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大获全胜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大获全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dennissee’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x更新最快)

    不过,紧接着杜拉铁熊却摇摇头,汉人骑兵作战终归是不擅长的,双方只剩下五里的距离,那石狼和龙定武大概是想节省马力,想让自己一方接近一些才发动冲锋,这个想法不错,但石狼和龙定武显然忘了,此时都快入冬,西域这个时候天气几乎堪比开封冬天最冷的时候,马儿也是需要热身的,自己虽然长途奔袭,对方以逸待劳,但自己一万骑兵是一人双马,空着一匹马轻松地跑了这数十里地,早已舒展开了筋骨,待会两军对冲,自己一方可是要大占便宜了。

    距离三里时,杜拉铁熊大喝一声:“换马!”

    实事上,基本不需要杜拉铁熊下令,从马背上吃饭长大的这一万西州回鹘骑兵早已对这种作战模式熟悉的犹如家常便饭,一手挽住空马,纷纷腾身而起,就奔驰的战马之上,换乘到了另外一匹刚好热了身的战马身上。

    “凿穿他们!”杜拉铁熊手中刺枪高高举起,用力指向前方。本来散乱奔跑而来的一万西州回鹘骑兵迅速地开始在高速行进中整顿队列,以杜拉铁熊的亲军为箭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三角锥形。

    石狼和龙定武眼瞳微缩,看着对方骑术如此高超,竟然能够在如此速度的战马之上轻而易举地完成了换马的动作,而且队形的变幻也是冲刺之中完成的,石狼麾下五千骑兵也能够做到这一,但是石狼知道整个义勇军团,乃至整个祥答国十多万骑兵中能够达到这个水准的不会超过一半。可是目睹刚才这一幕,很有可能西州回鹘二十万骑兵,每个骑兵都达到了这个水平。

    眼见对方骑兵依然一动不动,杜拉铁熊心中狂喜的同时,也是暗骂石狼白痴,然后抬眼看了一眼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旗帜,连老天爷也站自己这一边啊,此时的风正好是吹向对面的,在西域戈壁之上有风便有沙尘,被风一鼓,沙尘打脸上,也是让人感到疼痛的,如果打眼睛里,嘿嘿,那就好玩了。

    “灭了这一万西州回鹘骑兵,再加上前期的功劳,年底正旦大朝会上应该够陛下赐封给老子一个子爵了吧!”石狼看着冲向他们的西州回鹘骑兵,神色之中满是看见猎物快要踩上陷阱的激动兴奋之色。

    另一边龙定武神色中同样满是期待的兴奋之色,判断着距离,突然大声吼道:“爆!”

    伴随着龙定武的一声大吼,异变突起,在西州回鹘骑兵距离他们还有两里距离时,一连串的爆炸声突然自西州回鹘骑兵战马脚下响起。

    杜拉铁熊却是不知道,石狼和龙定武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起冲锋,不是因为二人经验不足,而是他们早已安排人在西州回鹘骑兵所经之地上埋下了数百地雷。

    比起辽军、宋军,西州回鹘军队虽然从打探到的情报中听过了祥符国火药武器的厉害,但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没有亲身经历过,他们永远不会或者不知道怎么应对此种情况。

    轰然巨响,火光在战场上升腾而起。爆炸直接造成了刚刚以密集队形冲锋的西州回鹘骑兵近千人的伤亡,最主要的是声音太大了,毫无防备且从未经历过的西州回鹘骑兵的战马全部受惊,四处奔行乱撞,而马上的士兵耳朵里无不嗡嗡嗡的乱响,东摇西晃,一脸惊恐,他们在这一刻懵了。

    对面义勇军团的一万骑兵的战马耳朵里面都塞了东西,且对这种爆炸早已有了一定的适应能力,对他们造成影响微乎其微,爆炸一结束,他们便从胯下战马的耳朵里面拿出了东西,随着石狼和龙定武的一声令下,向已经乱了队形的西州回鹘骑兵发起了冲锋。

    这一战,只持续了半炷香时间,一万精锐的西州回鹘骑兵便败了,而且是稀里糊涂的大败。祥符国一万骑兵一路追杀至沙州城下,然后在沙州城内援兵出城之前,带兵返回到了黑阳峰西面,依然断去了黑阳峰上杜拉阿狼的后路。

    此战,西州回鹘骑兵战死六千六百多人,受伤五百多人。杜拉铁熊因为冲在最前面,也被炸成了重伤,被麾下亲兵拼死救走。而义勇军团一万骑兵只战死四百四十三人,受伤一百多人。这是正儿八经的一场大胜。

    ……

    ……

    黑阳峰,火阳关坚持了半天时间,正午的时候,火阳关破,杜拉阿狼没有等来预料
宠妻宝典小说5200
之中的援兵,带领三千多残部从提前打探好通往后山的山路逃走,来到通往沙州的平地戈壁上,这里甚至还有杜拉阿狼提前派人藏好的五千战马。他们这三千多士兵只要上了战马都是一名优秀的骑兵。

    一心只想着要早日封侯,早日成为将军的石狼在打残打退杜拉阿狼的援兵之后,便在第一时间返回黑阳峰后山附近,一心想着能够再立些军功。所以,当杜拉阿狼带领三千多残部刚刚骑上提前藏好的战马之上,长长松了口气的时候,石狼和龙定武带领的骑兵就已出现他们的视野之中。

    看着沉默无声的冲上来的义勇军团骑兵,杜拉阿狼知道自己完了。他们的后面还有近万义勇军军团步兵顺着山道追了上来,前面又有骑兵挡住去路,兴奋朝他们扑了上来。

    杜拉阿狼绝望地发现,从前方涌来的义勇军团骑兵至少有万骑,前锋部队已冲入到自己的队列之中,视野尽头对方仍是源源不绝地涌过来。怎么会这样?计划中沙州城的父亲至少会派一万骑兵的援兵,而按照他们之前打探到的军情消息,义勇军团除去驻守肃州和瓜州,能够调动的人手也就两万人,其中骑兵只有一万人,且他们也能够猜到这一万人肯定会绕到后山拦截从沙州城来的援兵,可是看堵住他们后路的骑兵数量,难道父亲压根就没有派援兵来接应?

    杜拉阿狼瞬息间的念头百转,但眼下情况却是容不得他去思量这个问题了,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逃走,所以在第一时间内也带领三千多残部反冲了上去。

    双方甫一交手,杜拉阿狼之前心中留存的侥幸便荡然无存,无论是冲击力,骑术,箭术,战术配合,这一万骑兵都表现的堪称完美,石狼没有费多大力气,如同一把烧得通红的大刀剖开豆腐一般,轻而易举地将他们三千骑兵捅了一个对穿。而两翼龙定武带人开始了大力‘削苹果’。

    杜拉阿狼这三千多人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弱,却是与他们与义勇军团步兵先是苦战大半天,然后又是一路顺着山道狂奔,期间根本就没有休息过,体力已经所剩无几,是筋疲力尽也不为过。一身实力根本连一半的都发挥不出来,更何况双方此时人数上的差距已拉得很大,近万义勇军团骑兵是他们三倍之多。

    游牧民族骑兵缺乏纪律性,且遇强不强,不善打逆风战的缺立时被无限放大,徒劳地抵抗了义勇军团骑兵第一轮冲锋,而被凿穿阵形的时候,杜拉阿狼这三千人终于崩溃,那些千夫长和百夫长也慌了神。

    将官再也不能有效地控制自己的士兵,三千骑兵便如同老鼠窝之中,闯进了天敌一般,乱哄哄的开始四散奔逃,各自打马向着人数稀少的地方狂奔,希望能得到一条逃生的通道。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最善于打这种仗石狼,对于这种四面逃窜的敌人,石狼在前面两个月中剿灭河西走廊的马贼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更何况他们人数占优,他早已有完全安排。那些看似人烟稀少的地方,反而是恐怖的地方,一队西州回鹘骑兵好不容易从乱军之中杀出,还没有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便绝望地发现,他们的左右两侧,两支义勇军团骑兵正斜刺地杀了过来,左右一封,立刻便将他们又一次圈当中,只是一个冲刺,这一队西州回鹘骑兵便全都落下马来。

    一队又一队的西州回鹘骑兵利用自己高超骑术,鼓起最后的体力大喜过望地冲出包围,又一队一队地绝望地被圈住,然后轻易被剿杀。

    如果这三千西州回鹘骑兵的阵形还能保持紧密,他们还能抵抗较长的时间,而且给祥符国骑兵也会造成大的伤害,但遗憾的是,他们已经乱了阵形,丧失了死战的勇气,又乱又散的西州回鹘骑兵,单靠个人武勇,根本不是讲究团队作战的祥符国骑兵的对手,让祥符国骑兵轻而易举地一批批地剿杀。

    临近天黑的时候,战场上开始慢慢地寂静下来,西州回鹘骑兵大部已基本被歼,只余下几少数的幸运儿脱而身去,十数里方园的战场上,到处都是人马的尸体,无数失去主人的战马,茫然地或立于主人尸体旁,用嘴徒劳地叨着主人的衣裳,想将主人扯起来,或如惊弓之鸟,看到有人接近,立即一跃奔开。

    ...

    欢迎阅读《》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