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宋王侯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如此惨烈的死法

第九百七十八章 如此惨烈的死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昨天深夜,胡三光果断的直接接管了整个靖远县城的最高权力,虽然这样有违朝廷相关法制,但是安全部部长,平安侯胡三光的威势岂是一个小小县令和副营长敢违背的————守军五百人,再加上安全部在此处探子、高手一百多人,全部被胡三光亲自分配到位。

    陷阱早已布置妥当,就等着格旺东珠义无反顾地一脚踩进来。而现在,格旺东珠已经来了,胡三光嘴角噙着冷笑,他本来是寻找水儿的,但既然遇上了这种事情,也不介意顺便立下一大军功。

    格旺东珠的三千铁骑在靖远县城关住城门之前犹如洪流一般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让格旺东珠惊讶的是,先前还能够看到的慌乱的人群,此时竟然已是踪影全无,居然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

    轰的一声巨响,格旺东珠和他三千铁骑身后那重达万斤的闸门突然落了下来。这时格旺多珠才发现他此时所在是瓮城,而从瓮城到城内的铁门同样封得死死的。

    看到闸门落下的格旺多杰脸如死灰,狂喜的心情转瞬间便沉到了谷底,内外两道闸门都已落下,他带领的三千骑兵被关在了一个深达十数丈的翁城中。

    翁城上,胡三光笑眯眯的脸出现了,说道:“白痴,你上当了,说说吧,想怎么死?”

    格旺多杰一脸怨毒的抬头,他虽然不认识胡三光,但却能看出后者定是祥符国大人物,“杀了他。”一个声音在他的心里猛地叫喊起来,两腿一夹马腹,他摧动马匹,让战马加速,同时手上夹上了三支长箭,挽弓上弦,弦响三声,连珠箭。

    那副营长一直在心地警戒着,当格旺东珠开始向这边奔跑时,他已提高了警觉,当一道黑线猛地出现在他的眼帘时,这副营长心中一抖,好快的箭,正要盾牌举起挡在了胡三光的身前。不料胡三光冷哼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剑,闪电般劈出三剑,精准的将那三箭一一劈飞。

    格旺东珠心中不甘,咬牙又是连珠三箭,当当当连续三声,这次却是那副营长抢先出手,手臂发麻,虎口剧震,盾牌已是脱手被震飞。心中大惊这吐蕃狗好强的臂力。

    “臂力不错!”胡三光漠然地看了格旺东珠一眼,淡淡的说道:“我们的人手有限,若是用箭用弩很费力,所以用火将他们全部烧死吧!”

    耳边忽地传来一阵天崩天裂般地巨响,格旺东珠抬头看时,一片火红完全占据了他的视野,从城头落下的果然不是箭,也不是石头,更不是火药包,而是一个个燃烧着的火团。

    “不好!”许格旺东珠心里一片绝望。

    火团砸了下来,有的砸在地面上上,有的砸在马队中,将马上的骑士打下马来,连马和人都燃烧起来,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起。很快,随着一个个火团落下,突入瓮城的三千吐蕃精锐骑兵们便身处火海。

    城头的投石机还在不停地向外投掷,这一次却是一些落地就碎的瓦罐瓷瓶之类的东西,落在地上,便破裂开来,内里流出来的东西却让每个吐蕃骑兵大惊失色,这都是一些油脂之类的易燃物,一旦沾上一点火星,便腾地一声冒起熊熊火光。

    格旺东珠心里一片冰凉,这所有的东西是对方早就准备好的,先前自己看到的都是假象,都是对方特意做给自己看的,这时的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靖远县境内跑了一天,居然没有发现一个对方的斥候了。

    “兄弟们,反正都是死,与其烧死,还不如纵马撞门!”他大吼道。

    格旺东珠回身望去,他们的身后,完全被熊熊的火光所淹没,来不及躲避的骑兵们惨叫着身陷火海,和他们的马匹一齐在火中惨叫,挣扎。原本整齐的队形现在已完全乱成了一团。

    “向前,挡住马儿的眼睛,撞击城门,还有一线生机!”许格旺东珠狂吼道。

    这样喊着,格旺多杰带领着还没有被点燃的两千铁骑飞蛾扑火般,挡住战马.眼睛,向万斤铁闸发起了冲锋。

    咚咚咚咚咚…………

    胡三光等城头上六百多人无不变色,两千铁骑义无反顾、自杀式的撞门这是什么样的一个让人感到震撼的场景。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炷香的的时间,一千左右吐蕃骑兵被烧死,两千左右的吐蕃铁骑连同他们的战马活活撞死在铁门上。而万斤铁门与城墙的镶接处到最后竟然也有了一些松动。

    胡三
夜星芒舞小说5200
光看了一眼瓮城中惨不忍睹的场景,闻着空气中淡淡的烧熟焦肉的味道,脸上没有丝毫不忍之色,说道:“格旺多杰的儿子,吐蕃王国年轻一代名将格旺东珠,来人,将这个家伙的尸体收拾一下,送到朱雀军团大营交给邓崇轩,说不定会有些用处。”

    ………

    ………

    同一时间,从胡三光派来的探子处得到消息的邓崇轩心中后怕不已,数千骑兵穿着他们朱雀军团的军服突袭靖远县城,着实让他出了一身冷汗,曹玮和格旺多杰的狠辣,让他着实领教了一把,好在安全部及时发现了对方这一行动,并且胡三光竟然刚好在靖远县城。虽然只有五百守军,但邓崇轩相信有胡三光在,设下陷阱将这数千吐蕃骑兵收拾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格旺多杰和曹玮恐怕不止是想烧毁粮草辎重,更多的应该是想将我们引开。他们好顺利撤退。”邓崇轩说道。

    “没错,三千吐蕃精骑,我们至少要派出五千骑兵,甚至更多的人手去围剿,这样一来,我们的骑兵不足三千,再想追剿格旺多杰撤退大军很难成功。”王超也是一脸庆幸的说道。

    邓崇轩点了点头,沉思半响之后,突然眼睛一亮,走到囊括了从盖朱城往兰州的主要地形道路的沙盘面前,仔细看过之后,将说道:“我们手中黄河岸边能够运兵的船只有多少?一次性能够运送多少骑兵?”

    旁边一名参谋快速的计算过之后,说道:“回禀军团长,我们船只一次性能够运送骑兵是两千人,但若是步兵则至少五千人。”

    邓崇轩指着沙盘上标示的黄河说道:“我们五千步兵在后面追敌过程中本来就发挥不了多大作用,刚好让步兵一旅从靖远县城对岸登船,装作要过河前往靖远县城,但实际上顺流而下,在景泰县登陆,急行军三十里路在皋兰口设伏。刘参谋你计算一下骑兵二旅完成这个过程需要多少时间。”

    被称为刘参谋的中都副校拿着铅笔对着沙盘快速的计算过之后,说道:“启禀军团长从上船开始,需要至少十时辰。而格旺多杰从盖朱城下大营撤退,以他们骑兵的速度一路上若是没有我们阻拦,也差不多需要十个时辰。”

    王超和步兵一旅旅长王进西当即站起,前者说道:“军团长,末将立刻带领步兵一旅人马出发。只要军团长这里骑兵能够拦住格旺多杰一时片刻,末将和王旅长保证赶在吐蕃人之前到达皋兰口。”

    邓崇轩说道:“好,你们立刻出发,侦察营孙营长,你营侦骑全体出动,将接近河岸所有吐蕃探子务必给我肃清,绝对不能让吐蕃人查探到我们虚实。”

    王超、王进西和孙营长敬礼称诺,快步离开帅帐。

    邓崇轩又沉思半响之后,心中不由暗忖道:“若是格旺多杰白天撤军,我让工兵营布下的地雷阵作用在限,这路尾随至兰州,即使有王超带领步兵一旅在前路阻拦,那皋兰口并非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关,格旺多杰若不想和王超他们缠战,牺牲一两千兵力很容易摆脱,就算到时候我们能够一路尾随,最多留下格旺多杰这两万多人的一半就已经不错了,如今若想尽可能将格旺多杰所部吐蕃人重创,唯有逼迫格旺多杰晚上仓促撤退。

    “来人,击鼓召集营长以上军官前来议事。”

    “另外给盖朱城丁加刚传信,让他们也做好随时出城追敌准备。”

    “是!”

    ………

    ………

    格旺多杰吐蕃大营。

    一名探子疾驰进营,直奔格旺多杰大帐,单膝跪地,大声说道:“启禀将军,朱雀军团出动五千步兵和数百骑兵直奔黄河边,卑职看着他们登上了船。”

    众吐蕃部将顿时大喜,格旺多杰和曹玮互视一眼,眼中也有喜色,但也有些遗憾,格旺多杰说道:“可惜了,邓崇轩这老狐狸只派了步兵。不过这样也好,以往与朱雀军团野战,真正让我们死伤最为惨重的便是对方步兵方阵。他们骑兵也就六千人,加上盖朱城中丁加刚的几百人,也不到七千骑兵,而我们足足有两万两千骑兵,他们又怎么拦得住我们。”

    “既然他们如今没有了步兵,只有七千骑兵,我们何不全军出击打败这七千朱雀骑兵之后再撤退。” 格旺多杰胞弟格多阿玖一脸战意的说道。

    今天依然三更————

    ...