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兵变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兵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旁边一个校尉阴沉沉地道:“吕相公,什么要紧的事,须得连夜入宫?官家如今已然就寝,我们只是一些守门的小校,惊扰陛下,可是吃罪不起呀。”

    灯光下,吕馀庆突然感觉这个说话的小校有些面熟,仔细一想曾经在赵普的府上见过,好像曾经是赵普府上的一名护卫。

    吕馀庆眯起眼睛,沉沉问道:“官家夙兴夜寐,常常处理公务直至深夜,你一守门小校,如何晓得官家已经睡了?”吕馀庆阴沉着脸呵斥道,副相的气势这一瞬间完全爆发了出来。

    那名校尉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颤,但这时从旁边出来一队禁军,来到吕馀庆面前,大声道:“吕大人,末将接到命令,今晚有流贼进入京城,欲行不轨,上锋怕对各位大人不利,所以请大人们都暂时不要出府。”

    吕馀庆嘿嘿一声冷笑,“流贼?笑话,我堂堂大宋参知政事,焉能让几个流贼吓得不敢出门?走开,本官有紧急公务,耽搁了本官的大事,小心你的脑袋!”

    那校尉官脑袋一缩,显然为对方气势所迫,后退了一步,却仍是道:“抱歉,吕大人,末将接到的命令就是保护吕大人,绝不能让吕大人出门!所以请吕大人随末将回府吧!”

    “你想干什么?”吕馀庆大怒,“保护本官,还是囚禁本官?你上司是谁,本官奏请陛下,马上让他滚蛋!”

    这名军官站得笔挺,冷笑一声,没有理会吕馀庆,而是对两边说道:“请吕相 公回府!”一挥手,一群禁军士兵一涌而上,已是将马车围得严严实实。

    吕馀庆重重地闭上了眼睛,两行老泪流下。

    吕馀庆脚步蹒跚地上了马车,那名军官也没有看马车里面,便强行将吕馀庆赶回府中。并且在府外一层层围了起来。

    回到书房,吕馀庆一言不发,挥笔疾书,连着写了好几封信,然后一一封好。递给心腹管家吕成明,道:“吕成明,找到机会,将这些信送出去,收信人我已写在了信封上,恐怕我们已是难得出府了。”

    接过信,吕成明小心地问道:“老爷,到底出了什么事?那些禁军怎么敢来堵我们的门?”

    吕馀庆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吐出两个字:“兵变!”

    ………

    ………

    因为李思烟进宫,宋国皇宫中的太监宫女,以及大内侍卫,甚至皇太后的日子都好过了一些,所以宫中原来死气沉沉的样子如今好像也有了几分生气,特别是赵德昭在李思烟的劝阻下,对身边宫女太监好了不少,没有了无缘无故的被杀死或者残酷的处罚,反而还有了一些赏赐。

    赵德昭今天在万岁殿设下家宴,后宫妃嫔,皇子和皇女共聚一堂,自成为皇帝以来,难得有这样相聚的时间,赵德昭心情看起来很好,与平时判若两人,若不是样貌没有变化,这些后宫嫔妃都禁不住会怀疑眼前这人是不是皇帝陛下。

    后宫自皇后以下,数十名妃嫔在向赵德昭行礼之后,按照位份一一就座。赵德昭这一年多的爆戾让包括皇后和嫔妃在内的所有人都有些惧怕赵德昭,而赵德昭突然组织这次家宴,没有让他们有多少喜悦,反而让他们在赵德昭面前更加战战兢兢,不敢稍有逾越。赵德昭早在成为皇帝之前便已经有了一个五岁大的儿子,如今却已经七岁,只不过这个儿子的母亲生完这个孩子没有多久便死了。而之后又多了两岁皇子和一位公主,年龄最大的三岁,最小的才半岁。

    御膳房中各色菜式流水价般地端了上来,赵德昭提起银筷,尝了一下,神色有些僵硬的笑道:“大家随意吧!”

    皇太子坐在赵德昭的右侧,虽然才刚刚七岁出头,但一举一动已颇有一点小大人模样,目不斜视,细嚼慢咽,而另一边的两位小公主年纪尚小,看到满桌的珍味佳肴,却是按捺不住,狼吞虎咽地大吃,显然平时也是极少吃到这些东西的,看得赵德昭不由有些心酸。自他成为皇帝以来,赵普之所以能够权倾朝野,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便是赵普掌控着财权,之前他与赵普没有撕破脸皮还好,但这几个月前来与赵普彻底你死我活,皇宫中的开销用度便被赵普削减了九成以上。所以这几个月皇宫中的日子并不好过。

    “慢点吃,慢点吃,还有很多!”赵德昭没有了以往的爆戾,爱怜地看了两个小公主一眼,破天荒地提起银筷,给两个小公主挟了一点菜。

    两位小公主却也是甚懂礼节,赶紧站了起来,奶声奶气地道:“多谢父皇!”赵德昭微笑着点点头,“坐,坐。”

    已是华灯
独掌轮回之圣帝最新章节
初上时分,太监们鱼贯而入,巨大的牛烛将熙和殿照得一片通明,外间,整个皇城也在这一瞬间被点亮,一片金壁辉煌。

    家宴已结束,赵德昭与妃嫔们坐在殿中,随意谈笑,这一年多以来,赵德昭从未享受过这种天伦之乐,太子正襟危坐于赵德昭身侧,侧耳倾听着父皇与其他人的交谈,而两位小公主却仍是不脱稚气,在殿中跑来跑去,嬉笑游戏。

    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赵德昭微感诧异,正惊讶之间,大内侍卫统领汪海江一脸惊慌地出现在殿门口,在他的身后,大内太监总管高德志急步赶来。

    赵德昭心中一沉,出了什么事了,怎么这二人通报也等不及,便闯了进来。

    “陛下!”汪海江快步而入,向赵德昭及一众妃嫔行了一礼,也顾不得如此闯进宫内已是大大逾礼,急声问道:“陛下,皇城禁军突然大规模调动,不知是否陛下下得旨意?”

    赵德昭霍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皇城禁军突然大规模调动,臣没有接到谕旨,不知是不是……”话说到这里,汪海江看到赵德昭的脸色,已是明白皇帝并不知情,与赵德昭四目相对,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一片。

    “高德志,传张风虎!”赵德昭厉声道。

    殿内妃嫔们虽说不通政事,但这样的异动,长居深宫的她们也知道代表着什么,殿内死一般的沉寂,每个人的脸上都现出惊慌的神色。

    “你们带着孩子去太后宫等候!”赵德昭吩咐道:“汪海江,你调集大内侍卫,守卫皇宫。”

    “陛下,如果是皇城禁军作乱,那就肯定是张风虎,而张风虎在成为皇城禁军厢都指挥使之前则是大内侍卫统领。”汪海江的声音颤抖着道。

    赵德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行按捺住心情,说道:“那就调集所有大内侍卫守卫崇政殿、万岁殿和太后宫,马上命人敲响烽火钟,向城防军和城外京禁军报警,宣他们进城护驾。”

    汪海江匆匆而去没多久,高德志又一路狂奔而来,说道:“陛下,找不到张风虎,他不在宫中。宫外奴才出不去了。”

    赵德昭已经明了出了什么事情,“叛贼!”他恨恨地骂了一声,“走,我们去崇政殿!”

    ……

    ……

    陇国公府,李继勋今天同样组织家宴,并且还喝了一些酒,李家上下一门忠烈,全部在军中任职,今年李继勋将在京都禁军中任职的两个儿子和四个孙子全部叫了回来,此时一众李家成年男子都已微有酒意。

    当,当,当!沉闷的钟声忽地众人耳边响起,厅中瞬间便凝固下来,李继勋三子李树之愕然道:“父亲,孩儿是不是喝多了,怎么听到了烽火钟?”

    众人脸上都是震惊之极,他们中级别最底的是李继勋最小的一名十八岁的孙子,如今也已经是一名营指挥使,他们当然知道烽火钟敲响意味着什么。看到众人的神色,李树之立马知道自己并没有妄听。

    他一下子跳了起来,“京城有人作乱,父亲,我们………”

    “坐下!”李继勋将酒杯重重地顿在桌上,喝道。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李继勋,他们的父亲或者祖父此举,显然是早知这场阴谋,性格鲁莽的李树之指着自己父亲,说道:“父亲,莫非是你,你……”

    李继勋一个巴掌扇过去,怒骂道:“你个兔崽子胡说什么?你老子我岂是这种犯上作乱之辈子?是赵普动手了。”

    “是赵普,父亲那还不赶紧调集兵马救驾。”李树之挨了一耳光,还没有长记性,大惊道。

    李继勋冷笑一声:“此时救驾,你可以出我府去看一看,我们李府外已是重兵云集。我们如今连家门也未必出得去,谈何勤王救驾。”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闭上双眼,然后睁开时,脸上已经一片肃然,说道:“现在我说的每一句话,你们都给我听好了………”

    ……

    ……

    一处不起眼的宅子密室之中。被宋帝赵德昭视之为弘股之臣的李明轩坐在主坐之上,身前站着一脸恭敬之色的李思烟。

    “大伯!赵普果然兵变谋反,如今京都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发展。”李思烟给李明轩添上茶,小声问道。

    今晚上只有两更,我会争取白天抽时间再写一更————————

    》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