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九十九章 祥符国皇长子的出生

第九百九十九章 祥符国皇长子的出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非常感谢‘威虎山老八’和‘书友28476746’、‘wars’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x更新最快)

    角厮罗又随意了几人的名字,他们都有家人将在这两万五千军队中任职,这些人都无声地站了起来,走到石天格拉一边。

    “土杜珠拉,你的儿子将率领两千军队驻守青唐城,看守我族祖先灵位,你不去祥符国京都是不行的?或者你想让你的儿子离开军队,去做一个闲散之人?”角厮罗又了一个吐蕃大贵族的名字,此人张大嘴巴,然后低着头站了起来,叹了口气,走到了一边。

    “还有你们…………”角厮罗又随意地了几人的名字,“你们不是一直贪慕祥符国繁华,家中府邸都是仿照汉人贵族所建,日常所用所食,无不以汉人出产为贵,现在让你们迁徙到祥符国京都城,那里的繁华可比青唐城强上不知多少,财产保全令让你们的巨额财产得以保全,你们此去虽然没了权柄,但要做一个富家翁却不难,这不正遂了你们的心愿?这河湟荒芜地区真让你们如此留恋?”

    一个时辰之后,这些一脸绝然跨进角厮罗王宫的吐蕃贵族大多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来的时候同仇敌忾,回去时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当然,总有些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

    九月二十二日,位于河湟西南五百里,河湟吐蕃王国最西边,拥有万余人的格尔木部落偷偷举族向昆仑山方向迁徙,被韩涛提前派到附近的三千骑兵突袭,族中两千十五岁以上男丁全部被杀。韩涛下令将这剩余的七八千妇孺强行迁徙至武胜军无偿修城。此举彻底的震慑住了一些心中有想法的吐蕃部落。

    ………

    ………

    叶尘不顾留在兰州主持洮州、青州、河州,以及刚刚到手的熙州、岷州事宜的马文韬苦劝,带领两千暗卫从兰州出发,一路上马不停蹄,只用了七天时间便回到了夏京。因为喻清妍快要生了。

    叶尘一路风尘仆仆的进了皇宫,飞奔至喻清宫。

    如今喻贵妃住的喻清宫中,十多名祥符国各地最好的稳婆已经住在里面,随时等着喻清妍分娩。

    叶尘一路进了喻清妍宫中,所过之处跪了一地,叶尘挥手让他们平身,独自走了进去,将一脸惊喜交加的喻清妍搂抱在了怀中,手习惯性的搭在喻清妍高耸的胸脯上,已经被喻清妍做主聘请为皇家**稳婆的的朱嬷嬷突然就冲出来,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一脸着急的大声道:“陛下,还请陛下为孩子和贵妃娘娘考虑,暂且委屈一下,奴婢这就去请皇后娘娘和韩贵妃过来伺候陛下。”

    叶尘闻言,不由愣了一下,这老太婆却是误会自己兽性大发,要和喻贵妃行那男女之事。

    在喻清妍的大笑声中,叶尘一脸尴尬的狼狈鼠窜。

    坏事就坏在大笑上了。

    也不知道触动了喻清妍身上的那一根神经,喻清妍的生产就突如其来的降临了……

    玉道香和韩可儿过来的时候,喻清妍的大笑声早就变成了凄厉的嚎叫声。

    玉道香和韩可儿换了一身素净的衣衫,掀开帘子就进了产房。韩可儿生过孩子,自是想进去帮忙,不过被那些稳婆劝了出来。而玉道香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若有万一,在关键时刻她可以救命,这些稳婆也想用同样的方法将玉道香劝出来,但玉道香只看了她们一眼,再没有人敢劝阻玉道香。

    一年多未出过自己的宫殿,如今得到消息,用两条假腿颤颤巍巍赶来的鬼医双目通红,如同一个食尸鬼。

    匆匆进宫,到政务殿中等消息的韩熙载、杨继业、李君浩、贾宪等朝中重臣坐在凳子上,已经不知不觉中用很短的时间喝了两壶茶。只是他们听皇后也进了产房之后,正在捋胡子的韩熙载脸色微变,拔掉了几根胡子。皇后一直不见怀孕,如今喻贵妇却在韩贵妇之后又生下孩子,若是女儿还好,可若是儿子,这便是长子。在韩熙载的想法中,皇后玉道香将来生下皇子最大的竞争者便是喻贵妃生下的皇长子。皇后乃上一代魔尊玉老魔独女,是真正的一代魔女,自身实力高强,这件事情寻常人或者寻常官员不知道,但是祥符国如韩熙载、李君浩、杨继业、胡三光等高层自然是知道的。如今玉皇后进了喻贵妃的产房,以前者神通本事,稍稍动动手脚那后果不堪设想………

    韩熙载虽然心中念头百转,但脸色一变之后,便恢复如常,不敢流露丝毫。

    ……

    ……

    后宫喻清宫中,相比其他人叶尘反倒是最镇定的一个。


召唤之猛将时代小说5200


    能做的全部都做了,能准备的也都准备了,产房里光线即使比后世医院的产房也差不了多少,早在七月份的时候玻璃厂便已建成,开始生产玻璃时,经叶尘亲自拨,最为赚钱的镜子便被民事研究司发明了出来,叶尘前些天离开夏京去兰州时,特意交待民事研究司生产了十几面大镜子,此时这十几面大镜子源源不断的将新近刚刚改装的落地大玻璃窗户外面射进来的阳光折射进了产房。

    而产房里面至今还有一些酒气,鬼医亲自交待,大内总管辛石亲自带领十几个内侍,用民事研究司蒸馏生产出来的最烈的酒,齐齐的将产房涮洗了三遍以上。

    而喻清妍之前也亲自指示接生用的各种东西也用烈酒煮过,最后放在太阳下暴晒之后才准进房间。

    接生次数不少于百人的七八个稳婆如今正在产房里照顾喻清妍……

    喻清妍呼喊的声音变了,叶尘担心的瞅瞅帘子,一直陪在叶尘身边的韩可儿侧耳倾听了一阵子道:“喻姐姐这是在回气,生产就要开始了,陛下不必担心。”

    鬼医僵硬的凑到叶尘身边低声道:“男孩子有把握吗?”

    叶尘诧异的道:“你老人家是当今天下绝世神医,你都不知道,朕哪里知道!”

    鬼医有些老不修的悄声道:“你一手经办的你不知道谁会知道?

    鬼医是如今祥符国内唯一一个在叶尘当皇帝前后对叶尘态度没有什么变化的人,甚至从不称呼叶尘为陛下,以叶尘的心胸自然不会生气,并且对此甚为欣慰。此时同样压低声音道:“儿子和女儿我都喜欢。”

    出乎叶尘意料之外的是鬼医哼了一声,道:“你喜不喜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儿子就有可能在你死后成为祥符国的皇帝。”

    叶尘愣了一下,想到了一些自己从未想过的事情,看了一眼犹如等着亲孙子出生的鬼医,摇了摇头没有话。

    鬼医也不再话,取过眼前一壶茶一饮而尽。

    叶尘正要揣测鬼医是不是有什么他不愿意看到的想法,却听见喻清妍更加凄厉的呼喊从帘子后面传了出来。

    这声音让叶尘抓心挠肺般的难受,几次想要掀开帘子走进产房,都生生的忍住了。

    不过叶尘禁不住扬声道:“清妍,再坚持一下,孩子就要出世了,再忍忍。实在要是忍不住,朕就进来……”

    玉道香的脑袋从产房里探出来,瞅瞅六神无主的叶尘,瞪了一眼,道:“产房是男人能进的地方?听稳婆清妍妹妹的胎位很正,没有问题。陛下千万不要进来。”

    叶尘想起鬼医刚才貌似意有所指的话,不知道什么原因,看着玉道香真心真意对喻清妍的关心,心中却是无比的欣慰和开心。他和玉道香却是没有注意到鬼医听了玉道香这些话之后,神色却是有些莫名的怪异。

    喻清妍呼喊的声音似乎越发的凄厉了,叶尘明知道这就是生产的正常动静,却一刻都安定不下来,围绕着产房游走,如同一匹想要跳进羊圈的饿狼。

    就在叶尘的忍耐快到极限的时候,喻清妍大叫了一声,马上就没了声息,叶尘一步跨到帘子前面,想要掀开帘子闯进去,却被玉道香直接给推了出来。

    不等叶尘来得及做下一个动作,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从产房里传出来。

    听到这声婴儿的啼哭,叶尘眼泪都下来了。虽然前面有韩可儿生的长公主叶钰,但是当时在宋国生叶钰的时候,叶尘正在南唐假死潜伏,并不在身边,等见到叶钰的时候家伙都已经半岁了。

    所以此时经历对叶尘来,却是第一次。

    不知为什么,在后世听到孩子啼哭脑袋就有两个大的叶尘,这一刻听自己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啼哭,就像是听见了世上最美妙的音乐。神魂都在颤抖,都父子间的关系是从父亲见到孩子的那一刻才开始建立的。现在,叶尘不用看孩子,血脉的联系已经让他对这个孩子有了浓浓的牵挂。

    “是男娃还是女娃?”鬼医有些尖刺的声音在殿内传播。

    叶尘心中长长松了口气,孩子已经出世了,看样子喻清妍也非常的平安。

    既然这样,他就非常满足了,至于生儿子还是生闺女或许对整个祥符国,乃至整个天下来所代表意义重大,但在他此时看来,没有什么区别。

    今天三更————

    ...

    欢迎阅读《》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