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采花贼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采花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虛菩提’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话语间,林若曦已经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向吴中天扑了过来,看那姿势是要扑到吴中天的怀里去。只是她却没有注意到昔日的情人今天神色有些不正常,更没有看到站在门后面的周宝光,所以等她扑到吴中天怀中后,等待她的不是热烈的拥抱,而是脖颈后面一下重击,然后她便一声闷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吴中天,晕了过去。

    周宝光来到林若曦眼前,摸了一下后者脸蛋,说道:“这张脸长得还不错,做成人皮面.具也不算亏了。”只是这一次声音不再是男声,而是悦耳之极的女子声音。

    话语间,周宝光将手放在耳朵边上一摸,一张人皮面.具便被揭了下来,面具后面是一张绝美容颜,不是上官冰云还能是谁。

    ………

    ………

    应天府南城,一条并不算太短的乾净而安静的街道上,只有十来户人家,郑永春的宅院,便是右边第五栋。已经化身成为林若曦的上官冰云不仔细去看,便知道这条街住的全都是应天府城的富家大户,甚至连街上石板与行板之间的隙缝里,都打扫得干干净净,郑永春身为朱砂帮仅次于帮主之下的大长老,身为一流高手,能够住在这里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不过,自从郑永春离奇被掏心而死之后,虽然还有一名老管家看着院子,但这里却是荒废了。因为郑永春一心修炼武道,虽然单论武功修为比朱砂帮主还要高上一筹,但是从未收过弟子,所以他死了之后,这幢院子几乎从未有人来过。

    黑漆曲大门,竟只是虚掩。

    吴中天和装扮成林若曦的上官冰云径自推门走了进去,院里很静,没有人声。

    大厅中有油灯亮着,但是灯绳早就应该剪了,那老管家不知道是不是睡过头了,半天不见出来迎客。宽大的厅堂,昏黯的灯光,以上官冰云的心境,都不由自主的感觉有些凄凉神秘之感。

    吴中天叹道:“郑师叔膝下无子无徒,他死了之后,除了一位老管家之外,下人便径自离开了,要不是惧于朱砂帮的威名,恐怕这院子里面的东西都被人偷完了。”

    说着话,吴中天带着上官冰云从大厅旁边绕了过去,后院里更静,西边的厢房里,竞隐隐有灯光透出,吴中天道:“到现在了,那老管家怎么还不出来迎客?”

    两人正要穿过那种满梧桐树的院子,突然,一滴液体落在吴中天肩膀之上,他不经意的用手一拂,通过后窗里透出来的灯光一看,他的手上是血,他手上竟然是鲜血。

    吴中天大惊抬头,梧桐树上,似乎有人正在向他招手。

    他飞身掠上去,闪电般扣住了那手腕,但那只是一只手,没有别的,只是血琳琳的一只手。

    吴中天失声惊呼,说道:“林师妹,这是那管家的手。”

    上官冰云一掌震开了老管家卧室,冲了进去,老管家睡在床上,似乎睡的很熟,身上盖着棉被,只露出颗灰白头发的头颅。但屋子里却是说乖出的零乱,每样东西都没有在原来的地方,床旁边的三口木箱子,也整个都翻了身。

    上官冰云情不自禁,一把掀开了棉被。

    血,棉被里只有个血琳琳的身子,已失去了手足。

    紧跟着冲进来的吴中天像是已冷得发抖,颤声道:“五鬼分尸,这难道是五鬼分尸……”他转身冲出去,另一只手,吊在屋檐上,还在滴血,老管家惨遭分尸,显然还不出半个时辰。

    上官冰云看着这触目惊心的血腥场景,眉头不由紧蹙。

    吴中天此时已经恢复平静,叹了口气说道:“素闻郑师叔这位老管家与郑师叔亲如父子兄弟,显然是有人想从老管家身上问到关于郑师叔的一些事情,老管家不从,才惨遭逼问,被下此毒手?”

    上官冰云目光一转,说道:“去令师叔的屋里去看看,也许,会有新发现也未可知。”

    吴中天带路掌灯走到东面的厢房,门上并没有锁,这孤僻的朱砂门大长老生前住的屋里竟是四壁萧然,简单得很。

    但壁上有幅画,画上既非山水,亦非鸟花卉,却只是一个少女的半身像,画得眉目宛然,栩栩如生,风神之美,竟然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虽然仅仅是一幅画像,竟已有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魁力和奇
重生之萌娘军嫂帖吧
异的媚惑之力。

    上官冰云却是在看到这幅画的第一眼便如遭雷击,因为画上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奉叶尘之命苦苦追寻或者说营救的水儿。

    “郑永春是从何人手中得到的这幅画?”

    “为何要挂在自己卧室之中最显目的位置?只要一躺在床上便能够看见这幅画。”

    上官冰云压下心中的惊骇,脑海中念头转动,开始推衍。

    不料就在这时,上官冰云听到旁边吴中天有些不对劲,转头一看,不由再次一惊————那吴中天此时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脸色涨红,双眸中满是淫.荡之意,分明就一副欲.火焚身的样子,直直看着水儿的画像,且不由自主的向水儿的画像走去。

    上官冰云再仔细一看水儿画像,不由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魔道魅惑大法竟然恐怖如斯。不对,魔道魅惑大法虽然厉害,但单凭一幅画像不可能便拥有如此威力,恐怕主要原因还是在水儿这丫头的身上。”

    话语间,她随手将吴中天一脚踹到一边,让其看不见水儿的画像,果然那吴中天看不见水儿的画像之后,便逐渐恢复正常。只是脸色微白,大冬天的一头大汗。

    “吴中天实力平平,所以对水儿画像抵抗力差,但是那郑永春身为一流高手,意志定力绝非吴中天可比。不过,郑永春虽然不会如吴中天这般不堪入目,但是必然会多多少少受到影响,且看的时间越长,心中的淫.欲之念越甚。听说魔尊崔熙修炼魔功炼化心脏精化,掏心之时,心跳越快,欲念越深,便能够事半功倍。难道………这幅画的作用便是为了提升郑永春的欲念。如此说来,只要顺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就一定能够查到水儿的踪迹。”

    上官冰云喃喃自语,一直迷茫的线索,终于有了进展。

    又在郑永春家中搜查半响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之后,上官冰云便收起水儿的画像和吴中天离开了这里。在路过一条巷子时,上官冰云冲着阴影处招了招手,两道黑影如鬼魅一般,脚步无声的来到上官冰云眼前,躬身道:“属下见过大人。”

    上官冰云说道:“去查一查郑永春从泰山之巅回到家中之前,都去过什么地方,和什么人有过接触?”

    两人恭敬称是,然后飘然离去。

    叶尘下旨,上官冰云从特种大队和安全部中挑选五百人手,上官冰云可谓是着实不客气,金牌探子、一流杀手、资深情报分析员等等,挑选的五百人可谓是各个方面的精英高手。刚才那两人便是其中一组负责人。

    上官冰云如今的身份是吴中天的师妹,朱砂帮掌门的唯一的女弟子林若曦。离开郑永春府邸之后,吴中天把上官冰云送到了朱砂帮总舵中林若曦的住处,然后才离去。

    这两个月以来,上官冰云为找到水儿,带人跑了不少地方,崔熙狡猾之极,经常故布疑阵,让上官冰云带人没日没夜的赶路,没有休息好,如今终于有了可靠的线索,上官冰云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第二天再顺着线索好好的查下去。她吹熄了灯,脱光了衣服,躺在林若曦的床上,尽量放松了四肢,乾净的蚕丝被摩擦他的皮肤,她觉得很舒服。这林若曦在朱砂帮中的地位显然较为特殊,单从其院中奢侈的设施便可看出。

    上官冰云准备就以林若曦这个身份,然后将自己带来的五百影卫融入到朱砂帮之中,逐渐控制朱砂帮,然后以朱砂帮为掩护,追查水儿的行踪线索。

    渐渐的,上官冰云全身都已处于一种绝对静止的状态之中,但是她的脑海却仍没有停止运转。她要筹谋接下来的一步从何处下手查起,既保证最终能够找到水儿,又不会被崔熙或者水儿提前察觉,从而再次隐匿起来。

    突然,一股轻烟从门缝里面钻了进来,“迷香!”上官冰云心中一惊,暗自运功,轻易便将迷香之毒化去。

    十数息之后,一个人影轻轻的将窗户从外面推开,无声无息的飘了进来,上官冰云看那身影、动作和身手,瞬间得出了三个结论,一是来人是名男子,且年龄当在四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二是来人实力不弱,已经达到了寻常一流高手境界。三是来人绝对不是第一次通过钻窗户的方式来林若曦的闺房,说是轻车熟路都不为过。

    上官冰云本来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淫贼活的不耐烦了,但现在看来却明显是一名惯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