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二十章 世事之变幻莫测

第一千零二十章 世事之变幻莫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到傍晚时分,城外九军十万禁军中原厢都指挥使的亲信属下全部被杀,剩下的将官得知赵德昭还活着的消息之后,纷纷宣布忠于赵德昭。

    如此在李明斩的谋划下,赵德昭竟然兵不血刃,轻而易举地重新控制了开封内外的十数万大军。只等着李继勋出来以自己在军中的威望执掌大局。

    昭狱之内,几名狱卒扶着李继勋和吕馀庆向外走来,走过一个转角,李继勋停下了脚步,神色复杂地看着对面,一身囚衣的赵普正被几名狱卒挟持着,几乎是脚不沾地的被拖了进来,放进了自己刚刚走出的那间囚室。世事之变幻莫测,莫过于此。

    一脸喜悦的赵德昭慢慢地走进皇城,这才短短七天时间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李明轩、汪海江和张东的陪伴下,他走进了崇政殿,“陛下!”皇后娘娘和一众妃子盈盈拜倒,七岁的太子愣了一下之后,失声道:“父皇!”

    年幼的太子或者说当了七天的天庆小皇帝,向前奔出数步,却又硬生生地停住,在他的心里,父皇走向那熊熊燃烧的宫殿那一幕惨景刻骨铭心,陡地看见应当已死去的人又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狂喜过后,他立刻充满怀疑。此外最主要的是赵德昭这近两年的暴戾和嗜杀让皇宫中包括他儿女和女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心中对其畏惧如虎。

    赵德昭看着儿子那苍白的脸孔,有些惊惶而游移的眼神,眉头微皱。虽然是他的儿子,且是他在李明轩的谋划下一手安排,但这个儿子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便当了七天的皇帝,这多多少少还是让他感到心中有些不痛快。

    不过,赵德昭看着儿子那纯真的眼神,很快便将这些不痛快丢到了一边,走上前去,轻轻地拍拍太子稚弱的肩膀,柔声说道:“皇儿,这七天你做得很不错!”这短短七天时间,对于年幼但已经开始懂事的太子自然是残酷的,但对于他的未来,未尝不是一种财富。圈养在深宫的皇位继承人远远不如在腥风血雨之中成长起来的,只有经历,才会懂得。

    “李继勋大人和吕馀庆大人到了!”一位太监走了进来,向赵德昭禀报。

    “请他们进来吧!”赵德昭走向殿门,亲自去迎接忠于自己的这一文一武重臣。这种礼贤下士,收拢人心的手段他不是不会,甚至他当年在当太子的时候便做得很好,只是自成为皇帝之后,这近两年先是被叶尘侮辱刺激,然后又愤怒赵普的专权将他架空,心理越来越扭曲,甚至**,已经很少做这种礼贤下士的事情。只是最近在李思烟的陪伴且有意无意的劝导下,再加上终于得偿所愿的将赵普一系反贼一网打尽,真正的控制了朝堂,赵德昭竟然奇迹的好转了许多。这真的是有些类似于某个心理甚至精神病患者得到了治疗,奇迹般的好转了一些。

    “陛下,折煞老臣了!”看到赵德昭走到殿门口,隔着门槛,李继勋和吕馀庆慌忙跪了下来。

    眼见两人如此神态反应,赵德昭心中暗暗满意,有了赵普的事情,他对于宰相和枢密院使的专权之事定然会极为警惕和憎恶。而李继勋和吕馀庆,以及他准备重用的李明轩都拥有这个能力和可能。他这些天突然想起了当年父皇曾经给他说过的异向搅论,他已经想好,要让李继勋和吕馀庆,以及李明轩三人在朝堂上互相牵制,甚至互相明争暗斗,以防再次有权臣的出现。

    “两位爱卿快快请起,这七天两位爱卿受苦了!”赵德昭搀扶起年迈的李继勋,拉起吕馀庆,然后带着两人走进大殿。旁边李明轩看在眼中,眉头皱了皱,但是没有说什么。

    “陛下!臣妾告退了!”看到一干重臣入殿,皇后立即向赵德昭告退,牵着太子的手,退到了后宫。

    ………

    ………

    往常的这个时候,西域瓜州地域的天已经大亮,但今天,却罕见的出现一层薄雾,飘飘荡荡,使得眼前越加朦胧,黑阳峰陡峭的锋刃便显得也愈发险恶了些,薄雾飘过,很轻易地便被撕裂成一段一段,露出发白的岩石来。

    薄雾地深处,传来一声声沉闷地鼓声,整齐划一,单调一致,但却显得一往无前。鼓声之后,一列列的士兵从雾中走出,陈列在黑阳峰之下。

    站在黑阳主峰之上,依稀可以看清远处的队伍伴随着隆隆的脚步声渐渐逼近,约有四五千之数。如此远的距离,声音能够这般清晰,完全是因为数千人踏着整齐划一的步子,随着鼓点
秦岭之南,淮河之北小说5200
同起同落,每一次脚步踏下,地面似乎也随之颤抖。

    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没有疯狂的喊杀,只有无边的沉默和令人压抑到了极点的肃穆。黑阳峰上的杜拉阿狼手微微颤抖,他本身便是西州回鹘帝国的一员悍将,西州回鹘东部统帅,也就是他的父亲杜拉买提,更是以治军而闻名于西域。

    但他此时看到祥符**队的兵容,竟然禁不住的战栗,这便是冠绝天下的祥符**队?他最近打探到不少关于祥符**队的消息,其中就有一条说是这黄东秋的义勇军团是祥符国成立最晚的一个军团,相比其他军团并没有什么独立的显赫战绩,黄东秋也是祥符国九大军团中资历最浅的。但此时看着义勇军团便有如此军容,那祥符国另外八大军团又会是什么样的。

    万名黑阳峰上的西州回鹘士兵不由自主的受到了感染,嘈杂声渐渐变小,甚至慢慢地寂静无声。

    轰隆隆,轰隆隆,一个个的步兵方阵到了山脚下,沉默地站着。远处,与步兵行进截然不同的且更大的轰鸣声传来,那是义勇军团的骑兵,一杆写有‘黄’字的大旗穿透薄雾,出现在众人眼前,没过多久一队队的骑兵飞奔而来,列阵于步兵方阵之后。

    那大旗之下就是义勇军团军团长黄东秋?杜拉阿狼睁大双眼,竭力想要分辩出对方,但双方距离实在太远,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什么也看不清。不过,黄东秋却是能够看清他,因为黄东秋有望远镜。

    将望远镜从眼睛上放下来,黄东秋挥手间鼓声停了下来,嘹亮的号角声清晰地传遍四野山间,峰上峰下,都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那号角之声在空中回荡,杜拉阿郎能够听得出,对方在吹一首曲子,曲子由开始的平缓渐渐高昂起来,隐隐似有金戈铁马之音。他却不知道这是祥符国皇帝陛下叶尘亲自定下的军歌《精忠报国》。

    鼓声忽地响起,这一次似乎有数百面大鼓同时敲响,每一次敲击都恰恰落在号角渐低之处。鼓号相合,曲调之中充斥着一股悲壮的气息。

    “杀!”

    “杀!”

    “杀!”

    沉默的方阵忽地爆发出震天的吼声,随着步兵方阵的怒吼,后面的骑兵举起长长的铁枪,一片雪亮的枪尖仿佛要刺破苍穹,斩破雾霾,他们同样大声吼道:“杀!”“杀!”“杀!”

    随着声声呐喊,弥漫的薄雾似乎受到惊吓,哗啦一声,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阳光陡地刺破云层,映射在黑阳山下的军阵之上,为其蒙上一层金色的光芒。

    连喊数声‘杀’的义勇军团,战意士气已凝结到最高点,随即又陷入沉默,每个人坚定的目光看向那条蜿蜒曲折,通向山顶的唯一山路。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不说,人和已经具备,但是地利却是丝毫没有。眼下这地形地势已经注定义勇军团今日的进攻将是一条即将被鲜血浸泡的死亡之路。

    随着黄东秋身边一名鼓手和一名旗手同时传出命令,步兵一旅旅长党富羽一声令下,他麾下步兵一营一连一排排长马志勇毫不犹豫,越众而出,手里提着一大盾,走向那数步宽的山路小径,在他的身后,他麾下全排五十名士兵紧紧跟上,每人都是一手提盾拿枪。走出数步,排长开始小步奔跑,速度越来越快。

    随着他奔跑跳跃的身影,黄东秋身边的鼓点再一次响起。

    杜拉阿狼神色异常凝重,回望着身边身后的士兵,沉声道:“伟大的狮子王陛下说过,战场之上抱必死之心者方能活命,面对如此强兵,我们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勇士们,想要守住这片山,想要活下去,便勇敢的去面对死亡吧!”

    东日买提自从跟着杜拉阿狼参加了第一场战争,杀了第一个人的那天起,就是一个敢于亡命的家伙,以胆大在西州回鹘军中出名,更是从不知怕为何物,但今天他看着与以往见过的敌人感觉大不同的军队,不知怎么的,却是有点发毛,甚至此时紧握着战马的手掌湿漉漉的尽是汗水。

    一直以来,面对各种各样的敌人,他见过狂吼乱叫犹如疯子的,见过眼睛发红横冲直撞不要命的,但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样犹如一只只豹子一样,沉默着往前冲的敌人。

    深夜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

    》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