子都没有。上官冰云知道境子的出现具体实施虽然是那些工匠,但是可以说完全是出自陛下之手,而类似这样点石成金的手段在祥符国还有很多,但这些比起陛下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奇迹却只是很小的一个方面,上官冰云有时候会忍不住想陛下是不是上天遗落在人间的神子。

    不知为什么这三四个月以来,上官冰云越来越喜欢思考她的主人叶尘的事情。而上官冰云自己却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更没有注意到这是自叶尘上次为救玉道香重伤之后她才出现这种情况。要知道在这之前,她在叶尘面前就是一个傀儡,一个只知道服从叶尘的命令,竭尽全力去做好叶尘交待的所有事情的傀儡。但是如今,她好像已经不一样了,可是这一点不论是叶尘,还是上官冰云本身都没有丝毫察觉到。

    房里最少有一半地方可以从那面很普通的玻璃境子里面看到。

    上官冰云跃上横梁时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她躺下去的时候,已经选了个最好的角度,刚好能让她看到这面镜子,且通过这面境子看到她本来看不到的地方。

    灯已燃起,那个魔奴站到镜子面前扯下了扎着头发的东西,一头光滑柔软的黑发立刻就轻轻的滑了下来,镜子里立刻就出现了一张轮廓极柔美的脸,带着极动人的奇异风情。

    据上官冰云所知,魔道功法诡异莫测,甚至匪夷所思,比如水儿修炼的魅惑大法,还比如魔奴中经常修炼的一种“女术”,可以使一个男人的男性特征完全消失,变成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女人。

    这个神秘的魔奴究竟是男是女?上官冰云一时间还真不敢断定。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结果。因为这个魔奴已经开始在脱衣服了。

    还好上官冰云是个女人,否则此时就大饱眼福了,这个魔奴的确是是个女人。她的胸、她的腰、她的腿,都证实了这一点。

    因为她已完全赤裸裸的出现在镜中,只要不是瞎子就应该可以看得出她绝对不是个男人,就算在女人里面有她这种身材的也不多。上官冰云自己的身材就是女人之中的极品身材,此时也禁不住赞叹此女的身材,她的腿又直又长,浑圆结实,线条柔美,还一点瑕疵都没有。

    不过,紧接着上官冰云却差一点就要从梁上掉了下来,却不是因为她看到了这名魔奴胸口上有着一个纹身,而纹身的图案竟然是水儿那丫头的画像。而是因为她忽然听见这魔奴用一种特别温柔的声音说道:“我是不是很好看?你看够了没有?”

    上官冰云实在想不通她怎么会发现她在看她的。

    “我还没有看够,我还想再看看,看得清楚一点。你这样的女人并不是时常都能看得到的。”这句话也不是上官冰云说的,她不会说这种话,说话的人在窗户外面。

    “你要看,为什么不进来看?”她的声音更温柔,“外面那么冷,你也不怕冻着?”

    窗子居然没有关,轻轻一推就开了,灯花闪了闪,这个人已经在窗子里面了,穿一身用缎子做成的金色的蛟龙袍,五十岁的脸依然显得很英俊,还有一丝高贵的威严,他脸上带着一种傲慢和肆无忌惮的表情,双眉斜飞入鬃,眼角高高的挑起,眼中带着一种又邪恶又冷酷的笑意,淡淡的说道:“你故意不把窗子拴好,就是为了要我进来看你?’

    魔奴虽然不知怎么的发现了此人窥视,但却是没有想到此人身法如此高明,脸色微变,但瞬间便恢复如常转过身,面对着来人说道:“前辈的年龄虽然稍微大了一些,但却正是像我这样的小姑娘最喜欢的。”

    魔奴说这些话的时候,赤裸裸的面对着这个人,就好像身上穿著好几层衣裳似的,一点不害羞,一点都不紧张。

    上官冰云却是如临大敌,心中凛然无比。

    这位魔奴姑娘一定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也没有听说过这一身江湖
古武兵王在都市最新章节
上独一无二的行头,她毕竟看起来还年轻,而来人虽然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可是在江湖上活动的很少。

    上官冰云却认得他,面且对他非常了解,甚至在四年前和叶尘及此人在黄河之上为争夺天星玉佩而混战一场。

    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用此时这种态度对付别人,也许是种很有效的手段,但是用来对付这一位就很危险了,这远比一个小孩子玩火还要危险。

    金色的蛟龙袍在灯下闪闪发光,来人的眼睛也在发光。

    “你知道我是谁?”

    “我没有见过你,可是我知道江湖中只有一个人有资格穿这身衣服行走江湖。”

    “哦?”

    “因为这个人不光是出身高贵,且虽然骄傲,却是江湖上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特别是拳法之厉害,更没有人能比得上。”出乎上官冰云的意料之外,这魔奴却是好像很清楚来人的来历身份,

    “这种蛟龙王袍穿在身上就好像是个箭靶子一样,就好像生怕别人看不见他,除了大理国当今国主的亲叔叔,大理国老王爷山岳上人之外,有谁配穿?”

    “你认为我就是山岳上人段思岳?”

    “如果你不是,你就看不到我这么好看的女人了。”她的笑声中也充满了撩人的风情,“因为你若不是他,现在最少已经死了七八次了。”

    没错,来人便是江湖上一代传奇强者,超一流高手段思岳。

    段思岳看着她,从每个男人都想去看的地方,看到每个男人都不想去看的地方。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月儿。”她说,“我喜欢月亮,因为月亮是晚上出现的,而在晚上的时候才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最美妙的时刻,而此时岂不正是晚上。”

    今天晚上其实是没有月亮的,但她却仿佛已经醉了,仿佛已将倒入他的怀抱之。

    夜色如此温柔,她全身上下连一个可以藏得住一根针的地方都没有,当然更不会有什么武器。

    所以无论谁抱住她都安全得很,就好像躺在棺材里又被埋入地下那么安全。

    曾经抱过她的男人现在大概都已经很安全的躺在地下了。上官冰云却是发现这魔奴色诱之中却是蕴含着一丝魔道魅惑大法中的魅惑之力。

    可是在一个如此温柔的春色里,有这么样一个女人来投怀送抱,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男人能拒绝呢?

    上官冰云知道最少还有五个人。她的主人叶尘,祥符国的镇东上将军杀手之王白沧海,楼炎明和张无梦这两个半步先天强者,再就是魔尊崔熙。而段思岳和展熊武上官冰云却是不能肯定。不过,她很快就知道段思岳也能够拒绝。

    因为他已经看见这位魔奴姑娘忽然飞了起来,被段思岳反手一巴掌打得飞了起来。他本来一直都在让她勾引他,用尽一切法子来勾引他,而且对她用的每一种法子都觉得很欣赏,很满意。

    她也感觉到这一点了,他的反应已经很强烈,所以她做梦也想不到他居然就在这种时候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但这魔奴脸上并没有丝毫怨毒或者气愤之色,一脸的愕然和委屈,一双迷人眸子中已经有了水雾,任何正常男人看见她这幅样子都会不忍心伤害她。

    “人家都对你这样了,你对为什么还要打我?”

    “你不该将那小孩子偷走,并且装进箱子里面带走。”段思岳叹息道,“你要知道那小孩子很值钱。”

    “你是为那小孩而来,可是他真的很值钱吗?”这位魔奴姑娘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挨打和羞辱,满脸的好奇样子,越加显得他的可爱和迷人。

    “这小孩至少值三百万两银子。所以即使你脱光了让我将你吃了也不行,甚至如你这样的女子一百个一千个脱光了在我面前,也值不了三百万两的银子。”

    听了两人的对话,上官冰云已经渐渐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而且也已经猜到段思岳竟然已经被楼炎明所收服,成为了欢喜教或者弥勒教的人。而被偷走的小孩显然正是江湖上乃至整个天下最近最大的一件事情————吴越钱庄的主人吴越王和大宋长公主永庆公主的四岁独子失踪了。

    吴越王悬赏三百万两银子,让整个天下人去救他的儿子。

    抱歉,今晚上单位加班晚了,好累,只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