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劫狱(下)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劫狱(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漢平Hank’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前面是最后一道机关了,李子武一边摸索机关,嗡嗡声中将最后一道石门打开,一边心中冷笑,说道:“此次二长老……不!宰相大人之所以没有和李继勋、吕馀庆一起劝阻陛下关于将赵普放在正旦之日凌迟之事,便是想以赵普为诱饵,将祥符国潜伏在宋国的势力重创,那十娃、周杰等人果然没有让宰相大人失望………”

    轰隆隆声中,最后一道石门升起,李子武话语声却是戛然而止,脸上更是一副见了鬼样子,难以置信和惊骇欲绝,然后便是六人的惊呼声。

    出现在石门后面的是二十个人拿着十把快弩,笼罩了整个石门所有空间范围,就在石门打开的瞬间,二十把快弩,八十根弩箭便向五人发射,且是连发。

    嗤嗤嗤嗤声中,那太监和御医在第一时间便被射死,李子武和刑部总捕头、及两名大内侍卫拥有一流高手的实力,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如此距离,如此狭窄的空间之内,当今天下除了超一流的高手和半步先天高手,一流高手中估计也就是上官冰云和连继城等极少数轻功已经出神入化的顶尖一流高手才能够躲闪而开。

    所以,就在李子武等四人刚刚跳起来的瞬间便被射成了刺猬。而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的赵普还没有落地,便有两人上前稳稳接住,二话不说抬上担架转身便又进了他们刚才所在石室,里面自有离开这里的通道。

    而剩下的十八个人则都是从自己背上拿出一个火线很长的火药包,向李子武刚才所来的方向疾驰而去,十数息之后,他们又比去时还要快的速度疾奔而回,放下了这最后一道石室的机关石门。很快他们消失不见。

    地面之上,由十娃、周杰和白子轩各自麾下势力出了一百高手组成的三百突击队眼看着已经杀入大理寺天牢入口,但人数也已经剩下一半左右,突然距离不远处某个酒楼半空之中传来一道急促的响箭声音,剩下的这一半人二话不说,向四周官兵和宋卫府的高手各自扔出一枚祥符国特有的烟雾球,烟雾笼罩之中,官兵不但失去了目标,而且担心烟雾之中有毒,惊叫四起,却是一阵大乱,这一百五十多人趁乱杀了出去,出了大理寺之后,便三三两两四散而开,等官兵从烟雾之中冲出时他们已经钻巷、入屋、进道的全部消失不见,显然每个人的撤退路线之前都有精密的安排。

    便在这时,一声惊天巨响从大理寺地牢中传出,紧接着地面晃动,犹如地龙翻身,烟尘四起之中,以大理寺为中心,方圆五百步之内出现了一个大坑。数百名大理寺狱卒、犯人被活埋在地下,地面之上也有数百人死伤。

    ……

    ……

    十多里外大理寺的巨响声传到宋国皇宫之中好似没有减弱多少,犹如平地惊雷,依然让所有人吓了一跳,不少宫女嫔妃吓得惊呼乱跑。正在御书房中的宋帝赵德昭身体一个哆嗦,差点没从御椅上跌到,猛的站了起来,看那脸色却是被惊吓的不轻。坐在下首的的宰相李明轩一惊之后,也是脸色一变,判断过声音传来的方向之后,说道:“陛下,声音是从大理寺传来的,臣没有猜错,叶尘果然想将赵普救走生事。只是听这动静却是着实不小,却是没有想到祥符国在开封城中藏有如此多的火药武器,且为了救走赵普舍得如此大的代价。”

    赵德昭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神色一紧,问道:“那赵普那狗贼不会被救走吧?”

    李明轩说道:“陛下放心,臣有万全准备,赵普绝对不会被救走,只是………看这动静,臣担心赵普会被误伤。”

    赵德昭眉头皱了皱,说道:“赵普要是真被炸死了,那还真便宜他了。”

    便在这时,有太监匆匆进来,说道:“启禀陛下,宋卫府总司使张东和大理寺卿王明辉求见。”

    赵德昭急忙说道:“快宣他们觐见。”

    没过多久,张东和王明辉便到来,两人都灰头土脸,张东更是半身热血,身上看起来还带有不轻的伤势。

    赵德昭和李明轩看了两人样子,不由神色一凝。

    “臣参加陛下,臣有罪,请陛下责罚。”张东和王明辉跪下之后,齐声说道。

    赵德昭急声道:“快说,大理寺那边是怎么回事?赵普怎么样了?”

    张东抢先说道
捡宝王笔趣阁
:“有数百贼人攻打大理寺,眼看便被臣等部署官兵围杀,不料大理寺附近地下突然发生爆炸,整个大理寺方圆五百步塌陷成一个大坑,反贼赵普和数百凡人全部活埋在了下面。臣未能让赵普活着接受千刀万剐之死,臣辜负陛下重托,请陛下责罚。”

    王明辉也赶紧接着说道:“臣身为大理寺卿,有失职重罪,请陛下责罚。”

    赵德昭脸色有些难看,神色变幻不定,半响之后,幽幽的说道:“果然便宜了赵普那老贼。”

    李明轩突然想起一事,说道:“李子武和高公公等人在何处?”

    张东说道:“李相公,李大人和高公公以及两名大内高手、刑部总捕头一直贴身看着赵普,却是也被活埋,此时估计已经殉国了。”

    李明轩神色顿时也变得极为难看,看着张东,厉声说道:“张大人,你当时在何处?”

    张东愣了一下,有些不悦的说道:“李相公,下官当时和王大人在上面指挥官兵围剿来劫狱的贼人。”

    李明轩看向王明辉,后者看了一眼陷入自己心理世界的赵德昭,对李明轩说道:“李相公,张大人的确是和下官在上面指挥官兵围剿反贼,并且亲自带领宋卫府高手杀敌,还受了伤,这一点乃下官亲眼所见。”

    李明轩深深的看了一眼张东,神色突然变得温和无比,说道:“张大人身为宋卫府总司使,位高权重,下次可不能再身先士卒了。”

    ………

    ………

    “豪赌坊”三个龙飞风舞的金字,在灯下闪闪发光。

    这正是大宋南京应天府里最大的赌场。

    此刻,刚刚华灯初上,豪赌坊中已经吆喝声不断,热闹无比,五间宽阔的厅房里面到处弥漫着酒气、男人人身上的汗臭气,以及女人身上的脂粉香味……十一月份大冬天的,每个人的头上却都有着一层汗光。

    只是,有的人春光满面,有的人垂头丧气,有的人神情镇定,有的人却已紧张得发抖。

    最外面的一间,有两桌牌九,两桌骰子,两桌单双,赌钱的人身份也最是复杂,呼喝的声音也最响,几个腰束朱红腰带的黑衣大汉,必须站在桌子旁,无论谁赢了一注,他就要抽去一成。

    里面一间花厅,人比较少,也比较安静,三张桌子旁,坐的大都是脑满肠肥的大商贾,整堆整堆的花花银子,在一双双流汗的手里转来转去,桌子旁有香茗美酒,十几个满头珠翠的妙龄少女,媚笑着在人群中穿梭来去,就像是一只穿花的蝴蝶,从这里摸一把银子,那里拈两镀金锭。

    这里面赌钱的大爷都是身家上万的豪客,谁在乎这些。于是,输钱的人钱袋固然空了,赢钱的人钱袋也末见增加多少。

    金银都已从少女们戴着戒指的纤手中,流入了赌场老板的口袋。

    这赌场,是应天府第一大帮朱砂帮开的。朱砂帮已经传承了三十多年,甚至比宋国立国还要早,势力已经渗透进了应天府各行各业,帮中弟子两千,高手无数,更是有两名一流高手坐镇,在应天府的势力和影响力仅次于官府。宋太祖赵匡胤时期曾经对江湖势力有过一段时间的打压,但朱砂帮与当地官府一直保持有良好的关系,甚至应天府官吏中有一些本身就是朱砂帮的人。所以朱砂帮这些年不但势力没有缩水,反而势力越来越大。当年叶尘在华夏卫府时也没有轻易的对其动手。

    此时这豪赌坊最里面一间房子,垂着厚厚的门帘,里面一共只有七八个赌客,但却有十几个少女在陪着,有的在端莱,有的在倒酒,有的只依偎在别人怀里。一粒粒剥瓜子,轻巧地送进那豪客的嘴中,她们的手指有如春葱,眼波真是甜如蜜。

    赌桌上,看不见金银,用的却是银票流动,自从吴越钱庄生意越做越大,信誉也越来越好,如今吴越钱庄的银票在宋国却是已经成为堪比金银的硬通货币。而此时赌桌上每张银票的数目,都已够普通人舒服地过一辈子。

    一个脸色红润,身穿翠绿长衫的中年男子,含笑在旁边瞧着,不时去拍豪客们的肩头,含笑道:“刘老板手气不好,叫翠儿陪你先去泻泻火,然后再来!”

    那刘老板和其他豪客这时候的回答都一样,先是故作豪迈的大笑,然后说道:“吴老大的心意小弟谢过了,不过现在还不急,这输的还不到两万两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