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画师与花魁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画师与花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因为考虑到有可能亲自进入春水院中打探情况,所以上官冰云此时装束却不再是林若曦,而是装扮成了一名俊美的年轻公子。

    两碟精致的小菜,三杯暖酒下肚,这世界果然变得美丽多了,就连街头的一株枯树,都像是有了生机。上官冰云却是没有发现,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是一个只知道为了完成叶尘交待的任务的工具,她本来已经泯灭的七情六欲不知不觉中又开始萌生且犹如幼苗一样开始成长。

    上官冰云坐在凭窗下望,带着有趣的眼光,瞧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突然瞧见一个头戴斗笠,身形曼妙的女子从春水院侧门走出,向西而去。紧接着她便看到楼下一名属下给她打的手势,此女竟然便是那唐姗姗。

    上官冰云心念一转,抛下锭银子作酒钱,匆匆追了出去,转过街口,便瞧见那裹在浅紫衣衫里的诱人身子。

    唐姗姗不愧是应天府头牌花魁,胴.体虽丰满,腰却很细走起路来,腰肢摆动得很特别,带种足以令大多数男人心跳的韵致。

    上官冰云远远跟在后面,即使她身为女子,但动人少女的走路姿态,也让她觉得有些赏心悦目。

    唐姗姗却完全没有留意到上官冰云,不过她纵然瞧见了上官冰云,也不会怀疑上官冰云是在跟踪她。

    她不住向两旁店铺里的人询问,似乎在打听什么人。

    她走的路越来越窄,越来越脏乱,竟已走到这城里最低下的一角,上官冰云不觉奇怪,猜不出她究竟要找谁。

    像唐姗姗这样的人,走在这种地方,自然更引人注意,有些登徒无赖,简直已在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起来。

    但她却旁苦无人,满不在乎,别人瞧她一眼,她也用那双脸上唯独露出的大眼睛去瞪人,还不时向人打听问路。

    她所问的人似乎已在这里住了很久,有不少人都指点告诉她,所指的方向,是个小小的山坡。

    上官冰云不觉更是奇怪:“这种地方,怎会有她要找的人。”

    此时,唐姗姗到了山坡下,又在向一个中年妇人打听。

    这次上官冰云依稀听到唐姗姗问的是:“吕秀才可是住在上面,就是那个作画作得很好的吕秀才。”

    那妇人直摇头,表示不知道,她身旁一个半大孩子却道:“娘,这姐姐说的是山头上的吕秀才,就是吕老头呀!我听到有人叫他秀才公。”

    那妇人笑道:“哦!你要找吕老头啊,他就在半山坡上面第三间屋子,门口挂八卦门帘的就是,好找得很。”

    这吕秀才又是何许人物?唐姗姗为何定要找他?对了!他会作画,莫非水儿的画像出自他手。这应天府的贫民窟莫非也是什么卧虎藏龙之地?上官冰云提前上到山坡,先绕到第三间屋子旁,从旁边个小窗子的窟窿里瞧进去,只见光线黯淡的屋子里,一张破破烂烂的桌子旁,坐着个略有些驼背,五十岁左右的老头,神情瞧起来有种说不出的落寞萧索之感,似是已对人生完全失去兴趣,他此刻坐在这里,好似只不过在静等死亡来临而已。

    这么一个邋遢的老头子,难道也是魔尊崔熙麾下的魔道高手?否则他又怎么能够画出那蕴含魔道魅惑之力的水儿画像?

    上官冰云正在心中奇怪,唐姗姗已掀开门走了进去,目光四下打量了一眼,又皱起了眉头,说道:“你就是吕秀才?”

    那老头面无表情,一脸木然的说道:“是的,老夫就是吕秀才,算命两分银子,画符一钱银子。”

    唐姗姗眉头皱得更紧,说道:“我找的是画师吕秀才,不是算命的。”

    吕秀才淡淡的说道:“我就是画师吕秀才,只不过两个月前我就改行了,姑娘若要画像,只怕已来迟了两个月。”

    唐姗姗眉结这才松开,说道:“你改行不改行都没关系,只要你真是专替人画像的吕秀才就行,我找的就是你。”

    她一面说,一面已自长长的衣袖中取出了一卷画,摊开在吕秀才面前的桌子上,眼睛盯着吕秀才沉声道:“我问你,这幅画是不是你画的?画上的人是谁?”

    上官冰云也想瞧瞧这幅画是不是水儿的画像,只可惜屋子里的光线太暗,唐姗姗的影子又盖在画上,以她的眼力竟然也瞧不清楚。

    她只能瞧见吕秀才的脸,仍是一片木然,既没有任何表情,也不没丝毫情感,就像是脸上戴着一个面具,或者说他整个人好似是没有了灵魂的躯壳而已。

  
横行在宇宙间的龙全文阅读
因为吕秀才的眼睛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向那幅画看过一眼,只是空洞地凝注着正前方,以他空洞而单调的语音继续一字一句的说道:“老夫不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也不知道画上的人是谁?”

    唐姗姗身形闪动,下一刻便到了这吕秀才身前,一把揪住他衣襟,怒道:“你怎会不知道,这幅画上明明有你的题名。”

    上官冰云见此却是一惊,她却是没有想到这唐姗姗也是一名高手。

    吕秀才冷冷的说道:“放开你的手,你难道也和老夫一样?竟看不出老夫是个瞎子。”

    唐姗姗像是突然被人在脸上捆了一掌,手立刻松开了手,失声道:“你……你是一个瞎子,你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吕秀才一脸痛苦的说道:“老夫眼睛若是还能够看见,又怎会放下画笔,绘画就是老夫的生命,老夫早已失去生命,现在坐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唐姗姗呆了片刻,缓缓卷起了那幅画,但卷到一半,突又放开,目中又闪过一线希望,大声道:“你虽己瞧不见画上人,但你也应该记得她的,她是一个美丽的少女,你可记得你在约莫两个月之前画过一个很美很迷人的少女?”

    吕秀才说道:“我现在虽然是个又穷又老的瞎子,但两个月前,我吕秀才却是整个中原,乃至整个大宋都鼎鼎大名的人物。”

    说着这些话,他空虚暗淡的脸上,突然奇迹般闪起了一路光辉,这骄傲的光辉,似乎使得他整个人都复活了。他激动地继续说道:“这些年,有人将老夫比之为吴道子,普天之下,哪一位名门闺秀不想求老夫为她画像,老夫画过的美丽少女也不知多少。”

    唐姗姗说道:“但这一个少女却不同。你一定得相信我,无论你画过的美人有多少,你必定不会忘记她,只要是男人,不即使是女人,无论谁只要瞧过她的脸,都再也不会忘记。”

    吕秀才愣了一下,突然开始全身颤抖的惨笑起来,半响之后才突然道:“你说的这幅画,可是宽一尺半,长两尺半,画上的人可是穿着件粉色的衣裙,镶着蓝边。”也不知为了什么,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神色复杂之极,有着回忆、淫.欲、怨毒、痛悔等神色。

    唐姗姗却大喜道:”不错,就是这幅画,我知道你必定记得的,你当然也必定会记得画上的美人是谁?”

    现在吕秀才整个人颤抖更甚,一张空虚的脸,此刻看来竟是惊怖欲绝,嘶声道:“你问的竟然是她……你问的果然是她……我……我不记得她是谁,我根本不认识她……我根本没有见过她。”

    他说的话自相矛盾,且说着话双手扶桌子,桌子格格的响,他竟然踉跄站了起来,然后扶着墙角就要夺路奔出门外。

    唐姗姗一把拉住他,将他又按回椅上,厉声道:“你是见过她的,是吗?你也记得她,是吗?”

    吕秀才颤声道:“姑娘,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现在只是一个又穷又瞎的无用老头子,在这里安静地等死,你何苦还要来逼我?”

    唐姗姗呛的一声拔出柄匕首,抵住他的咽喉,厉声道:“你不说,我就宰了你。”

    吕秀才不停的颤抖,眼前的死亡威胁终于战胜了以前心中的恐惧阴影,大声说道:“好,我说,她……她不是人,她……她就是一个魔女。”

    瞧到这里,上官冰云心中的疑惑更多,之前的推断可能全部错了,只感觉越加扑朔迷离。原本她以为这唐姗姗和崔熙是一伙的,但现在看来,这唐姗姗好似也是被利用而已。只是如今不知道为何突然也追查起水儿的下落。

    唐姗姗到底是拥有什么身份?为何也要不辞劳苦的来找这老画师,追问画上水儿的下落和画的来历。

    而这老画师在为水儿画像两个多月之后,竟然还不敢说出水儿的来历,他为何如此怕水儿?不过水儿修炼过玉皇后传授的魔道魅惑大法,倒也算得上是个小魔女了。

    这时,上官冰云看见唐姗姗略一沉思之后,故意冷笑道:“魔女?如此美丽的少女,怎会是魔女?”

    吕秀才颤抖着说道:“不错,我一生中见过的美女虽多,但却再也没有谁如她这般迷人,当年南唐小周后也请我去画过像,那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可是小周后的美丽最多使我着迷,但这位少女的美丽却可使我发疯,使我宁可牺牲一切,甚至不借牺牲生命,只为求得她对我一笑。”

    第二更,还有第三更,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