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八十五章 疯狂刺杀(下)

第九百八十五章 疯狂刺杀(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皱眉想了一会,白沧海冷笑一声,暗忖:“不管是不是崔熙或者………水儿有意放出来的线索,顺便将这些该死的吐蕃将领和头目杀了也好。”

    接下来,白沧海又投入到了钻帐篷、杀人、找线索的重复工作当中。他甚至都已经记不清自己进去过多少个帐篷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杀死了多少个吐蕃将领和头目,更不知道自己杀死的人到底是谁,但他在又得到四个线索之后,已经可以肯定这是崔熙或者水儿故意给他留的线索,至于为什么这样做,他还没有想明白。

    另外,他也基本可以肯定水儿短时间内没有生命危险,但应该还没有逃脱崔熙的掌控。所以,这些线索或许是水儿费了很大的劲故意留下,想让白沧海去救他。所以,白沧海还要继续钻帐篷、杀人、寻找线索。

    这种梦幻一般的感觉直到白沧海钻进了吐蕃大营中已经极为靠近郢成蔺逋叱的帅帐的一个帐篷时,终于出现了意外。这个帐篷里面住的是河湟吐蕃王国中第一猛将,也是有吐蕃第一高手之称的格旺多杰。格旺多杰曾经和常破刀在战场上单打独斗,不分上下,却是吐蕃人中少有的一流高手,白沧海大意之下,用了两招才杀死格旺多杰,最主要的是后者在死之前发出了一声惊叫。

    听着帐篷外喊叫声,大批人员跑动声,白沧海叹息一声,转身钻出帐篷,趁着大军没有向这边形成合围之前,全速展开身法犹如鬼魅一般向大营之外疾驰而去。他虽然厉害,但若是身陷千军万马之中,那也是死。

    “发生了什么事?”

    一晚上压根就没有睡着的郢成蔺逋叱询问声从最中间大帐的方向传过来。

    “格旺多杰将军被谋刺了!”

    随着一声惊恐的大叫,整个吐蕃大营立刻就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无数军兵从四面八方涌向郢成蔺逋叱的大帐,以及各个部族头领和将领的帐篷,大营中所有哨兵跑动了起来,寻找可能存在的刺客,或者祥符国派来偷营的人员。大营外围各处裹着牛皮就那样互相挨着睡在地上的吐蕃士兵纷纷从睡梦中醒来,一脸茫然的拿起手中的武器,就着火光寻找貌似已经潜入大营的敌人。

    在郢成蔺逋叱大帐后面有一辆很宽敞的大马车,那是郢成蔺逋叱的座驾,此时这马车中却坐着白沧海和胡三光要千方百计要找的人————魔尊崔熙和欢喜教新任圣女水儿。

    就在这时,这马车窗户突然被揭开,一只手从中伸出,手中提着一块脑袋大小的物体,上面燃烧着一点火星,这只手随手一抛,这块物体便高高的抛射了出去,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郢成蔺逋叱亲兵全部是面向外面,根本没有注意到发生在他们身后马车上的这一幕,甚至当那块物体在他们头顶爆炸的时候,所有吐蕃人都不知道这块火药包是从什么地方抛来的。

    从吐蕃大营最核心的郢成蔺逋叱帐篷旁边发生的这次爆炸因为是在吐蕃士兵头顶上发生,虽然将所有人吓了一大跳,但除了十多人被炸伤之外,没有造成一人死伤,但给郢成蔺逋叱和吐蕃大营中所有人造成的恐慌却是无与伦比的。

    “是祥符国的的火药包。”

    “祥符国大军偷营。”

    “戒备!”

    而就在这个时候吐蕃大营各处不断传来某某大将,某某头领,某某族老被刺杀的惊呼声。漆黑的夜晚,混乱的吐蕃大营之中,所有的吐蕃士兵提着武器寻找来偷营的敌人,将刀架在他们各自手中的祥符国百姓脖子上,做好了随时杀死祥符国百姓的准备,事实上一些脾气暴躁的吐蕃人因为自己头领或者将军被杀,已经将他们负责看管的祥符国百姓杀了,这些祥符国百姓死前的惨叫声,让整个吐蕃大营更加混乱和莫名的紧张。而所有的吐蕃士兵看着漆黑的四周,有一种祥符国大军随时会出现的错觉。

    某一时刻,在某一块篝火已经熄灭,可见度非常差的区域,两队吐蕃士兵相遇了,因为看不清彼此,他们彼此的精神又处于高度紧张之中,也不知道是哪一位或者多位吐蕃士兵最先忍不住向黑暗中的对方射出了第一箭,然后这两队吐蕃士兵黑暗之中自相残杀就此开始。

    黑暗之中,每个人几乎都看不清其他人,且为了不暴露自己都不吭声,更不说话,所以每个人都感觉身边其他人都有可能是敌人,然后挥出了
逆青春小说5200
手中刀枪,即使有些人还存在理智,但为了自保,也不得不反抗,反抗即是拼杀。

    这个时候,吐蕃将领和头领被白沧海刺杀大半的后果体现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了将领和头领的约束和组织,很快,这种恐慌传遍了整个吐蕃大营,上万百姓瞬间被吐蕃士兵所杀,惨叫声此起彼伏,更加增添了这种恐慌的氛围,上万吐蕃士兵在大营中胡乱奔逃,混乱已经扩展到大营的中间位置,更远处无数熟睡的吐蕃将士被震天的嚎叫声惊醒,在黑暗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具体是什么情况,甚至连方向都分辨不明白,但出于对未知的恐慌,对敌人偷营的恐慌,开始不知缘由的四处乱跑。

    突如其来的打击,加上不能视物加剧的恐惧感,再加上这些天本来吐蕃士兵不知不觉的已经生出自己一方根本打不过祥符国大军的心理,如今所有吐蕃士兵都以为是祥符国大军不顾百姓死活,全力来袭营,所以几乎所有吐蕃士兵都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对于这些嗜杀、视人命为草芥的吐蕃士兵来说,祥符**队为了消灭他们而不顾这些百姓死活其实比为了这些百姓而放了他们更容易相信和理解。

    所有的吐蕃士兵都开始歇斯底里的尖叫逃命,在集体的惶恐中,开始还能保持冷静的人也被惊慌的气氛包围,变得不知所措,除了郢成蔺逋叱麾下嫡系的五千精锐因为将领没有被白沧海杀死,紧紧围绕着郢成蔺逋叱的帅帐还能够保持建制和理智之外,绝大部分吐蕃士兵都没有建制,变成了散兵,更没有了组织,有些人想着难逃一死,拼了命的杀死旁边人,有些人则拼了命的寻找到马匹,想逃走。

    总之,在封建时代时有发生,最为恐怖的营啸发生在了吐蕃大营中,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营啸的情况与监啸类似,在古代军营之中营规森严,别说高声叫喊,连没事造造谣都有生命危险。而且军营是地道的肃杀之地,历朝历代传统的军规有所谓“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士兵的都是提心吊胆过日子,经年累月下来精神上的压抑可想而知。另外一方面大部分军队中其实是非常黑暗的,军官肆意欺压士兵,老兵结伙欺压新兵,军人拉帮结派明争暗斗,矛盾年复一年积压下来,全靠军纪弹压着。尤其是大战之前,人人生死未卜,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一命归西,这时候的精神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

    在历史上,甚至有过一个士兵作噩梦的尖叫,于是大家都被感染上这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氛,彻底摆脱军纪的束缚疯狂发泄一通。一些头脑清楚的家伙开始抄起家伙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由于士兵中好多都是靠同乡关系结帮拉派,于是开始混战,这时候那些平时欺压士兵的军官都成了头号目标,混乱中每个人都在算自己的帐,该还债的跑不了。中国古代军队就曾多次发生夜惊,也就是“营啸”,目前看到的最早的记载营啸的是在东汉对西羌的战争中,记载于《通鉴纪事本末》。

    喊杀声逐渐接近吐蕃大营的郢成蔺逋叱所在中心,庞大的吐蕃大营如同沸腾的大锅,两万吐蕃士兵犹如惊慌的蚂蚁,不辨方向的四处乱撞,密集的人群互相推挤着,无数人被撞翻在地,然后被人群踩过,数千匹马也被人群惊吓,它们在营地中左冲右突胡乱踩踏,整个营地人喊马嘶,宛如黑暗的死亡地狱。

    黑沉沉的大地上,布满大大小小的火堆,不少帐篷被点燃,近两万的吐蕃士兵在黑暗中奔逃,惨叫声连成一片,从未断过。毫无自保之力,且手脚被绑着的十万祥符国百姓有不少惨遭屠戮,不断的死去。

    郢成蔺逋叱帅帐旁边那辆大马车中,水儿盘坐在正中间,紧紧闭着双眼,双手轻轻相扣,全身轻微抖动个不停,若是仔细观看便会发现她全身皮肤发红,特别是嘴唇红的发紫。

    崔熙坐在水儿对面,一双眸子深邃无比,妖异非常,隐隐泛着紫光。他的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指为剑,点在水儿眉心位置,左手成掌贴在水儿丹田之处。

    若是叶尘在这里,便会以他**的眼睛看见整个吐蕃大营每一个死去的人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血气被一种莫名的引力吸至马车之中,汇聚于崔熙右手,灌注于水儿眉心之内,然后通过全身经脉流转之后,又从丹田位置流出进入崔熙体内。

    第二更送上,还有第三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