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一千零四章 皇长子的满月之礼

第一千零四章 皇长子的满月之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家伙长了一个月,模样终于渐渐长开,眉宇间也渐渐有了一些喻清妍的影子,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真的和喻清妍太像了,要是按照目前的趋势长下去不长歪的话,这子可以媲美历史上那些著名的美男子了。 x更新最快

    叶尘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股清冽的泉水从孩子的鸡.鸡上喷射出来,如果不是叶尘手疾用手接住,刚刚换过的褥子又要更换了。

    这是一种乐趣,以叶尘今时今日的地位,现在用手接儿子的尿水眉头都不皱一下,更没有丝毫脏的感觉。

    喻清妍的后颈上有一片胭脂色的胎记,形状像一条花,听喻清妍他父亲后颈位置也有一片那样的颜色的胎记。儿子的屁股上竟然也有一片胭脂色的胎记,喻清妍硬那片胎记很像一条龙,叶尘不知道喻清妍是无心无意之言,还是故意给他听,总之这件事情让他多了一件心事。因为他不知道这件事被玉道香知道后,玉道香会怎么想。事实上在叶尘看来他儿子屁股上那个胎记充其量只是一条蚯蚓或者一条很奇怪的蛇,与龙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此外,想起儿子的名字叶尘就苦笑。

    给皇长子起名字是件大事,甚至不是他叶尘和喻清妍之事,也不是单纯的皇家之事,而是对于祥符国朝堂来都是一件大事。甚至右相韩熙载亲自牵头,聚集了朝廷中最有文学的鸿儒之辈,专门研究给叶尘儿子起名字的事情。但这些人起的名子,一个个听起来很好,引经论典,都大有来历,且还符合生辰八字和阴阳天时。然而叶尘却没有一个喜欢的。不知为什么,叶仲毅这个很中规中矩,且平凡之中蕴含着大气之感的名字出现在叶尘的脑海中,怎么都挥之不去。

    很快,叶尘就高兴起来,这个名字真的很不错,生在皇家,不管将来如何,一定要坚强,拥有大毅力,方能有大智慧,才能成大事业。

    见儿子吐着泡泡睁开了眼睛,叶尘心的把他从摇篮里面报出来,对着他的脸道:“毅儿,我的毅儿!”

    叶仲毅吹了老大的一个泡泡回应,这让叶尘非常的高兴,连声念叨着叶仲毅三个字,满意非常。

    “叶仲毅是个什么名字,是人字旁的那个‘仲’还是中庸的中?”

    喻清妍刚刚睡了一觉,被叶尘和儿子的笑闹声惊醒,精神好了很多,起**气多少还有些,起身质问。神情有些严肃。

    “放心,不是中庸的中,是仲裁的仲,朕的儿子就叫叶仲毅,仲裁的仲,大毅力的毅!”

    喻清妍楞了一下,叶尘的斩钉截铁,很明显是认真的,也不容改变,想了一下,马上笑道:“臣妾把他生出来,怎么起名是陛下的事情,叶仲毅?挺好的。”

    叶尘满意的笑了笑,见喻清妍把孩子抱走了,想起政务殿里还有好多公文奏折没有批阅,便前往前宫去干活去了。

    ………

    ………

    天定二年,十月二十七日,祥符国皇长子过满月之礼。

    叶尘四更天的时候就便被辛石给唤醒了,四更天的时候窗外依旧一片漆黑,皇宫里面特意养的鸡都没有开始鸣叫。

    拿手遮挡着刺眼的烛光,叶尘叹口气道:“好吧!我们祥符国的各种礼仪快赶上大宋了。”

    辛石脑袋上的宦官帽子和黑无常的帽子一般无二,黑黑的乌纱筒帽足足有一尺半高,两道明黄色的流苏垂下来,充分明了辛石身为祥符国大内总管的地位。

    “陛下,日出之前要祭祖谢恩,太阳出来,老祖宗就要回归神位,所以右相大人和礼部规定的礼仪必须要早起。”

    ‘**气’这种东西不会因为成为皇帝或者超一流的高手便消失,叶尘同样拥有,所以冷哼一声,发泄过心中的不满之后,终究还是要起身的。

    打着哈欠让辛石伺候着穿衣服,叶尘的眼睛依旧闭着,能多眯一会就多眯一会,三更睡,四更起这不是人干的事情。

    右手碰到了辛石的胸脯,怎么感觉软软的,还很舒服。

    大大的,绵绵的,高峰处的红豆也……

    这念头刚刚在叶尘的脑袋里生成,他的眼睛就立刻睁开了,仔细一看,才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手放在喻清妍的胸膛上……

    还好不是辛石,如果是辛石,叶尘恐怕会生出杀人灭口的想法。

    以叶尘的听觉都不知道帮自己穿衣服的人在什么时候,或者为什么,由辛石变成了喻清妍,喻清妍没有注意到叶尘神色的奇怪,反而在发现叶尘穿袖子时抓了自
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全文阅读
己胸脯一下之后,便一脸妩媚的把胸膛往手上凑,在生孩之前,喻清妍是不会这样做的,怀孕前后大半年他独自一人,再加上生了孩之后在男女之事上变得更加敏感,她有些时候竟然生出不由自主的本能反应,此时将胸脯往叶尘手中凑,便是她不经大脑的身体自主反应。农历十月的夏京清晨已经变得寒冷,而喻清妍上除了一袭胸围子之外就披着一层薄纱。

    叶尘睁开眼之后依旧没有把手拿开的意思,主要是手感过于美妙的缘故。

    辛石的声音又从过廊处传来,喻清妍对叶尘略带娇羞的媚笑了一下,轻轻地扭动一下身体让自己的胸脯离开了叶尘的手,弯着腰帮叶尘整理下裳。

    下面的情况更加的糟糕,主要是喻清妍弯腰之后就把她细腰丰.臀彻底的摆在叶尘的面前,还有意无意的碰了几下,所以……

    辛石进来的时候叶尘的衣着已经非常的得体了,就是走路的姿势不太正常。

    拿着一柄拂尘在手上的辛石尖着嗓子喊了一声:“陛下起驾。”就弯腰施礼让叶尘走在了最前头。

    皇室的规矩很多,辛石当年虽然在大宋皇宫中并非很重要的角色,但是却将大宋宫中的规矩学了个十足,然后在喻清妍大力支持,玉道香懒得理会,韩可儿根不不会管,而叶尘忙的没管过的情况下,自立国以后一年多不知不觉中皇宫中的规矩便树了起来。喻清妍自不用严格遵照,韩可儿自然是认真模仿学习,玉道香本来是我行我素,懒得理会,但是经喻清妍以各种方法教提醒她应该遵守皇后应有的礼仪和一国之母该有的威仪之后,玉道香在一些时候也有意识的委屈自己遵守宫中的一些规矩。总之,不知不觉中皇家规矩已经多了起来。

    喻清妍现在出行也很少用走的,因为要抱儿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一辆简易的轻便凤辇里。在这远没有大宋皇宫大的祥符国皇宫,也不嫌麻烦。

    ………

    ………

    叶尘是最后到供奉祖宗的殿堂前面的。

    这座殿堂修好才一个月,虽然祥符学院化学、物理方面知识进步很快,但即使是生活中的一些简单的问题还是没有办法解决,比如此时这殿堂里面油漆的味道很重,尤其是桐油的味道能把人熏一个跟头,特别是对于嗅觉远超常人的叶尘来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不过真正让叶尘愤怒的还是这些味道可能会毒害到他刚满月的儿子。

    长公主叶钰不算,皇家有后,不能不来告知祖宗,家伙在母亲怀里睡得正香。这一刻只有他能无视所有的礼仪。

    起来很丢人,和别人家祠堂里面密密麻麻的牌位相比较,祥符国皇家的祠堂里只有一个牌牌————叶尘家世早就被世人传公认,是被一位世外高人收养长大,且收为弟子。这位根本不存在的世外高人那就是叶尘亦师亦父般的存在,所以这一个牌牌就是这一位被叶尘编纂为太玄真君的世外高人。叶尘估摸着在后世的父母正常情况下肯定活着,否则倒是找个理由放进去。

    这一个牌子放在一个硕大的香炉后面,不仔细看都看不见。

    只有一个祖宗,因此祭祀的过程很快,辛石念一遍叩拜,叶尘就磕头一次,喻清妍跟在身后抱着孩子也磕头,一板一眼的非常恭敬,不像叶尘纯粹是在应付差事。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陛下今后不能再当差事来应付。”祭祀过后,喻清妍跟在叶尘身后不断地嘟囔着。

    叶尘装作没有听到,接过喻清妍怀里的叶仲毅,瞅着儿子的脸喃喃自语道:“朕的儿子自当不凡。”

    ………

    ………

    喻清妍抱着儿子出现在群臣前面的时候,叶仲毅这孩子立刻就成了一颗璀璨的太阳。谁都想靠近这个天生贵不可言的孩子。

    叶尘看见群臣一个个上前献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并上一句华丽的祝贺词之后,心中还是很开心的。

    叶仲毅果然有王者之风,睁开眼睛烦躁的瞅瞅那些莫名其妙的人,然后就把脑袋埋进母亲的胸膛,只想着找到他美妙的专属食物吃饱了再。

    生了一个健壮儿子的喻贵妃自然是得意万分,等所有人都认识了祥符国的皇长子之后,就抱着孩子回了后宫。

    三更深夜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的支持和鼓励——————

    ...

    欢迎阅读《》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